[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蒋品超:敬请关注大陆诗人──因井蛙、一梁等
(博讯2004年5月29日)
    蒋品超更多文章请看蒋品超专栏


我以沉痛的心情向人们呼号,敬请关注大陆诗人──因井蛙、一梁等大陆诗人遭监控封杀而作

      这种状况的确很严重!这一点我体会太深。充足的证据及深切的道义逼迫我不得不为井蛙作证!

      我因为在中国网络掀起从北岛之後草根性更为深远广泛的又一次诗歌思潮後,我的笔名wuhan1010惨遭封杀至今,为此也连累朋友刘春《扬子鳄》论坛被关闭多时。很多另外的朋友仅仅出於理念和思考的相同也转入了这次思潮,而他们甚至连像我们这样一个笔会组织的呼叫与关照都没有。我甚为替他们担心。譬如,刘歌、白马非马、川歌、天岚、典裘沽酒等等。为此,我甚至有一种深切的愧疚感。在我去之前,在那里那帮诗人们还在打情骂俏,讲一些黄调,说著梦话,似乎不食人间烟火,离现实很远。而我去之後竟搅乱了他们,让他们抛弃了那些远离现实的娱乐。很多人在气氛中开始反思历史,关注政治,悲悯民生,心由此也变得坚硬,处入了危险之中。有些朋友甚至会不自觉。现在,井蛙即是一例!就其实我知道这一天迟早都会来到。但它因我而起,总有一种原罪。我在内心深处,深感不安,常常为如何保证自己的理念能得以彰显也务必保障大陆朋友的安全而苦恼。

      有时候我心情很沈闷,甚至会在网上表现出来。很多人误解,以为是我的处境艰难,所以在长吁短叹。其实他们不知道,我是对此何其悲哀!我看著一些朋友临近受难边缘而自己却无能为力,心中至苦啊!!我看著那些本该光照世纪的诗篇却在网上流落,仅仅因为我无法让世人知晓这些是来自一次思潮而使它们黯然失色,甚至无人问津。我有时简直痛不欲生,真的会痛哭流涕!像张祈的长诗《纯洁》、天岚的《独语人》、老了的《祖国,你忘了我啊》、汉上刘歌、白马非马系列诗论,等等等等,都是脍炙人口、足以彪炳历史的佳作啊!普通的人们很难想到,这一次得益於网络的诗歌交流,它是一次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而且很有可能将再难会有的一次罕见的关於思想理念的聚集与冲撞啊。其奔腾如浪涛的汹涌之势,无人能描述!!!!诗诗相接,派派林立,如果当局真如建国之初来一个大鸣大放再秋後算帐,如何设想!就共产党的劣性,有时我真夜不能寐!

      我们这些在海外的人,尤其自己在美国,当然可以说无所谓,终归能有足以糊口的收入和充分的笔墨自由。而他们,这些诗人啊,甚至可能是囊中羞涩、朝不保夕,在生存的边缘挣扎!而他们为著不甘的信念甚至知道自己身临危厄依然不屈地在那里吟哦呼喊!如果谁处在我这份,他也会为那份纯洁而痛惜、而流泪!

      敬请关注大陆诗人,那些在苦难中吟哦挣扎纯洁真诚崇高而脆弱的诗人们。他们是我们时代之上最敏感的触角!我以沈痛的心情向人们呼号!(2004.5.17於洛杉矶)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