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亞洲週刊》:《南方都市報》被整肅過程揭秘
(博讯2004年4月24日)
    徐文中

     廣東媒體陷入最寒冷的冬天。南方都市報在孫志剛案、非典事件中,堅持說出真相,影響公安局長及市委高層仕途,廣東省委高層獲得共識以「私分公款」罪名整肅該報領導班子。稅務部門闖進報館查抄。檢察當局對報社社委十多人進行秘密抓捕。廣東省委宣傳部口徑與中央不同,但主管官員事後紛紛升官。 (博讯 boxun.com)

    

    在羊城繁花似錦,春意盎然之際,廣東媒體卻陷入最寒冷的冬天中。一向敢言的南方都市報被粗暴整肅,總編輯程益中、總經理兼副主編喻華峰,以及南方日報報業集團社委李民英,被「經濟不正確」的罪名構陷,來報復他們的「政治不正確」。程益中被捕,喻華峰及李民英分別被判刑十二年和十一年。

    他們在廣東省領導層中被視為「政治不正確」,因為他們落實公民的知情權,在孫志剛案、非典事件中,堅持說出真相,但也因此觸犯了中國官場的一些忌諱,終遭殘酷報復打擊。

    亞洲週刊經過長期的縝密調查,發現該報被整肅過程的秘辛。

    南方都市報與廣東黨政大員結怨,肇始於二零零三年春炮轟瞞報非典型肺炎,鋒芒直指失職瀆職的廣東黨政官員。其後南方都市報在當年四月份又推出了「收容打死孫志剛」的報道,更進一步與廣東、廣州政法系統結下了不解仇怨。其後中國傳媒最自由、發達的廣州媒體又爆出幾個讓官方受不了的重磅炸彈﹕七月份,羊城晚報和中央電視台曝光廣州長洲戒毒所與雞頭勾結販賣戒毒女為娼案﹔九月份,羊城晚報和其旗下子報新快報、南方日報,在同一天裡報道了「九一八」國恥日前夕日本買春客珠海集體嫖娼案﹔十一月,南方都市報首報「非典再現廣州」。

    這系列報道讓一直因瞞報非典飽受國際和國內輿論抨擊的廣東、廣州有關方面極為惱火。特別是南都在「未經許可的情況下,擅自發布了非典疫情」,搞得廣東當局十分被動,南都見報當天下午,廣東有關部門不得不即時召開新聞發布會,跟在媒體屁股後面,宣布「廣州再次發現一例高疑似非典病人」。廣東省委書記張德江放話,要求按違反保密法防疫法查處相關新聞單位責任人。事後,南都值班的社委方三文遭到撤職降級處分,撰文記者曾文瓊也被要求調離崗位。張德江並表示﹕「我沒想到廣東的媒體這麼難管﹗」

    據廣州新聞界人士說,在審判孫志剛案有關責任人時,一名被判刑三年的警察指著作為證人出庭的廣州市公安局長朱穗生說﹕「你不搞死南方都市報,我出來後就搞死你﹗」在報道孫志剛事件後,南都即被廣州市委副書記張桂芳、公安局長朱穗生懷恨在心,認為這一報道有損他們的政績,動用一切行政和法律手段,指使檢察、公安、稅務等部門,對南都的領導班子進行非法抓捕,對南方都市報進行查抄,早在零三年七月份,廣州市檢察院以涉嫌受賄的名義強行將南方都市報總經理喻華峰帶走,在查不出任何經濟問題的情況下,對喻華峰實行監視居住。南方都市報負責人、廣州市東山區人大代表程益中在大庭廣眾之下被強行帶走。

    零四年一月六日下午,廣州市稅務部門在廣州市公安局人員的帶領下,未向任何人打招呼,強行闖入南方都市報九樓財務室,不履行任何手續,搜走全部賬目。與此同時,廣州市檢察院辦案人員高鳴著警笛分批分期對南方都市報領導班子成員以及南方日報集團社委等十多人進行秘密抓捕,包括廣州市東山區人大代表程益中。據廣東新聞界同行說,這使得南方都市報正常出報程序近乎癱瘓。

