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体制障碍和三中全会(3-5)
(博讯2003年10月11日)

教育问题 无从解决

    中国内地的教育存在重大问题,一直是人所公认的事实。民办学校滥收学杂费、适龄学童失学、学校因受政府制肘而未能建立自己校风等问题屡见不鲜,中国政府一直声称有完善的教育政策去解决,奈何这些政策似乎迟迟未见实效。 (博讯boxun.com)

  民办学校向学生滥收学杂费,早已不是新闻。《瞭望》周刊发表文章指出,国家发改委公布的数据显示,教育收费问题已经连续3年成为全国价格投诉的头号热点。有专家估计,保守计算,十年来教育乱收费达到2000亿元。南京一家调查公司的调查结果显示,中小学已经名列"十大暴利行业"。

  根据中国法律,民办学校法人属于民办非企业单位法人,但其对民办学校法人治理机制的规定笼统。民办学校在经营过程中存在一定风险,甚至可能破产。法人治理结构滞后,加上监管体制不足,使这些学校滥收费用成风。学生、家长及社会的利益均得不到保障,甚至投资者的利益也可能受损。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等价交换和公平竞争原本是市场运行的基本规则。但由于学校运行机制完全由政府主导,义务教育学校缺乏有效、公开、公平的教育财政预算、拨款、审计和评估制度,导致投入、资助失衡;公办学校受政府保护,民办学校和公办学校没有同等的法律地位与政策环境,在市场竞争中处于不平等地位;教育资源配置不均衡,学校不能在公平条件下竞争,结果是真正实现教育走"市场路线"的目标遥遥无期。

  公办学校和民办学校不公平竞争,另一方面政府对学校作统一标准评估,缺乏市场的评价与反馈,也令这些评估流于平面和理想化,不能贴近真实市场标准。

  中国教育管理体制的最大问题,可能在于政府对学校的权力过大,令区域的自主管理权力不足。部门之间在教育资源配置方面的力量分散,中央与地方统筹管理教育的权限不明晰,种种因素也令教育事业未能健全发展。

  另一方面,政府对教育治理的错位,也令教育发展未能完善。法律规定中国人民享有9年义务教育,但政府对这一公共服务领域却投入不足,不符合建设公共财政框架体系的需求。很多弱势群体如农村转移人口、社会低收入人口、农村和边远地区人口等,政府对他们的教育补偿和优先扶持均不足够,使这些弱势社群失学问题迟迟未能解决,反而越趋严重。

  更严重的是,政府未有尽力宣扬教育的重要性,学校和培训机构对市场的教育需求和百姓的教育需求缺乏了解,致使当面对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近期利益和长远利益选择时,政府管理部门和其他办学单位领导往往变得急功近利,宁愿舍弃周期较长、效益较滞后、成本较高的人才培养和教育发展,使"人力资源是第一资源和教育优先发展"的目标沦为空中楼阁。

  要解决教育方面千丝万缕的问题,可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事。现阶段,教育部门下放更多权力予区域,让其拥有更多教育自主权。公办学校和民办学校必须能作公平竞争,才能互相促进、提高教学素质。中国教育的根本问题在于其法规发展未健全,结果是再好的政育计划、政策也只能流于理想化。要建立适当的监管机制,要平衡学校的教学自由和其管理、收费标准,才能避免民办学校的教学素质提高了、其高收费却令普通平民难以负担的吊诡情况。

  已故中国领导人邓小平曾对意大利知名记者法拉奇表示,中国的最大问题在教育。但他其后在内部会议称,他说的教育实际上是指政治教育。他这番奇怪言论至今仍对中国教育有莫大影响。时至今日,上至中央,下至地方官员均认为,教育最大的问题在于政治教育。人们谈及教育问题时,仍然混淆了正常全民教育和灌输政治思想的党内教育;在两种教育有冲突时,必须以政治思想为先。中国一日未能面对邓小平内外不一的言论所带来的坏影响,中国的教育问题就不可能从根本得到解决。

