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黑眼睛:除夕擦鞋女工如是说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2004年1月27日)
    黑眼睛更多文章请看黑眼睛专栏

       在这浮华的都市里,在今年的不知什么时候,城中村的村口路两旁一下子多了好多擦鞋女工,她们排成一排,在前面放一个凳子,带着简单的用具,就干起了擦鞋的行当。有一次我在约见一个朋友前,一时兴致也享受起让人擦鞋的服务,坐在一个中年妇女前的凳子上,于是,大致地打量了她及同样正在旁边忙着的擦鞋女工,她们工作很认真,完了时,我惊叹原来她们可以把鞋擦得这样漂亮,我这不爱擦的皮鞋焕然一新,而她们只收一元钱。 (博讯 boxun.com)

      除夕那天,我还在这都市里,路过村口时,又看到了已留给我好印象的她们,心想该去擦一擦鞋吧。我于是坐在唯一空着的位子上,擦鞋女工来的比较齐,客人也多。我一边看着她娴熟的动作,一边和她谈起话来,从问她“请问你老家哪的”,她回答是河南驻马店的开始,她滔滔不绝地就说起家事,我听着听着,就忍不住要把她的话录下来,于是打开了随身带的录音笔。

      虽然她的话我只录下了一点,但已足以让我们了解到一个擦鞋女工的心酸,以及以她为代表的很多人。(下文中以“女”表示擦鞋的女工,“黑”表示作者本人,前面她讲了:她们家乡受灾了,上级拔了一些救济款给农民,但大部分被当官的贪掉了)

    

    黑:你们告他也告不下来?

    女:啊?

    黑:你们告他也告不下来?

    女:告不下!哪里告得下?!他们官相官嘛(官官相护)!我们告不下的,上级拔点款,给农民拔点款他们当官的贪污了!哪里有你呀?呵,你不能要的(听不清录音,环境太多杂音)。你告了以后他们要是知道是你告的以后啊,他会对你下毒手啊!,谁还敢告呀?

    

    黑:那你们告也没用?下毒手?

    女:是呀谁敢告啊,他下毒手啊!谁敢告啊?

    黑:那其它地方呢?有没有这么历害?

    女:都是这样!

    黑:都是这样?!你们那附近呢?

    

    女:我们那驻马店一个地区大部分都是这样的。

    黑:哦!

    女:是啊!上级来了检查的时候,我们农民说,你说呀他都不要你说,他都在那里面找了几个人叫人采访,怎样好!怎样好!、、、要你那样说,真正的受灾荒的农民,都没有说嘛,都灾荒了嘛(也不能说)!跟他们说哦采访的怎么不到农村呀?他们一定是把他们(检查的)截住了。当官的(好象)都死了,打电话吗是不是啊,都带走了,哪里有?

    

    黑:看来河南真是个穷地方?!

    女:啊,小孩子上学都供应不起。

    黑:有几个小孩啊?

    女:两个,可说不是那么、可说计划生育不是那么紧,紧的也好,所以两个小孩,将来以后你要干嘛呀、什么呀的,(如果多了)哪里供应得起呀是不是的?两个小孩最好了,有个做伴的就可以了。

    

    黑:那两个小孩都供不起学?

    女:小的3岁,大的上六年级了,11岁。我们在这里打工攒的一点钱呀,又不舍得花呀,把那寄回家啊,给小孩子。

    黑:那谁在家?

    女:我妈妈啊。

    黑:那你们两夫妇就出来打工?

    女:是呀,弄点钱回去嘛,你不寄点钱小孩子上学很困难。

    黑:哦!上学学费也贵哦?

    女:唉!上学学费也贵的!

    

    黑:很多被人贪掉了啊?

    女:一百多块,一百五十块,我们小孩子现在连电脑都学不起,哪里有电脑呀?交了钱连电脑都学不到。现在我们那下雪啊,每天要踏着雪去上学。

    黑:什么?

    女:我们那下大雪呀!下着雪小孩子冻着还要去上学读书,很难的!像你们那样?小孩子看着很害怕的,没办法!手都冻得通红了!脸都冻烂!

    黑:灾荒,政府拔多少钱了?拔款多少?(前面她讲过灾荒的事没录到,我又提起)

    

    女:都拔款几万了,十几万块钱,你呢得不到,当官的得了。

    黑:一个人拔多少?

    女:一个人是50块!

    黑:50块?

    女:嗯!50块能干什么?

    黑:一个人才拔50块?

    女:是呀,

    

    黑:一年?是不是一年拔50块?

    女:对,是呀一年一个人拔50块,有的人了连50块也得不到,像我们这样的人年轻人一分钱都没有,有也是给那老年人的。年老的人。

    黑:是嘛?50块都被贪掉了?

    女:其余的被贪官的贪污了。

    黑:啊?总共他拔多少?

    女:反正拔的是多少万吧,上级电视上广告了。

    

    黑:一人拔多少?

    女:不知道了,反正给当官的给贪污了。哪里能得得到!

    黑:是吧!一个人应该不只50块的吧?

    女:是呀!贪官不是你,他给你拔50块,将来要记到要公粮呀什么的。像我们一家四个人,交公粮都得一千一百二十斤(?),还要交500块钱。

    黑:哦!

    

    女:地税嘛,他说的。

    黑:那受灾还交个鬼呀?

    女:你不交怎么行啊?

    黑:那受灾没得收获他也要你交呀?

    女:是呀,你不交你不交,他到家里啊,领着人一二十个人到家来打你呀,哪里不交呀?

    黑:不,那受灾了也要交啊?啊?!

    

    女:对!

    黑:啊?!

    女:受灾了以后嘛咱们那地方有一个人嘛,没有交嘛,唉!老公在外面打工,她说等我老公回来再交吧?那大队的一拳下去就把那个女的脸打红了,打红了以后,那女的气得没办法,没什么活了!喝药死了。我们那地方,喝药死了,真的喝药死了。一个女的,真的可怜得很哪!剩下三个小孩子,走了(死了)老公回来了嘛,听说老婆喝药死了,大队的,最后记者也来采访,怎么来采访了,完了,那个,那个当官的也跑了,还有那个大队的干部跑了。

    

    女:可以了。(鞋擦完了)

    黑:哦,谢谢!

    女:像这地方的人都很富裕的,看到人都富裕。我们那地方过年都没有肉吃,一年吃不到肉,只是过年吃到肉,哪里吃到肉呀?(后面一点听不清了)。(黑妞协助整理 2004.01.25 于中国大陆)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不锈钢黑眼睛:孙志刚案凶犯“七分功三分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