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煤炭的血泪代价 每天有18名矿工死去
请看博讯热点:煤矿灾案

(博讯2004年3月31日)
    中国矿工处于社会的底层,他们的悲惨生活与中国蒸蒸日上的经济极不协调。他们正在以生命为代价肩负着开发矿产资源的担子,维持中国庞大经济机器的运转。

 引子

  在(黑龙江)鸡西有一座被土砖砌成的村庄围绕着的叫“百兴”的煤矿,很多人在这座矿井的爆炸中丧命,这类事故几乎成了当地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2月上旬,有关官员视察了这个煤矿,他们认为这里简直是吞噬生命的坟墓,并下令将其关闭。

  然而,在这里,采煤几乎是惟一的谋生手段。现实的经济利益驱使人们违反规章制度,继续采煤作业。几周后,一群矿工像往常一样从矿井中出来,肩头扛着铲子,头上的小型照明灯在积雪的映照下发出若隐若现的光芒。就在这时,井下发生了瓦斯爆炸,留在井里继续工作的37名矿工全部遇难。

  “他去煤矿工作是没有办法的事”。死难矿工的妻子李桂香(音)说。她的丈夫奚川才(音)是这次事故的遇难者之一。5个月前,奚的一个哥哥在附近一座煤矿的爆炸中丧生。而他另一个哥哥则在4年前的一次煤矿塌陷事故中失去了双腿。坐在李桂香旁边的梁寿华(音)是李的邻居,她的丈夫也死于这次矿难。

  “不去采煤,他们就没有钱养活家里人,”李桂香说。“你必须填饱肚子啊。”

 事故发生率是美英的350倍

  矿工处于中国社会的底层,他们的悲惨生活与中国蒸蒸日上的经济极不协调。当中国沿海地区的工厂向全世界销售他们生产的产品时,当都市人搬进高楼大厦并购买新款汽车时,矿工们正在以生命为代价肩负着开发矿产资源的担子,为维持机器的运转提供能源。根据中国政府自己的估算,去年有6700多名矿工在各种矿井事故中丧生,平均每天有18名矿工死去。但专家称,实际数字可能超过这个数字。中国煤矿的事故发生率是美国和英国的350倍。

  尽管近年来中国一直努力提高煤矿的安全性,但是现实的趋势则是产量的不断增多和风险的日益加大。中国正在努力寻找足够的能源。煤炭为发电机的运转提供了70%的燃料。2003年中国的煤炭产量超过了1.7亿吨,而前几年的产量只有目前的

  1/5强,与过去相比已是巨大飞跃。但产量的增长还是无法跟上需求的步伐:在过去的一年,中国的煤炭的价格几乎翻了一番。

  “当地政府受自身利益的驱使,私自允许这些危险煤矿继续存在。”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总公司高层官员翟光明(音)说,“当前,因为能源短缺,煤矿安全形势更为严峻。能源价格的上涨进一步促使地方政府对采煤危险性熟视无睹。”

 中央关注,困难依旧重重

  中国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称,近几年,中央政府已努力促使地方政府提高煤矿的安全性,并下令关闭了15000家危险煤矿。一名熟悉相关政策的业内人士称,北京已对各地政府设置了严格目标,限定了每开采一吨煤的最高伤亡数字,若超出限额,当地官员会受到惩罚。

  “现在中央对地方政府的压力的确很大,”前煤炭部的一位官员说,“如果在你的辖区发生煤矿爆炸,你就会被立即解职。”

  根据中国政府自己的估算,去年有6700多名矿工在各种矿井事故中丧生,平均每天有18名矿工死去。中国煤矿的事故发生率是美国和英国的350倍。

  即使在中央政府高度关注的情况下,煤炭安全运动仍然困难重重。采矿业的从业人数为600万,而中国的失业人口众多。就业困难、地方税收压力,再加上许多官员收受贿赂的欲望,使上千家煤矿在视察认定危险后依旧再度开采。危险主要在于缺乏吸出危险气体的通风设备和必需的探测救援设施。对事故报道的限制导致了大量事实被隐瞒,从而降低了官方统计数字的可信度。

  “很多煤矿被关闭了,但又会很快重新运转起来,”澳大利亚能源咨询公司的中方代表马克·多干(Mark Dougan)说。“这完全是利欲熏心,挖煤可以赚钱嘛。”

  《华盛顿邮报》的调查文件显示,在鸡西地区,已有42名官员在过去三年内因在他们管理时期出现煤矿爆炸事故而受到惩罚。2003年5月,衡山区二把手被解职。调查发现他私自庇护48家未注册、不安全的煤矿,并从中收受贿赂2500美元。

 私人煤矿事故率是国有煤矿的10倍

  煤矿本身都存在着危险。矿井内经常弥漫着大量甲烷气体,并可以达到促使爆炸的浓度。与金矿和其他矿物不同,煤是一种软矿物——在矿床中打开一个隧道,就可以进行挖掘。

  中国正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大的国有煤矿趋于破产,不少国有煤矿转到个人手里。于是就出现了数千家未经注册的私人煤矿,目前这些煤矿的产量占据中国整个煤炭产量的1/3。

