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开放》主编金锺:胡锦涛追究前中宣部长朱厚泽
(博讯2004年3月08日)
    (自由亚洲记者林迪采访报导) 香港政论杂志《开放》3月号出版后,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迪采访了该刊主编金锺。金锺谈到胡锦涛追究原中宣部长朱厚泽在去年民间修宪活动中的责任,特别是朱厚泽提出“权为民所授”的说法。

     记者:这一期提到的,民间的修宪从去年的六月份就提出来过,很可惜的是遭到了打压、甚至清算。其中的一个重要人物就是曹思源,他是这个会议的组织者。但是一般人并不了解,其实胡锦涛最在乎的是另一位──就是前中共中央的中宣部长朱厚泽,把他说成是黑后台,主要的原因就是他提出了「常人政治」,同时对胡锦涛的三民主义补充了最重要的一句话──「权为民所授」。这句话据说是击中了胡锦涛的要害,关于这一点能不能做一个简单的介绍。 (博讯 boxun.com)

    金锺:朱厚泽和胡锦涛二位主政过贵州,而在那对期间真正反应比较好的是朱厚泽,后来朱厚泽就在反自由化中下了台。

    记者:朱厚泽离开贵州是1985年,当时是胡耀邦把他调为中宣部长,之后胡锦涛才去接任的。

    金锺:他们俩个在治理贵州的政绩上,朱厚泽当省委书记的时候,贵州经济发展、成长都很高,而胡锦涛在那时并没有突出的建树,他上任时,把朱厚泽在贵州留下的班底也整了一下,但他们俩个经过一段时间后就一个上一个下,这就是他们之间关系的背景。

    记者:你刚刚提到的是他们历史上的一个心结吧!但是朱厚泽这次遭到清算的背景还有很大的思想和观点上的不同,他们实质上的分歧在哪?

    金锺:实质上的分歧是在这个地方。朱厚泽从中宣部长下台后,一直在民间和一些党内的开明派、体制内的改革派经常在一起,支持和参与他们的活动。

    记者:朱厚泽在各地的党政的官员当中,包括知识份子当中,有很高的声誉,有很多人都愿意邀请他做演讲、报告、参与地方政策的谘询等。

    金锺:我们这一期登了张朱厚泽与李顺知在一块的照片,他们的关系非常亲近,当然也可以反应朱厚泽本人的思想影响。这次胡锦涛要整他,主要的分歧一个就是你提到的,现在随着中共第一代领导人已经消失了之后,现在中国没有强人政治,就是说胡温这些第四代你们也很平凡,你们不要再搞威权政治那一套了,这在胡锦涛听来,就感觉到有点不快嘛!他权利那么大哪受得了。

    记者:所谓「常人政治」就是张三可以做、李四也可以做。

    金锺:他们当然要突出中央的威信嘛!第二点就是朱厚泽思想的反思和独立思考的能力,可以说比海外很多评论家更胜一筹。胡锦涛的三民主义出来的时候,包括我们杂志的一些文章都对他非常的推崇,非常的寄予希望。好像能够提出「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都是为了人民,而不是为了一党之私。但朱厚泽就提出三民中就少了一民,就是「权为民所授」!当时我一看,真是有点吃惊。因为他提出的这个角度,我记忆中是没有人提出过这个批评的,香港、台湾、海外自由新闻界应该指出这个缺陷的,但都没有人指出。反而是中共当内的一个老干部很尖锐的提出这一点,这一点当然是非常重要。所谓民主就是解决权利来源的问题,统治者的权利应该是来自于人民的授与,权为民所授嘛!共产党的观念和他们的言词中是从来不说这个事情的。

    记者:回过头来讲,现在毛泽东的所谓的遗产清算还没开始,但你们有这一期有一篇提到曾经做过毛泽东的英文翻译,后来当过联合国副秘书长的冀朝铸,最近在美国作了一个演讲,他得出一个结论──就是毛那个时候是发疯了。

    金锺:我绝对相信中国大陆不仅是老百姓,不仅是一般的共产党员,就是共产党的那些既得利益的高层,都不是不了解毛的问题,就怕把毛泽东一否定,整个共产党的合法性都成问题了,那就影响到他们自己现有的权利,如过没有这个原因,批毛、否定毛的这个事情早就应该做了。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