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海外中国教育基金会调查报告(图)
请看博讯热点:中国教育

(博讯2003年11月06日)
  古浪县资助点协调员 高增林

    
(博讯boxun.com)

  图片:唐xx家的房屋已成危房。

  2003年7月5日~7月6日,我来到古浪县,落实海外中国教育基金会对古浪县两所学校贫困学生的资助,对需要资助的学校进行实地考察。来访前先与古浪县教育局的同志取得了联系,古浪县教育局对海外中国教育基金会的资助非常感谢,向我推荐了2所小学,3所初中,分别是古丰初中、黑松峪小学、尖山小学、横梁初中、黄羊川初中。由于时间关系,我仅对黑松峪小学和古丰初中进行了实地考察。

  古浪县是国家级贫困县,干旱少雨,山大沟深,全县辖9镇15乡,全县总人口39.7万人,其中农业人口占91%,古浪县南部是山区,中部是平川,北部是沙漠,南部山区的9个乡镇比中部和北部更为贫困,它们分别是:古丰、黑松峪、十八里堡、黄羊川、井泉、横梁、干城、新堡、裴战营,这九个乡镇中又以横梁和干城最为贫困,分别距县城50公里和100公里。我向教育局建议到最困难的乡镇学校去考察,但他们说时间来不及,带领我去距县城相对较近的两所贫困山区的学校黑松峪小学和古丰初中进行了实地考察。

  一、黑松峪小学贫困学生状况

  黑松峪中心小学是一所完全小学,位于黑松峪镇黑松峪村,黑松峪村共有农户370多户,人均耕地2亩~2.3亩,全村大部分土地为山地,水浇地占全村耕地的七分之一,水浇地亩产约500斤,山地在雨水较多的年份亩产为200斤,干旱的年份可能绝收。

  黑松峪小学共有六个年级,每个年级一个班,全校现有学生285人。

  古浪县的中小学尚未实行一费制,黑松峪小学每学期的收费情况如下:春季学期:学杂费15元,课本费约30~50元,作业本、文具等项支出约60元,秋季的学杂费为35元,其中20元为冬季取暖费,其它收费与春季相同。为降低课本费用,古浪县中小学校使用的是黑白版教材,没有使用彩版教材。

  我向学校校长XX介绍了基金会的概况、宗旨和基金会资助贫困学生的程序规定,校长和村党支部书记带领我走家串户,了解贫困学生的家庭状况。

  贫困学生一般有三种状况:

  1、父母亡故或离家出走,学生成为孤儿,由年迈的爷爷奶奶扶养,没有经济来源,家庭极度贫困。

  X'XX,男,1991年12月出生,3年级学生,家住黑松峪村阳城坡庄,父亲早逝,母亲离家出走,全家5口人,爷爷、奶奶今年68岁,两个姐姐因贫困缀学在家,帮助爷爷、奶奶料理家务,全家种地8亩,爷爷阑尾化脓没钱医治,奶奶长年腿疼,家里的地是同村的亲戚帮着种的。家里缺吃少穿,生活完全依靠村里和上级组织的救济。

  X'XX,男,一年级学生,父母离异,父亲外出多年没有音信,从来没有给家里寄过钱,与爷爷奶奶相依为命。


X'XX,女,三年级学生,父亲不幸去世,母亲准备改嫁,在当地农村,妇女改嫁都不带孩子,和弟弟马上就要成为孤儿,奶奶住在同一个村子里,没有人赡养,祖孙未来的生活不知如何过下去。

  2、父母残疾、患病,不能打工劳动,经济来源少,看病支出大,家庭经济情况雪上加霜。

  


X'XX,男,一年级学生,家里4口人,父亲患心脏病,长年吃药,行走都困难,家里的8亩地全靠母亲一个人耕种。前年患颈椎骨结核,动了手术,现在脖子不能弯曲,冬天没有冬衣,冻得腿疼上不了学。家里还有一个姐姐,也是黑松峪小学的学生。家里打的粮食本来就不够吃,为了治病,还得把粮食卖掉买药,粮食不值钱,药费支出大,家里多次断粮。