  国有煤矿要承担很多社会责任,比如发放工资、住房补助金以及医疗保险等等,因此负担沉重。但是矿工和有关官员认为,国有煤矿更可能按规章办事。私营煤矿往往为降低成本,而不购买安全装置。据拥有全世界事故数据库的美国矿业救援联合会(Mine Rescue Association)的统计,2002年,中国私营、小型煤矿或镇乡村政府经营煤矿的事故发生率是国有煤矿的10倍。

  “中央政府发给每位下岗矿工大约10000美元的补偿金,但他们实际得到的只有约1000美元。”

  鸡西,黑龙江省的一个工业城市,它是中国煤炭工业变化转型的生动证明。在毛泽东时代,它是中国钢铁、冶金等重工业中心之一,为中国走向现代化强国做出了贡献。而今天,那里变成了没落地带。在鸡西崎岖不平的人行道上,垃圾堆积成山,遗弃的机械设备上盖着污秽的积雪,衣衫褴褛的人们站在零下20摄氏度的户外,等待着工作机会。

  10年前,鸡西国有煤矿数量是现在的12倍之多。现在只有9家国有煤矿被保留下来,并全部交由地方政府经营。而与此同时,300多家私人煤矿迅速出现。最严重的事故就是在这些煤矿中发生的。1月份16名矿工在爆炸中死亡。而两年前有100多名矿工在这里丢掉了性命。

  百兴煤矿(音)是由地方政府经营转为私人经营的煤矿之一。当国有煤矿宣布破产时,多数矿工下岗了,许多人生活艰苦。他们要求矿厂经理向中央政府申请数百万美元的遣散补偿金,但国家大部分补偿金没有进入工人的腰包。

  一位姓张的矿工说,他在1999年被位于鸡西梨树地区的7号煤矿解雇。中央政府发给每位下岗矿工大约10000美元的补偿金,但他们实际得到的只有约1000美元。

  百兴煤矿为170名矿工发放工资,工资的数目与矿工的劳动量直接挂钩。多数矿工每月可以领取125美元——根据当地生活水平这已经是个不小的数目。但这点工资是以巨大风险为代价的:百兴只具备最原始的通风设备。

  “每个人都知道井下有很多毒气,”一位姓梁的寡妇说。“他们吸入很多毒气,但却不得不继续工作。”

  比起其他煤矿,百兴煤矿有特殊的“动力”维持运转。那里出产一种“硬焦煤”,它是制造钢铁的关键成分,这种煤的产量在一年内差不多已经翻了一番。

 封矿命令,有效期3天

  中国官方媒体报道,今年2月6日,由鸡西煤矿安全监察部门派出的视察小组抵达百兴。他们发现了九处违反安全规章的地方,下令立刻关闭煤矿,并对煤矿拥有者王世军处以2500美元的罚款。据新华社报道,依照命令煤矿的确关闭了,但它仅仅关闭了三天,三天后王世军又重操旧业。

  “市里派人对当地进行了视察,并堵塞了煤矿的入口,”鸡西煤矿安全监察小组的成员孙青龙(音)说。“但王世军竟不顾命令,私自在夜里开采。”

  百兴的矿工及附近居民说,煤矿从未关闭过。梁寡妇告诉记者:“我的丈夫从2月1号开始在矿上工作,到事故发生时,他在那里工作了三个星期零一天。”

  “煤矿一天都没关闭过,”一位姓杜的理发师说,他的店铺位于通往矿井的交叉路口。他34岁的女婿董正兴(音)也在此次事故中遇难,撇下了妻子和一个11岁的女儿。

  理发师回忆说,大约在事故发生一周前,他注意到几个矿工躲藏在他的店铺后面。他们告诉理发师,副市长马上要来视察,而矿主则打算制造煤矿已被关闭的假象。作为欺瞒上层计划的一部分,工人们都被暂时遣返,但视察一结束他们将立刻返回煤矿工作。

  2月23日黎明时分,有35名男矿工和两名女矿工被埋在了1000英尺深的矿井下。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无一人幸存。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称一名矿工正试图修理他头上戴的探照灯,这时激起了火花引起了煤矿爆炸。

  中国政府试图显示它解决问题的决心,在事发后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矿主王世军立即被逮捕,现被关押在鸡西公安局。上百家小型煤矿被即刻关闭。每个死者的家庭领取了5000美元的抚恤金和750美元的安葬费。

 尾声

  梁寡妇正在织一条毛裤,脚边放着一个红色的毛线团。开始时,这条毛裤是给丈夫织的。但现在她只能将这条毛裤送给16岁的儿子。

  一块木板堵住了百兴煤矿隧道的入口,上面写着“安全生产”。“现在煤矿被关了,”梁流着泪的说。“但它百分之二百的是会重新开张。”

     博讯网提请中国煤炭协会关注此报道。原文网址: (博讯 boxun.com)

    http://finance.cbbn.net/2004-3-30/01/NB31220.htm

    http://news.china.com/zh_cn/domestic/945/20040330/11654868.html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