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苏州暴力拆迁“顶风作案” 市民深夜遭野蛮绑架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2003年12月12日)
     记者 朱中顺

       12月5日,家住苏州市工业园区娄葑镇鸭蛋浜83号的孙宝祥和朱玉珍度过了终身难忘的一天:这天深夜,一群身份不明的人破门而入,将还在睡梦中的夫妻两人强行捆绑带离,随后,他们居住了25年的房屋倒在了推土机铁铲下。昨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孙宝祥谈及此事还心有余悸。据悉,当地警方已成立专案组进行调查。省公安厅“打黑除恶”办已高度关 注并督查此事。苏州一位法官认为,拆迁单位碰到所谓的“钉子户”不能操之过急,要通过法律手段解决;而拆迁户也不能漫天要价,要理智对待合法拆迁。 (博讯 boxun.com)


  A 遭“绑架”房屋被强拆

      昨天,记者采访了孙宝祥。回想起当日发生的事情,孙宝祥说:“太可怕了,以前只是在电视里看过这种场面,没想到现在降临到我的身上了。”据孙宝祥回忆,当日晚上11点左右,在二楼卧室睡觉的夫妻俩突然被一阵剧烈的震动声惊醒,刚打开灯,就闯进来几个彪形大汉。“我不认识你们,你们想干什么。”“不许说话,否则就打死你们。”还没等孙宝祥和妻子反应过来,这群人就用胶带将两人的嘴给封了起来,并用手按住两人的头部,随后又用绳子将两人的手反绑住。突变让朱玉珍十分惊慌,挣扎着想呼救。一个男子上前揪住她的头发,使劲地往墙上撞击。随后,仅着内衣的两人被架着出了自己的房屋。惊慌中,孙宝祥看到了两辆面包车和一辆推土机,紧接着听到“轰隆”一声,孙家的房子被推倒了。

      “头被他们压在座位下面,看不清楚那群人的面目。”孙宝祥说,上车后大约40分钟,他听到车上一名男子打电话:“你们好了,我们可以放人吧。”“一人两百块钱,去吃夜宵。”就这样,两人在娄葑中学附近、正在施工的东环路上被推下了车,不明身份者威胁着让他们趴在地上,不许张望。吓坏了的夫妻两人只好听命。等车辆离开后,狼狈的孙宝祥夫妇俩发现,还有一位60多岁的邻居大妈也被带到了这里。深夜寒风刺骨,孙宝祥和妻子顾不上回去穿衣服,就去蒌葑镇派出所报了案。


  B 祸起“钉子户”没签拆迁协议?

      昨天,记者在鸭蛋浜看到,这里基本上已经被夷为平地,只剩下中间两三幢被推倒了一半的居民楼孤零零地立着。孙宝祥家中一片狼藉,家具、床被等其他生活用具散落一地。据孙宝祥介绍,因为知道要搬迁,一些贵重物品已经搬走了,但事发时家中还留有数万元现金,等他们回到家时,已经找不到了。

      “那群人简直就是土匪,太恐怖了,我当时都被吓傻了。”朱玉珍挽起自己的衣袖,让记者看她发肿的手腕。她说,她现在还感觉自己的头有点发昏。孙宝祥告诉记者,他和妻子都是失业人员,是50岁左右的人了,儿子初中毕业一直没有找到工作,家中还有两位古稀的老人,生活十分艰苦。在9月份开始进行拆迁的时候,家中的水就被停掉,那时候天还比较热,全家人只好到附近的村子里去拎水洗澡、做饭。

      在孙宝祥提供的一份由娄葑镇葑谊居委会7月26日发出的拆迁通知上记者看到,鸭蛋浜地块将用于“娄葑南区园区一中”的建设,按照娄葑镇政府的部署,7月份对该地块住宅进行丈量、评估,8月底搬迁结束。

      大难降临到自己身上,孙宝祥认为这与他没有在拆迁协议上签字、推迟了拆迁进程有关。据孙宝祥介绍,因为他对政府的动迁补偿不满意,在同意进行评估之后,并没有在协议上签字,当晚有同样遭遇的邻居也是如此,没有签协议。“我们虽然是‘钉子户’,但没想到他们竟然采取这种手段来对付我们这些居民。”


  C 各方

      拆迁单位:我们早就退场了

      负责鸭蛋浜拆迁的单位是苏州工业园区建新蓝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该公司负责人吴照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否认强行拆迁与他们有关。吴照强称,他们是9月8日开始对鸭蛋浜进行拆迁,而在10月30日就已经退场。剩下的“钉子户”由谁来拆迁,他们也不知道,那些不明身份的人不是他们的人。

      镇委副书记:配合警方调查

      对发生此起事件,苏州工业园区娄葑镇党委谢副书记表示,鸭蛋浜拆迁建设项目是由镇政府实施的,但对强行拆迁一事并不知情。谢书记说,按照上级政府的要求,鸭蛋浜拆迁工作在8月底就应该结束,明年9月前学校的建设就完工。鸭蛋浜有70家居民,67家已经签订了协议,但还有3家(其中包括孙家)一直没能就拆迁补偿达成一致,延缓了拆迁的进程。为此,镇政府曾多次去找这些居民做思想工作,并在不违反房屋拆迁有关法规的前提下,答应给予这些居民最大的优惠,但没能成功。

