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紧急呼吁——衡阳农民代表邹志钦面临冤狱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2003年12月24日)
    周厚文/衡阳的邹志钦和其他几位上访人在12月20日来到天安门。本来指望表达一下愿望,然后就返回日益思念的故乡。没成想,却在天安门被关。后来,转交衡阳驻京办。这回可是撞到了枪口上。驻京办正在守候邹,要将他抓回衡阳。邹志钦原本是一位由村民民主选举上来的正直、不畏权贵的村主任,只因替人主持公道,反倒被诬告为“煽动群众闹事”,而一直为避牢狱之灾而逃亡。

     这次邹被正式逮捕,回乡后将面临冤狱。衡阳一地因为严重侵害农民利益带来了众多的冤案、命案,农民被官僚打死、打残,刑讯逼供等案件不绝於耳。我们现在紧急呼吁大家关注此事。邹志钦回乡后很可能面临人身的伤害和严酷的刑罚。让我们努力减少一个正直的农民英雄的悲剧吧。对於一个为民请命的农民领袖的关注,也就是关注中国九亿农民的命运。 (博讯 boxun.com)

    2003年12月20日星期六上午8:30点,上访人邹志钦、周来娥等八人共同来到天安门。他们都来自当年毛泽东搞农民运动起家的地方:湖南衡阳。看看他们都是哪些人吧。他们之中有儿子被干部害死的宁秀英,父亲被干部打死的周来娥,有房子被干部毁掉的王成生,有因计划生育被干部把家抄了,全家洗劫一空的曾凡尽和许菊英夫妇。其中的叁位老人宁秀英、常春华和许菊英跪在天安门毛主席纪念堂的前面,嘴上念念有词:“毛老人家啊,您已经故去了,保佑我们吧。他们那些干部现在太坏了,老百姓没有活路了……”

    九点中,他们在那里呆了刚两叁分钟,五六个警察就跑到他们的跟前,开着警车,抓他们上车。然后,他们被带到了位於天安门东侧的天安门公安分局。他们在那里被扣了10个小时,只是登记了,并没有讯问。下午五点钟,公安局叫来了衡阳驻京办事处的蒋仕元,衡阳市的信访局科长。蒋仕元等人把其他人都分开,单独找到邹志钦。蒋仕元和天安门公安局又花了四个小时办妥了逮捕证。

    当天晚上11:40,邹志钦被转到东城区公安局看守所,等候送回衡阳发落。蒋仕元给的理由是“他是在逃犯,打伤了派出所的三个人”同乡冯金发晚上打电话给蒋,蒋告诉他们,“让衡阳所有上访的人都要回家之后,他才会放走邹志钦。”

    邹志钦是个什麽样的人?怎麽会成为在逃犯呢?

    因为坚持上访,为村民代言而深得民心,邹志钦在99年被选举成为村主任。上任后,邹坚持上缴公粮“户交户结”,而不是按照乡政府要求的“户交村结”政策来办。村民很欢迎户交户结政策,帐目自家清楚,如有赢余都留在了村民手中,该年燎原村是上缴公粮最多的一年,而且很多农民剩了上千斤粮食。而户交村结,村民则完全不知道上缴多少,帐目不在村民手上,交粮后的粮条子被村干部拿走了,村民常常拿不到钱。而乡干部和几个村干部则坚决反对户交户结。8月31日,乡里六个干部叫来邹志钦开会,谈三税问题:农业税、特产税、生猪税等政策。乡干部说,“现在燎原村的干部代表,党员代表,群众代表全部到齐,我们开会。”当时实际上除乡干部外只有邹志钦一人。乡干部对邹说,“你要认清形势,端正态度,积极配合。早表态,早回去;迟表态,迟回去”。会议一直开了十个小时,但是,邹那天一直坚持要按照国家的政策办事─“我是法人代表,我是村委主任,不是按照政策来收税,我绝不签字。”双方不能达成一致,只好不欢而散。

