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東土耳其斯坦團體是恐怖組織嗎?
请看博讯热点:新疆问题

(博讯2004年2月25日)
    (以下是自由发稿)
     (博讯 boxun.com)

    訪問主題:東土耳其斯坦團體是恐怖組織嗎?
    受訪人士:東土耳其斯坦信息中心副主席兼發言人 迪里夏提.熱西提先生
    (Tel: 0046-736 941 922 ; E- Mail: [email protected]
    
    製作人:黃啟霖(E- Mail: [email protected];Tel:886-2-2885-6168#223)
    
    前言
    
    中共公安部反恐怖局副局長趙永琛,十二月十五號,引用聯合國有關反恐怖主義的決議、也引用中國大陸的刑法和國家安全法,正式認定四個東土耳其斯坦的組織是恐怖組織,這四個組織分別是:「東土耳其坦伊斯蘭運動」、「東土耳其斯坦解放組織」、「世界維吾爾青年代表大會」、「東土耳其斯坦新聞信息中心」;此外,也認定十一個人是東土耳其斯坦的恐怖份子。
    另外,新疆高級人民法院也在十二月十八號,作出終審裁定,仍然維持對十八名東土耳其斯坦份子判決,分別要處以一年到十五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在九一一事件之後,打擊恐怖主義已經成為國際的共識,被認定為恐怖組織當然是很嚴重的事情。所以,在這些事件之後,國際特赦組織呼籲國際社會,要制止中國大陸,不能把維吾爾族的政治活躍人士,打成恐怖份子。
    大家都知道,不管是什麼樣的問題,尤其是牽涉到少數民族的問題,最好的方式當然是應該透過和平方式解決,而想要解決,最好的方式當然是透過相互的瞭解。各位聽眾朋友,您瞭解東土耳其斯坦嗎?您瞭解新疆這些異議人士在想什麼嗎?究竟東土耳其斯坦這些組織是什麼樣的團體呢?他們是不是恐怖組織呢?我們實在有必要來做進一步的瞭解。
    所以,我們今天特別為您專訪,在東土耳其斯坦運動當中的主要人物之一,迪里夏提.熱西提先生。在這次被中共宣佈為四個恐怖組織當中,包括了「世界維吾爾青年代表大會」和「東土耳其斯坦新聞信息中心」這兩個團體,而迪里夏提正是這兩個組織的重要負責人,他不但是東土耳其斯坦信息中心的副主席、也是發言人,同時也是世界維吾爾青年代表大會的負責人之一,我們來聽聽他的意見。讓我們認識一下,什麼是東土耳其斯坦?還有他們是不是恐怖組織?
    
    
    訪問大綱
    問:我們想先瞭解一下,東土耳其斯坦或東突厥,怎樣稱呼才是正確的?指的又是什麼?
    
    東土耳其斯坦獨立運動是一種政治自由的運動。首先,中國政府在當地佔據了我們的國家,我們有權利來恢復我們自己的國家。做為維吾爾民族來說,東土耳其斯坦這個名字,並不是什麼恐怖的名稱。實際上,東土耳其斯坦這個名字是我們的前輩們,一直所引用的國家名稱,而東土耳其斯坦這個名稱本身實際就是一個民主的象徵。因為維吾爾人生活在這片土地上,是一個主體民族,但是維吾爾人從來沒有說過,要成立什麼維吾爾斯坦,而取名為東土耳其斯坦,實際本身就是包容了生活在當地其他的弱小民族。因此,東土耳其斯坦這個名稱本身實際就是一個民主的象徵。
    
    問:所以,你們認為你們本來的名字就叫東土耳其斯坦?
    
    對,我們認為,一個民族如果連自己的名稱都沒有權利取的話,那麼這個問題就很難再談下去。做為維吾爾民族,歷史上一直擁有自己的獨立的國家。甚至在一九三三年、一九四四年,曾先後成立過兩次共和國。我們有權利來選擇我們自己認為驕傲的名稱,而新疆這個詞,本身就帶有典型的殖民涵義,實際上,用漢語的解釋方式,新疆就是新開發的土地、或者新佔據的土地。
    
    
    問:許多大陸聽眾朋友都無法瞭解,你們東土耳其斯坦信息中心這些相關團體,到底是什麼樣的組織?如果根據北京官方的說法,你們是要用暴力的手段,來爭取東土耳其斯坦脫離中國獨立;所以,想請您向我們的聽眾朋友介紹一下,你們的組織及活動的目標是什麼?
    
