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四川达州市出租车车主的抗争:百名北京上访出租车主被强行遣返
(博讯2004年1月15日)

为“创收”,政府要出租车车主倾家荡产 为活命,昔日下岗工人拼死抗争

     四川省达州市近千名出租车车主,为抗议政府收回现有的出租车营运许可,并重新拍卖新的营运许可,于12月18日再次举行罢工。到目前为止,除少数出租车在当地警察以跟踪监视的方式强迫出车外,多数出租车车主仍然拒绝出车。同时,近二百名车主已在北京上访。 (博讯 boxun.com)

    这是达州出租车车主最近两个多月来的第二次罢工。11月24日,在听说到市政府确定了无偿收回出租车经营权的消息后,近千名出租车车主们举行了长达一周的罢工,其中的八百多人在市政府门前举行了数天的静坐抗议。对此,达州市政府先采取欺骗手段拖延时间,在政府所谓的"改革"方案早已确定,并准备实施时,12月4日,市长李向志接见出租车车主代表时却说,政府的方案未定,会考虑大家的要求,不会让出租车车主血本无归。然而,两周以后,市政府不但没有考虑取消出租车营运许可后对车主的补偿,反而确定,并精心准备了2004年1月10日对新的营运许可的拍卖。千名出租车车主在了解到政府的这种欺骗行为后,群情激愤,举行了罢工,并开始了到北京的集体上访。

    四川达州的出租车司机大多是过去下岗和买断工龄的工人,也有部分是三峡移民及外来工。五年前,他们用自己买断工龄的钱或移民安置费,亲戚朋友的借款和银行贷款,买车和买经营权,共花去二十多万。五年下来,他们每人每年要交给政府八千元的有偿使用费,每月还要交一千三百元给什么也不管的出租车“公司”作份儿钱。而 且,由于就业难,小小的达州城,已经有了1063辆出租车(其中10辆为2000年后政府拍卖的),生意清淡。尤其是在2003年的8月,政府强制已到报废期限的车必须更新车辆,很多车主又花了十到十五万元购买新车。所以,达州几乎所有得出租车司机都已经是负债累累。如果按达州市政府的决定执行,所有的营运许可被吊销,他们前期数十万元的投入就几乎有一大半在一夜间化为乌有!而且,除非他们再投入数万,甚至上十万元的资金,去重新参加新的营运许可的拍卖,否则,他们就会再次失业!这真是将他们往死路上逼啊!

    在中国劳工通讯电话访问时,这些出租车车主,他们多是中国人说的“堂堂的汉子”,却在电话的另一头“呜呜”地痛哭。一位车主告诉我们,他向银行贷了十万,向父亲借了四万,向姐姐借了两万,向大姨借了三万。现在,就只是银行的贷款还了一半。父亲听说政府要取消营运权,当时就哭了。

    尽管是这样,这些车主说,他们宁愿自杀,也不会去堵交通。他们想请律师,可因为是告政府,达州的律师没人敢接这个案子;他们拿著国务院信访办的批示去成都,向四川省政府反映,可达州市政府就是四川省政府最近组建的新政府领导班子,成都根本就没人理这些出租车司机;他们到了北京,国务院信访办的叫他们找交通部,交通部的叫他们找信访办。最后,也就是本月初,国务院信访办拒绝将他们视为“合法”的上访人员,不给开上访人员的介绍信,使这些经济十分拮据的上访的出租车主们已经在北京寒冷的街头上露宿了四夜!

    中国劳工通讯也访问了达州市政府。达州市政府的官员只是说“改革一定要有牺牲”,“政府应该掌握行政资源”,“有人在闹事”。并冷酷地表示,“他们再怎么告,也会回到本地处理”,“他们罢工停驶,损失的是他们自己”。

    来自四川达州最新的消息是,尽管出租车车主的拼死抗争,达州市政府仍然在1月10日举行了对新的出租车经营权的拍卖,并获得八千多万的拍卖收入。这个政府为什么要搞这个毫无人性的改革?这不就一目了然了么!


四川达州百名北京上访出租车主被强行遣返 至少6人被拘捕

    1月6号下午,达州99名出租车主被北京及达州派往北京的40多名公安联合采取行动,强行分三辆豪华大轿车带回达州。其余的在北京还有数十人未被发现。中途转车时换为9辆大巴,但期间有二名车主逃走。

    长途大巴在8号下午五时到达州市境内,据沿途等候的十多位出租车车主向中国劳工通讯反映,在数十武警的警戒下,车上的97名车主被押入位于达州城郊的公安干校。直至晚间,当局在逐一检查上访车主的身份证件后,释放了86位车主。其余11位车主以要“接受教育”为名强行在公安干校监禁两日。其间家属探访只能隔著干校的大铁门进行。

