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异议人士的人权状况报告
(博讯2004年2月18日)
    
     作者:忠孝 (博讯 boxun.com)

    
    
    引 言
    
    自从 1989 年中共当局暴力镇压学生民主运动以来,中国的人权状况非但少有改善,相反,在江泽民的独裁统治下,每况愈下。迄今仍有500余参与八九民运的仁人志士身陷牢狱;而1999年开始的针对信奉「真、善、忍」的法轮功发起的大规模疯狂镇压运动,单单被虐待致死的学员人数超过910名,其他被拘捕、收监、迫害的更是难以计数;在疯狂的城市圈地和因此造成的拆迁潮中,无数人流离失所,投诉无门,常常被逼以自焚、自杀抗暴……
    
    2002年底,虽然江泽民垂枪听政,中国共产党中央也算得上领导大换班。新人胡锦涛执政以来,中国的人权状况是否有所改善?不错,民间维权看似轰轰烈烈,也取得共产党执政以来罕见的让步。但是,不可否认,民间维权所涉及的是民生最最基本的权利,譬如苟且活著的权利,共产党的任何让步只值得我们一丝苦涩的欣慰──五十年的屈辱才是实实在在;同时,那只不过是新人欺瞒普通民众的障眼法,不能掩饰背后对追求民主自由人士的更加残酷的打压。根据大赦国际的调查结果,在新领导人执政的第一年──「2003年,与上一年度比较,因互联网上的活动被拘捕、判刑的人数急剧上升,增幅超过60%。其中,许多案子没有按适当的法律程序办理,有些人在被羁押期间遭到拷打和虐待。」因此,我们有理由认为胡锦涛开启了中国新的独裁时代,中国人权状况已经、而且必将进一步恶化。
    
    本报告限于讨论中国异议人士在共产党领导新老更替之后的人权状况,当然,也就主要限于讨论2003年的情况。
    
    中共领导更替与新的独裁时代
    
    我曾经在一篇文章中指出,独裁政治下,一代代独裁者的能力和威权总呈递减趋势。对于胡锦涛先生而言,如果再加上老独裁临退阵前设置的「三个代表思想」在意识形态上的限制,他不太可能如许多学者和异议人士所期望的那样实行什么「(胡温)新政」──实在是剃头挑子一头热。相反,他在多个方面暴露了自身缺陷。譬如,在毛泽东冥辰一百一十周年纪念会上,竟然将一个应该对1949 年以来中国大陆主要国家灾难承担责任的前独裁者和混世魔王超高调鼓吹为民族英雄和救星。根本原因是自身权力严重缺乏合法来源,同时,自信心畸形不足,才不得已到棺材里找救命稻草,用死人统治活人。胡锦涛同他的前任独裁者一样,为了既得利益集团的长远利益,必然身不由己梦想在中国长久地独裁下去。因此,他的缺陷、他的教育、以及他在漫长的权力角力中积累的苦涩辛酸,所有一切均宿命论地决定了:如果不想成为华国锋第二,他只能比前独裁者更不择手段、更狠毒。
    
    一个公认的事实是,在胡锦涛取得现权力之前,中共当局大玩人质外交游戏,拿牢狱中的政治犯同西方大国作卑鄙的交易。譬如,每遇中美高层重大的国事往来,中共当局总要在前几天释放一两个著名的政治犯,做出改善人权纪录的姿态。然而,现在,胡锦涛连这个装样子的举动都不屑于有。非但如此,当局甚至每每铁拳相向,趁机抓捕、审判异议人士,公然向海内外异议人士和国际社会挑战。
    
    根据国际大赦组织及其他方面的统计,2003年中国有至少五十名异议人士被秘密绑架、逮捕、审判、和判刑。罪名几乎毫不例外地是破坏国家安全、颠覆政权、间谍、泄露国家机密、为海外组织或个人非法收集情报、甚至密谋「恐怖」活动。下面是几起典型的例子。
    