    我們的團體,主要就是通過喚起國際社會對當地的關注,來使維吾爾人能根據聯合國的憲章,能夠擁有一次公民全部投票的機會,來選擇自己的政治命運。這種做法本身就是一種非暴力的。而做為民主,這也是具體人權的一部分,聯合國的憲章明文規定,每一民族都有民族自決的權利,我們要求行使這種權利,中國卻將我們說成是恐怖,實際本身已經證明,中國自己在行使國家恐怖主義。
    東土耳其斯坦組織主要的性質,第一、就是要恢復維吾爾人的基本人權問題,保障維吾爾人的文化,不受到中國強制性的消滅,使維吾爾人的文化能符合我們的利益而發展。第二,也使維吾爾民族能夠成為國際民族之間,平等的一個成員,而非中國的二等公民。第三、維吾爾的這些政治團體,主要的目的,就是擺脫中國的殖民統治,來建立自己的共和。這些就是維吾爾團體的宗旨。
    
    
    問:你們要用什麼方式來達成這些目標?
    
    我們一直在跟歐盟,包括美國之間、國會之間,我們一直都在遊說,希望能喚起西方世界,對於當地的關注。同時也一直在遊說西方世界,能在政治、經濟、文化等方面,對中國施加壓力,來改善維吾爾人目前的處境。而且也希望通過一次公民投票的機會,來解決我們的政治命運。所以,我們一直提倡,要跟中國進行政治對話,我們認為,唯一解決的辦法是通過政治對話,而非以暴還暴的這種方式。
    維吾爾民族是一個弱小的民族,而中國政府是一個專制的龐大機器,我們沒有辦法和他們進行這種以雞蛋碰石頭的對抗,因此,我們一直所採取的,就是希望與中國政府進行政治對話。如果中國政府繼續拒絕政治對話,那麼,我們只能認為,當地的事態會進一步的惡化,演變成不只是維吾爾人的問題,而演變成為中西亞的問題。我相信,如果中國政府繼續採取這種強制性的、打擊的這種方式,而非政治對話的話,事態會進一步的惡化。這個不是中國政府擔心的,這應該是國際社會,包括我們在內,都擔心的問題。我們的目標就是通過政治對話,來解決維吾爾人的政治命運。
    有一點,我們可以對中國政府和廣大聽眾朋友說得很清楚、很明白的,那就是:我們有權利選擇是否應該生活在現行專制下,還是建立一個民主共和。
    
    問:東土耳其斯坦,也就是新疆,當地人的想法如何?
    
    維吾爾人在當地受到中國政府的壓制,五十年來,維吾爾人的宗教信仰,徹底的被剝奪,文化幾乎被消滅。一個民族,如果連自己的母語教育都無法正常的行使,那麼,這個民族幾乎瀕臨被消滅和同化的危險。
    當地維吾爾人唯一的想法,就是擺脫中國政府,來建立一個自己的、主權獨立的國家。由於他們在境內無法以和平的方式表達自己的願望,而且由於沒有言論自由,在此種情況下,我們就成為他們在境外的代言人,來喚起國際社會,對當地維吾爾人的同情,甚至更多的瞭解他們真正的要求。
    我們可以肯定的回答,沒有一個維吾爾人不希望擁有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
    
    問:這次北京將您所屬的兩個團體:東土耳其斯坦信息中心與世界維吾爾青年代表大會,還有另外兩個團體定性為恐怖組織,因為北京官方指控說,有若干東突人士,進行一系列爆炸、暗殺、縱火、下毒還有襲擊這些暴力活動,您同意嗎?
    
    對於其他的兩個組織:東突伊斯蘭運動以及東突解放陣線,因為主要分佈在中西亞,我沒有權利給他們做一個定義,如果他們真是從事了什麼活動,被中國政府指控為恐怖活動的話,我們相信,他們應該自己向國際社會交代,我無法對他們定位。
    但是,對於東土耳其斯坦信息中心和世界維吾爾青年代表大會,我認為,他們根本就不是恐怖組織,而且也絕對不會接受中國政府的任何指控。相信這兩個組織會向國際社會澄清,而且也會讓國際社會相信,他們是一種民主的機構,主要的宗旨,就是恢復維吾爾人的政治自由。
    有關中國指控,東土的一些機構在當地從事暴力事件,我們認為,這是中國政府在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以後,利用國際打擊恐怖主義的這股潮流,對維吾爾人所採取的政治性迫害和打擊。至於當地發生的一些問題,我認為,每一個民族當中,都有一些不法份子,但是,這些刑事案件不能強加到政治團體頭上。中國大陸的沿海地區,包括內陸,很多地方在九一一之後,都發生過恐怖案件,中國政府將他們定為刑事案件;但是,為什麼在維吾爾居住的地區發生的一些刑事案件,中國政府就將他們定為恐怖案件呢?從這方面來看,可以肯定的斷言,中國在恐佈主義這個名稱上面,採取的是典型的雙重標準。對於自己的公民,採取一種偏愛、愛護的態度;但是,對於異族和被統治下的其他弱小民族,卻用恐怖主義的方式,對他們展開打擊。這就是中國典型的雙重標準。
    更特殊的一個問題是,中國的導彈是對準著台灣,但是,我們注意到,中國外交部的發言人居然提到,維護國家的主權完整不存在恐怖主義這種說法。既然中國政府認為,為了維護主權不屬於恐怖主義,那麼,請問中國政府,我們要求恢復我們的主權和自由,難道我們就是恐怖主義嗎?
    
