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西藏作家唯色作品《西藏笔记》遭查禁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2004年4月29日)
    
     據設在倫敦的『西藏信息網路中心』的負責人說,西藏自治區政府去年9月查禁了西藏女作家唯色寫的《西藏筆記》。西藏當地政府認為,在這本由三十八篇文章匯編而成的書中,十篇文章觸及敏感的宗教問題,包括西藏人民對達賴喇嘛的頂禮膜拜。 (博讯 boxun.com)

    
    目前還不清楚中國政府是否準備在全國範圍內查禁這本2003年1月由廣州華城出版社出版的書。
    
    以下是唯色在網上發表的一些詩
    
    低語
    
    今夜如此孤獨
    莊園消失
    宮殿寂寞
    望著高高的雪山
    我的心兒多麼憂傷
    哈達飄飄欲飛
    連不上聚散的因緣
    啊,誰能夠抓住這無常的時刻
    誰的生命像鮮花怒放
    今夜如此黑暗
    狂風呼嘯
    祈禱回響
    走在長長的路上
    我的愛人多麼遙遠
    燈盞若明若暗
    願照亮今生的秘密
    啊,誰能夠聽懂這深情的訴說
    誰的靈魂像光芒閃爍
    【背景﹕與愛情有關。】
    
    
    春天
    
    春天到了
    春天的拉薩啊
    每天下午,荒蕪的河谷
    都會刮起沙暴
    覺康的酥油燈啊
    每天在我們的手中點燃
    春天到了
    春天的拉薩啊
    每天幾次,周圍的兵營
    都會吹響軍號
    我蒼老的母親啊
    每天環繞孜布達拉轉經
    啊,拉薩的春天
    拉薩的春天……
    就這樣,一個個春天過去了
    
    【背景﹕2004年藏歷新年期間,我的朋友azara和卓瑪到拉薩朝聖。我們一起去了大昭寺,在覺康上了金粉。然後他倆去了桑耶寺。然後從滇藏線回去了。azara來信說﹕“回到昆明了。很想念你帶我們逛拉薩的日子!和你相處很親切,以及街上跳舞的那個僧人,那兩個老人,讓我感受到拉薩親切可愛的一面。我相信這些東西是千百年的歷史留給拉薩的,就像你在解釋的照片,給我們看聖城的快樂和痛苦。記得台灣<大地>雜誌有一篇描述耶路撒冷的文章,名字叫‘天上的\人間的\和平的\戰爭的耶路撒冷。’每天下午河谷都在刮沙塵暴,覺康的酥油燈每天都點燃著,兵營每天都吹號,土旺老師每天都沿著轉經的路去買菜……幻影一樣交織的生活,我們就在這逐一顯現的照片裡。”】
    
    
    
    往昔
    
    這正在融化的雪山不是我的雪山
    我的雪山是往昔的雪山
    它遠在天邊,多麼聖潔
    八瓣蓮花一朵朵開放
    啊,八瓣蓮花一朵朵開放
    這正在枯萎的蓮花不是我的蓮花
    我的蓮花是往昔的蓮花
    它環繞雪山,多麼美麗
    五色經幡一串串飛揚
    啊,五色經幡一串串飛揚
    往昔,往昔,怎樣的往昔
    眾神守護著我們的家園
    像喇嘛守護著心靈
    像獒犬守護著帳房
    但今天,眾神已遠去
    眾神已遠去……
    【背景﹕2002年9月,在如今被改為“香格裡拉”的雲南藏區旅行時,看見夕陽中無比美麗的卡瓦格博雪山,心裡突然涌出“這正在融化的雪山不是我的雪山”的句子,因為“我的雪山是往昔的雪山”……】
    
    歌詞‧在路上
    
    在路上,一個供奉的手印
    並不複雜
    如何結在蒙塵的額上?
    在路上,一串特別的真言
    並不生澀
    如何涌出被玷污的嘴唇?
    在路上,我熱淚盈眶
    懷抱人世間最美麗的花朵
    趕在凋零之前
    四處尋覓,快快奔走
    只為獻給一個絳紅色的老人
    一顆如意寶珠一縷微笑
    將生生世世系得很緊
    
    【背景﹕1995年5月,第一次去墨竹工卡的德仲溫泉,在路上看見幾個徒步回寺院的阿尼,她們的年紀比我小得多,心裡突然很感動。幾年後,在寫下這幾句時,彷佛看見了一個絳紅色的老人,他就是嘉瓦仁波切,而我的所有努力就是希望把一束“最美麗的花朵”獻給他。】
    
    
    回家
    
    在一個寒冷冬天
    風暴卷走了經幡
    我的神鷹啊
    它被魔鬼所傷
    它驚飛的樣子
    我想起來就會流淚
    許多年已經過去
    大地彌漫著香火
    我的神鷹啊
    它在哪裡養傷
    它疼痛的樣子
    我想起來就會流淚
    嗡嘛呢叭咪哄
    嗡嘛呢叭咪哄
    回家吧
    讓我的神鷹回家吧
    回家吧
    讓我們的神鷹回家吧
    【背景﹕同“誓言”。】
    
