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关于胡佳“失踪”情况的通报
(博讯2004年4月07日)
      段宏庆

       今天发生的一些事情 (博讯 boxun.com)

      我不知道是否应该使用“失踪”,但我贫乏的词汇储备实在无法应对我们这个社会  特别是这个社会中一些非人类理解力可以企及的事件。

      今天是2004年4月3日,星期六。这一天是北京爱知行健康教育研究所年度会议闭幕的日子,胡佳在头一天晚上明确表示他将参加闭幕会,但我到达会场后却没有见到他  我因为临时有事,到达会场已经迟到一个多小时,那是已经是上午11点左右,我拨打胡佳手机和小灵通电话都无法和他取得联系。

      一位朋友,曾金燕告诉我们大家她通过和胡佳电话联系了解到,胡佳一出门就被朝阳公安分局六里屯派出所的人“请”去了,大约是在上午十点左右。后来,胡佳通过短信明确告知的是“我在朝阳分局六里屯派出所二警区”。

      因为暂时做不了什么,而且以前也发生过自称“朝阳区公安人员”的(之所以用自称,后面会有解释)人找胡佳谈话的事情,所以我们没有采取什么行动,而且根据我有限的四年法学本科教育(在我们这个国家,法律的作用真的很有限),我判断胡佳将会在12小时后回到我们身边,因为中国的法律规定,警方传唤或传讯有关人员,最长不能超过12小时。

      在无所事事的等待中,夜幕终于降临,时间到了晚上10点,这期间,曾金燕已经在网上发出消息请大家关注胡佳安危,有朋友给朝阳公安分局六里屯派出所去电,但胡佳还是没有任何音讯。

      晚上10点半左右,我来到朝阳公安分局六里屯派出所,值班警官李伟(警号033629)接待了我。我表示受胡佳家人的委托前来了解情况,并明确表达了如下意见:一,如果警方是找胡佳了解情况,不论何种方式,应该在12小时后恢复他的人身自由;二、如果警方要继续限制胡佳人身自由,那就意味着对胡佳采取了强制措施,那么,不论是拘留还是逮捕,希望拿出书面的法律手续,并告知家属;三,如果胡佳已经离开六里屯派出所,但我们却无法和他取得联系,我们有理由怀疑他“失踪”了。

      李警官的答复如下:一,今天是他负责值班,从早上开始他就在所里,他没有见过也没听说有个叫“胡佳”的人来过;二,如果需要因为人口走失报案,需家属亲自带上户口本及两张胡佳本人照片来报案。

      我告诉李警官,如果事实如此,那么,我可以怀疑:有人假冒朝阳公安分局六里屯派出所的人“绑架”了胡佳?我指出这种事情发生是非常恶劣,而且严重影响了朝阳公安分局干警的形象,希望警方立即立案侦查寻找胡佳下落。李警官表示我的到访可以作为情况反映,并表示欢迎次日我和胡佳家人一起前来报案。我留下了联系方法后离开了六里屯派出所。

      关于胡佳失踪的一些背景推测

      胡佳是我的朋友,他的事迹我不用介绍了。在等待那错误推测出的12小时的时间里,我整理了一下胡佳和我,以及他通过邮件组发出的一些邮件,我看到了他通过邮件组发出的如下一封,相信对了解他“失踪”的背景有些帮助,由于原邮件较长,我只摘录重点:

      我想很多朋友已经读到蒋彦永教授的给人大和政协的上书,但我还是要转发给大家,并且也说几句心里话。……

      生命又一次走过了15年,人生没有几个15年,这一年尤不可虚度。就在昨天我看到了修宪中提及了神圣的两个字“人权”,人类尊严的条款终于要列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最高法典。……

      我不知道六四有多少人直接和间接的被夺去生命,而我所能为六四死难者做的就是在6月3日凌晨到6月4日去天安门给他们守夜,扎起千朵白花,燃起千只蜡烛,祈祷无辜的人们在天之灵安息。这份小小的心愿是基本的诉求,我将在4月15日胡耀邦逝世15周年时递交给北京市公安局治安总队。那里曾经是我为人权问题申请过示威游行的地方,但这一次的意义有所不同,因为这不是示威或游行,而是如清明的扫墓一样为了纪念和祭奠无辜的死难者。

    祝平安!

      中国公民 北京市民 胡佳 敬上

      几句多余的话

      我在过去的邮件中,还找到了两年前,另一位朋友“失踪”后,胡佳发出的另一封邮件,只摘录最后的部分:


  我们分析了多种可能性,一类是“正常意外”,比如出了车祸或者中暑等生病状态。而另一类是“非正常意外”。第一是安全部“请”他去问话,如果是这样那么我们应该“庆幸”他没有多大人身安全问题,或许之前要让他安静一段。第二是公安局拘禁他,态度可能要更强硬一些,但生命安全也是有保障的……如果你知道任何消息请告诉我们。今天我准备以“失踪”的名义到派出所报案,尽可能去确认他的下落。

    BTW,由于父母昨天出去旅行,今后两周我将独居在家。假如有一天你发现我也“失踪”,请告诉我爸爸胡承林(13601166882)或者我妹妹冯时(13501091856)。谢谢。

      祝平安!胡佳 敬上

      历史竟是如此惊人的相似,我实在感到悲哀。我开始感到恐怖,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些什么,我想我们也学一学胡佳吧,我们都提早留下一些话给朋友,这些话也许早晚会用得到。我想说:我,段宏庆,如果有一天也不幸“失踪”,请你们,请我所有认识不认识的朋友不要惊动我的家人,如果你们有谁不幸被他们问到,请告诉他们,我到一个很远的地方进行一项很艰难的采访去了。

    附录(曾金燕整理):

    关于胡佳的整体情况是:

    2004年4月3日01:00胡佳在他家楼下一辆车里和所谓朝阳公安局的警员见面,谈话内容不详,他下楼前给我电话。

    2004年4月3日00:00的手机短信“我的信箱密码……如果我除了什么问题,你帮我打理信箱吧!……”

    2004年4月3日03:44,胡佳小灵通短信“……我回家了。没什么大事情。……”05:54胡佳给我小灵通短信,几乎一夜未眠。

    4月3日9:30,胡佳下楼,之前给我电话,准备去大万酒店参加会议。

    10:32的小灵通短消息“……我被警察拦住,现在在警局。”

    11:56的小灵通短消息“他们一再严令我不准接听手机,尤其不准讲现在他们问我的问题。”

    10:08的手机短信“刚一出门就让警察他们截住了。现在去哪不知道。”

    15:30的手机短信“我要求看手机短信所以才让短暂开机。他们不允许接听任何电话。别为我担心。”

    15:42的手机短信“朝阳分局警察。他们也为说明要多久,可能要到夜里或者明天白天。告诉福汐。”

    15:45的手机短信,“我在朝阳分局六里屯派出所二警区。”

    12点以前我们多次通电话,13点以后电话小灵通全部切断。15点以后电话小灵通开通,但是不能够通电话,接着又电话关机无法联系。

    各位朋友,感谢你们的关注!希望胡佳能早日平安回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爱滋活动人士胡佳获释
  • 唐柏桥:胡佳与温家宝
  • 曾慧燕:「苦行僧」胡佳的出世与入世──从致力环保到关怀艾滋
  • 北京青年胡佳被警察带走下落不明
  • 胡佳:蒋彦永教授和高耀洁教授的会面(图)
  • 胡佳为刘荻去北京公安局申请游行的经过
  •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执行所长胡佳在法拉盛演讲:《爱滋病在中国:回顾与展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