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公款请人坐牢,马明哲当属国内权威
(博讯2004年1月01日)
    作者:谈哥

     一直关注复旦博士冤案。从去年年初在博讯上看到有关报道后,一直担心复旦博士的命运。直到11月份,才看到《21世纪人才报》和《东方早报》的相关报道。对事件真相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在为复旦博士最终获得清白自由而感到高兴的同时,也对“公款请人坐牢”的马明哲深感“忧虑”。以下谈点想法。 (博讯 boxun.com)

    公款请吃、请玩已经屡见不鲜,但公款请人坐牢,这还是头一回听说。而将公款请人坐牢发挥得淋漓尽致的,当属平安保险公司的董事长马明哲先生。

    马明哲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大人物。中国平安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全国政协委员、广东省政协常委、货币银行学博士,南开大学兼职博士生导师,中共党员,亚洲唯一出任美国中央高科技保险公司的独立董事。笼罩在马明哲头顶的光环还有很多很多。

    就是这样一个掌控着上千亿资产的大人物,居然要不择手段、不惜一切代价地将一个小人物投入监狱。而这个小人物是一个曾经为他工作过两年的前雇员,一个当时正在复旦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学生。

    为了能够对胡坤进行打击报复,使其放弃著作权及其稿费,并放弃胡坤个人名下所持有的5万股合股基金,更为了掩盖马明哲自己的腐败罪行,马明哲专门“请”胡坤到深圳去做客,时间将近半年。

    作为中国首富,马明哲这回请客很特殊,不是一般人能够有机会体验到的。马明哲请客其特殊性可以归纳为“五个极其”,即:手段极其独特、服务极其周到、地点极其特别、开销极其奢侈、内容极其保密。

    第一,手段极其独特。

    如果不是马明哲“力邀”的话,胡坤是不会主动去深圳的。正因马明哲害怕他自己邀请,胡坤不去。于是,他自作聪明,居然“利用”公安机关来达到这个目的。

    马明哲假借深圳平安公司的名义为幌子,向深圳市福田区公安机关报案,声称胡坤侵占平安公司财产。在公安机关以涉嫌职务侵占罪名对胡坤实施刑事拘留后,胡坤被戴上手铐,在多名警官的“保护”下,从上海来到深圳“做客”。

    此时,胡坤想不去都不行。

    第二,服务极其周到。

    既然马明哲决定要请客,他自然会对胡坤实施极其周到的“款待”。马明哲利用公安机关来“请”胡坤到深圳似乎还不够,他甚至还委派亲信,平安公司稽核监察部的员工窦文伟,“监督”着深圳上林派出所的警官们,要求他们对胡坤这个马明哲的“客人”照顾一些。在从上海到深圳的火车上,胡坤也充分享受到了马明哲请客提供给他的好吃好喝。

    当然,这个在曾经被网友们尊称为平安保险公司第一打手的窦文伟,也得到了主子马明哲的高度器重。在胡坤被投入看守所不久,他也因此飞黄腾达,被马明哲提职加薪。当然,费用都是国家报销。

    第三,地点极其特别。

    这回请客,马明哲没有象以往那样安排客人住在5星级酒店里。他安排胡坤在看守所里先住了1个多月(其中,在上海市第二看守所里住了5天,在深圳市福田区看守所里住了37天)。然后,又安排胡坤在多名保安的“保护”下,被监视居住了近4个月。马明哲本来是想“请”胡坤在深圳多待些日子,也多待些地方,最好还能够到监狱里待上个“3到5年”。这样,可以使胡坤对他的请客印象更深刻一些。

    但可惜,深圳市和深圳市福田区两级检察院都顶住了压力,检察官们都能够严格依法办案,多次以“罪名不成立”驳回了对胡坤的提请逮捕。警官们也为国家考虑,觉得马明哲这样的“请客”国家开销太大。于是,就以取保候审的名义有条件地恢复了胡坤的人身自由。

    因此,胡坤也就没有能够继续“享受”马明哲的请客。

    第四,开销极其奢侈。

    马明哲为了“请”好这次客,可以说是不惜一切代价的了。本来,胡坤当时只是一个复旦大学的博士研究生,没必要这么破费。但马明哲也太热情了,一定要尽情施展他的财富。

    马明哲这回请胡坤到深圳做客,仅公开的开销就高达数万元。例如,马明哲“请”胡坤监视居住的地方,每天的费用就是400多元人民币。胡坤一住就住了将近4个月,马明哲也为此破费了5万多元。当然,这些钱都是由平安公司的国有资产报销,马明哲肯定不会傻到自己掏腰包。

