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四川沱江水污染调查:简阳断水13天肇事企业沉默 (图)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2004年4月04日)
      谁都碰到过家里停水的时候,但你想像过一停停13天的情形吗?如果这种事情发生,你一定认为那是场恶梦。可是,从3月2日到3月16日,四川简阳市的老百姓,就经历了这样一场恶梦,他们平静的生活一夜之间被完全打乱了。

       沱江污染:简阳城断水13天 (博讯 boxun.com)

    

    被污染的沱江水

      3月2日下午3:15分,简阳市委、市政府组织召开了一次重要会议。在这次会议上,简阳市政府宣布的全市暂时停止饮用自来水的决定,令简阳市数十万市民大为震惊。随后,宣传车在大街小巷开始播发,简阳市政府发出停止饮用自来水的通知,街道上也张贴出暂时停止饮用自来水的公告。对此,简阳市市民议论纷纷。简阳市市民:“一个自来水吃不得。”记者问:“你现在用的什么水?”简阳市市民回答说:“用的古井水。”

    

    居民排队打水

    

      记者:“今天是第几次来接水?”

      简阳市市民:“第二次。”

      记者:“你跟谁来接水?”

      简阳市市民:“跟我妈妈。”

      记者:“你妈妈呢?”

      简阳市市民:“我妈妈上去拿盆子。”

      这是记者距离简阳市政府发出停水公告三个小时后,在市政府大院拍摄到的画面,近百名群众围着市政府院子里面唯一一口水井,排起了长长的队伍,等待着从水井里打水。只是没有人想到,这次停水和以往检修线路暂时停水是完全不一样的,从3月2日开始,在以后长达13天的日子里,整个简阳市竟然没有一滴自来水可以饮用。从这一天起,简阳市桶装饮用水出现了告急。3月3日,消防车、环卫车加入到向市民、医院和学校送水的行列。

      那么,简阳市的自来水到底发生了什么?政府为什么要做出全城停水的决定呢?于是,记者来到简阳市供排水公司张鼓岩水厂,化验员谭建只用了一个数据,就说明了自来水不能喝的原因。谭建说:“氨氮超标100多倍,那是很可怕的,这个水不能喝了。”

      四川省简阳市环境保护局副局长李文斌说:“最严重的是我们的饮用水,大约有20万居民饮用这个沱江河的水,我们沿途我们整个在简阳境内沿途的城镇,居民都在饮用这个水。”

      这次污染对简阳市来说,无疑是一场史无前例的灾难,简阳市12个乡镇、115个村、721个村民小组、84887户、171828人受灾,受灾耕地面积达到243557亩,直接经济损失高达7633.06万元,占到简阳市全年财政收入的一半。

      沱江污染:氨氮超标50倍

      简阳市老百姓形容这次大停水,用得最多的是两个字,灾难。和他们一同遭受停水的,还有沱江沿线内江、资中等地上百万的老百姓。就停水的范围来说,这是1976年唐山大地震之后,我国最大的一次停水事件。那因为污染酿成这次大停水的沱江,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呢?根据四川省环保局公布的报告,事件的制造者是沱江上游的川化集团,今年2月11日到3月2日,这家工厂违规向沱江排放了大量高浓度氨氮废水。结果导致这些废水,先后污染了沱江下游的简阳、资阳、内江等地,最后流入长江。那么,这次污染把沱江水变成了什么样子呢?简阳市环保局的检测部门拿出了一组权威数据。

      看到《经济半小时》记者的到来,简阳市环境保护局副局长李文斌,第一句话就告诉记者,沱江氨氮超标严重,污染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

      记者:“在你们检测的过程中,氨氮和亚硝酸盐氮能超标多少倍?最严重的时候能超标多少倍呢?”

      简阳市环境保护局副局长李文斌:“最严重的时候超过50倍。”

      氨氮对于生命具有极强的杀伤力,按照《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三类标准规定,江河水氨氮指标应该在1毫克/升以下。

      而记者在简阳市环保局出具的沱江检测报告中看到,从2月27日开始,沱江水氨氮最高超标50倍;而后居高不下,3月1日,氨氮最高超标50。3倍;3月7日、8日,氨氮最高超标均在40倍以上;从3月13日开始,氨氮才降至标准以下。

      李文斌局长还告诉记者:“这一次污染在我们简阳来看啊,一个是沱江河流的与啊,大量地死亡,自然鱼和我们专业养鱼的大量死亡。”

      沱江污染:死鱼328吨

      超标几十、上百倍的污水,顺着沱江向下游倾泻,沿岸的农民和鱼民遭遇的是另一种灾难。最早是在2月26日的早上,当简阳城里的居民开始发现家里的自来水出现异味的时候,简阳郊外的沱江江面也开始浮起一条条死鱼,养鱼的农民在随后几天里眼睁睁看着一场灾难发生。

      3月下旬,《经济半小时》记者来到简阳市新市镇模范村,正赶上村民晒鱼干,记者数了一下,仅这一个养鱼户就足足有7筐鱼干。

      记者:“这个鱼鳔还都在这儿呢?”

