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亞洲週刊》王健民:林树森重手打擊《南方都市报》
(博讯2004年4月24日)
    (2002年林树森“扶贫”与美女酒醉欢歌的报道)

     中國各地媒體精英及知識分子以真名實姓公開信的形式,集體對廣東當局迫害《》負責人表達強烈不滿,呼籲北京介入了解事件,要求對案件實行異地審判,並要求廣東省委書記張德江作出回應。 (博讯 boxun.com)

     獨立和公正的司法,是一個國家和地區長治久安的重要基石,這是一切民主國家和地區多年發展的歷史經驗。但在要「以穩定壓倒一切」的中國大陸,獨立和公正的司法卻只是可望不可及的奢望,司法成了政治和某些人升官發財的工具。在司法被「強姦」的情況下,公義被埋葬,全國產生了愈來愈多的冤假錯案,被當局當作是「不穩定因素」的成千上萬「秋菊」絡繹於往京城的路上,他們要像電影《秋菊打官司》中的主人翁那樣上訪,要向最高當局討個說法,顛倒被各地方當局顛倒了的冤情。

    最新的例子,是中國大陸各地媒體精英及各界知識分子挺身疾呼,集體對廣東地方當局以司法手段迫害廣州《南方都市報》負責人表達前所未有的不滿,他們要做集體的「秋菊」,以公開信的形式,以真名實姓,要向當局討個說法,呼籲北京中央介入了解事件,要求對有關案件根據利益迴避原則實行異地審判,讓公理得以復存,讓公義得以伸張。

    而最新的發展,是「南都冤案」正被越來越多的人了解,傳媒界、文化界和社會科學界等數封公開信的連署簽名人數每天都在增加之中。其中尤以文化界的簽名信備受矚目,儘管有關簽名網站因為「技術原因」,「開一陣,封一陣」,但簽名人數至日前已經將近五百人,而不久前出現的一封社科界公開信也已經有近三百人簽名。據亞洲週刊了解,中國知識分子為「南方都市報事件」於四月初設立了專門網站「www.nandushijian.org」,自開設以來,引起了各界廣泛關注,但也因為眾所周知的政治原因,常常被「技術性關閉」。網站負責人李健表示,如果沒有被封,有關公開信的簽名者可能更多。

    參與簽名的中國知識分子包括了不少媒體精英,更包括在廣州的南方報業集團旗下各報刊的編輯記者,他們表現了前所未有的勇氣,向廣東地方當局的濫權枉法大聲說「不」。

    

    南方集團禁員工簽名

    但是日前,南方集團卻根據有關指令,特別下發了通知,不准集團下屬報刊的員工參與簽名,如已經簽名者,則「要採取措施補救」。據悉,北京有關部門已經對目前的簽名運動表示關注,擔心因此引起一系列連鎖反應,從而影響「穩定的大局」,影響北京當局一直強調的「二十年戰略機遇期」。

    北京一位知情人士告訴亞洲週刊,當局擔心因南都事件帶來的中國知識分子簽名運動,有點類似一九七六年「四五運動」前的狀態,知識分子長期被壓抑的心境,一有機會,就會有如火山爆發,對「穩定的大局」帶來「巨大威脅」,因此,當局現在要想辦法因勢利導,疏緩知識分子的情緒。參與發起這次簽名運動的李健向亞洲週刊表示,中國大陸目前的這種政治腐敗和司法腐敗狀況,必須有民間的參與,讓民間敢於說話,「為什麼在自己(國)家裡還不敢說話,這是為什麼」﹖他認為,南都事件的意義在於,中國大陸的媒體從此萬馬齊瘖,或是以此作為一個轉折點。

    非常明顯,隨著南都事件的進一步發酵,它已經成了近期影響中國大陸政治穩定的司法政治事件。廣東地方當局借司法之名,行打擊報復之實,已經成了中國大陸各地「權力地方化」,以及司法濫權的典型案例,其操作手法之明目張膽、手段之狠毒,已經激起了民憤。

