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没有能源,中国能成为世界一强吗?
(博讯2004年2月01日)
    彼得.古德曼在华盛顿邮报2004年1月5日发表来自中国的报道:

     错误的高层预测和中国工业快速发展带来的能源滞后,已经影响到了广大工业发达地区的人民生活,并且会滞缓工业增长的势头。 (博讯 boxun.com)

    中国杭州,9岁的沈民杰(音译)在傍晚时坐著写他的数学作业。然而,他必须首先解决一个物理问题:他将需要多少蜡烛来照明他的作业本?

    杭州,这个中国东海岸的大都市,数以千计的其他家庭像沈家一样,没有电力,他们的公寓阴暗而寒冷。当中国致力于解决使整个国家困扰的电力不足问题时,都市地区已采取了一系列分区轮流停电措施,并切断了邻近乡村的供电。在上个月,市内的交通灯曾关闭长达二天;一个对灯光广告的禁令,使得这个中国大都市显出全无霓虹灯闪烁的奇怪景象。

    中国猛烈的工业发展已经超过它所能负荷的的电力供给。政府预测在主要的制造业领域中有10~15%的不足,据预估,中国将需要价值大约一千多亿元的新发电量以弥补这个空缺。工厂现正在降低生产,旅馆及饭店业者调低灯泡亮度减少暖气。当数以百万计政府提供的公职,因为从共产主义过渡到自由市场经济而遭到裁减时,这些企业本来是重要的就业机会。

    能源不足危机证明了从事中国经济转型的复杂度。中国政府近年来放宽许多经济政策,包括允许市场决定工厂产量的多寡、产品价格、个人和企产自行决定消费量--如果他们买得起的话。但能源的供给仍控制得相当紧。新发电厂的营建需要经过北京中央高层的批准,而他们则完全错估了需求量。

    CLSA潜力市场是一个以香港为主题的研究公司。它的石油和天然气分析师欧文.尚夫特(Erwin Sanft)回忆在1998年与北京官员的会面。他说:“他们预测对电的需求将会有3个百分点的成长。”自那时起,需求量已经呈双位数的增加,在2003年更跳升至15个百分点。这个夏天,已经超过中国在2005年对电力需求的预估值。

    中国现在正在大力兴建发电厂,然而绝大部分不会在二、三年内完成。三峡大坝,历史上最大的水电计划,已经开始提供能源,虽然它将不能在2009年之前全面完成。然而即使这些设施都开始启用,中国仍有一重大能源危机:尽管它的陆地面积幅员广阔,仍需要一个更广大的能源进口路线,但中国并没有类似的打算。在一个全球性的争夺安全、可靠能源的风潮中,北京落后了。

    中国的石油和天然气储存量只能使极少一部分的需求达到满足。靠近大庆市东北方的油田油产量正在衰退。专家对于位在新疆西北省,一个被少数民族纠纷所包围的半自治区域,塔里木盆地(Tarim Basin)是中国最好的潜在石油和天然气区域的推论表示怀疑。

    在十年前,中国是石油的净输出国。现在,它则是次于美国和日本的第三大输入国。在 2003年的前10个月内,进口量跳跃了接近3倍。政府估计,到达2020年,中国每年将需要约6亿吨的石油,超过其本身出产量的三倍之多。

    现在超过半数的中国油品输入来自中东地区。北京对于国家经济稳定过度仰赖于世界上最不稳定的区域而忧心忡忡。为了分散投资,中国已经转向寻求世界其他地区中的资源。在2002年,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China National Offshore Oil Co.)在买回西班牙Repsol公司股份后,成为印尼最大的外国制造商。该公司也签署了一项价值美金一百二十亿,长达二十五年的契约,购买澳大利亚的液化天然气。

    但中国重大的海外能源计划到目前为止,在激烈的世界重要资源竞争中得到多数是惨痛的教训。

    五月,国家主席胡锦涛访问俄国,并且主持国营中国国家的石油公司(CNPC)和俄国石油巨头Yukos间的合同签署活动。二者将建造一条1,400英里长的管道把西伯利亚东部Angarsk的原油送到大庆的炼油厂。计划原油将于2005年开始输送,到2030年,其供应量将可达到中国进口额的30%。

    然而俄国政府对Yukos的老板,俄国企业界大亨Mikhail Khodorkovsky的起诉及监禁,冻结了整项计划的进行。同时,日本正积极地游说莫斯科政府,提议将支付一条更昂贵的管道,连接到日本海边的俄国纳科卡港(Nakhodka),使得岛国的运油更为便利,而管线的路径将绕过中国。虽然此举仍可在大庆建立支线,然而日方的需求将吃掉所有或大部份的油量。

    在六月,国家主席胡锦涛在哈萨克(Kazakhstan)主持另外一项合同的签订。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CNPC)和哈萨克国家石油天然气公司Kazymunyagas相互承诺,建立一个2,000英里长的管道,将石油运送至中国西部。但是这项计画只有在中国能开发出足够产量的哈萨克(Kazakh)石油才能生效。而当美国和日本的公司以一宗更大的里海海域卡沙干(Kashagan)油田计划将中国的竞标排挤出去后,此项勘探计划的进行更显渺茫。

    去年夏天电力供应问题首先出现在中国出口繁荣中心,沿岸的省份如广东、福建、浙江、江苏、上海。据国家信息通报,能源短缺现在已经蔓延到的31个省中19省,各省不得不给予限电措施。

    杭州是浙江省一个以宝塔环湖闻名的城市,上个月官方强制大部分工厂以一周工作4天来限制用电量,而且所有工厂在居民用电高峰时全部停产。同时强迫最大能源消耗者,如水泥厂、砖瓦厂全部停工。

    在杭钢-长星电弧炼钢厂,生产量降到几乎只有平常的5分之1。“这影响是相当严重的”一个主管说,“我们每天利润减少15万人民币甚至超过18万人民币。”

    目前大多数分析家预言,限制用电大户的生产,对经济影响不大。“对经济增长可能减少5%” Sanft说。但是如果这个问题持续下去,可能会吓走外国投资人,特别是高能耗工业,例如半导体和石油化学品。

    一位跨国公司的主管曾匿名的表示:“对现代化工业来说,最糟糕的事情是停电,原料会凝结,大型设备损坏。这个威胁不仅是影响业者的生存连带减少了投资者的动机。这真是一个潜在的危机啊。”

    像这样能源短缺的问题发生在加州,一定会重新检讨问题的所在,而在中国所表现出来的是怀疑改革的成效。现在国家退出了计划调节,地方政府却开始与企业签署长期价格保证,并到处张罗办新电厂。

    “我们将面临的下一个问题将会是电力过剩,”那个跨国公司经理说,“这是中国模式,因为这里并没有真正的市场经济。”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