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调查中国首富马明哲(图)
(博讯2003年12月15日)
    

     (图:首富马明哲) (博讯 boxun.com)

    作者:闻心

    中国是一个首富频出和频繁落马的国度。在过去的20年里,中国首富牟其中、上海首富周正毅、福州首富陈凯等,无一不牵动中国政、经两界的无数敏感神经,也吸引着海内外无数的眼球。

    首富们的发迹如同他们的陨落一样显得那么的传奇。一夜成名的神话故事与瞬间陨落的传奇往往是相辅相成的。对于原中国首富牟其中而言,他正在湖北的一所监狱里经历他的第二次人生磨砺,他是否能够再次活着走出监狱,甚至连他自己都已经很难有信心。上海首富周正毅,则在北京的某个角落里接受来自有关司法部门的刑事调查,等待他的后半生将是漫漫的牢狱“改造”。而福州首富陈凯,也正因涉嫌跨国界贩毒和黑社会等,被收审在福建省的某个地方,他能否看到明天的日出都还是个迷。

    人们不禁惊讶,从首富到一介“囚”民的回归路程是如此的简单和直接。

    但即使在首富频频出事的今天,“首富”头衔所给予人们的那种心理满足和财富积累动力,仍使得人们对首富这个名声趋之若鹜。

    就在中国最风雅的银行家,原中国银行和中国建设银行行长王雪冰,被司法机关判出12年有期徒刑的时刻,神州大地又冒出了一个“中国首富”马明哲。


首富发迹

    据亚洲时报在线报道,马明哲是一个通天的“主”。《今日东方》2003年8月报道,马明哲不仅可以“掌控平安”,更甚至可以将任何报道其所谓“负面”新闻的媒体封杀。百年老刊《今日东方》于12月初被中国新闻出版机构关闭,也是缘起于对中国首富的这篇报道。

    然而,比起那些纷纷落马的前首富们,现任“中国首富”马明哲自然有其独到的看家本领。他甚至被媒体称作为两栖于中国“政经”两界的常青树。

    在金融界,马明哲从一个司机,攀升到中国平安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在位达10余年之久。这在改革步伐日益加快和反腐力度日益加剧的中国金融界,是十分罕见的。而在政界,马明哲从一介车夫,迅速串红为一颗政治新星,担任了深圳市人大代表,广东省政协常委,甚至还当上了全国政协委员。深圳坊间更有传说,马明哲甚至可能是新一界深圳市人民政府副市长的人选。

    那么,一个司机是如何造就中国首富神话呢?

    马明哲的发迹还是靠“贵人相助”。1983年以前,马明哲在广东湛江工作。先后在广东湛江八甲水电厂当工人,以及在广东湛江地委工交政治部担任通讯员。马明哲命运的转机,发生在1983年的一次工作调动。

    1983年夏,马明哲工作调动到深圳蛇口工业区,就职于劳动人事处。在那个年代,汽车在中国是少有的专供领导们出行的工具。由于会开车,马明哲就被选中担任当时的蛇口工业区总经理袁庚的司机,并担任蛇口工业区劳动人事处车队的队长。

    由于早年丧父,马明哲一直是由守寡的许姓母亲抚养长大。单亲家庭培养了他忍耐和少言寡语的性格。而对于一个领导的司机而言,这样的性格是最合适的。不久,马就赢得了袁庚的信任。在袁庚身边工作两年之后,马被安排到蛇口工业区社会保险公司。那个时候,公司总共也就三、五个人,主要负责工业区员工的一些福利劳保,规模很小。

    1988年,袁庚委派马明哲参与到平安保险公司的筹建工作。从而开始了马明哲发迹的富豪不归路。

    熟悉平安保险公司的人透露,1988年,平安初创之时,正是进入保险市场门槛比较低的时候。当时,只要有5000万元人民币的注册资本,就可以经人民银行批准成立保险公司。但是,由于当时处于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垄断时期,人们的保险意识十分薄弱,而且平安也只能在深圳开展业务,很多人把平安当成烫手山芋。在当时的蛇口招商局袁庚支持下,马明哲才接过平安的担子。平安公司成立之初,还只是一家区域性的小公司。但由于当时中国的保险市场上,只有中国人民保险公司一家公司。于是,平安公司似乎就理所当然地成了中国第二大保险公司。

    当王雪冰向媒体宣称,“我42岁时就当了行长,你们呢?”,马明哲则嘲弄王雪冰道,“我28岁就当上了全国第二大保险公司的总经理,你王雪冰42岁当行长,也真不容易”。

    但令马明哲意想不到的是,王雪冰毕竟只是一家国有商业银行的行长。而马明哲孜孜追求的,则是要稳固自己的地位,把平安公司这家从成立之初到目前都属于国有的金融机构转变为一家私人公司。


掌控平安

    90年代中期,马明哲成立了一家由平安公司员工持股的深圳市新豪时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取名新豪时,是因为“豪时”正是“马”的英文horse的发音。据说,帮助取这个名字的员工,还得到了马明哲以公司名义奖励的10万元奖金。而新豪时从成立之初,就事实上变成了马明哲个人控制的公司,也成为马明哲用以“结交”深圳市和有关金融监管机构要员的工具。