    邹志钦因为不肯向乡干部妥协,被称为“倔头”。乡里可不想总跟这个倔头打交道。於是邹被撤职。他下台后为了农民的减负,干部的作风等问题,总出头来上访。当地群众说说:“这里的贪官,早就想搞死他,就是捞不到把柄。”

    2002年2月24日上午11点,村民邹学武不肯和邻居邹忠其协商,强行破门将混凝土从忠其家运走,忠其老人见情理不合,制止他不准强行通行。邹学武人多势众,带领家属亲友八人砸烂大门,抓住忠其毒打,在2月25日凌晨76岁的忠其结束了生命。忠其之妻及不满两岁的孙女,同样受打,致成不同程度伤势。全家惨遭毒打,旁人都过目不去,但敢怒不敢言。邹志钦主持公道,要求镇政府公平处理此事。曲兰镇责任区书记龙玲等见势不妙,指责说:“邹志钦这件事就是你这个东西叨起来的,非抓你不可。”我们询问村民,“既然乡干部在协调处理,邹志钦可以不插手问事吗。”但是,村民都说,“你不晓得呀,凶手把老头打死了,赔7400元,作安葬费,这不是埋短命鬼吗!”

    经过乡镇干部的协调和压力,邹忠其的家人接受了赔偿7400元的要求,但是,即使这7400元也没有全部到位,而邹志钦和其他村民则对於邹学武家的霸道非常不满。在乡政府的主持下,两家人再次坐下谈判。席上,邹志钦为邹忠其一家据理力争,但是,乡干部却对邹志钦说,“村民都是受你的煽动才闹事,不配合的。”邹志钦听此,愤而起身离去。但是,刚走开,乡干部就派了两个警察来抓他,并且打了他。邹志钦於是大声呼救。村民闻声都赶来援救邹志钦,愤怒的村民打了两个警察。

    事已至此,邹志钦情知不妙,於是连夜逃跑。次日,参与打警察的王栋梁和邹平桂两人随即被逮捕,之后湖南省衡阳县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将两人各判刑一年。而判决书则指称邹志钦是他们背后的煽动者,邹志钦情知自己也凶多吉少,从此过着流亡的生活。尽管在逃,村民们仍然给他一个外号:“逃犯英雄”。受害者邹忠其不仅没有得到应有的公正,反而衡阳市公安局提供了一分假的鉴定,将明明是打死的事实说成是服药毒鼠强致死。全村173户人家都为邹家联名上书申张正义,但是也没有作用。

    提起此事时,当地忠厚办实的朱吉辉老人边说边流泪水:“唉!(邹志钦)这孩子是我们地方的一个好孩子,也是苦命的孩子,他老婆生小孩没几小时就走了,他又做爸又做妈,把孩子拉扯大,还有一个老年的父母,现在为邹忠其的冤死,公安局放走凶手,反来追捕这善良孩子。我活了八十来岁,这是第一次亲眼所见的怪事。”

    衡阳一地农民屡屡遭到干部的残酷的打压并非此一例。金兰镇的肖云柏在衡阳由於反映村民负担问题,也遭到村干部的殴打,而致终身残疾。在衡阳的洪市镇,陈书生因为不断反映农民负担问题和过高的学费问题,遭到干部打击报复,在严刑拷打下打成了精神痴呆,一时清醒,一时糊涂,终觉自己成为废人,喝毒药自杀。村民在陈书生死后,感怀他的一生,为他立碑一块,碑文是:

    重於泰山─陈书生壮士

    诉揭枉官禁不止,
重诉学费税平摊。
心欲正世斗腐败,
反进冤狱致身残。
生活难持逼吞毒,
死未瞑目盼青天。

    曲兰、金兰、洪市镇百姓同立
2001年孟秋刊

    当村民们要把石碑立起的时候,县乡的干部听说了,赶紧把石碑抢走了,至今石碑依然留在镇里的大院内。

    这一幕幕的悲剧让我们感叹,衡阳的悲剧何时休?中国农民的悲剧何时休?毛泽东二十年代在衡阳等地搞农运,如今经过了近八十年,如果毛看到现在那里酷吏、贪污腐败,农民没有丝毫的安全的情况,是否还会带领农民闹革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