    南方都市報本著以「強烈的歷史感、使命感和責任感」推動社會發展的宗旨,堅守媒體表達和輿論監督的權利,憑著敏銳的新聞感和敢為天下先的職業勇氣,忠實客觀地報道了孫志剛案、非典疫情、孫大午案等諸多社會熱點和問題,為表達民意社情和推動一些社會問題的解決起到了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並據此成為二零零三公民權利年的組成部分而載入歷史,有力地促進了廣東乃至全國的的民主法治建設和人權保障。這些也得到了中央政府和社會各界的承認和廣泛讚許。早在零三年六月五日孫志剛案開庭的第二天,深深知悉廣東有關方面內情的廣州三大報的一位總編輯,在該報的編輯部會議上說﹕「南方都市報這樣搞,省上面非常生氣。現在全國都盯著孫志剛案,給廣東省帶來很嚴重的負面影響。有一天他們(指程益中和南都)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在這樣的一種有罪推定下,辦出的案子可想而知。但就是如此,有關方面也沒能找出更多的東西,最後只是發現了「私分公款」的一個定罪途徑。定此罪名,據說是廣東省高層集體首肯的,這有一例為證﹕零四年春節前,廣東省委舉行的一個全省處級幹部大會上,張德江作了講話,其中談到南都案時,他簡單地講了一下,坐在離張不遠處的廣東省委副書記、紀委書記王華元插話,因為王面前沒有話筒,他扭身大聲衝著隔了幾人的省委書記張德江面前的話筒喊道﹕「他們是私分公款哪﹗」這代表了廣東省高層集體對南都案的定罪。

    南方都市報的單位性質是事業單位、企業管理,經營部分完全按企業的要求,走市場化道路。作為南方報業集團的一個子報,南方都市報是二級核算單位,「有權根據經營策略和運營情況制定規劃和各種規章制度」。二零零零年度,該二級核算單位須上繳集團的利潤基數為一千五百萬元人民幣,在完成上繳利潤後,對超額部分將按三成的額度計提獎金。

    根據南方報業集團的規定,編委會實際行使著報社最高權力機構的職能,可以對報社的重大事項包括獎金的具體發放予以決策。一審採信的南方報業集團財務部副主任謝中遠的證言亦證明,南方都市報每年一月份都將年終獎總體報告遞交報業集團財務部審批,至於具體的獎金分配方案,則由南方都市報編委會決定。一審判決認定了私分公款的這筆五十八萬元財產性質為獎金,作為獎金,這筆錢屬於南方都市報社全體員工,南都社委會有權決定發放。

    各個編委的證言表明,這筆獎金的分配是在南都編委會集體討論通過的,並確定了具體分配方案。之後,財務記錄單據表明程益中簽署了「補發五十八萬元年終獎」的支款單,各編委分別簽字領取。這說明不是「私分」,而是經過了合法分配程序。這五十八萬元獎金經編委會決議合法成為編委成員個人獎金。對於編委成員獎金高於普通員工,這不是違法和犯罪的問題。

    但今年三月十九日,廣州市東山區法院對南方日報報業集團《南方都市報》原副主編兼總經理喻華峰和南方日報報業集團原社委會委員、調研員李民英作出刑事判決﹕以貪污罪和行賄罪判處喻華峰有期徒刑十二年,並處沒收財產五萬元﹔以受賄罪判處李民英有期徒刑十一年,並處沒收財產十萬元。同日,南方都市報原執行總編輯程益中也因同一案由,被廣州市司法機關刑事拘留,後又以涉嫌貪污被正式執行逮捕。

    

    由於擔心公眾輿論會惹惱官方,從而使程受到更嚴苛對待,南方都市報的記者和編輯一直保持沉默,至少不敢公開發表意見。但這不妨礙他們私下發表看法。該報員工和一些廣州傳媒界知情人士說,對程益中、喻華鋒等人的起訴,是廣東省政府和廣州市政府採取的行動,是為了徹底控制這家報紙與省市官員想法不一致的一個政治行動。南都的人說,有關方面曾警告他們緘口。此外,還有官員表示,針對該報私分公款(獎金分配)問題的調查,會擴大到其他編委會成員。這樣搞得南都編委會成員在政治高壓和司法大棒的打壓下,人人自危。內部團結的陣營隨時可能被各個擊破瓦解。

    孫志剛一文的報道記者陳峰在程益中被抓後,給廣東廣州有關部門寫了一封公開信,信中說﹕「我寧願相信這僅僅是一個沒有根據的謠言,但我們注意到廣州市政府對程益中、喻華峰和他們的同事所做的許多事情,例如為期半年的調查、審判和拘留,似乎證明這不僅僅是謠言。」他說﹕「如果謠言是真的,那麼,那些憑良知、求公正、負責任的記者和報紙將不再感到安全。地方政府可以行使他們的權力,鑽法律的空子,攻擊那些他們不喜歡的報紙和記者,這裡的法律將成為打倒不聽話的媒體的工具。」

    南都案出來後,北京法學界呼籲﹕「警惕以法治名義把法治偷換成暴政的行為。」有人認為這是「中國傳媒歷史上最黑暗的一天」,將之稱為「迫害中國知識分子的最新方法」。聯繫到此案前後的社會背景以及當地公安司法部門長達半年的偵查取證過程所存在的諸多重大疑問和矛盾,政治清算是有步驟地有條不紊進行的。程、喻的被迫退出新聞業,對中國媒體產生「殺一儆百」的震懾作用。