    据当初参与了新豪时公司的组建和管理的一位平安公司经理介绍,平安公司的国有股东都或多或少地个人拥有了马明哲免费赠送的新豪时公司的股份,数目从几十万到上百万。而由于数年来新豪时公司的分红送配和价格增长,这些股份甚至达到上千万。这也为平安公司获得有关监管机构的特殊政策打开了通路。

    1994年,平安公司董事长换界选举之际,马明哲通过多种关系找到有关人员,希望自己能够当选董事长一职务。按照马明哲事后的回忆,“1994年,平安董事长更换。原全国人大委员会田纪云副委员长、中央中组部杨副部长、原中国人民银行王歧山副行长,以及刘鸿儒同志协助公司为说服原工商银行张肖行长作了大量深入的工作,刘鸿儒同志对这件事是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马明哲顺利当选为平安公司的董事长,并保留了总经理一职。但由于新豪时公司在平安公司中所占的比重最多为10%,难以形成控制的局面。在当选董事长之后,马明哲开始了他“掌控平安”之旅。随后不久,马明哲引入了深圳江南经济开发总公司成为平安公司的大股东,曾经一度持有平安公司15%的股份。1998年,这部分股份又转由深圳江南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持有,当时的金额达4.7亿人民币以上。

    虽然,马明哲在日后极力否认江南实业所持有的平安股份全部是自己所有。但据平安公司内部人的报料,江南实业所持有平安公司的股份,属于许姓商人名下。而马明哲的母亲娘家姓许,许姓商人正是马明哲母亲的娘家亲戚。

    正是这些股份,奠定了马明哲对平安公司的绝对控制权。

    但令人浮想联翩的是,马明哲最初通过江南实业和新豪时投资于平安这些资金从何而来?按照90年代深圳的工资水平,马明哲作为国有企业一名高级管理人员,其合法的年收入不会超过数十万人民币。而马明哲可以轻松动用上亿元的投资,使人们对这个中国首富的能量更加猜测纷纷。

    而这些马明哲所持有的平安公司股份,保守估计在20%左右。按照2002年10月汇丰控股入股平安公司时的价格20港币每股计算,马明哲持有的这些股份价值在100亿港币以上。

    但据2003年1月份《新财富》的报道,马明哲的财富至今仍让人难以琢磨。即便是美国《财富》中国富豪榜,也难以对马明哲的真实财富予以准确统计。

    但无论如何,关于中国首富马明哲的财富传说,仍大量流传于坊间。


首富传说

    关于首富马明哲最吸引眼球的传说,是首富的私宅。

    一位从88年就跟随马明哲打天下的平安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回忆,马明哲原本也艰苦朴素。公司刚成立的时候,和大家一起挤在一间面积只有10多平方米的工棚内,饱受蚊虫的叮咬。但随着公司的发展壮大,尤其是马明哲掌控公司力度的加强,马逐步在公司内部建立起了说一不二的地位。

    伴随着权力的巩固,马明哲已经很难听进去别人的任何的忠告甚至建议。1996年,马明哲成功说服那些私下拥有大量新豪时股份的国有股东代表,同意给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在深圳百花路上的百花公寓买下多套住宅。马明哲自己选种了A座28层1号和2号两套连接的公寓,打通后由他居住。所有公寓的装修和家具配备,则是由马明哲亲属控制的安星家私公司负责。

    马明哲之所以选择这个地段,是因为听风水师说,从阳台可以俯瞰平安公司的办公大楼。而平安公司的其他入住于此的人员,一律不得高于18层。

    1998年年初,马明哲又成功说服平安董事会的有关人员,同意由公司斥资800万,在深圳银湖金碧苑购得别墅17号一栋,作为马明哲的私宅。当然,平安公司的国有股东董事代表,也获得了令他们满意数量的新豪时股份。

    从此,马明哲对豪华别墅的爱好日益增加。2000年中旬,马明哲再次成功“说服”有关人员,在上海汤臣高尔夫别墅区购得价值1800万的别墅一栋。这一举动,甚至被汤臣别墅区的销售人员引为经典销售案例,仅次于刘永好在此购得的价值3000万的别墅。

    据一位熟悉马明哲的金融界人士回忆,马明哲是一个精力过人、永不言败、敬业、好学、在政治和经营方面都有独到之处的人。而马明哲对自己身份地位的显示,也同样是精益求精的。

    作为一个在金融界拼搏十数年的高级管理人员,他深深懂得如何保护自己已有的成功。除了极力建立于国有股东代表之间的紧密利益共同体,在北京中央高层寻觅能够为自己提供保护的靠山之外,马明哲更为自己的未来留了很多“逃生之路”。

    早在90年代初,马明哲已经成功“移民”美国和香港。通过在平安公司在美国设立美国分公司,马明哲不久就获得了美国的绿卡。马明哲还成功获得了“香港出生证明”,并顺利获得了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证。

