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北明:美国媒体如何“侦破”萨斯疫情
(博讯2004年5月03日)
    北明更多文章请看北明专栏
     (博讯 boxun.com)



专访美国“时代周刊”驻京记者苏珊.杰克斯
    
    作者按:历来中国当代社会重大突发事件都是严密封锁的国家机密。承受、消化灾难性后果的人们绝难在事件发生时了解实情。萨斯疫情作为国家机密在事发中就被 “解密”,是49年以来少有的有的例外。蒋彦永医生通报两家最大中文媒体未果,美国时代周刊获悉并确证消息全凭蒋彦永背后多位无名英雄。本采访请“时代周刊”驻京当事记者苏珊 杰克斯(Susan Jakes)披露她获悉、确证萨斯疫情的奇特经过。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和受访人的要求,本采访不提及蒋彦永医生之外其他有关的人名、地名、及细节。
    
    ------------------
    
    北明:苏珊您好。您当时关于中国非典疫情的报道在时代周刊杂志发表之后,对中国官方改善对萨斯疫情的处理起了相当大的作用。这个消息在中国当时是被禁止的。我想知道,在那样严密的消息封锁的情况下,您作为一个外国记者,人生地不熟,行动受限制,您是如何获得这些信息的?
    
    苏珊:其实我也没有故意去找。是这么一个故事。那个时候我的一个同事正在广州试图了解萨斯是怎么开始的。然后他让我在北京找一些比较了解中国医疗或者卫生情况的人。因为我以前写过关于爱滋病的报道,他让我找一些人,探讨一下中国政府怎么对待疾病的话题。所以我那天……,因为我认识的医生很少,所以我就给几个中国朋友打电话,看看他们有没有认识的一些人,可以跟我谈。我就给一个老朋友打电话,他/她一接电话就说,“太巧了!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笑)我说, “为什么?”他/她说,“因为我收到了一个非常非常重要、而且非常有意思的材料。我觉得你应该看一下。”但是他/她也有一点耽心,他/她怕我的电话可能不安全,所以让我到一个外面的电话去给他/她打过去。
    
    北明:您不能提这个朋友的名字吧?
    
    苏珊:我不能。
    
    北明:那我懂。您接著说。
    
    苏珊:然后他/她说……
    
    北明:您就真的到外面去给他/她打电话了?
    
    苏珊:(笑)我就到外面去给他/她打电话了。
    
    北明:公用电话是吧?
    
    苏珊:公用电话。就在北京的一个小市场的一个公用电话。然后他/她说“我过五分钟就会给你发一个E-mail。在那个E-mail里面会有一个我刚刚建立的一
    个网址。”他/她也很耽心他/她的安全。“然后你到那个网址,打一个密码什么的,你就可以收到一个文件。”所以我回去在电脑上看了那个文件。那个文件就是蒋彦永的那封信。那个信里面他说,他看了好象是4月3号卫生部长的讲话,张文康的讲话,他觉得非常非常地生气。因为张文康说北京只有好象是12个病例,反正病例很少。但是蒋彦永自己知道在几个军队的医院里面已经有60多个病例了,而且已经有人死了。
    
    北明:那是中文信是吧。
    
    苏珊:是中文的。
    
    北明:那封信就是蒋彦永医生给中央电视台和凤凰卫士的原信吗?
    
    苏珊:差不多。好象差不多一样。因为我没有看到他给中央电视台和凤凰卫士发的那封信,所以我没有办法知道。但我听说他给中央电视台和凤凰卫士发的那封信,就是用E-mail发到他们的那个…….呃,(转换成英文)我用一下英文
    说。
    
    北明:好的
    
    苏珊:当时中央电视台正在播报伊拉克战争的消息。在这个(电视)消息屏幕下面的字幕上,显示了中央电视台的一个电子邮箱的地址。而且字幕说:如果您对伊拉克战争有评论,可以把它送到这个电子邮箱里。
    
    北明:噢,您是说,那是专门给伊拉克战争开设的电子邮箱,而不是……
    
    苏珊:对(笑)!所以你知道我不确切到底谁在中央电视台或者凤凰卫视看到了他的那封信。但是无论如何(转换成中文)我那个朋友也告诉我,他/她给我们另外的一个朋友,就是“华尔街日报“的一个记者也发了那封信。在那封信的上面,写了蒋彦永的电话。我就给我的这个朋友再打一个电话问:“我能给他打电话吗?他会不会愿意跟我说话?”
    
    北明:你(要给蒋彦永)打电话的目的是什么呢?
    
    苏珊:因为,作为一个记者,我光收到一封信,我不能马上发表。
    
    北明:不能确证。
    
    苏珊:对。我想先看看,先听一下,他为什么写了那封信?而且他怎么知道有那么多病例?我如果不亲自采访他,我不能发表。而且我知道编辑也不能(允许)发表。所以我给他打电话的时候,(笑)他跟我说,“在信里面什么都已经说了,没有必要见面(笑)。”
    
    北明:您这说的是蒋彦永。您是给蒋彦永打电话了?
    
    苏珊:就是蒋彦永。对对对。
    
    北明:您按照他的电话号码给他打了。
    
    苏珊:对!对!但是我继续跟他说“我觉得我们见面就更好。”所以他说“好。”那个时候可能12点左右。
    
    北明:那是哪一天,您还记得吗?
    
    苏珊:是4月8号。
    
    北明:4月8号晚上12点?
    