  9日


胡借市场抗官僚主义

  胡锦涛在三中全会要求多项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措施,其实有一个用心,就是以市场减少官僚体系对社会发展的障碍。在科技发展这一问题上,官僚主义构成的影响尤其突出。

  根据最新的官方数据显示,中国目前对科研的投入占国民生产总值约1%,而目前美国是2.7%,日本则是3%。相反,公益类科研机构应是政府财政科技投入的重点,但政府的投入程度却至为薄弱。中国对公益类科研机构的投入明显低于发达国家、甚至发展中国家。主要问题在于,国外除政府投入外亦充分利用市场机制筹措科研经费,而在中国则大多政府一力承担。

  今年三月人大会议期间己有委员提出,国家应订立政策令国家科技投入逐步提高而较接近已发展国家水平;但有关提案仍在讨论阶段,人大仍未有正式立场。这个情况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不少负责科研发展的官员都采取保守态度。他们不求有功,就怕向市场筹措科研经费和将科研成就市场化容易削弱政府对战略性科技的完全操控。

  科技官僚的问题,在中国对抗非典时,可谓暴露无遗。非典初爆发时,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李立明及洪涛院士将"SARS"病原误判为"衣原体",遭到广东的钟南山等临床学家和一些流行病学专家的质疑,但一些高级人员却急于邀功,加上某些政治需要,立即上报了卫生部。而当时的部长张文康又偏听偏信,多次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SARS"的病原是衣原体。当钟南山等人提出不同意见时,不仅没有受到卫生部的重视,反而遭受批评,钟南山更私下被劝告"不能推翻上头的意见"。

  中国官方《瞭望》杂志文章列举的这些中国科技发展窒碍,实际只是有形的体制问题。文章指出,目前政府和市场在创新市业中的互动关系尚未确立。政府和市场分工不清,导致资源、管理大量错配、缺位。其实很多研究开发工作本来应由市场、企业投入和运作,但它们现在仍然受政府指挥控制。政府能投入的资源有限,结果只会令这些资源分散,使科研工作的成效大大减低。应由政府执行的科研活动取不到应得的资源,企业技术创新力量的增强又受限制,致使政府执行的科学研究和企业的技术创新都面临着重大挑战。

  具体来说,应用研究开发活动应是一个国家研究开发活动中规模最大、占用经费最多的部分。在市场经济国家中,企业是这类活动的主体;但在中国,这一领域的大部分产业科研力量和科技资源却仍集中在政府部门,致使政府难以脱身,企业研发先天不足。1997年中国科学家与工程师在企业、科研机构和高校的分布分别是35%、36%和28%,研究开发经费来自企业的占43%,远远低于发达国家的水平,可见企业尚未成为应用研发的主体。

  《瞭望》指,这些应用开发研究科研机构本该进入市场,现在却被政府养着,迄今仍然沿用事业单位的管理方式和运行机制,无法产生依靠市场竞争求生存的压力,科技人员主要追求的还是论文、职称、获奖和个人学术生涯的设计,对成果的市场化应用可说是漠不关心。缺乏市场导向、不重视成果转化,技术成果实用性、配套性偏低,令这些机构空拥大量成果、各种奖项之名,真正能够应用到实际生产的产品数量却十分有限,能在国际市场上形成竞争优势的更是微乎其微。有关资料显示,上世纪90年代,中国每年鉴定的重大科技成果达3万项左右,但能够形成专利等知识产权的,却少之有少,科研成果转化率还不到20%。

  报导指,政府不愿放弃对科技活动的操纵能力,以传统手段管理科研机构。这些管理手段计划色彩相当浓厚,最主要的表现就是"申请——立项——研究——报奖——评奖"这样一个过程。所有项目都是面向全国各类科研院所,几乎所有的研究机构都可以申请任何一个项目进行研究。缺乏协调、协商的结果是,往往同一个内容,针对不同项目的要求稍微包装一下,就能申请到多个项目的经费,使科研内容大量重复。