    2003年十二月十四日,何德普被指控「颠覆罪」,判八年监禁。罪证包括:中国民主党党员,给美国总统布什写信,在海外网站著文呼吁民主和释放被拘捕的异议人士。羁押期间不许活动身体,被强制站立八十五天。在狱中,他的身体状况明显恶化,体重严重减轻,而肝炎得不到医治。
    
    2003年十二月十日是世界人权日。就在这天,李志在四川达州遭指控「颠覆国家政权」,被判八年监禁。起因是同年七月,这位达州市府财经官员曾将一篇透露四川官员腐败的文章传到海外网站发表。他的案子在中国很有代表性,再一次提醒我们中国普遍的政治暴力,使我们看清中国政府虚张声势的新一轮反腐游戏,其实质不过是又一场欺骗,最多不过是各级官员权力倾轧、打击对手的工具。
    
    2003年十二月八日,颜均在陕西西安被判刑两年,指控当然还是「颠覆国家政权」。请注意:其时,总理温家宝正在美国进行国事访问,而且刚刚抵美五小时!再请注意:在这同一天,30余家网站被迫签署《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自律公约》,承诺自觉接受「政府管理」。
    
    2003年八月四日,杨建利被控「间谍」罪,但迄今没有宣判结果。就凭柏克利数学和哈佛经济学的双博士身份,他足以令无数中国人引以为荣。然而,与普通众生不同,这位英才更关注国家民族的前途,而不是个人的舒适。六四前夕,代表海外民运组织,只身从美国赴北京天安门声援学生,亲历六四屠城。就是这样一个民族精英,他正遭到中共将近两年的秘密羁押。温家宝到访美国,异议人士普遍看好这位总理会将美国永久居民杨建利作为礼物送还东道主。然而,人们的善良愿望一次次落空。中共当局的无人性,更在于至今不允许他的家人探视。
    
    2003年五月九日,黄琦因「煽动颠覆罪」被判五年监禁。肇因于在自己的网站上发表有关人权和政治问题的文章,他在2000年六月遭到逮捕,成为中国因互联网被捕的第一人──正因为如此,黄琦案受到普遍关注。据以起诉他的证据,包括网上一份因六四遭监禁人士的名单。根据记者无国界组织的报道,他曾经被单独监禁,还被投入惩罚单间。现健康恶化。
    
    与其他被拘捕或监禁的异议人士相比,王炳章案凸现了中共现政权压倒一切的决心:对异议人士,不论身系何方,一概打压!王炳章是中国海外异议人士的一位精神领袖。1982年在加拿大完成医学博士学位之后,他毅然「弃医从运」──放弃作为外科医生的从业前景,投身和发起海外中国民主运动。显然,他成了中共的眼中钉肉中刺。2002年六月,他一行三人到越南芒街市会见来自中国大陆的朋友。然而,中共的魔爪伸到了境外,竟然在越南绑架了他们三人,然后将他们秘密弄回中国。秘密羁押半年之后,2003年二月十日,他在广东深圳被控「间谍」罪和组织领导「恐怖组织」罪,判处终身监禁──这是迄今中共对异议人士最严厉的惩罚。由于被长期单独监禁,而作为基督徒,更不许读《圣经》,面对痛苦漫长的洗脑,他不得不在温家宝访美期间举行绝食抗议。他的健康状况令人忧虑。
    
    再话说2004年,情况又怎样?今年一月,刘京生家人申请农历春节探监遭到当局拒绝。这位民主斗士已经在中共的监牢里一呆就是十二年。尽管健康恶化,保外就医的请求再一次被驳回。另一位异议人士王有才,家人探监的请求同样遭到了拒绝。
    
    2004年二月十七日,遭羁押近两个月的杜导斌被官方宣布正式逮捕。因为至此已有数千人网上联名呼吁释放他,我们可以将中共当局这一行径看作是向异议人士发起新一轮严厉镇压的警告,是新一波文字狱的开始。
    
