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任畹町:《博讯》网 惧怕暴露“方觉现象”
(博讯2004年3月02日)
    方觉更多文章请看方觉专栏

     (编者按: 博讯不刊登全文是出于博讯基本都迴避纯攻击性的文章,民运各派类似文章很多,除了有新闻价值的,不会刊登。日前只是一个新闻的条目,说明此事。对任畹町的评语,也是记者了解了有关熟悉任畹町人士的看法。作为媒体,只要坚持不是刻意造谣中伤,就有权表达任何观点。至于文章开始的连接,是博讯的新闻发布程序自动搜索,只要有文集的作者,都会有类似的连接。最后忠告:多做事,少吵架。作为旁观,海外民运的纷争不会单纯,也不简单。) (博讯 boxun.com)

    

    

     询问《博讯》 为什么只登目录,不敢登正文 并答辩不实“评语” 20040301

     答辩不长 / 但内容详实丰富 / 可读 / 附斥“方觉”文修正版 /《请传播》

    

    

     博讯2004年2月29日《主页》出标题“任畹町发起对方觉的攻击”。但是,打开后,只有斥“方觉”文目录,没有正文。

     同时,编辑却提供了即时“点击”的“方觉专栏”。这显然是“偏心眼”,违背了新闻的公正原则和编辑道德。

     由此可见,面对史实和论理的力量,《博讯》编辑没有刊载任畹町斥“方觉”文的勇气。

    不但如此,还借无姓名者之口加编辑“评语”,对任畹町妄加非议,有造谣诽谤之嫌。

     在公共网站上,这样厚此薄彼,由编辑出面拉偏手,捂盖子,是极为罕见的。这更加证明,“方觉现象”的可读性和揭秘意义。

     我89年6月10日被抓,96年6月9日凌晨2点由市公安局接送回家。坐满了7年刑期。没有减刑,没有假释,没有保外。 有“新华社”6月10日电讯和外国、港台媒体为证。

     官方为了便于监视我的妻儿,不准自租房屋,迫使她们92-95年,在北京四郊搬了七处家,妻儿经常被软禁。

     92年4月15日,我妻儿住右安门外友人家。5月21日被官方安置在丰台岳各庄。同年8月自行搬到朝阳区楼梓庄。9月18日搬到三里屯友人家。11月16日被当局送到通州区扬富店。93年底迁至杨庄。

     有美联社92·5·15电:"任畹町妻张风颖被逼迁求助无门";明报92·5·10电:"住所被封闭 母女俩分离 任畹町妻要绝食争取公安准示威";成报92·5·10电:"任畹町妻子威胁绝食抗争"……为证。

     为捍卫人权,我妻儿四次被拘,绝食抗议。92年11月16日,终于静坐在当局政府门前,再次引起舆论和民主社会的严重关注和干预。

     95年初,我家必须入住北京市政府配发的住房 。

     在北京的7个“名人”中,任畹町和鲍彤是两个坐满刑期的人。

     坐满刑期的人,有什么可“妥协”的呢!?

     不了解这件事的人,有什么资格称“据了解任畹町的人士表示”“任畹町在监狱受到迫害,之后估计无法忍受,已经妥协”呢!

     请编辑把此人拿出来亮相!否则,编辑本人要对此负责。

    

     在北京市第二监狱配桌椅、吃小灶、放风、看新闻、加接见、送熟食水果、读书、绘画、拉手风琴,定期到专业医院体检,有什么“无法忍受”的呢 !?

     这是有关部门的原定优待,并经过我上书、绝食、抗议得到的。有“北京市监狱管理局”“北京市第二监狱”的狱政管理记录和孔XX处长、周XX监狱长、王XX科长、高XX队长……为证。(不知名字)

     这种故事太长了,够写一本书。

     谁要我赶上了6、4最大的“国际公案”呢!这就是当局优待的历史因素。没时间和兴趣写这些碎事。

     犯得起事,就要坐得起牢,受得起罪。有什么怨气呢!

     民运里有以“坐牢长短争英雄”的。现在又出了“以坐牢受苦争英雄”的!一种新的不良“民运人格”在方觉的“自传”中“问世”了。这是“民运文化建设”要关注的。

     有骨气的,连对手都优待你。投机出国搞民主的,人家怎么高看你!?

     编辑“评语”接着写道:任畹町“其头脑并不清晰,最近以他名义发出的关于陈子明的文章不应该是出自他的手。什么势力有开始推波助澜?值得有兴趣的读者深思。”

     我这个一向被视为“很聪明”的人,突然“头脑不清晰”了。

     由此可见,海外对本土人员的歪曲和封杀是何等离奇!

     如果“新世纪”“民主论坛”“大参考”“春夏论坛”……的老编辑们知道“博讯”编辑的“高见”,只会使他们轻轻一笑。

     何止是任畹町“头脑清晰”!斥“方觉”文“雄辩有力”“无可辩驳”!所以,编辑不敢登!因为,对方招架不住!

     这里,暴露了海外一些人,为了掩盖对他们的种种揭露,为了更彻底地蒙骗美国人,决计从否定任畹町本人开始。 看来,真有必要组成“任畹町文章真伪鉴定委员会”了。

     从《博讯》中文电子网站开始,并提交有关报告。

     编辑对“什么势力开始推波助澜?”的警觉,值得肯定,应该赞许。但是,你不把任畹町的文章登出来,何以暴露“什么势力开始推波助澜”呢!?

     何以“值得有兴趣的读者深思”呢!?

     《博讯》编辑不是自相矛盾!步步暴露了自己逻辑漏洞吗!?“悬念”做得并不严密。

     熟悉我文风的人还有:

    王建军[email protected],

    杨天水[email protected]

    车宏年[email protected]

    刘小波[email protected],

    陈子明 [email protected]

    钱玉民 [email protected]

    刘飞跃 [email protected]

    王林海 [email protected]

    ……

    

     退一步说,即便有人为我捉刀,也是我任畹町的名义作品啊!你也不能只登目录,不登正文,只登对方的呀!以“捉刀”为理由,拒登正文,也是站不住的。

     《博讯》是严肃的自由网站,刊登过我的作品,理应被尊重。因此,将题目“质问”改为“询问”,以表诚意。

     我的要求是:

     一、上述“答辩”是否“据了解任畹町的人士”满意,并由你刊正式澄清“悬念”!

     二、上述“答辩”是否足以使一个公正负责的编辑刊发我的正文!并附去最新“修正本”。这才是对方觉“自传”的进一步推销和传播。编辑有公平心的勇气吗!?

     三、《博讯》牵头,组成“任畹町文章真伪鉴定委员会”,向网络公众宣布鉴定结果。

    

     我放言,《博讯》仍然不敢登任畹町斥“方觉”文!但是,越封锁的越有价值。

     “本土本位主体”的概念,对海外自由力量来说,不是一句空话。

     此致《博讯》社长并编辑 任畹町 20040301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任畹町发起对方觉的攻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