    據亞洲週刊調查發現,廣州市當局為展開對《南方都市報》負責人的報復,在罪名的確定和法官的選擇上,確實經過了認真的算計。他們選擇的主審法官丘建明,是東山區法院「根正苗紅」的培養對象。雖然一些法院的同事對他的評價是「專業水平低」,「只會揣摩上意」,但他「政治上可靠」。而對於如此判決結果引起的質疑,丘建明在接受亞洲週刊查詢時表示﹕「肯定是我們獨立辦案的結果,還有誰來影響我們﹖」

    選擇法官另有內情

    廣州市知情人士透露,廣州當局當時擔心在庭審和判決上,選出了一位「不聽話」的法官,使當局到時候騎虎難下,因此選擇丘建明是「百分百保險」。因為根據廣東省省長黃華華和省紀委書記王華元,以及省委常委、廣州市委書記林樹森的意思,經過半年「搜證」的結果,就是要以「貪污罪」來處理《南方都市報》「這幫小子」。這是中國式冤獄典型的「有罪推定」和「未審先判」。如此一來,善於「揣摩上意」、「政治上可靠」的丘建明,當然成了南都事件系列審判的「開路先鋒」,成了喻華峰案審判長的不二人選。

    除了丘建明外,當局還指定了當時東山區法院另一位「根正苗紅」的培養對象崔小軍,作為該案的審判員,以及另一位無關緊要的副審判員,作為丘建明的搭擋,組成了所謂的「合議庭」。在廣東地方當局已經將該案確定為「貪污案」的前提下,丘建明和崔小軍要做的工作就不是什麼「以事實為根據,以法律為準繩」,而是如何套用法律條文,認定喻華峰有罪,並予以重判。

    結果,喻華峰應得的人民幣十萬元(折合約一萬二千美元)獎金被當成「貪污罪」判刑。當局還料定喻華峰一定會上訴,所以在喻的上訴路上,又早早預設了埋伏。中國一位網名為「太陽神」的法律工作者日前在「中國律師網」的「互動社區」上,就該案發表了他的看法﹕「在共產黨的一元化控制體制下,要想法院能為其主持正義,是痴心妄想,在這樣的情況下,法院只能是權力的走狗和幫兇,有什麼司法品德﹖有什麼正義和良知﹖統統給餵狗了。」

    喻華峰案審判員升官

    但走狗在為主人盡犬馬功勞之後,自然得到了一根骨頭。對此主人也毫不掩飾。就在重判喻華峰的同一天,當局「賞罰分明」,林樹森在三月十九日主持廣州市十二屆人大常委會第七次會議,親自調升喻華峰案的審判員崔小軍,由東山區法院升至市中級法院的審判員,廣州市人大也已經在三月二十七日公布了這個任免名單。

    林樹森在廣州主政以強勢著稱,他透過崔小軍的職務調升和對《南方都市報》的重手打擊,最少向廣州的官民發出了兩個訊息,一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不聽話,搞也把你搞死,聽話者,仕途坦蕩,升官發財﹔二是要堵死南都案被整人員的上訴之路。廣州市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律師表示,喻華峰案上訴到廣州市中院,估計也是一樣的結果,因此,為求公義得到伸張,為了公正的審判,應該要求異地審判。

    北京中國青年政治學院新聞與傳播系教授展江,日前就公開提出了這一主張。展江告訴亞洲週刊,有關南都事件被指控人員的審判,「如果要有公正的審判,必須要異地審判,出不了廣東省,公正審判就很難保證」。他在日前給廣東省委書記張德江的一封公開信中,就提出了這樣的呼籲。他認為「這是合理合法的要求」,認為廣州的法庭審判顯然不公,「如果是在北京,不可能有(喻華峰案)這樣的判決,這樣的罪名,簡直是笑話」。

    作為北京當局重視的一位學者,展江當然不希望南都事件成為影響胡錦濤、溫家寶新政的「一種不安定因素」。他說,不公正的審判將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任何人都可以想像。北京《新京報》北京新聞部主編陳峰也以公開信呼籲當局,對南都事件有關案件異地審理,因為中國「法治進程」一個無法迴避的事實是,「中國的各級法院不僅說不上獨立,反而在很大程度上,仍然類似於一個行政機關。對同級政府來講,他們更類似於一個派出機構﹔對更高級別的政府來說,他們類似於一個處室」。