  王宗玉,父亲双目基本失明,母亲是一个哑巴,家里种了四亩地,因为患病,无法外出打工,没有经济来源,家里经济十分困难。

  X'XX,家里4口人,父亲患有风湿性关节炎,母亲患心脏病,全身浮肿,家里没有劳动力,不能打工,没有经济来源。

  


X'XX,女,亲生母亲早年去世,父亲再娶,全家共有5个孩子,继母患有肝病,不能直立行走。家庭极度贫寒,但孩子极为顽强,和姐姐学习非常努力,多次被评为三好学生,墙上挂满了奖状。

  

X'XX,家里4口人,母亲患精神病,父亲必须照顾母亲,不能外出打工,因此家中极为贫困。

  X'XX,家里5口人,父亲便血,全身浮肿,母亲有时神智不清,奶奶李氏80多岁了,患头痛病多年,无钱医治。

  X'XX,父亲在煤矿打工时患了矽肺病,不能劳动,家里生活全靠种地维持,生活十分拮据。

  

  古丰初中学生赵xx和爸爸、妈妈。他的父亲在煤矿打工时被砸伤颈椎,下肢瘫痪,上肢萎缩,家里的生活全靠母亲种地维持,家中还有一个正在上初一的弟弟,家庭生活十分困难。今年赵xx已缀学在家,学校免除了他的全部学费,才使赵xx回到课堂上。


X'XX,父亲患有肺病、胃病,不能种田,姐驵在6年级读书,时常头晕,有时会晕得休克过去,全家人生活的重担全部落在母亲的身上。

  

  古丰初中初二学生卢xx和他的母亲。他的父亲患胃病十多年,干不成重活,母亲患肺结核,两个姐姐外出打工,家里住在半山腰上,家里经济来源少,完全是靠天吃饭。再加上父母患病,长年吃药,使他们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X'XX,父亲患心脏病.胃切除,生活极为困难,村里非常同情他们一家,让他们帮村里扫街道、运垃圾,挣一点生活费维持生计。

  X'XX,家里4口人,父亲一条腿被切除,全家人靠母亲务农谋生。

  X'XX,母亲长年有病,父亲为照顾家庭,不能外出打工,全家依靠6亩薄田谋生。

  X'XX,父亲患胃溃疡,全家依靠母亲种地谋生。

  

  X'XX,全家4口人,父亲腰痛不能外出打工,母亲长年吃药,生活入不敷出。

  X'XX,父亲患肺结核,家里生活的重担落在母亲身上,家里还有一个弟弟在同一学校读书。

  X'XX,外出打工时腰被压坏,不能劳动,全家生活全部依靠母亲种地,有一个年幼的弟弟还没有上学。

  3、孩子多,收入少,入不敷出。

  X'XX,全家5口人,人口多,又没有打工收入,仅靠种地维持生计。

  为缓解学生和家庭的紧张状况,学校采取了不少措施,开学后,学生没有钱交学费,村里和学校减免了学生的一部分学费,并允许学生欠交、缓交学费,对于贫困学生,学校让他们自己借课本,一分钱都不交,到学校里上课,使贫困学生得以坐在课桌前,但学校也因此背上了沉重的包袱,学校的运转全靠学生交的学杂费,县里不允许再加收任何费用,有的贫困学生几年交不起学费,哥哥欠了学费还不上,弟妹上学又接着欠。

  

