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欧阳懿狱中来信 大陆朋友刘真探望其妻儿
(博讯2003年12月01日)
  【这是欧阳懿狱中来书】

    二妹、安国:你们好! (博讯boxun.com)

  16日见到你们,一切都好好的,我很放心。

  最后得由审判委员会定夺,一个月内能下来,给你们添麻烦了。

  十月份开销大了一点,生活上花费多了一些,我想,你们见到我时肯定很有精神吧,恰好又获剃了胡须,留了头发。

  这个月可给我多寄一百元钱,其它东西是否需要,我的判决下来后再去信告之。子毅(注:小罗妹妹的孩子)的身体很好,聪明胆大,要多花一些时间,根据年龄特点,培养一些兴趣、爱好,多引导,少强制,你学过幼儿教育的,要有意识去实施。

  就说这些,祝万事如意!

  另:回信请同信附邮票10张。

  致礼!

  欧阳一

  2003、10、25

  【这是大陆朋友刘真给王若望先生未亡人羊子大姐的一封信,讲述了探望欧阳懿妻儿罗碧珍、小若宇的情况。】

  羊子大姐:您好!

  ……

  此次我将罗碧珍母子从遂宁小镇邀请到成都见了面。那日当我们在青羊宫附近的一家有着一百四十多年历史的老店共进午餐时,我代表您、代表河清,代表朋友们向小罗欧阳敬了酒,小罗很高兴,也很激动,席间有几次她的眼中都噙满了泪水。长得很像父亲的小家伙若宇,虽然才十岁,但已颇有男子汉的气魄了,他仿佛在有意代表他的父亲,将一杯啤酒一饮而尽。

  席间小罗向我们介绍了欧阳的案情进展,也说到您曾同她联系过孩子受助的事情,但她说,当时怕影响欧阳的案情,她没有按您的要求提供她的收款地址,因而她也没有收到那笔捐助。此事您可再核实一下,看看这笔捐款是否为她寄出?

  小罗是一位性格朴实而沉稳的女性,这些年,跟着欧阳苦惯了的她,目前更陷拮据之中。她所在的小学,工资如能正常发放,每月也才能领到600元的工资。欧阳每月的生活费就需200元(这个月欧阳来信说,能否再为他增加100元?),加之正在长身体的小家伙又特别喜欢吃肉,小罗的艰难便可想而知了。

  但这次她来与我们会面,却还为我们买来了遂宁的特产,百年老字号的“胡老七”五香豆腐皮(30元一盒),说是让我们在旅途中品尝。这是一种伴着一个美好的传说而得名的豆腐皮,其滋味的芳香与独特,将会让我们永生难忘。

  那日我们在一所菁华生态园中共同度过了愉快的时光。出园的时候,天有些凉了,在我们的几次劝说下,小家伙才勉强穿上了外衣,结果又短又小又旧的衣服使我们顿时明白了他为什么迟迟不想穿的原因。我的两位女伴也动了心,和我一起出资为小家伙添置了新衣:一套小若宇自己选中的宇航服,一双与之十分配套的双星球鞋,还有一件十分殷实的牛仔冬装,以及内衣等,焕然一新的小若宇顿时气派了许多。

  这次我还为小家伙买去了文具(多层文具盒、钢笔、水笔、日记本、艺术信纸等),书籍(一套少年版的《中国通史》),以及男孩子喜欢的玩艺儿和西安兵马俑中的平安马车等。最后还为他买了一大包的巧克力、萨其马、蛋黄派等小食品(我为此还送他们一个新旅行包)。总之,我们在尽我们所能地想让小若宇在这个非常的时期,感受一种美好,感受一种关爱。当我鼓励他从此要开始记写日记,鼓励他要多多地给爸爸写信,鼓励他从小便要立下志向,长大做一个顶天立地的人时,小家伙频频地用劲儿点头,这使我很是感动,也使我看到了在这个小小少年的心中正在蕴集的力量。

  我也为小罗和欧阳的父母带去了一包包河南新郑的红枣。那条漂亮的丝围巾,小罗也十分喜爱,我还特意将一件我仅穿了一次的红绒外套送给了小罗,她开始执意不收,我说:做个纪念吧,每当你穿上它,也就能想到我了!小罗说:我不穿,也会想到你啊!但最后她还是被我的诚意所动,被我为什么要选送这件红色外套给她的美好心意所动,收下了。第二天,她穿上了这件为她增添了喜气、增添了精神的红外套,并从她妹妹处拿来了正在乐观地等待宣判结果的欧阳的来信。有感欧阳信中的要求,我在为他们送行前,将从女友那里暂借的200元钱,硬塞给了她,她说:你已经为我们买了那么多的东西了,这钱无论如何不能再收了,我说,这其中100元钱是我邀请你们来的路费,另100元,是我给欧阳的一点贴补,小罗终于含泪收下了。

