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福州党政一把手涉嫌大规模贩毒和组织黑社会罪行
(博讯2003年11月24日)
    福建省公安厅 汇仁

      2003年11月中上旬,中纪委突然派遣三批人马到福州。到目前为止,中纪委已经把福州市委书记何立峰、福州市长练知轩、福州市纪检委书记陈伦等一批大员双规,更多的福建官员将被双规。福建发生的这场官场大地震,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博讯boxun.com)

    2003年7月,福州首富陈凯被安全部、公安部和福建警方共同组织的专案组给拿下了,陈凯的罪名是涉嫌大规模贩毒和组织黑社会罪行,是美国FBI通知中国政府陈凯的犯罪事实后,中国才动手的。陈凯一伙人马被逮后,自知死期不远,在专案组长达4个多月的审讯中,竹筒倒豆子,把他的犯罪事实和自己经营了多年的后台也全给撂出来了,于是,福州官场发生了地震。

    陈凯作为福州首富,表面上他是搞房地产的,但他的房地产规模并不是很大,大家奇怪的是他为什么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能积累那么多巨额的财富。后来,人们才恍然大悟:陈凯是通过贩毒和组织黑社会机构发家致富的。

    据陈凯在审讯中交代,多年来,他最大最坚定的政治靠山是由福州市委书记何立峰、市长练知轩以及市纪检委书记陈伦为他组织的铁三角保护伞!在这三个“福州王”的保护下,陈凯在福州乃至福建都开始他畅通无阻的得意人生之旅。

    在长达近十年的时间里,陈凯贩毒集团贩毒总量达300多公斤,获利达数十亿人民币。陈凯并没有把这些钱全部侵吞,而是把它分别存放在美国、加拿大、澳洲、瑞士等外国银行里,分别以何立峰、练知轩和陈伦家人的名义登记财产所有权。这些官员都已经作好了准备,等自己退休后就移居国外安享天年。我们福建公安多年前就开始怀疑陈凯有贩毒嫌疑,但鉴于他跟福州这些一把手关系那么密切,长期称兄道弟,我们一直没敢动手。

    在何立峰、练知轩和陈伦的庇护下,陈凯及其手下在福州进行残酷而野蛮的拆迁征地活动,他们打着开发的名义骗外商进来炒地皮,然后又把外商的投资通过他们在政治上的靠山和各种诡计给掠夺一空,许多外商在福建和福州都遭遇到这种掠夺,都伤心地离开了福建,中央电视台11月16日的焦点访谈节目也报道了福州市政府是如何掠夺外商、欺骗外商的行为,而此前,福州市政府竟然在报纸上大骂曾经揭露福州官员这种丑恶行经的央视记者曲长缨,扬言要起诉他,无奈之下,央视的焦点访谈节目只好在今年的11月份对福州官员的罪行再次暴光。

    在福州市区和福州辖区,大片大片的良田沃土都被何立峰、练知轩批准强行征来后以几倍和几十倍的价格炒卖。失去土地的农民很少或几乎得不到任何补偿,失业而贫穷的农民越来越多,我们福建成了土地问题最严重的省份。

    何立峰、练知轩和陈伦为什么能如此稳固而不倒呢?这是因为他们在省里和中央有强大的后台。何立峰是广东潮汕人,他到福建做官是中央某大员的推荐。到福建后,何立峰马上抱上了当时在福建当宁德市委书记的习近平的大腿,后来习近平到福州当省长,就提拔何立峰当福州市委书记。练知轩以前是福清市的市长,在他任内,福清市也是冤案堆积如山,失去土地的农民也是不断告他,都被他靠他在省里的领导压下去。

    2003年11月12日,中央电视台“东方之子”开始播放采访第五代领导人的系列节目。那天,做为这个节目第一个出场的“东方之子”竟然是被我们福建人嗤之以鼻、臭名远扬的习近平。习近平本人长相很一般,尖嘴候腮,对记者的提问,他回答非常蹩脚,那水平还不如一个小学生,就这样的瘪三,凭他那点太子党的身份,就做火箭似的当上了浙江省委书记,曾庆红用这样的人真是可耻透顶。

    我们福建腐败混乱落后到今天这种程度,习近平也是脱不了责任的。习近平何德何能,仅仅凭借其父亲那点阴功,就在福建把持省长大权,比省委书记还嚣张。习近平结党营私,拉帮结派,省里许多人事权、财权都抓在他手里,省委书记没有多大发言权。厦门远华走私案以后,中央派宋德福到我们福建当书记,可是宋德福到任后发现,福建根本没有他说话的地方,没有人听他指挥,都听习近平的指挥。宋德福自知斗不过习近平,只好卷铺盖走人,对中央打报告说得了癌症,长期住在北京的301医院,再也不来福建了。

    习近平在福建留下的最大的遗产就是被我们福建人称为“习公馆”的专供他淫乱的西湖宾馆那总统套间。他一个人把该宾馆的最顶层长期包下来,虽然他有个歌星老婆彭丽媛,但习近平对漂亮玩女人则是从不知足常乐。无论是在厦门当官期间,还是在宁德当一把手期间,以及最后在福州当省长期间,供习近平睡过的女人无法记算,我们福建人对此极端厌恶这个陕西出生的乡把佬习仲勋的后代,是他和贾庆林之流的政治流氓把我们福建弄跨了。(摘自:大参考)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