    苏珊:中午。他说他4点有空。因为他虽然退休了,但是他还在给学生上课,作手术。所以他4点钟才有时间。然后,我以挂电话,就有另外一个中国的朋友给我来电话。说,“你能不能来我的办公室,我有点事情想跟你讲。”所以我就去那个朋友的办公室。那个朋友有一个亲戚,在军科院(军事科学院)工作。然后他/她给他 /她的那个亲戚打电话,问他/她很多问题。然后……
    
    北明:是关于萨斯的问题?
    
    苏珊:是的,就是萨斯的问题。那个人,他/ 她也是医生。也在三月初,他/她的医院有一个会议,他/她的医院的领导们告诉所有的医生,或者所有比较高级的医生:我们在北京已经发生了非典的病例。但是因为我们现在起正在准备开两会,所以我们不对外说这件事儿。而且你们不应该写日记,不应该告诉你们的朋友们。这个事情要绝对的保密。
    
    北明:嗯。您等等。您说的这个是您的“另外一个朋友的亲戚”,还是您的”另外一个朋友”?
    
    苏珊:另外的朋友的亲戚(笑)。
    
    北明:(笑)请继续讲。
    
    苏珊:然后他/她也说,第一个发生在北京的病例发生在301医院。就是蒋彦永的那个医院。其实他/她跟我讲的跟蒋彦永的那封信里面的内容差不多一样。他/她也知道那个病例的数字比政府所说得要多。
    
    北明:您见到这个亲戚了?
    
    苏珊:我没有。
    
    北明:噢,这些信息是您从您的“另外一个朋友”那里得来的。
    
    苏珊:我们就是打了电话。
    
    北明:都是您的那个另外的朋友告诉你的是吧?转告你的。
    
    苏珊:没有,不是。我是在他/她的办公室的时候,他/她给他/她的亲戚打电话,让我听他/她的电话。
    
    北明:噢,就是您到了你“另外一个朋友”那里,然后在你这个朋友的地方,你的朋友给他/她的亲戚打电话……
    
    苏珊:对。
    
    北明:然后您直接接了这个电话。
    
    苏珊:他问,我的朋友,问问题,然后那个人说(回答)。我在一边听。
    
    北明:那个电话是声音传出来,您能听到的是吗?
    
    苏珊:对,能听见。所以就是等于说,我去见蒋彦永的时候,我已经有另外一个人的确定。
    
    北明:你总共有两个消息来源了。
    
    苏珊:对。然后我见到蒋彦永的时候,我们去了一个小茶馆。他看起来有一点紧张。但是我们开始喝茶,然后他告诉我他为什么要决定写这封信。那个时候我也跟他说 “我如果发表的话,我能写你的名字吗?”他说“你一定要写我的名字!这是我的责任。我是一个医生。”但是我跟他说“这个可能……,因为这个还是比较敏感,你一定要写吗?”他说“我一定要写!”他说“我有宪法的保护。”而且他觉得他们……(转换成英文)无论发生什么后果,他愿意承担。
    
    北明:嗯,了不起。
    
    苏珊:因为他感到这是至关重要的事情。必须做。而且他之所以这样做,是由于他是一个医生。正是由于他是一个医生,他了解萨斯病的情况。而且他知道,如果政府不告诉北京公众这里发生了萨斯疫情,就将有很多人染病,但会误以为自己的病症是感冒引起的,而不重视,不上医院检查。但是,等到他们自己意识到自己不是感冒的时候,就太晚了。就已经传染给别人了。他认为,这将是非常可怕的,而且是非常严峻的情况、严重的问题。
    
    北明:您跟他谈了有多长时间?
    
    苏珊:(转换成中文)……查不多一、两个小时吧,可能两个小时。
    
    北明:那时间相当长啊。
    
    苏珊:对。
    
    北明:你感觉到他后来信任你了吗?
    
    苏珊:我觉得我们有互相的信任。当然我,我才28岁,他72岁。(笑)所以我跟他见面的时候,警告他可能会收到什么后果的时候,他,(笑)他给我的印象就是:你是一个年轻的姑娘,我比你懂得多!(笑)但是我,我觉得我们也谈得很好。
    
    北明:然后你们就分手了?
    
    苏珊:然后我们分手了。然后我就回家了。然后马上把他的信翻译成英文。就是那天,当天晚上,我们就把拿篇文章放在了我们的网站上。
    
    北明:苏珊,谢谢您。
    
    苏珊:不客气。
    
    -----------------
    
    后记:2003年4月9号,美国“时代周刊”杂志全文刊登由苏珊杰克斯翻译的蒋彦永医生揭露萨斯疫情的信件并引起国际社会严重关注;此后第七天(4月17 号),北京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召开紧急会议,商定处理措施;此后第11天(4月20号),中国官方媒体宣布解除卫生部长张文康和北京市长孟学农的职务。同时,国务院副秘书长高强调卫生部任常务副部长。他并在记者会上首次向全世界公布中国萨斯疫情真相。自那时起,中国全面启动萨斯疫情防治程序。在中国大陆肆虐并蔓近到世界近5个月的萨斯疫情,开始有了转机。
    
    采访:2003年11月
    整理翻译:2004年4月27号
    
    作者为记者、作家,居美国
    
    ---《观察》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明采访英国《独立报》驻京记者白克尔谈中国新闻自由
  • 北明: 萨斯冲击后的中国新闻状况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