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南京一国企女老总被打伤 夜总会老板涉嫌雇凶
(博讯2003年11月05日)
  现代快报:袭击事件发生在位于中华路一侧的秦淮城镇开发大门口。目击者向记者描述了当时情形:10月17日下午6时许,57岁的唐玉华和公司销售副总鲁广清送走来开会的秦淮区有关部门领导后,来到自己的车前。就在她等司机下楼的时候,旁边小巷中突然冲出两名不明身份的男子,手拿自来水钢管朝唐玉华的腿部抡去。其中一男子第一下把水管砸在唐的左大腿,没 等唐反应过来,第二下又砸在了她的左小腿上。唐玉华惊叫道:“不得了啦!有人行凶!”此时,第二名男子正挥着水管朝她右腿打去,唐稍微闪开了一下,自来水管砸在地上,又反弹到唐的右脚上。记者获悉,唐玉华受伤情况为左腿软组织挫伤,右脚趾骨、踝骨部位骨折。

      四名凶徒先后落网 (博讯boxun.com)

    目击者表示,打人时间持续不到一分钟,没等唐玉华和鲁广清反应过来,这两人就开始朝小巷逃跑。而就在此时,唐和鲁的司机刚好下楼,发现老总被打,他们连忙朝其中一个男子追去,一直追了200多米才将其中一男子扑倒在地。其后,白鹭洲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将这名男子带回警局。10月17日当晚,当场被抓的歹徒经过突击审讯,招供出参与此事还有另外三名同伙。10月18日凌晨5时许,警方在下关区一桑拿浴室将三人擒获,目前已全部刑拘。警方表示,从四人招供的情况看,这是一起策划严密的行动:歹徒们有“专车”,有两部用完即可把卡扔掉的“如意行”移动电话,另还查获三根自来水管和一把开刃砍刀。“这说明唐玉华和对方至少有100万元以上的利益冲突。”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警察说。

    凶案幕后主谋是谁?

    记者了解到,秦淮区秦淮城镇开发成立于1984年,直属秦淮区政府管辖,是一家拥有一级开发资质的大型国有企业。主要从事房地产开发,总资产超过9亿元人民币,近几年每年纳税额均超过2500万元。该公司多位员工又告诉记者,唐玉华从1991年开始担任公司法人代表、总经理。在她的带领下,公司近几年来连续获得国家、江苏省和南京市的多项荣誉,唐玉华本人也是一个“为官清正、能力突出”的好领导。

    记者多方打听后获悉,目前被抓的歹徒张某已经供认,他和同伙是人被花钱雇佣。张某坦白,是南京新富城夜总会女老板张庆云在10月13日晚上把他叫去,议定“打断唐玉华的一条腿,让她休息休息”。随后,张某又叫上了另外三人从10月15日开始连续跟踪唐玉华,直到17日下午终于得手。张庆云之所以要雇人打唐玉华,导火索是一幢名叫“金海南”的商用楼。

    角逐“金海南”结怨

    在店铺林立、商家众多的夫子庙东南角,紧靠平江府路的街头,记者看到了“金海南”。据其工作人员介绍,这幢楼是秦淮城镇开发的资产,全楼共七层,总建筑面积11000平方米。近年来,随着秦淮区对平江府路进行改造和夫子庙的扩容升级,这个地段的房价开始上涨。但尽管如此,对经商的人来说,能够在这里拥有一个店铺无疑还是等于拥有了一棵摇钱树。在采访了多位知情者后,记者了解了一桩围绕“金海南”的商战。

    在2003年3月以前,“金海南”曾由秦淮城镇开发出租给人经营餐馆,因经营不良,其老板和秦淮城镇开发产生了一些矛盾,最后秦淮城镇开发通过法律手段才将其重新收回来。为了尽快盘活这块国有资产,秦淮城镇开发产生了整体出售该楼的想法。知情者表示,矛盾就出现在这个正常的卖楼决定上。

    2003年4月,张庆云开始和秦淮城镇开发洽谈收购“金海南”的事。双方在7月中旬初步商定,整楼作价2600万人民币,由张庆云先付30%~40%的首期后秦淮城镇开发为其办理产权过户手续,然后张庆云再以楼房向银行抵押贷款,还给秦淮城镇开发。唐玉华、鲁广清和公司销售科科长何庆城参加了这次会谈。