  农家小院。

  为解决贫困学生和学校的实际困难,村里也想了很多办法。村里太穷,没有任何积累,书记、主任上县城里办事坐交通车都是自己掏钱,当了五年主任、书记只拿了一年工资。学校开学了,学生交不起学费,书记就找校长讲情,让学生先上学,学费以后再说。贫困家庭断粮了,村里帮着解决口粮。生活过不下去了,帮助解决一些救济款,群众得了急病组织抢救。学校里没有桌椅板橙,找到自己的老战友,兰炼二中的校长,从兰炼二中要了一批淘汰下来的桌椅,拿回来修好,使全校学生得以上课,为学校和贫困学生解决了很多的燃眉之急。

  

  董xx的爷爷、奶奶。董xx今年三年级,家里6口人,爷爷和奶奶今年67岁,奶奶患患有风湿性关节炎,姐姐在同一所学校上学,家里种了10亩地,爸爸和妈妈在外地打工。

  二、古丰初中状况

  古丰初中位于古浪县西山川腹地,四面环山,现有学生521人,学生家庭普通居住于山区,交通十分困难。据校长介绍,离学校最远的学生,回家时要翻5座山,走一趟要4个小时,大多数学生都得住校,每星期回学一趟,拿来下个星期的粮食。我向校长提出要去学生家里家访,校长说交通十分困难,不可能。我向校长反复交待基金会资助贫困生的程序规定,说明必须经过协调员亲自家访核实,才能对学生进行资助,校长才安排我走了两家,这两家所在的村落是车能够开进去的,我要求继续走,校长说,再走就没法使用交通工具了,走访一家至少需要一天时间,不可能再进行下去。以下对这两户学生家庭进行简要介绍:


X'XX,男,古浪二中初二二班学生,1989年3月出生,他的父亲2000年在金塔县的煤矿打工,煤矿意外失火被砸伤颈椎,下肢瘫痪,上肢萎缩,家里的生活全靠母亲种地维持,家中还有一个正在上初一的弟弟,家庭生活十分困难。今年赵小军已缀学在家,学校领导免除了他的全部学费,才使回到课堂上。这样贫困的家庭里,每个人都十分顾强,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各种物品摆放得井井有条,言谈中没有怨天尤人。

  X'XX,男,初二学生,1988年11月出生,全家5口人,他的父亲患胃病十多年,干不成重活,母亲患肺结核,两个姐姐外出打工,由于文化低,打工的工资十分微薄,家里住在半山腰上,家里经济来源少,完全是靠天吃饭。再加上父母患病,长年吃药,使他们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古丰初中的收费情况,春季学期学杂费25元,住宿费50元,书费123元,作业本、文具费70元左右,伙食费:每个学生每天交一斤粮,一元菜钱,这样的伙食费在城市看来十分低廉,这里的贫困学却吃不起,他们一般吃的是“炒面”,用豆子、大麦炒熟后磨成面后就是“炒面”,这种“炒面”可以吃一个星期不坏。秋季的学杂费是45元,其中含取暖费20元。

  古丰初中的困难程度比黑松裕更加严重,古丰乡全部地区都是山区,许多农户住在山头上,遇到自然灾害时没有任何抵抗能力。外出打工是古浪农民获得收入的最保险的经济来源,然而一些贫困家庭由于家人有病,需要人照顾,不能外出打工,丧失了经济来源。古丰初中每年有60多位学生因贫困缀学,主要原因是家庭极度困难,供不起学费,学生回到家里帮助父母种地谋生。

  在我考察的过程了了解到,古浪是一个经济贫困县,但对教育十分重视,教育经费占财政总支出的31%,在考察过程中,许多人提到古浪教育的“三苦”精神,即“领导苦抓,教师苦教,学生苦学”,在这里,老师和学生都十分刻苦,星期六和星期天,我看见古丰乡山川中的一所小学在补课,而黑松裕乡的所有小学正在进行期末考试。贫困山区的孩子们有一种十分牢固的观念,努力学习,立志成材,走出山区,改变命运。2003年7月9日

  更多内容请看: http://www.ocef.org

  伸出你帮助的手, 为了那些孩子。。。。海外中国教育基金会 http://www.ocef.org/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