    90年代末,马明哲又安排自己的子女远赴美国就读。逐步将家人和主要资产转移海外。一个在平安保险公司内部广为流传的故事是,1996年5月由平安信托投资公司和香港大峡谷公司合计投资357万美金设立金爵俱乐部。其中,由平安信托投资公司投资1563.9万元,(占比49%。金爵俱乐部的营业场所就在平安保险公司深圳总部的平安大厦内。但金爵俱乐部成立以来,一直经营不善。到2000年,已经亏损近2000余万。2000年中,马明哲安排平安保险旗下的平安海外控股公司所属的香港华威保险顾问公司,出资200万美金收购了香港大峡谷公司所持有的金爵俱乐部51%的股份。然后,于2000年底,又安排金爵俱乐部关门倒闭。由此,仅此一项,平安公司既损失3000余万。而平安公司为何要出如此高的代价来收购一家濒临破产的金爵俱乐部的呢?据知情人士透露,香港大峡谷公司其实乃是马明哲亲属在海外的公司。通过此项交易,平安保险公司损失3000余万,但马明哲家族则在海外进帐数百万美金。

    业内关于首富马明哲的传说还有很多。比如,在对“风雅”生活的品位方面,马明哲绝不输于王雪冰。马明哲最喜欢的运动是高尔夫,每个周末或者空闲时间都会在高尔夫球场度过。而他的球友也包括了王雪冰、朱小华、劳德荣、虞德海、王炬等落马高官权贵。无疑,这些“球友”们的落马,也加剧了马明哲对自己未来命运的疑虑。


首富命运

    马明哲纵横中国政经高层十数年,深韵为政、经商之道。

    2003年11月初在山西平窑召开的中国平安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高级管理干部培训班上,马明哲向平安的高级管理干部大谈阎西山和晋商成功之道。谈阎西山,马明哲希望建立起象阎西山一样的独特的管理运做体系。谈晋商成功之道,无非是要从政治上找一个稳固的靠山。

    在这两方面,马明哲都用心良苦。

    1999年初,深圳市接管了平安公司的干部管理权限和党的管理权限。平安公司作为深圳市政府控股的大型企业集团,深圳市政府对其管理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为了能够稳固自己在公司内部的统治地位,马明哲一方面不惜斥巨资引入外籍人士,另一方面极力排斥深圳市政府插手平安公司的内部管理。

    马明哲引入的外籍管理人员,都给予了远高于国际市场的工资待遇。援引《21世纪经济报道》的有关内容,原财务总监汤美娟在平安任职期间的收入是年薪900万港币加期权股票,现任总经理的张子欣年薪也高达800万港币,这些都甚至远高于美国财富500强企业的顶级管理人员的薪酬。

    但也许是认识到了高收益与高风险是紧密联系的这个道理。令人无限猜测的是,即便是如此高的薪酬,仍不能够挽留住海外高层管理人员。继2003年初,900万年薪的汤美娟突然辞职之后,又有来自台湾的王铭阳在平安工作数月后毅然告别马明哲。

    甚至到了2003年8月,连马明哲自己的地位也有所动摇。2003年8月11日,深圳市人民政府研究决定,“免去马明哲的中国平安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职务”。就马明哲被免去总经理一职,引发了业内无数的猜测。

    《21世纪人才报》和《东方早报》的有关报道认为,马明哲被免去总经理一职,是由于涉嫌报复陷害复旦大学博士胡坤。

    但也有业界资深人士分析,目前国内金融机构中,董事长兼任总经理的现象很普遍。而根据今年7月修改后的《保险公司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管理规定》,也取消了对公司董事长兼职的限制。在正常的情况下,马明哲被深圳市政府免去总经理一职没有明显的必要。因此,马明哲通过各种渠道,大量持有平安公司的股份,试图将一家国有金融机构转变为他个人控制的私人公司,已经引起深圳市政府有关部门的警觉。

    更有知情人士透露,对于被深圳市政府免去总经理一职,马明哲专门为此到深圳市有关部门投诉。但都没有得到正面的答复。而在国家监察部门和深圳市政府加强对国有大型企业的监管背景下,马明哲掌控达10余年的平安保险公司的盖子,也许即将被揭开。

    对于每每都能够顺利脱险的中国首富马明哲而言,此次能否如先前一样,通过股权联系将自己的风险与政府高层有关人士紧密联系在一起,这种老办法是否还能够奏效,都给人们以更大的想象空间。

    但无论如何,中国金融界流传的一句行话,“也许现在正是清除中国保险业利差损和不良资产的关键时刻”。而也许正如同王雪冰是中国银行业最大的不良资产一样,中国保险业最大的利差损和不良资产,也许正是中国首富马明哲。

    2003年12月15日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今日东方》遭到关门厄运的相关报道:马明哲的“平安船队”
  • 由于报道中国首富马明哲,百年老刊《今日东方》遭到关门厄运(图)
  • 十一狼:中国首富马明哲与温家宝总理“业务”关系考证 (图)
  • 平安公司董事长马明哲回忆与前证监会主席刘鸿儒的钱权交易
  • 复旦博士冤案最新进展一:马明哲动用国有资产对媒体实施胡萝卜加大棒的政策
  • 复旦博士被冤拘半年 平安公司董事长马明哲涉嫌报复陷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