    8月初,何庆城向唐玉华汇报,说张庆云传来的付款协议有了变化,原来商定的首付30%~40%被改成了10%,即秦淮城镇开发本该拿到1000万元左右的首付款,被改成了260万元。唐玉华当即否决,并表态没有30%的预付款就不能出售。此后没过两天,突然有许多人打电话到秦淮城镇开发,询问“金海南”是否要将一楼门面分割出售?这让唐玉华产生了警觉。凭借多年经验,唐玉华分析认为,这股“分割出售”的传言极可能是张庆云放出去的,款没交,先卖房,对方玩的正是“空手套白狼”的把戏。唐玉华判断,对方目前显然资金不足,所以一方面压低首付款,一方面放风要零销“金海南”,好尽快圈钱。

    “只要唐总同意,后来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知情者说。但唐玉华态度很坚决。一来,秦淮城镇开发跟张庆云还有笔“老账”。早在2001年,张曾以700多万元价格买了秦淮城镇开发一处“探花楼”的产业,但至今仅付240.9万元,还欠了400多万元。这让唐玉华感到,如果这次还低价出售,则国资流失的可能性很大。其二,“金海南”正处在升值期。如果明显违背业内惯例,让张庆云以260万元拿走2600万元的楼房去圈钱,唐玉华就有了说不清楚的“嫌疑”,很难向区政府和公司员工交待。

    到了9月初的一天,张庆云突然派人把260万现金装了整整一蛇皮袋拿到秦淮城镇开发,想让秦淮城镇开发收下,把购房变成既成事实。这显然是如同强抢。唐玉华当即表态,“双方没有只付10%款项就拿房子的协议,钱不能收。”知情者说,张庆云事后又给唐玉华打了一个电话,张在电话里埋怨,秦淮城镇开发“事先答应好的,怎么又变了卦?”唐回答,“谁答应你的你找谁去,我的态度是除非你先交30%的款。”此后,张庆云一直未再找过秦淮城镇开发。

    9月底,房地产市场行情进一步看好,“金海南”周围的门面房涨到了每平方米3万元的高价。唐玉华一算账,“金海南”的一楼门面房就算做2万元/平方米,1100多平米就可卖到2000多万元,遂决定由秦淮城镇开发自行分割销售,并委托一家公司做了设计方案。10月13日,唐玉华带领公司相关部门到“金海南”现场察看情况。这无疑让张庆云大为光火,由此产生了本文前述的一幕。

    当事各方一片缄默

    为进一步弄清案情,记者曾想采访唐玉华,但被她拒绝了。秦淮城镇开发的一位内部人士明确告诉记者,张庆云的目的就是强迫交易,如果唐玉华答应了,其结果就是国有资产的流失。“唐总的做法是在保护国资,但在受伤后,她面临的处境反而很微妙。”记者追问是怎么个“微妙”法?但他不愿进一步详谈。当记者拨通公司副总鲁广清的电话,试图向他询问现场情况时,他表示,“我不知道。”后记者又从多方证实,唐玉华被袭时,他就在唐的身旁。于是记者再次联系到他,他在电话中先问“谁告诉你的?”然后又说,“我当时不在场。”对记者提出面谈的要求,他又表示,一直有会议要开,说完挂掉了电话。而记者从该公司内部了解到的情况是,当天没有会议。

    事件引起秦淮区高层强烈震动,多位区领导均表示,“这件事情性质非常恶劣,要严肃处理”。而接受记者采访的相关人士却纷纷表示,张庆云虽然只是“个体户”,但背景并不小,“不然,哪敢向国企叫板?!”但截至发稿时,记者还没有得到张庆云被逮捕的消息。

    有关法律专家表示,这是典型的商人和黑恶势力勾结,强买强占国有资产的行为。专家指出,在一些地方出现的商人和黑社会势力的相互勾结、相互渗透现象,是扰乱社会正常经济秩序的一大毒瘤。尽管它发展的水平、程度还处于“初级阶段”,然而从其目前表现的方式和发展趋势来看,却不能不引起人们的关注。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