  该报导又说,流动机制不畅、相应的社会保障制度不健全,也是中国科技发展的一大障碍。国外的创新队伍越来越年轻化,科研人员创新周期变得很短。拥有1万多科研人员的德国马普学会在一个计算周期7-8年中,人才流动率为75%,即75%的人在马普的工作年限基本不会超过8年,这种自我更新能力保证了其在国际科学界的领先地位。但在中国现行的人才流动机制下,人才不能真正流动,使真正的帅才难以成为一个团队中的"主力前锋",而流不出去的老将又难以担当重任。中科院虽然制定了5%的年更新率,但在实际进行时却遇上极大困难。

  中国自朱镕基时代确立了科教兴国的大方向。胡温体制要面对的,是一个庞大的科技部门、官僚利益集团。全会后虽可望引入市场机制减轻官僚主导的影响,但可能会引起部分人士消极抵制,要落实仍有漫长的距离。

  10日

  曾慧燕


三中修宪争议大

  三中全会的一个焦点就是修宪。修宪的内容,不外把"三个代表"理论写进宪法和对私有产权有一个交代。

  北京消息人士表示,是次会议可望落实把江泽民一手创立的"三个代表"写进宪法。这是江泽民政治上的一个重大胜利。

  消息人士认为,三个代表能够进入中国宪法,对江泽民有三个好处:一是他的历史地位得到确认;二是江泽民将可以通过成为"三个代表"代言人继续保持政治上的影响力;三是他的家人将来也不会有麻烦。

  这三个好处,第一个是荣誉性的;第二个和第三个却都有实质的好处。外间普遍认为,胡锦涛正在逐渐掌握大权。胡上任后一直推动和演绎"三个代表",但江泽民才是这套东西的正统始创人。

  消息人士又指出,自从邓小平理论入宪后,邓家后人即使不像以前呼风唤雨,也不致于锒铛入狱;有人认为这和邓小平理论成为宪法一部分有关。

  过去有宪制专家建议中国当局把"私有产权神圣不可侵犯"写进宪法,但这无疑令人觉得信奉社会主义的共产党是在自打嘴巴。

  现在北京流传的说法是,全会可能会用更婉转的说法给私有产权一个宪制上的地位。有专家认为,这次计划修改宪法,应该表明各项所有制,包括公有的,私有的,应该一视同仁,应该对它们的"合法权益"都加以保护。但同时也有专家认为加上"合法"二字,会令事情本身更形复杂。

  无论如何,中国要入世贸,要和国际社会在法规上接轨,全会该会对修宪有一个方向,但实际方案可能至明年三月人大开会后才会明朗化;具体内容,可能还会引起专家的一场大辩论。

  王菊 11日

  亚洲时报在线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体制障碍和三中全会(1、2)
  • 国资委主任李荣融:三年构建国资管理的新体制
  • 《瞭望》:围剿体制性障碍 中国改革进入转折点
  • 华盛顿邮报分析胡锦涛改革政治体制谈话
  • 我国行政体制改革基本确定:将增设更多直辖市
  • 中国政治新动向:大陆网友可以公开讨论政治体制改革问题(2)
  • 中国政治新动向:大陆网友可以公开讨论政治体制改革问题(1)
  • 温家宝指称要政企分开、深化行政管理体制改革
  • 中共专政体制成为高官腐败的温床
  • 胡祈评论:胡温体制的不足之处
  • 北京传媒批电力体制落伍矛头指向李鹏
  • 中共10月开三中全会 讨论经济体制和修宪
  • 「胡温体制」: 每临大事勤学习
  • 学者: 中国出现体制性过热 经济运行面对失衡红灯
  • 中国官方媒体严批香港示威 称其已成为颠覆政治体制的工具
  • 中央党校副校长虞云耀:从体制和机制建立健全党内民主
  • 周小川剖析中国金融体制改革 近期有四重点领域
  • 中国行政体制改革九大宏观问题待破解
  • 胡温体制将届百日「二老」满意
  • 兰剑:评-中国官方媒体严批香港示威 称其已成为颠覆政治体制的工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