  好了,我这样详细地向大姐汇报此行的所为,是因为大姐曾给了我那么多的理解与鼓舞,是因为我深知大姐也在热切地关注着罗碧珍母子。的确,爱是生命的本质,爱更是生命的意义,能以我们的热情让身处逆境的朋友感到一种生命的支持和慰籍,便是我们唯一能做到的事了。爱,让我们从每一件最为具体的小事做起,让我们从关爱每一个个体做起。

  寄去小罗母子的照片三张,以代他们向您、向所有关心欧阳的朋友致敬致意!

  真妹敬上03、11、22

  【黄河清缀语】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写过一篇文章“欧阳,我的好兄弟!”首发在《议报》上,文中呼吁捐款帮助欧阳懿:

  “让我们为欧阳,为欧阳的妻子儿女做点实事吧。我为欧阳化募,让他度过难关,让他感到温暖,让我们自己得救。穷朋友1元、5元、10元都行,集腋成裘,请用信封寄给我,勿用支票,手续费很可观。(C/PAROMALES61BAJO28021MADELIDESPANA黄河清收)

  我汇总了后会尽快交给欧阳妻子罗碧珍并在网上公布明细帐;50元以上的募款请直接寄给罗碧珍(电话86-825-2887192)。”

  时近一年,趁此机会,我要向公众作一交代。

  1、北京一位王姓朋友向罗碧珍直接寄过一笔钱,但被退回,退单上注明“地址不详”;另一位张姓朋友最近直接寄罗款则收到了。

  2、我自己要求《议报》编辑“请将稿酬捐赠欧阳懿、罗碧珍夫妇。谢谢。”“大作议报会用,稿费处理遵嘱。”

  3、我至今未收到任何现金捐款。

  4、有朋友辗转相告,某君曾寄我50美元捐赠欧阳懿。我得知后请朋友转告某君,后又直接发邮件给某君,请其说明该捐款大约是什么时间、从何地、用何信封、挂号、平邮寄我?以便我自己及转嘱妻儿深入回忆、查询,以对欧阳懿、某君和自己负责。但未见某君回复。此事使我极感内疚。我深信某君绝对给我寄出了捐款,未收到,其过在我。但毕竟是朋友辗转相告,我希望某君直接说一声确有其事,我当将此捐款转达欧阳懿罗碧珍。求某君成全我,这也是成全你自己、成全欧阳懿罗碧珍。如另有其他人给我寄了捐款而没见我回复说明的,也拜请劳烦再通知我一声([email protected]),我一定会作出交代的。

  5、朋友提醒与批评我呼吁公众捐款用现金寄自己的办法是不妥的,我既深以为是,也不以为然。深以为是,是因为事实证明了此法行不通且出了问题;不以为然,则是痛心道义的沉沦泯灭了人们互相间最起码的信任,高尚的情操难畅其行。

  大陆朋友给羊子大姐信中提到的币种是人民币,也就是说,欧阳懿在狱中,需要增加的100元费用只相当于10欧元或11美元。我再次呼吁有心人向大陆朋友刘真学习,节省三包烟钱、一次酒吧花费帮助欧阳懿、罗碧珍。

  鉴于以前的教训,我作为新会员,请求国际笔会中文独立作家笔会设专人专项负责接受、处理给网络作家欧阳懿的捐款,包下欧阳懿狱中每月花费300元人民币(30欧元或33美元)直至其出狱,以减轻其妻罗碧珍的沉重负担,以尽量让其子经常有肉吃,健康成长。我率先捐出区区100欧元。

  03、11、24

  于地中海畔

  源自《议报》

  黄河清提供(西班牙)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大陆教师欧阳懿声援赵紫阳 被控颠覆罪
  • 中国将秘密审判欧阳懿
  • 欧阳懿因言获罪(附:四川省成都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
  • 四川异议人士欧阳懿被正式逮捕
  • 网络和政治镇压持续升高,四川网络和民主活跃人士欧阳懿被正式逮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