      简阳市新市镇模范村村民:“对,都在,除了两个眼全部都在,鱼鳃都在。”

      记者:“都是草鱼?”

      村民:“对,都是草鱼,我们这边都是喂的草鱼。”

      记者:“鱼晒成干做什么?”

      村民:“这个当初就想拿来喂猪,现在不行就把它倒了丢了,只能扔掉了。”

      村民们说,已经几年了,他们辛辛苦苦把鱼养到2尺多长,可是这次污染,把好端端的鱼全部毒死了。这些养鱼户只好把准备卖钱的鱼晒成鱼干,喂猪或做地里的的肥料,几年的心血就这样付之东流。

      记者:“这条鱼很大,这个鱼能有多少斤?”

      村民:“这个鱼能有5斤。这鱼还算是比较小的,起码还有比它大这么多。”

      这次污染受灾最重的,平泉镇新桥乡长春村养鱼户池济明、罗文利夫妇,他们家近2万斤鱼全部被毒死。

      村民罗文利:“一提起来的时候,就发现了鱼全部死了。一年的养殖,十多万元就这样一下子就泡汤了。”

      罗文利说,他们家没有农田,养了6年鱼,去年才开始赚钱,今年他们从亲戚那里借了一部分钱,把去年赚的钱也全部投了进来,进了一些新品种,没想到,这次污染不仅让他们的希望全都落空,而且又欠了一身的债。一夜之间,罗文利的嘴上起满了水疱。

      罗文利:“这是鲈鱼,这是草鱼,这是大口鲢。心情好难过,又难过又恐慌。几年的养殖成果全都没有了。”

      池济明、罗文利夫妇在新桥乡是损失最重的,与他们相比,荆州坝村的李少良损失尽管没有那样惨重,但污染却把这位年近60的老人折腾的够呛,因为住在沱江下游,所以当得知上游的污染把鱼全部毒死之后,李少良拉着十几网箱鱼在沱江开始与污染赛跑。

      村民李少良告诉记者:“我们发觉之后就往底下拉,拉到下去鱼开始死,又拉上来。拉上来之后算了一下损失,八千多斤死了四千多斤减少了一部分损失。假如没有拉上来就全军覆没,20个网箱现在只有几个箱的鱼了,死得差不多了。我从前年就在沱江打鱼,到1992年就开始喂鱼,一直到现在从来没这么损失过,也没有这样死过鱼。”

      沱江污染给百姓带来巨大的灾难,也给沿岸的经济造成很大损失。这边是群众拉着网箱里的鱼在沱江与污染赛跑,而另一边简阳市政府还不得不花钱,轰轰烈烈地开展着捞鱼运动。简阳市人民政府副市长陈卫东说:“被水污染致死的鱼是肯定不能食用的,所以政府对这一块非常重视。给沿途的乡镇发了专门通知,要求乡镇一定要想办法,出钱请老百姓打捞这些死鱼,打捞起来做无害化处理。”

      记者:“买要花多少钱买?”

      陈卫东市长说:“政府出钱来买每一公斤大概是8角左右。”

      记者:“那你们总共买了多少死鱼呢?”

      陈市长:“据统计,应该是23万多公斤,政府就为这块出了大概27万元钱。”

      在简阳市政府记者看到了这样一份统计报告,这次污染,简阳市养殖户死鱼量高达328吨,经济损失763.75万元。沱江河简阳段天然鱼死亡损失高达2367.75万元。

      简阳市政府发布的通告显示,此次污染,简阳市损失达7000多万元,沿江600多公里的流域,整个污染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有上亿元。无论是影响范围、污染程度,还是损失数字,这次沱江事件都算得上是一起少见的特大污染事故。那么,制造这起事故的川化集团又承担起了什么责任呢?

