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下岗工人哀歌 辽宁公安逼死上访下岗工人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2004年1月15日)
    亚洲时报记者苏任 南方1月15日报导 编者按:继2003年3月广东发生青年孙志刚在公安扣留期间死亡事件后,中国东北辽宁又发生一宗疑怀公安滥权导致公民死亡事件。

     一名下岗工人因为不满企业用仅仅8000多元人民币就“买断”了他20多年的工龄而上访,其后在派出所4楼坠下死亡。据称当地媒体被当局通知不许刊登有关报导,亚洲时报在线派出记者前往辽宁,实地采访了当事人和了解当地下岗工人的惨况。 (博讯 boxun.com)

    春节就要到了,东北辽宁抚顺一新房子里居住的张芹(化名)和她的女儿小梅(化名)正坐在丈夫的遗像前,哭成了泪人。听著窗外不断响起的鞭炮声,她喃喃地说:张颖,我对不起你!我不应该要公安的55万元钱。但是你人已经死了,没有钱,我和孩子以后怎么过啊?”

    张颖,退伍军人,2003年9月2日在辽宁抚顺市一派出所“跳楼”身亡的时候才39岁。他是抚顺特殊钢有限公司的下岗工人。因为其不满工厂的一次性买断工龄,而和其他7人在北京再次上访的时候,北京方面让抚顺警方将8人抓回。老羞成怒的警察们对张等人进行了暴殴,“被打得满地找牙”的张颖因无法忍受而从派出所的4楼跳下,随后身亡。翌日,2000多名下岗工人自发悼念张颖并与警方发生冲突。辽宁许多新闻记者赶到现场,但是皆接到辽宁省的“通知”而没有对此事进行报道。2004年1月上旬,亚洲时报在线记者赶赴东北对此事进行调查。

    2003年9月2日晚22时许,抚顺市特殊钢有限公司的下岗职工张颖在抚顺第二医院的急救室里,在妻子的呼唤声中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他没有想到,他的生命竟然结束在几个警察手中,原因就是他不满企业用仅仅8000多元人民币就“买断”了他20多年的工龄,他工作了20来年的企业将其一脚踢了出去后,他到中共中央去告该企业和企业老爷们的状。没想到就是因为这次上访,而让他命丧黄泉。而对于张颖的死,熟悉他的人根本不相信他会“跳楼”自杀。

    据了解,死时39岁的张颖,1983年10月7日在抚顺市望花区武装部报名参军,在驻扎在安徽芜湖的87081部队75分队服役,军种是空军雷达兵。1987年张颖转业,并于同年9月24日回到家乡抚顺市望花区,被分配到抚顺钢厂(即现在的抚顺特殊钢有限公司),做了一名汽车修理工。1995年,在一次试车作业中,张颖驾车撞坏了厂区内的一根铁路道口杆,被领导认为不适合本职工作,调离本岗位去值班做更夫。

    2000年春天,由于企业改制(即由原来的抚顺钢厂更名为抚顺特殊钢有限公司),并进行减员增效的改革。张颖被当作多余人员减了下去,回家待岗。

    2001年春天,张又被企业招了回去,但是干了不到半年,又一次下了岗。随后,不服输的张颖为改变贫困的家庭状况,借钱开过大排挡,卖过凉皮,但都因缺乏经验和苛捐杂税太多而夭折。

    2002年上半年,抚顺特殊钢有限公司开始在下岗职工中执行“并轨”(即由劳动保险向失业保险并轨)政策,采取对下岗和部分在岗职工实行一次性买断工龄的办法,来减轻企业负担,“价格”是每一年工龄375元人民币,张颖共得8000多块钱人民币。当时,很多被买断工龄的职工都认为待遇太低,与他们给企业做的贡献相比,这点钱实在太少。而且,许多被买断工龄的人多处在38至48岁之间,青春已逝,这个年龄想干点事业,又因年龄、技能、资金等因素面临太多的障碍。所以这些人都希望通过与企业协商的式增加买断工龄的钱款。没想到企业方面是毫不松口,一直坚持不加一分钱。

    在和企业多次协商遭冷遇后,下岗工人的推选代表到上北京上访,希望能得到中共中央的重视,提高他们的“并轨”待遇。其中张颖就是工人代表的骨干分子。本来下岗职工是带著很大的希望去北京上访的,但是北京官员给他们的印象却是敷衍和推委。张等人两次到了北京,都被对方劝了回去,之后又没有回音。

    2003年8月底,张颖等人又第3次到北京去上访告状,有关部门先是稳住他们,然后暗暗的通知了抚顺方面。24小时后,直飞北京的钢厂公安处的数名警察,在国务院信访局等衙门门口,将张等8人抓获。随后于9月2日上午回到抚顺。

    抚顺特殊钢有限公司公安处的警察和抚顺市望花区和平派出所的数名警察,在和平派出所四楼的会议室里进行了审讯。我到派出所四楼去办事的时候,我就听到一个房间里,有人在‘杀猪般’般的嚎哭。并且还有骂人和打人的声音传出来。”王易宦(化名)老人说。

    “晚上8点多锺,我们吃完饭,正在街头闲坐并且谈一些家长里短。忽然就听到对面派出所的楼下,传来了“噗”的一声闷响。接著就有人喊‘哎呀,我的妈呀!有人跳楼了!’当我们走上前去看那个跳楼的男人的时候,只见他已经成了一个血人并且一动不动了。不一会就有警察从楼上跑下来。随后现场被警察封锁。后来,我们就听说这个跳楼的人因为到北京上访,而被警察毒打,而忍受不住从派出所楼上跳下来的。和平派出所附近的居民告诉说。

    “张颖是9月2日晚上21时被送到位于望花区的抚顺第二医院进行抢救的,临终前,他一边看著妻子,一边口齿不清的说:“别打了,别打了,我服了……”一位知情人讲,张颖被送到医院时,脸已经变形,连嘴都肿的很高,胳膊也骨折了,其身上有不少电击的痕迹。可以想见,倔强的张颖遭受了何种非人的“待遇”。

    当时,当张颖的妻子提出向看守的人借一下手机“打个电话”,找两个人来帮帮忙时,竟然没有一个人肯借给她,张颖的妻子又去求医生救救丈夫的时候,医生们明确告诉说“没救了”。张颖的妻子张芹只好眼睁睁的看著自己的丈夫在痛苦中挣扎,直到咽气。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林:下岗工人
  • 重庆下岗工人罗长福网上声援刘荻遭判刑三年
  • 重庆下岗工人网上声援刘荻遭判刑三年
  • 记者目击:一群为生存请愿的下岗工人竟成了“暴徒”
  • 沈阳下岗工人面面观
  • 佳木斯纺织厂下岗工人示威
  • 大陆下岗工人来信:厂长和政府抢走我的房子
  • 河南韩庄煤矿下岗工人是怎样评价《中国工人工会组织》的!【特稿】
  • 江泽民三个代表究竟代表的是什么,一下岗工人因为没钱治病在家自焚身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