    总之,已知的 50 位恐怕只是 2003年中国实际被秘密绑架、羁押、或判刑异议人士中的很小一部分。他们的罪名几乎一概是「颠覆政权罪」。其实,颠覆政权又怎么啦?它本是天赋人权的一部分。然而,在共产党中国,由于五十年来的洗脑和愚民教育,民众普遍党国不分,「颠覆政权」不仅是死罪,也是令罪犯家属遭受全社会歧视、打压的天字第一号大罪。
    
    如果进一步联系到中共当局在2003年伊拉克战争中的舆论导向及政府的表现,再联系到非典肺炎(SARS)前期中共漠视人命的欺骗、隐瞒从而导致全球数百人丧生,我们只能得出结论:中国新的恐怖时代已经开始。
    
    互联网与中国异议人士
    
    众所周知,中国实际上没有宪法中装门面的言论和出版自由。一切传统的传媒均为国营,受到中共当局的严密控制。因此,人们不可能发表批评政府的观点,甚至连批评腐败官员也不可以。在这样数十年的苦闷压抑中,互联网的出现必然受到由衷的欢迎,人们下意识地、也是异想天开地认定:互联网是人民表达己见快捷、方便的途径。
    
    然而,像地球上所有其他独裁政权一样,以愚民政策为治国法宝的北京当局一早就意识到互联网技术可能成为其独裁统治的最大威胁。因此,从1994年开始,先后颁布了一系列严厉的法规、条例,约束、控制网络行为。例如,在网上散布、泄露「国家机密」,最高可以被判死刑。
    
    除了立法之外,中共执行了世界上最为严厉的审查制度,规定一切网络通信通过政府控制的路由器。最近,更是勒令30余家主要网站签署《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自律公约》,承诺自觉接受「政府管理」;同时,强令今后五年内所有网吧安装监视软件。这样一来,当局就能够监控网络用户的行为了。
    
    可是,这样严厉的审查和监督制度仍然不足以令独裁当局百分百放心。于是,自2000年开始,投入民脂民膏八亿美元($800,000,000)修筑「金盾」──全国范围的巨大远程监视系统。它将中央、省市和地方的保安系统联结起来,并起到巨大的防火墙和过滤器的作用,将中国与世界相对隔离,形成全球互联网上的网中网。依靠这个金盾工程,可以即时访问公民档案记录,当局也将能够远程监视发生在中国任何角落的游行抗议活动,从而对之进行实时平息、镇压。据估计,目前已经为这个远程监控系统组建了两万人的网络警察队伍。
    
    因此,互联网逐渐演变成中共安全警察寻找新的异议人士的主战场。正如你可以从本报告附录部分看到的,过去一年被拘捕或判刑的异议人士,几乎人人都肇因于在互联网上发表、转贴文章。实际上,根据国际大赦组织的统计,「2003年,与上一年度比较,因互联网上的活动被拘捕、判刑的人数急剧上升,增幅超过 60%。」
    
    结 论
    
    根据上面的事实,中共领导人的新老更替没有、也不可能改变中共独裁的本质。实际上,在万民的欢呼声中,新一代领导人唯一能够体认到的是人们对老独裁的厌恶──人民「苦江久矣」。他们恐怕不能认识到「苦江」的本质,不能认识、更不能把握世界潮流。在他们看来,既然人民对他们寄予满怀希望,他们就是人民的选择──是人民让他们坐稳了独裁。于是,在新独裁执政的头一年,他们不负众望,实现了开门红,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中国在民主、自由、人权领域没有丝毫进步;相反,中国人权在众目睽睽之下公然恶化,并将进一步恶化下去!
    
