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六四学生领袖张铭狱中绝食 生命垂危
(博讯2004年4月14日)
    总部设在纽约的中国人权4月13日发布新闻稿:“六四”后被通缉的21名学生领袖之一、天安门广场纠察总指挥张铭狱中绝食,抗议对他的诬陷判刑,目前生命垂危。

     中国人权得到国内知情人士报告,1989年学生运动中担任天安门广场纠察总指挥的张铭,因为抗议对他的诬陷判刑、司法程序不公,于2003年11月18日开始在上海狱中绝食至今,现在体重下降50多斤,骨瘦如柴生命垂危。知情人士告诉中国人权,张铭这次被捕的时间是2002年9月9日,抓捕他的国家安全局声称张铭“涉嫌计划爆炸大楼”,因此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对他刑事拘留。张铭被捕之前是上海安格公司总裁,是他第一次因“六四”判刑出狱后,没有工作而辛苦勤奋经营起来的民营企业,已经拥有许多子公司而具有了相当规模。张铭没日没夜地一心扑在公司的工作发展上,根本不可能涉及“爆炸大楼”的危害公共安全罪行,于是上海公安局在10月16日改以“职务侵占罪”将张铭逮捕。 (博讯 boxun.com)

    知情人士告诉中国人权,其实根本原因是张铭这样有政治判刑“前科”、而又坚持自己理念拒不认罪的人,中国政府决不允许他们在经济上发展壮大起来,以经济力量支持政治反对力量挑战当局权威,前中共总书记江泽民对此曾经有明文指示,而张铭不幸恰恰触犯了中国当局的这一大忌和心病。因此张铭被抓之后无论如何都会被判刑,以便阻止、剥夺他进一步的经济发展和挑战当局的潜在危险。果然在2003年9月26日,上海市中级法院以“职务侵占罪”对张铭判处有期徒刑7年,此前已经查抄了安格公司及其所属的大部份子公司,对这些公司及私有财产造成巨大的实际经济损失和无形损失。

    知情人士说张铭被控罪名完全是无中生有的,审理过程中充斥着瑕玷和公然违背程序公正。张铭本人根本否认控方的所谓事实,控方的一名重要证人也向张铭的律师承认自己的证词不实。但是法官在开庭前的下午威胁这名证人,说他如果说自己的证词不实就是犯了伪证罪,将被判处3年至5年的徒刑,这名证人因而拒绝出庭作证讲出真实情况。同时法官还向张铭的律师的事务所指控张铭的律师,说张铭的律师指导该名证人推翻证词,这指控对中国的律师来说可以构成判刑的罪名。张铭的律师在法庭上还要求辩方证人作证,但是法官毫无理由地驳回律师请这名就在法庭的证人作证的要求。再如张铭案子卷宗的很大一部份被封了起来,张铭的辩护律师也不允许看这些材料,因为这是通顶(上海领导人)督办的案子。

    据知情人士告诉中国人权,张铭在被抓关押期间,还遭到过警察毒打。由于张铭抗议审判不公并绝食,他曾经被用绳子捆绑在床上113小时,期间不能自己洗脸、刷牙、小便和大便,人格尊严备受侮辱伤害。

    1965年出生于吉林省吉林市的张铭,1984年考入清华大学汽车工程专业。1989年的学生市民的民主运动中,张铭是“北高联”常委,并具体担任天安门广场纠察总指挥。中国政府“六四”屠杀学生市民之后,张铭组织领导了一系列的拦堵军队和抗议活动,是中国政府最早公布通缉的21名学生领袖之一。张铭被捕之后被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刑3年,与秦城铁血汉刘刚一起关押在辽宁省的凌源监狱,遭受过电刑、毒打和一丝不挂在雪地挨冻等肉体摧残。

    张铭和他的亲属都指斥这次审判是对张铭二度政治迫害。张铭现在仍在以生命为代价进行绝食抗争的要求,他的亲属向中国政府和最高法院所提的强烈要求,都是得到司法公正和审判程序公正,即要求中国最高法院对此立案、开庭,要求不能由政府当局干涉指导审判,要求一个经济案件不能将大部份卷宗对律师都保密封存,要求法庭必须依法保证所有的证人作证,保证张铭享有法律规定的权利。

    中国人权对张铭一案十分关注,因为中国政府出于政治原因,而对异议人士加以经济打击、经济迫害,已经屡屡发生。中国人权谴责对政治、信仰、思想不同的人士,施加经济剥夺甚至经济为由的迫害。中国人权坚决要求中国最高法院接受张铭立案、开庭审理的要求,中国法院应该确实保证张铭受到公平公正的审判。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赵紫阳再次要求平反六四,并感谢杨尚昆帮助/自由是最好的
  • 自由是最好的:李鹏和后来离奇“病故”的前国家主席杨尚昆在六四中的作用揭密
  • 自由是最好的:当年反对镇压六四的胡启立致函军委副头目胡锦涛要求成功释放赵紫阳
  • 自由是最好的:当年支持“严厉残酷”镇压六四的李鹏打算把八九日记送到海外出版
  • 关于三位被捕六四难属的最新消息
  • 在京六四難屬給中國當局的公開信
  • 全球审江大联盟关于中共非法拘捕六四难属的呼吁
  • 中国学者呼吁释放丁子霖等六四难属
  • 中国警方拘留丁子霖等三名"六四"难属
  • 全球纪念“六四”十五周年筹委会强烈谴责中共拘捕丁子霖等天安门母亲的声明
  • 中文独立作家笔会呼吁信:请关注被捕的六四难属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
  • 多位六四难属被拘并搜家
  • 学者评李鹏撰写「六四」回忆录
  • 学者评李鹏撰写「六四」回忆录
  • 中共阻止李鹏出版「六四」回忆录
  • 李鵬撰六四日記為自己平反 (图)
  • 传李鹏就「六四事件」撰写书稿撇清责任
  • 主动答六四暗指江泽民温家宝棉里藏针?
  • 政协闭幕唯一露面元老 刘华清六四角色成焦点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