    中國新聞業歷來進一步退兩步,新政府初期提出了新聞報道的「三貼近」原則,也提出了不要過多地報道官員,提出了「人民利益無小事」,看似新聞業的春天已經來臨,其實大謬。目前有哪家報紙可以點名批評自己的上級政府﹖除了南都,沒有。沒有獨立的司法,人事與編製受制於政府,媒體做不了無冕之王,也成就不了第四權力。

    廣東省及廣州市一些官員的判斷是﹕這家大膽到無視主管官方的報紙,已多次踏進了新聞雷區。他們自以為正常行使輿論監督的權利危及到了一些地方實權官員的政治前程,到了必須被整肅的程度。為了全面透視南都案??生的深層原因,必須回顧去年廣東新聞界推出的數枚重磅炸彈﹕

    首先是《羊城晚報》早在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對河源「怪病」的報道,報道說那時「河源有一種傳染烈度極高的不明神秘病毒致病,導致河源市民大肆搶購羅紅霉素、板蘭根等藥物,市面一時脫銷」。其後即遭致廣東有關部門嚴厲批評,有關部門並出面「闢謠」,說此事「純屬謠傳,所謂不明病毒實乃春冬季節易發的流感,人們不必去醫院,也不必大感恐慌購藥,只是平時出入多穿衣服,注意保暖,注意空氣流通就行了」。

    直到零三年二月初,非典一事已鬧得沸沸揚揚,一些媒體正在深入調查時,二月八日,廣東省委宣傳部下發通知,稱目前發現的病例已經得到控制,要求各媒體從社會穩定的角度出發,不得採訪報道此事。據一位資深編輯稱,從這天起,有關部門針對非典的通知就沒有停止過,最多的一天達到三道。羊城三大報業集團內各部門,每天牆上貼著的都是宣傳官員發下來的封殺令和指導如何如何正面引導、如何如何掐頭去尾報道的文件。

    省市長看清形勢力主報道

    儘管疫情爆發和公眾擔心病毒傳播,幾家報紙的編輯說,廣東省有關部門繼續禁止新聞媒體報道非典。但看清了形勢、擔心將來被政治清算的廣東省長黃華華、廣州市長張廣寧力主媒體報道。二月十一日,廣州日報打破沉默,報道病毒已經感染三百零五人,其中五人死亡。發表消息的當天,省政府召開電視直播記者會。有記者質問廣東省衛生廳長黃慶道﹕「為什麼不及早把出現致命傳染病毒的事向公眾公布﹖」黃一時不及措詞,說﹕「那時沒有公布是為了避免公眾不必要的恐慌和社會波動﹗」記者再問﹕「那現在為什麼又公布了呢﹖」黃回答﹕「現在公布是因為已經出現了群體性恐慌和社會波動﹗」

    瞞報官員政治危機思路

    隨後一個星期,廣東媒體大量報道非典,其中《二十一世紀環球報道》出了八個專版。二月十八日《廣州日報》不顧禁令在頭版刊登《二十四小時平息搶購米鹽事件》,挑戰了宣傳部門的禁令。內部人士透露,原來廣州市的官員眼光比省上大員要高,他們已經預見到了瞞報東窗事發後,全社會與國內國際輿論的厲害,所以在《廣州日報》前不久剛鬧出了個「頭版闢謠」的醜聞後,學乖了想到提前作一定的政治修補。這多少反映了瞞報官員的政治危機公關思路。

    其後,廣東各媒體包括羊城晚報、廣州日報、南方都市報、新快報、信息時報等,在披露疫情的同時,不約而同地刊發評論文章和社會各界的聲音,反思面對非典疫情政府應急機制的不足,呼喚公眾知情權。可是沒幾天,這些聲音又被有關部門一紙紅頭文件壓下去。但在瞞報中起了決定控制作用的宣傳部門一直試圖控制媒體。二月二十三日,宣傳部稱報道太多影響「穩定」,再次禁止媒體報道(當時非典疫情已傳入香港,並即將以此為跳板走向世界)。廣東省委宣傳部的禁令前後實施了一個多月。這期間,無論國際輿論怎麼報道非典疫情,重災區事發地廣東的所有傳媒,出奇地保持了沉默。