    問: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最近幾年的想法有很大的改變,不再主張獨立,只要求在一個中國的架構之下進行自治,並已和中共當局進行過兩次會談。你們如何看待這樣的發展?
    
    對於達賴喇嘛的想法改變了,我們和西藏流亡政府有聯絡,我本人也有跟他們接觸過。我認為,每一個民族對於自己未來的政治歸宿,都有自己選擇決定的權利,對於西藏問題,我們尊重西藏的權利、以及西藏人民自己的想法,我們無權對他們說,是否要求獨立或是自治。但是,對我們來說,我們要求的就是堅決獨立。每一個民族對於他們的政治未來,以及要求他們群體未來政治性的權利,都有他們自己的權利來自行解決。我們會尊重西藏人民的選擇。但是,我們也相信,西藏人放棄獨立,這可能在某種程度上,並不代表西藏廣大人民的利益。
    至於北京和西藏進行過兩次對話,我認為,這種發展、這種對話,是九一一以後,中國政府採取分而治之、進行打擊的一種手段。為什麼這樣說呢?首先,中國政府認為,在中國,兩大民族問題,一個是藏獨、一個疆獨。九一一事件發生以後,為了向國際社會闡明,好像他們自己也是一種恐怖主義的受害者;一方面,中國也正在向國際社會,努力的申說自己的人權問題正在改善。在此種情況下,中國與西藏進行政治對話、協商,這容易誤導國際社會,認為在跟西藏進行對話;但中國政府同時卻把東土打成恐怖,顯示中國願意打擊一切形式的恐怖主義,這是中國政府玩的政治手段。這一點,我們相信,西藏的精神領袖,包括流亡政府,他們也很明白。但是他們要求政治對話,中國政府願意,為什麼我們要求政治對話,中國政府卻拒絕呢?很明顯的,就是中國在玩外交政治手腕,欺騙國際社會。但是,不管出於任何一個角度,我們還是支持、尊重西藏人民自己的決定,但是,我們不會像西藏那樣,我們維吾爾民族的決定就是,徹底的擺脫中國的殖民統治。
    
    問:北京當局在宣佈你們四個東土組織是恐怖組織的同時,也呼籲各國提供支援,要凍結你們的資產,並且引渡相關人員。你們東土耳其斯坦信息中心與世界維吾爾青年代表大會,總部都設在德國,而德國最近和中國大陸走得很近,德國很需要中國大陸這個龐大的市場,德國總理施若德最近也才訪問過中國大陸;現在北京把你們定性為恐怖組織,這跟中國大陸和德國關係的發展是不是有關聯?未來你們在德國的活動是否受到影響?
    
    我們這兩個組織主要都在德國註冊,在德國聯邦憲法的容許下,在當地從事政治活動。德國和中國最近走得近,原因是,德國在經濟方面,很需要復甦,而復甦就需要中國龐大的經濟市場,這一點,從德國總理近期的多次訪問,包括德國總統也去過中國,從這上面就可以看出,德國在某種程度,很大的程度上,需要在經濟上跟中國合作,來復甦自己的經濟;但是,德國畢竟是個民主的國家,他有聯邦憲法,法律在德國是至高無上的,我們在當地已經是一個在聯邦憲法的容許下,合法註冊的團體,我們在德國的活動,是受到德國聯邦憲法的保護,這一點是可以肯定的。而且我們也相信,德國政府不會因為經濟利益而出賣他的人權標準。而更應該可以肯定的是,不只是德國,甚至是歐盟,他們的對華政策當中,人權問題也是一個主要的問題。因此,我們相信,我們不會受到任何的影響。
    至於中國對維吾爾團體在德國的兩個機構,進行誹謗、以及以恐怖主義名稱進行誤導。對我們來說,未來的發展反而是好處更多,也更有利。為什麼?因為,我們在當地合法的運動,包括歐盟在內,都一直在關注我們的活動,如果中國政府提出了這兩個團體是恐怖組織以後,德國作為歐盟的一個法治國家,他們會更加關注這兩個團體。通過關注以後,他們會發現,這兩個團體一直是以理性、民主的方式,來從事自己的政治要求,這樣對我們維吾爾整體的、未來的獨立運動,我認為更有利,更加證明,我們是以民主的方式,來爭取自己合法的權利。
    
    問:你們在世界其他地方的活動呢?是不是也會受到影響?
    