    誓言
    
    那個晚上
    月光迷朦
    穿過家鄉的月光
    他去遠方流浪
    月光下的神明啊
    請你作證
    我要在今生和他重逢
    只為我的心中
    有他留下的念珠
    啊,一百零八顆念珠
    是一百零八個等待的心願
    那個晚上
    河水冰涼
    走過家鄉的河水
    他去遠方流浪
    河水裡的神靈啊
    請你作證
    我要在今生和他重逢
    只為我的心中
    有他留下的念珠
    啊,一百零八顆念珠
    是一百零八個等待的心願
    
    【背景﹕2000年3月10日,一個特殊的日子,我早早地趕到大昭寺廣場,廣場似乎如常,轉經的轉經,煨桑的煨桑,只有高高掛在某一處的喇叭異常響亮,旋律激越,猶如文革時期。
    大昭寺門前依然是磕長頭的老百姓,此起彼伏;但大門緊閉著。後門也緊閉著。
    只好轉帕廓。轉了三圈。第二圈時才感覺氣氛的隱隱異樣。似乎有一半的便衣。一半的信徒。但什麼都沒有發生。什麼不尋常的事件都沒有看見。
    晚上收聽廣播,聽到了嘉瓦仁波切的聲音,說英語,語調如常,卻讓人悲傷。他說,只要眾生幸福,我可以不必回來。我可以像一個受傷的動物那樣走到遠處,打坐,禪修,思考來世……
    他已經老了。41年的風霜,41年的滄桑啊。一個24歲的年輕人在流亡的歲月中很快地變成了65歲的老人。每次我一念及,就忍不住含淚,忍不住祈禱,為他的長壽,為自己能夠有見到他的一天。
    但一身酒氣的弟弟說,他周圍的許多藏人早已忘記了這一天,他們在酒吧裡喝酒,在歌廳裡唱歌,今天是什麼日子,他們早忘了。
    於是,我寫了兩首歌詞,一首是懷念41年前的那個晚上,24歲的嘉瓦仁波切從幾曲河上坐牛皮船開始了他的流亡生涯,一首是紀念41年後,他向全世界吐露的心聲多麼悲哀……】
    
    轉世
    
    記得那天,晚霞似火,
    好像燃燒的袈裟,
    我看見他的臉,
    啊,那孩子一樣的臉
    如此難過,他原來在默默地
    哭泣中長大!
    經書發黃,金剛鈴生銹,
    沒有誰比他明白,
    噩夢般的前世。
    啊,群魔亂舞的年代,
    如此可怕,他原來蒙受了
    多大的羞辱!
    深深的傷口,
    在今世也隱隱作痛。
    我多麼想看見他的微笑,
    那是瞬息即逝的光芒,
    閃爍在一個孩子的臉上,
    我也不禁落淚。
    合攏的雙手,
    在祈禱時默默詢問。
    我多麼想聽見他的回答,
    那是什麼樣的因緣,
    顯現在一個喇嘛的身上,
    在這無常世間。
    
    【背景﹕1999年6月,在康區旅行時,認識了一座寧瑪大寺的主持,一位沉默寡言、看上去很文弱的年輕朱古。一天他對我說起了他的前世的遭遇,當然他是聽親歷其境的老人們說的。那是1958年,康區已經在進行“民主改革”,寺院裡已經有不少喇嘛逃走了。很多人都勸他的前世一塊兒逃,可是已經六十多歲的仁波切卻不願意,他說我不走,這是我的寺院,我不能走。
    結果,災難的那一天到了。翻身農奴們在干部們的帶領下,把仁波切和其他喇嘛趕到一個糞坑旁批斗,又是打,又是罵。有個男人竟用木棍挑著糞坑裡的髒物硬是塞進這些喇嘛的嘴裡,還逼著他們咽下去。有個女人,不僅如法炮製不說,還一下子騎在仁波切的脖子上,用她骯髒、惡臭的裙子下擺蒙住仁波切的頭——仁波切那麼高貴的頭顱竟蒙受這天大的羞辱!而這竟然是藏人干的事情!
    我氣得眼淚奪眶而出。那麼你的前世他怎麼辦呢?我問眼前這位很少歡笑的仁波切。他淡淡地說,那有什麼,吃就吃唄。
    雖然他是這麼說的,雖然我也知道,像那位老仁波切那樣的大成就者在精神領域中早已超越了這些,可以微笑著忍受一切不幸,而且最後被飛跑的馬拖死的時候也是含笑而去,而且,那惡魔似的女人,據說不久就吐血而亡,那男人也斜嘴、抽筋而死,都不得好死,遭到了報應,但我還是忍受不了這樣的事實。】
    
    
    謊言
    
    聽哪,大謊就要彌天
    林中的小鳥就要落下兩只
    他說﹕西藏,西藏,正在幸福
    憤怒的親人不哭泣
    遍地的袈裟也被狂風卷走
    沉默已久的人們啊請敞開心扉
    長大的孩子在哪裡?
    長大的孩子不在家鄉
    祖傳的念珠在哪裡?
    祖傳的念珠還在地下
    
    【背景﹕1995年12月,在西藏發生了一件大事。在這裡我不想細說,我只想說的是,這一事件讓我沉痛地看見“一串無形的念珠”被“骯髒的塵世”玷污,可是“大謊就要彌天”,“萬木從未有過的凋零”,“小人物噤若寒蟬”……這是我寫的一首詩《十二月》裡的句子。
    我把這首詩改成這首歌。其中的“兩只小鳥”名號為十一世班禪,所以要這樣寫﹕“長大的孩子在哪裡?長大的孩子不在家鄉。”而那個“他”代表的是製造謊言的專製者。】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