      沱江污染:肇事企业沉默

      沱江特大污染事故发生至今一个多月。沿江城市农村,饱受污染之苦。《经济半小时》的记者王亚丹从简阳出发,逆流而上,决定到这起事故的制造者川化集团一探究竟。可是,川化集团的态度,却让所有到那里采访的记者感到了意外。

    

    川化集团公司

      3月下旬,记者来到川化集团所在地,成都市青白江区,尽管这里距离简阳市大约100公里,但沱江污染事件已经成了这里的百姓议论的话题。川化是一家国有企业,是四川省内最大的化工原料生产厂。在大门口,记者看到,已经有当地的媒体记者被工厂的保卫人员拦在大门外。厂方也因为需要上级部门统一安排为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这时热心的群众把记者带到青白江唯一的一个污水处理厂,在这里,记者同样被挡在门外。

      制造了一起危及上百万人的特大污染事故,川化集团面对媒体,依然紧闭上大门。企业把自己厂子的利益放到了最重要的位置,原本无可厚非,但排污口外的世界,会因此承受什么样的后果,企业也是有着明确的法律责任和义务的。可惜的是,事故发生之后,川化集团没有发表任何声明,也没有对此事作出任何解释。川化集团的生产到底出现了什么样的失误导致了事故发生?集团对污水处理会作出什么样的改进?这一切成了工厂围墙里的秘密。带着这些疑问,《经济半小时》的记者继续进行了调查。

      记者:“这是青白江污水处理厂的,这个跟川化没有关系吗?”

      青白江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有关系。”

      记者:“什么关系?”

      工作人员:“它放的是青白江的水都在这儿处理。”

      尽管被挡在门外,工作人员的话却证实,川化集团的工业废水就是在这里处理的。既然有污水处理厂,为什么又会造成这么大的污染呢?村民们把记者带到与污水处理厂仅一墙之隔的水渠边上,告诉记者,这是污水处理厂的水渠,水渠里的水就是流向沱江的,但是周边的百姓却饱受折磨。

      村民:“好大的氨臭味,臭得很。”

      记者:“都是什么样的味道?”

      村民:“冲鼻子,都从眼睛进了味道了。”

      既然是经过处理的水,为什么群众还会有如此强烈的感受呢?

      记者:“平时它们放水的时候,这个河水是什么颜色?”

      村民:“有红色,有绿色,有白色,有黑水,随时变化,有氨气水。”

      记者:“那放出这种五颜六色的水,它有没有味道?”

      村民:“就是有味道。”

      记者:“什么样的味?”

      村民:“酸味,睁不开眼睛。”

      村民伍世远说,污水处理厂的这个水渠有两个排水口,一个在上,一个在下。上面的排水口排出的是没有处理的水,下边的这个排水口才排放处理后的水。这是下面的排水口,但在这次污染事件之前,一直是关闭的。伍世远告诉记者,其实工业废水在污水处理厂只是转了一下,没有经过处理就从上面直接排出来了。记者在两个排水口前做了一个比较,果然发现下边的排水口排出来的水比较清,而且没有味道。而上边排出的水,不仅刺鼻而且混浊不堪。

      记者:“2月末的时候和3月初的时候,这个排水口在排水?”

      村民伍世远:“直到沱江污染引起国家重视后,才开始在这长期排水。原来是有人来参观,比如你们来参观就排给你看,比如说你们中央电视台来参观,它就开开就流水,那里流水就小了。如果你们走了之后,它就把机子关了从那里流。”

      记者:“你知道它为什么这么做吗?”

      村民伍世远:“这个,节约处理水用电,一度电不少钱。”

      那么,伍世远说的到底是不是真实的情况呢?如果这个污水处理厂真的排放出没有经过处理的工业废水,沱江下游的简阳市又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简阳市人民政府副市长陈卫东说:“它原来沱江河的水质它按照三类标准,按照我们的地表水标准,应该是超标的。”

      记者:“这个是什么原因呢?”

      陈卫东市长:“这个应该是因为我们上游的化工厂,就是一个青白江,就是四川很大一个化工厂,它年年都在排放,它这种排放通过治理以后。但是应该它的浓度还是很高的。”

      据简阳市环保局的报告显示,沿沱江600多公里的流域,这次遭受的是一次严重的生态灾难。上百万人前后二十六天无水可喝,江里成片的漂浮着死鱼,但这些都阻挡不了青白江区污水处理厂继续排污的数量,面对发生的事故,污水处理厂在公众监督面前,依旧是抱着瞒天过海的态度偷排污水,排污口外的世界,真的和他们没有关系吗?沿江下游的损失,到底由谁来负责呢?

      沱江污染:谁来替损失买单

      现在最着急的,是在沱江里养鱼的人。他们原本指日可待的财富,瞬间变成了泡影,无辜的承受这一切,这笔帐,谁来承担呢?

      在简阳市采访时记者了解到,污染事件过后,百姓的损失,当地经济的损失已经成为首要解决的问题。在简阳市政府提供给记者的文件中,记者得到了这样的数据:农作物受损940.36万元;渔农捕捞损失361.35万元;企业损失2033.91万元;一共损失突破7000多万元。

      记者:“你这9000多斤鱼总共经济损失能达到多少?”