    又例如,为了能够让胡坤对他的“请客”感恩戴德,为了能够让胡坤在恢复自由以后,不要到司法机关控告他的“请客不周”,进行所谓的恩将仇报。马明哲还专门指使平安公司员工盛瑞生,乘飞机飞到胡坤的陕西老家,把胡坤的母亲都请到深圳来劝说胡坤,让胡坤写下所谓的“承诺书”。胡坤母亲从陕西跑到深圳来,坐飞机、住宾馆,费用自然也都是由马明哲报销。

    当然,马明哲为了疏通各个关节和有关人员的费用,那请的客就更大了。但无论如何,相信这些费用也都是由马明哲批准,平安公司公款报销。

    第五,内容极其保密。

    从一开始,马明哲就希望整个事情能够在他的完全控制之下,知道的人是越少越好。但没有想到,在互联网普及的今天,马明哲“请”胡坤去深圳做客的事情,却能够迅速地通过网络传播开来。似乎已经成为一个知识界和金融界都广为人知的事情。各大新闻媒体也蜂拥而至。媒体不是关心胡坤这个小人物的事情,而是对马明哲这样的一个大人物、一个公众人物,一个中国金融界教父级的人物的一举一动感兴趣,更是拭目以待钱与法、法与权、正义与邪恶之间的斗争结果。

    但马明哲毕竟是马明哲,他一开始就能够通过各种手段,哪怕是施压也好,收买也好,总之,中国的新闻媒体都暂时沉默了。在有些地方,关于整个事实真相的新闻稿件被换成了平安公司的整版广告。似乎,新闻媒体沉默之后,使得马明哲大可以黑箱操作了。

    但马明哲万万没有想到,二十一世纪的中国毕竟还是在共产党领导下的法治社会。检察院能够顶住压力依法办案,公安机关也不是他马明哲自己家开的。胡坤这个没有任何背景和关系的学生,最终还是被司法机关认定为罪名不成立。

    在及时得知自己“请客”不能达到预期的目的后,神通广大的马明哲即刻专门委派平安公司总经理助理徐某某,在一个休息日的早上,连早饭都没吃,专程来“看望”监视居住中的胡坤,以极其关心的口气询问胡坤对马明哲的“请客”有什么想法,是否满意。领导这样忘我地工作,来招呼胡坤这么一个小人物,真是搞地他好感动。当然,徐某某也表示,如果胡坤能够充分认识马明哲请客的长远意义,胡坤就是属于“有长进”的了。

    按照马明哲的要求,也是作为马明哲结束这次“请客”的一个最关键条件,胡坤最好出来以后什么也别说。但人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你越是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情,别人越想知道。

    毕竟,马明哲请胡坤到深圳去做客,又不是平安公司的商业机密,更谈不上涉及国家机密,顶多包含一些马明哲这样的大人物的所谓隐私。而马明哲能够慷国家之慨,如此请客,就应该让他能够永载史册。

    在胡坤失去自由的时候,马明哲利用公安机关来让他写什么承诺书,这又具有什么法律意义呢?更何况,马明哲用手铐把胡坤从上海“请”到深圳,在限制他人身自由的时候来让他作出什么承诺、承认什么错误、放弃什么权利,甚至还要表示什么感谢,这和黑社会的绑架和敲诈勒索又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呢?

    2004年1月1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复旦博士冤案最新进展一:马明哲动用国有资产对媒体实施胡萝卜加大棒的政策
  • 东方早报特稿:复旦博士胡坤案迷局
  • 从复旦博士冤案看中国的新闻悲哀
  • 复旦博士胡坤“冤拘案”调查
  • 复旦博士冤案之全面解读版(图)
  • 复旦博士稿费职务侵占案件的几个法律问题(图)
  • 平安保险与复旦博士起纠纷 复旦博士蒙冤入狱半年(图)
  • 复旦博士被冤拘半年 平安公司董事长马明哲涉嫌报复陷害
  • 再谈迫害复旦博士案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