    由于被押送往干校过程有司机亲眼目睹,所以消息传得很快,8号有数十出租司机在干校外呐喊,指责当局非法抓人。直至9号下午又有上访者家属前往探视,其中一位去北京上访的女车主与其八岁的儿子隔著铁门痛哭,儿子十多天没见著妈,哭著闹著不肯分开,但武警不停催促下唯有离去。

    未及大家走远,十几名去探视的车主及被押车主家属突然听见干校内有尖锐的哭闹声,随之看见十一个车主都在顶楼与警察推搡,后来见公安用暴力制服了车主们,探访者随即用手机向达州市内的出租车主声援,很快陆续有400多辆车到达公安干校外,由于大家担心被监禁的同事及家属的安全,遂不顾一切地冲向铁门,一扇小的铁门被撞烂,二十多被关押的车主家属和部分司机冲入公安干校的大楼内。

    原来,是一位江姓的上访车主听闻其重病的父亲病故的消息后,一时情绪激动冲上楼顶要自杀,而其它的被押上访也群起呼应,警方不得不强行制止,于是发生冲突。据悉,江先生在北京上访时就知道其患癌症的父亲病危,本已打算回达州,正值公安强行遣返。在途中他就和公安表示要去看望父亲,但公安置若惘闻。后来待当局和其父所在单位求证,但为时已晚。江先生的两位兄弟姐妹都在武汉,由于其弟患严重精神病,需姐姐照料,所以其父去世时,只有年迈的母亲一人独立承担。

    在明白了真相后,冲进的人和被关押的亲属都抱头痛哭,连一旁的警察都止不住流泪,表示,他们真的很不愿意做这样的事,是政府的任务不得不做。司机们后来制止了发生在门口的冲突,劝其余的声援者回家。事件中,有2名上访者被救走。另外,江先生由其亡父所在的达州钢铁厂派车接走。留下的只有8人。

    留下的近二十名“探访者”一直陪同被押上访者至深夜才在警方的劝同下离去。警察曾表示,“没事的,他们不会出什么事的”。而大家对于警察这样的无理拘禁非常不满,表示要留下讨个说法才走。

    第二天,即10日早,又有十数码司机家属前往探访,近午时,警察表示有重要人物前来,所以请大家先行离去,大家就在干校不远处的空地等候,想著今天可以接回被关押者。其间他们曾看到达州市副市长马波及公安局局长魏常平到干校。直到11日凌晨三时许,陆续看到有四名上访车主被放。同时,有数辆警车开至,上百的武装警察如临大敌,头带钢盔,手持透明盾牌,开出一条道路,隔开在外等候的二、三十位车主。不久,即见武警逐一地押出其余的四名车主。其中一名女车主刘韧由于不服处理,押出干校时被重重地撞在了铁门上。据目击者表示,10号下午,达州市副市长马波曾于干校内指示,“这8个人,一定要留下4个做样板”。

    据悉,被押的4名上访车主为刘渝,女,30多岁,达州人;刘韧,女24岁,内江人;朱小洪,男,20多岁,福临人;萧文玖,男,40多岁,内江人。他们以扰乱社会治安罪被刑事拘留10至15天不等。现分别被关押在达县第二看守所和凤鸣关通川区看守所。加上早前被拘捕的内江车主熊章其和福临车主刘自清,达州出租车车主维权的抗争中已有6名车主被抓。另外7名曾被关押的上访车主为:元婷,女,30多岁,达州人;江林,男,30多岁,达州人;陈静,女,30多岁,内江人;文静,女,30多岁,内江人;赵云,男,30多岁,福临人;李德逵,男,30多岁,福临或内江人;林德辉,男,50多岁,重庆人。

    数码的车主一再向中国劳工通讯表示,他们只希望外界能深入公正地报导他们的处境,他们从来不反对政府改革,但是政府这样收回他们的经营牌照,无疑叫他们倾家荡产,终生负债,完全没有了活路。

    另据《达州晚报》12日报导,“1月10日上午,达州市城区出租车经营权竟价出让大会在市建设大厦成功举行,1053辆竟卖收入8074万元……”,报导还指这是一次“按照有关法律法规以公开、公平、公正原则”进行的出让大会。然而,据达州市民向我们反映,所谓“以公开、公平、公正原则”进行的拍卖大会现场有100多防暴警察驻守,同时,场外有近700名车主要进场观看,但遭到防暴警察的阻止,现场带走3人,发稿时未能证实他们的身份。副市长李志成指“这次出租汽车经营权成功竟出让,标志著达州城市公共资源配套改革迈出了关键一步”。有被放的上访车主表示,达州的司机不会就这么放弃,如果有一天达州的出租车司机可以在这件事上取得胜利,也将是全国出租车行业的胜利。

    中国劳工通讯 2004年1月12日 http://big5.china-labour.org.hk/big5/news_item.adp?news_id=3143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