      简阳市新市镇下马滩村村民张声文告诉记者:“这9000多斤鱼总共经济损失是四、五万元。”

      简阳市新市镇下马滩村村民江怀兵说:“我养了6000多斤,死光了4000多斤,损失能有两万元。”

      三岔湖是简阳市的一个水库,它的蓄水能力二亿08万立方米。4月10日是春耕的时候,按照往年的惯例,这里的水将用于农田灌溉。然而今年三岔湖的水,除了灌溉以外,还有另外一个用途,就是用于冲刷沱江已经被污染的河床。

      记者:“总共你们放水放了多少呢?”

      四川省都江堰龙泉山管理处副处长张德书回答说:“600万立方米,加损失690万立方米。”

      记者:“那这个三岔湖水库的水,是从哪儿过来的?”

      张德书:“是从都江堰内江,通过我们东风渠总干,进入我们张家岩水库,向三岔湖水库输的水。”

      然而,三岔湖水库用于冲刷沱江的水,并不是水库自己的,而是四川省政府因为沱江污染应急,统一协调从都江堰调配过来的,也就是说是需要花钱从都江堰来买的。于是,买水的钱谁来出,成了一个很棘手的问题。

      张德书:“这690万立方米的水,我们一共损失是40多万元。”

      记者:“你们损失的这部分钱,是你们自己来承担吗?”

      张德书:“现在还没有着落,是我们承担起来的其中一笔比较大的数字。这690万立方米的水能灌溉九千九百,接近一万亩农田。这一万亩农田,我们的水费是40.37元/立方米,就是单凭这一笔损失就接近36万元。”

      谁替这些干鱼买单,目前是没有任何消息,《经济半小时》的记者就此询问简阳市政府时,副市长陈卫东表示,现在还不是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市政府目前着急要做的,是积极的补救污染带来的影响,比如沱江水质的净化,保证自来水供应的安全等等,为此市政府这次在沱江里也投入了不少资金。看着这些继续扩大的损失,市政府也是万分的着急。

      因为污染,蒙受损失的还有简阳市的泰华电站,污染后,沱江上游需要把已经污染的水放出去,下游需要大量的水冲刷和稀释,这个情况下,泰华电站不得不服从命令开闸放水。从放水那一天起,这个电站20多天的时间被迫停产。

      记者:“在这20多天的时间里面,大概损失能有多少?”

      简阳市泰华水电站工作人员李栋华:“每一天就是减少发电六、七万度电,将近八万度电。”

      记者:“大概多少钱呢?”

      李栋华说:“按照钱来算呢,我们卖电是3角多钱一度,一天就是一万八千多元钱,每天损失就接近两万元钱。”

      沱江污染:隐患依旧存在

      沱江特大污染事故责任到底该谁来负?损失该谁来承担?3月29日,四川省委省政府在全省环境保护工作会议上对这两个问题作出了表态,川化集团和有关环保部门必须对此负责,对事故损失要进行赔偿。事情至此,沱江特大污染事故可以说是有了一个结果。但3月31日,记者在最后离开四川之前,在沱江边拍下的两组镜头,让沱江沿岸的老百姓的心再次提了起来。

      3月31日,沱江污染事件仅仅过了一个月,记者在青白江污水处理厂却看到,污水处理厂排放的水又变成了红色,水渠里窜起一堆堆白色的泡沫,夹带着刺鼻的味道流向沱江。

      位于简阳市沱江大桥右侧的一个造纸厂,据当地的群众反映,这家工厂白天休息,晚上生产。于是记者对它进行了观察,发现工厂的外墙距离沱江只有50米远,而工厂的排水沟直通向沱江。由于现在时枯水期,裸露在外面的排水沟与江面不足20厘米,如果水位上涨,它将淹没在沱江中。值得注意的是,白天看这个排水沟,只有少量的水流出,但是当你在夜里再看着个排水沟时,情况则大不一样。乌黑的水散发着难以忍受的味道也排向了沱江。

      尽管到3月26日下午6点,资中、内江80万居民喝上了符合标准的沱江水。但检查结束之时,也是一些企业开始排污之日,在严重损害了公众利益之后,一些企业的态度依然是麻木不仁。这次历时26天的特大污染事故是最终平静了。但刚才看到的那些新的污水,将继续成为沱江新的噩梦,沱江能不能变清澈,沿江600公里的老百姓说,答案就在政府部门的手里,在权衡经济效益和公众利益之间,政府部门不应该犹豫。

      《经济半小时》记者:王亚丹 王立平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迟到的报道:四川沱江发生特大污染事故 百万市民停饮自来水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