    去年三月初,全國兩會召開。廣東三十名代表聯名提議建立全國防疫網。南方都市報在三月六日推出重磅炸彈的重要文章,質疑「廣東疫情被控制」的說法。該報特派記者在兩會現場採訪了衛生部一高層官員,該官員稱廣東的非典疫情尚未得到控制,國家正尋求國際合作對付非典,另一篇報道則採訪了鍾南山院士。見報的當天一大早,廣東有關部門便把報道內容傳給在京開會的廣東省委書記張德江,張對此大怒,發出了「疫情不可怕,可怕的是媒體」的名言。據其指示,有關部門緊急召見南方日報及南方都市報負責人,勒令南方都市報立即撤回採訪兩會的記者,要求該報從組織上進行整改和嚴肅處理。

    據悉,南方都市報的報道在三個方面「獲罪」﹕一是通過衛生部官員之口透露出了廣東疫情尚未得到完全控制的事實,「擾亂人心」﹔二是報道了鍾南山院士否定有關專家提出的衣原體病毒為非典病原體的說法,並呼籲國際合作,「想把事搞大」﹔三是違反省委宣傳部「在兩會期間不得涉及非典」的禁令,「無大局觀念」。此外,衛生部官員關於增加公眾知情權的說法也戳中了某些人的痛處。

    南方都市報「闖了大禍」,也是導致其後宣傳官員全面進入南方報業、直接控制不聽話的南方子報如南方週末、二十一世紀報系的主要理由,也是執掌南都的南方報業第一副總編王春芙被免職的主因。這是南都領導與廣東、廣州官方高層結下樑子的首個死結。其他本地媒體從此噤若寒蟬。

    省委宣傳部封殺新華社

    令人不解的是,就在中央宣布免去張文康、孟學農職務的前一天,廣東有關部門仍下發通知,稱「據省領導指示,凡是省外有關非典疫情均不得見報」。這份通知矛頭所指乃當天《羊城晚報》報道了天津的非典疫情。這份通知讓當天值班的各報編輯無所適從﹕新華社發了許多各地包括北京的疫情消息,中央電視台也以近十分鐘的篇幅報道各地的情況,不報吧,這可是國家認可的最權威的報道﹔報吧,又怕招致批評處分。事實上,廣東省宣傳部門要求不得採用新華社相關稿件的禁令已不止一次了。全國資深媒體工作者也感嘆﹕也許只有在廣東,才有人敢一而再正式發文「封殺」新華社和中央電視台的稿件了﹗

    那一段時日,廣東媒體工作者又頻頻接到宣傳部門道道「聖旨」,其內容往往讓人摸不著頭腦,有的乾脆就是對其以前發過的禁令的否定,如先發文嚴令不得報道張積慧《護士長日記》,現在要加大力度報道,其後更是在有關領導督促下,以令人驚訝的速度出了書﹗比如原來不准報的醫護人員事跡如今又要求大力宣傳。更有甚者,該部門還要求新聞單位只能刊登由其發布的疫情通報,衛生部門說了不算﹗

    令人不解的是,北京免去了在抗擊非典戰役中表現失職的衛生部長張文康、北京市長孟學農的情況下,廣東的黨政大員和宣傳部門的主管官員,卻在這期間得到升遷,省委宣傳部長鍾陽勝在其後半年多升任省委副書記,省委宣傳部新聞處處長張東明一躍成為南方日報副總編、並兼南方週末主編,一時輿論譁然。不少境外媒體紛紛發表評論,認為此舉將嚴重打擊廣東傳媒業,使其在國內新聞界的領先的、開放的形像受到損害。 (自由发稿,多维)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亞洲週刊》王健民:林树森重手打擊《南方都市报》
  • 劉青:《南方都市报》遭整肃与中国新闻自由
  • 关注南方都市报案:政府流氓行为 签名网站被黑
  • 中国法院对《南方都市报》案的审判遭到广泛反对
  • 青年新闻学者要求广东委书记澄清南方都市报案
  • 北京媒体工作者发怒吼 要求中央介入南方都市报案
  • 南方都市报案声援签名请......
  • 南方都市报案引起北京法学界轰广州司法
  • 南方都市报原副总编程益中涉嫌贪污被逮捕
  • 最富有想象力的判决书--南方都市报贪污案
  • 孙志刚案记者陈峰致广州市领导人的公开信:公正地对待《南方都市报》负责人
  • 《南方都市报》案件:广州市东山区法院判决书
  • 南方都市报前总编程益中因经济罪名被拘留
  • 《南方都市报》喻华峰案情况介绍会
  • 再谈《南方都市报》腐败窝案
  • 南方都市报前总编总经理同被判刑
  • 《南方都市报》原总经理喻华峰法庭最后陈述
  • 《南方都市报》总编辑程益中19日晨被逮捕
  • 南方都市报两名前任负责人因贪污和受贿被判刑
  • 杨银波:关于《南方都市报》“程喻李”案
  • 南方都市报:岂能图己方便就驱赶乞丐?
  • 南方都市报披露惊人案例,呼吁收容遣送尽快立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