    自九一一以來,中國政府就不斷提到,流亡的維吾爾人政治團體改頭換面,以人權民主、民族自決來包裝自己的恐怖行為,這是中國外交部多次發言的一些講話。但是,有一點我們可以給中國政府和廣大的聽眾朋友闡述得很清楚的,就是:我們從來沒有改頭換面過。五十年來,我們要求的始終是保護我們自己的文化,我們要求的是一種政治自由的權利,我們要求的是恢復我們自己的國家,這一點,我們從來沒有更變過。但是,恰恰是中國政府自己,在五十年來,以各種不同的手段,不同的時機,改頭換面的,來打擊維吾爾人的政治運動。我們可以從(?)到披著宗教外衣的民族分裂,到九一一以後的恐怖組織,這一點已經可以證明,中國政府本身在改頭換面的,來打擊維吾爾人的政治要求。
    我們在世界其他地方的活動,我們可以說,他們都不會放棄自己的政治目標,這一點是肯定的,而且,我們相信,維吾爾人的獨立運動,在進一步的向國際化發展,這一點是無可非議的。因為,自從九一一以後,中國利用了打擊恐怖、打擊維吾爾的政治團體,促使國際社會進一步的關注,正是因為進一步的關注,使我們的問題也成為進一步的國際化,因此,在世界各地的維吾爾流亡團體,他們本身生活在不同的國家,在不同的國家法律容許的前提下,正在從事著他們偉大的事業。
    
    問:眾所皆知,中國大陸有許多民主異議人士,他們不斷在爭取中國大陸的民主自由人權,您對他們有什麼期待?
    
    對於中國的民主運動,我們,包括我本人、以及這些流亡團體,都是比較支持、特別支持中國大陸的民主化。因為我們認為,如果中國真的民主化了,那麼,要來解決我們之間的這種政治分歧,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因為,跟一個專制的政府進行對話,還不如一個民主的政府,如果中國民主化的話,那麼一個民主的中國,會採取民主的方式來對待其他民族群體的政治要求。所以,我認為,這是一種非暴力、非常好的一件事。這也是我們至今為止,所一直認為的,唯有中國民主化,我們和漢民族之間的衝突問題和政治要求問題,一切才可以在民主化的框架下,通過平等的協商來解決,這也是我們為什麼支持中國民主運動的主要因素。
    目前的中國民主運動,我認為,在某種程度上,我們也希望他們,不要脫離了自己的國家,要將民主思想儘量的滲透到中國大陸,而不要只是在流亡國之內,從事他們自己的活動。畢竟,他們的目標是中國大陸,因此,我認為,脫離了自己的祖國而從事的任何活動,都是無意義的。因此,我也一直希望,中國的民主運動能夠進一步的滲透到中國大陸,使每一個中國公民,能瞭解到什麼是民主,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因為,中國政府五十年來的誤導,使得大陸上大部分的中國人,在某種程度上,對於民主的概念根本不清楚,而且,中共政府又是利用民族問題、台灣問題,很容易的煽動起當地的極端主義,因此,中國民主運動有必要進一步的滲透,使得中國大陸廣大的中國公民,能夠進一步的瞭解,中國專制政府的本性,而且也使民眾瞭解民主的價值,這樣的話,也有助於解決任何問題;而且實際上,一個民主的中國,也符合全球的利益;一個專制的中國,本身就是對全球的安全,構成不安的一個主要的因素。因此,民主運動應該在這個問題上面,積極的向國內滲透,脫離了自己的祖國,脫離了自己的民族,在其他流亡的地方從事的活動,對境內的影響不大,效果也不大。因此,我們鼓勵所有中國民主運動的人士,積極的滲透,只有滲透到中國大陸,才能真正的解決問題。
    
    主持人:我們很感謝東土耳其斯坦信息中心副主席、也是這個中心的發言人迪里夏提先生,針對東土耳其斯相關問題,接受我們的訪問。在節目的最後,迪里夏提先生,是不是還有什麼話想跟我們聽眾朋友們說的?
    
    我們希望廣大的聽眾,能夠進一步的瞭解,為什麼維吾爾人會要求他們的政治權利,也希望廣大的聽眾能夠真正的理解,在一個專制下,不只是我們維吾爾民族受到壓制,實際上,包括那些中國人,也一樣受到壓制,這一點希望大家能更加明確的去看透這個問題;我們也希望中國的廣大的華語聽眾,能客觀公正的瞭解:一個政治運動和恐怖運動之間的區別,謝謝廣大的聽眾。 _(博讯记者:博讯自由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