    因此,在当局领导更替之后,中国异议人士已经、而且注定要面临比以往更残酷的打压。我们当中和平表达意见和主张者被捕、被判的数目已经触目惊心,除了呼吁国际社会给与关切,我们还应该怎么办?中国的出路何在?这是每一位关心国家民族前途的人必须深思的问题。
    


附录
    
    2002年十二月底中共领导人更替以来,部分被羁押、判刑异议人士名单及情况简介。
    
    
    
 
 姓 名 
羁押起始
 罪 名 
 审 判 
 判 刑 
 说 明 

    
1

    
蔡陆军
2003年二月
颠覆政权罪
10/30/2003
三年
发起网上签名,呼吁释放刘笛。撰文讨论农民问题,呼唤民主改革。
2
杜导斌
10/28/2003
煽动颠覆政权罪
-
-
发起网上签名,呼吁释放刘笛。针对社会和政治问题,发表许多网络文章。
3
何德普
2002年十一月

    
煽动颠覆政权罪
10/14/2003
八年
发表民主评论。中国民主党党员。被虐待,健康恶化。
4
黄金秋
09/13/2003
-
-
-
网上著文呼吁民主,创立中华爱国民主党。
5
黄琦
2000年六月
煽动颠覆政权罪
05/09/2003
五年
在自己的网站上贴有关民主与改革的文章。被虐待。
6
姜力钧
2002年十一月
煽动颠覆政权罪
11/04/2003
四年
网上鼓吹民主,要求重新评价八九六四、释放政治犯、推行政改、恢复赵紫阳人身自由。
7
靳海科
2001年三月
颠覆政权罪
05/28/2003
十年
网上著文讨论政治与社会问题。
8
孔佑平
12/13/2003
-
-
-
在海外网站发表文章、诗歌,呼吁结束腐败、重新评论八九六四、释放刘笛。中国民主党党员。
9
李志
2003年八月
颠覆政权罪
12/10/2003
八年
通过网络聊天室与海外异议人士通信,控诉腐败官员。
10
罗长福
2003年三月
颠覆政权罪
2003年七月
三年
用笔名「正义与良知」在网上呼吁释放刘笛。
11
罗永忠
2003年六月
危害国家安全罪
2003年十月
三年
残疾人。网上著文批评政府及其处理SARS的做法,讨论中国残疾人的人权问题。
12
欧阳懿
2002年十二月
煽动颠覆政权罪
10/16/2003
-
创建网站。给十六大写信吁推进民主进程,后网上发表。中国民主党党员。
13
桑坚城
2002年十一月
煽动颠覆政权罪
11/26/2003
三年
上网著文抨击政府腐败,给十六大写信吁推进民主进程,后网上发表。
14
陶海东
2002年七月
煽动颠覆政权罪;公然诋毁、侮辱党和国家领导
01/08/2003
七年
自1981至2002年,完成三部批评中共的著作,部分章节在网上发表。
15
王炳章
06/27/2002
间谍;组织领导恐怖组织
02/10/2003
终身监禁
美国永久居民,海外资深民运领袖。1982年创办第一部民主期刊《北京之春》。2002年六月二十七日在越南境内为中共秘密绑架。
16
徐伟
2001年三月
颠覆政权罪
05/28/2003
十年
网上著文讨论政治与社会问题。被拷打、虐待。
17
颜均
2003年四月
煽动颠覆政权罪
10/24/2003
两年
网上著文批评政府,声讨镇压八九六四,呼唤民主。屡次遭到同牢囚犯的殴打。
18
杨建利
04/26/2002
间谍
08/04/2003
未宣判
美国永久居民,民运活动家。八九六四前夕,由美国只身回到北京,代表海外民运组织声援学生运动。亲历六四屠城。
19
杨子立
2001年三月
颠覆政权罪
05/28/2003
八年
网上著文讨论政治与社会问题。
20
张宏海
2001年三月
颠覆政权罪
05/28/2003
八年
网上著文讨论政治与社会问题。
21
张玉祥
2003年三月
未知
未知
未知
因发表网络文章被拘捕审问。

    
    
    注:
    本报告主要依据国际大赦组织二○○四年一月二十八日发表的报告,「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Controls Tighten as Internet Activism Grows」(修正了几处明显的时间错误), 杨银波的「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以及刊登在如下网站的新闻和评论: http://www.epochtimes.com, http://www.laojiao.org 和 http://www.hrichina.org。
    
    (二○○四年二月十四日;十七日修改)
    
    (废除劳教制度世界联盟)http://www.laojiao.org/index.html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