    陳峰原為《南方都市報》最早報道「孫志剛案」的記者,是南都事件的知情人。他認為,自從去年《南方都市報》接連報道了孫志剛案和非典型肺炎疫情,「地方長官肯定很不舒服,如果孫志剛案再往上查,不知會有多少違法犯罪行為被曝光」。因此,對南都案的處理,「總是讓人懷疑裡面是不是有報復的影子」,非得「把一筆編委會有權分配的獎金」說成是「貪污公款」不可。所以,如果想不讓人懷疑,「一是別做出這麼荒唐的判決,二是地方長官想辦法讓自己的意志(不是讓自己)主動迴避」,而在中國目前的情況下,「最簡單的辦法是異地審理,或者讓最高(法)院來審,大家會假設地方長官的意志還達不到這些地方」。

    北京學者挑戰張德江

    北京有法律學者認為,有關南都案異地審理的要求合情合理,根據法律規定,在有利益衝突的情況下,尤其中國目前的體制狀況,有關官員和機構應迴避案件,以保證公平和公正的審理,這在中國並不是沒有先例,比如遼寧的「寶馬案」及河北的「李真案」等,都採取異地審理的做法。

    異地審理的要求,是民間正義聲音對當局的最新挑戰﹔但更大的挑戰,則是將要求直呈中共政治局委員、廣東省委書記張德江。挑戰者展江在一封公開信中,「懇請張德江先生」回應有關南都案的七個疑問,包括民間和新聞界部分人士認為南都案與去年該報報道孫志剛事件和非典因而得罪廣東地方官員有關,而這種說法是否屬實﹖

    展江引述網上一則訊息,稱在審判孫志剛案有關責任人時,一名被判刑三年的警察指著作為證人出庭的廣州市公安局官員說﹕「你不搞死《南方都市報》,我出來後就搞死你﹗」展江希望張德江及其省政法委能澄清類似此種傳言的真偽。

    展江表示,這些懷疑和說法有其合理性,而且根據互聯網上的調查顯示,有百分之八十五的讀者認為南都案處理不公,百分之九十二認為地方當局有打擊報復的嫌疑。如果這種看法和傳言不正確,廣東省地方當局和張德江可以出來澄清,免得不正確的傳言越傳越廣,希望「他出來講講話,對有關傳言,如有出入就要澄清,對莫須有罪名的指控和去年的事件是否有連帶關係,政府必須解釋清楚,否則對廣東的形象、對維護法律的權威,都會是蠻負面的」。

    展江援引的是中國大陸一家網站截至四月十五日下午所做的民意調查數據,指出在接受民調的一千一百九十八人中,認為南都案是「有人對《南都》打擊報復,意在搞垮《南方都市報》」的佔了百分之九十二絕大多數,認為「程益中、喻華峰和李民英確實有罪」的人只佔百分之二,「以上兩者都是,兩方面原因都有」的佔百分之四,其他則佔百分之二。

    在這封一千八百字的公開信中,展江表示,不久前深圳出現「百萬元買記者人頭的恐嚇信」,深圳市委書記兼省委副書記黃麗滿和省委常委、市長李鴻忠馬上就此發表意見,對媒體輿論監督公開表示支持,同時還勉勵新聞媒體要愈阻愈銳,愈挫愈利,並要求保障記者的人身安全,以維護輿論監督權,弘揚正氣。

    一切壓倒穩定﹖

    展江認為,黃麗滿、李鴻忠可以對媒體受到的威脅及時作出回應,並且予以支持,為什麼張德江就不能對影響巨大的南都案有關傳言作出回應﹖他特別指出,《南方都市報》總經理喻華峰案一審判決已經接近一個月,社會上議論紛紛,一批國內一流法學家和輿論都對判決持普遍的否定態度,難道張德江就不了解事態的嚴重性﹖其實,南都事件的嚴重性顯而易見,它不但暴露了中國大陸司法的不公,而且顯示了權力的傲慢,其結果非但不能保證「穩定壓倒一切」,反而將導致「一切壓倒穩定」。 (多维)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扶贫醉酒的林树森“真情”演说
  • 张广宁当选广州市长 林树森任人大主任
  • 张广宁任广州代市长 原市长林树森辞职(图)
  • 林树森动怒所为何事 ?
  • 香港记者因表现问题遭林树森教训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