      对拆迁补偿的问题,谢副书记说:“建设项目是由区政府立项,有关部门审批的。在建设过程中,所有程序、手续都是合法的,拆迁补偿方案也不会存在问题。”随后,谢副书记拿出有关手续让记者看。

      “事情发生后,我们很重视,第二天就专门开会讨论,并做好3户人家的善后工作。”谢副书记说,发生强行拆迁的事情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这种行为肯定不正确。现在,他们正在配合公安部门进行调查,但到底是谁的责任,在调查结果出来之前,还不能下结论。

      派出所:侦破的难度较大苏州市娄葑镇派出所高所长告诉记者诉记者,接到报警后,他们成立了专案组进行缜密调查,并及时向上级部门做了汇报。因为受害者提供的线索很少,侦破的难度较大。目前,强行拆迁者到底是谁还不清楚。该负责人表示,警方将会就此案作进一步调查。

      省公安厅:监督有关部门办案

      近日,江苏省公安厅开展了“打黑除恶”行动,其中一个重点就是全面排查和打击插足拆迁纠纷的黑恶势力。昨天下午3:40,记者拨通了江苏省公安厅“打黑除恶”举报热线025—83526533,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已经接到了群众反映此事,该部门记录上报后,将此情况反馈给了苏州市公安局,希望苏州警方能够彻底核实、查清情况,及时告知群众。这名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正值公安部门“打黑除恶”行动时期,对苏州发生的此起事件,省公安厅将会进行监督。

      法官:要理智对待合法拆迁

      对此,苏州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法官认为,拆迁单位在遇到所谓的“钉子户”时,不能操之过急而采取非法的手段,完全可以通过法律的途径来解决,可以向建设局申请仲裁。建设局仲裁后,如果拆迁者还不执行,继续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法院核查建设局的裁决后一般会召集双方进行协调,如果无法达成一致,就依法进行审理判决。

      作为拆迁者来说,更应该理智对待合法拆迁,接受有关部门的协调,不能漫天要价。如果因此而激怒某些不法拆迁单位,被强行拆迁后,自身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不说,在追究拆迁单位的不法行为的过程中,如果没有公安部门的调查结果证实“强拆”与拆迁单位有关,会遇到主证困难的问题。

      拆迁单位自称已经退出,那么是谁操纵了这起恶性事件,里面是否牵涉到黑恶势力?本报将继续予以关注。

      《江南时报》 (2003年12月12日 第二版)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暴力拆迁的一些典型案例
  • 沈阳两幢楼同时蹊跷起火 怀疑是开发商故意纵火驱赶拆迁户
  • 强迫拆迁逻辑图(图)
  • 拆迁恶行再现京城 大北窑居民谈拆色变
  • 上海警方干预张贴拆迁政策文章
  • 陕西拆迁补偿条例今施行 不得断水断电强迫拆迁
  • 南京拆迁补偿办法将作重大调整 将向社会公示
  • 南京江宁政府圈地拆迁 民营企业利益受损严重
  • 拆迁户的无奈及悲愤(图)
  • 天安门抗议拆迁示威者被判刑:被逼无奈跳河判2年
  • 中国经济时报质疑“报道拆迁属泄密”
  • 政府纵容致拆迁矛盾激化 民怨以极端方式宣泄(图)
  • 拆迁致死人命——青岛市辛安街道办事处境内的一起拆迁事件
  • 上访无效 青岛拆迁户中南海静坐抗议
  • 抗议拆迁示威者在中南海门外遭拘捕
  • 底楼是几楼?成都48户拆迁群众深陷概念“陷阱”
  • 国家征收将被严格限制 商业拆迁再难假公济私?
  • 沈阳市再次发生野蛮拆迁行为
  • 强制拆迁已成中国一大社会问题 有关法规违宪
  • 被严密封锁的消息:南京邓府巷拆迁户翁彪自焚之后,又有两人惨死在“强拆”二字之下(图)
  • 昨天,骇人听闻的暴力拆迁再现南京!(图)
  • 大陆转来关于强迫拆迁的情况
  • 童大焕:没有一个拆迁户的官司赢过
  • 南京市玄武区警察恋栈拆迁一线,仍在做与身份不符之事!(图)
  • 强迫拆迁和恶法23条
  • 建设部中外记者招待会第二天,南京拆迁再次发生武力冲突:残酷拆迁真相!
  • 北京东大桥路部分居民将被强迫拆迁
  • 金海涛:从野蛮的强制拆迁说起
  • 对比我们共和国与封建德国的拆迁
  • 建设部副部长刘志峰:严肃查处拆迁腐败
  • 关于北京拆迁感言和上书
  • 四川达州通川区房屋拆迁起风波
  • 拆迁户的真实经历
  • 我所经历过的拆迁
  • 揭拆迁掠夺、反专制独裁
  •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 苏州外商厂房被强行拆迁、土地被强卖
  • 二万北京市民举报贾庆林强行拆迁驱赶百姓
  • 为维护拆迁百姓利益徐永海决定以自杀相拼
  •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