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安徽农民天安门自焚续:探访朱正亮的家人(图)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2003年9月23日)
    

      在青阳,拆迁仍在进行。摄影 南方都市报 特派记者 胡杰 (博讯boxun.com)

      采写/南方都市报 特派记者 胡杰


  “不上访怎么办”  朱家人认为自焚是迫不得已

      9月18日,青阳县全城停电。据了解,这是青阳为迎接即将到来的国庆黄金周在进行供电网络调试。

      朱仁杰买来几支蜡烛。烛光中,他呆坐在桌旁。他的79岁的外婆就着烛光煮饭。

      刚刚下过雨的夜晚,空气潮湿闷热。三天前,9月15日早晨,朱仁杰的父亲朱正亮和母亲吴春娥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朱正亮把汽油浇在身上,然后点燃。

      朱仁杰和外婆住在一幢楼房里,水泥楼梯还没有装护栏,一些窗户上没有玻璃,用报纸糊着。朱仁杰说,作为拆迁后的过渡房,政府指定他们住在这幢楼里。

      房间很乱,贴着封条的家具胡乱摆放着。朱仁杰介绍说,他们全家是在2002年元月11日那天被强制搬到这里的,他们刚刚住了几个月的新楼房被推平。从那天起,他的父母就走上了上访之路,直至发生自焚的惨剧。

      朱仁杰对强制拆迁的情景记忆犹新。“早上8点来钟,我父亲一早出门做事去了,就我和妈妈在家。这时,一下来了100多人,门外还停着推土机。我看到县里的领导也在场,还有穿制服、戴大盖帽的人。他们什么话也不说,就把我和妈妈往门外拖。妈妈哭着不愿出门,那几个人就使劲拖,拖了100多米,我妈妈身上都是血。”

      按朱仁杰的说法,执行强制拆迁的人只是草草地搬出了一些大件家具,就开动推土机推平了他家新盖的楼房。“我父亲回来看到房子全平了,一个劲儿地用头撞墙,说不想活了。”

      朱家的几位亲戚则向记者证实,这幢耗资10万余元的楼房花掉了朱正亮一家所有的积蓄,还借了钱。这房子是全家人的希望,一下子就被推平了。

      朱仁杰说,建房时的辛苦和快乐是难以名状的。由于自家地势高,不方便运石料,为省钱,一家人自己挑沙挑石,每天凌晨3点钟就开始挑。房子建好后,又进行了内部装潢,“跟宾馆里一样,看着就让人高兴”。

      接到县里的限期强制拆迁通知后,朱仁杰借了部摄像机,录下了当时新房的情景。他说,这就是证据,谁也否认不了。

      对于父母上访的经过,朱仁杰只是大略了解一些,“父母上访肯定是对的,那些人逼得我们没办法,不上访怎么办呢?”

      朱仁杰说,他父母曾在一年中8次到省会合肥上访,到池州市和青阳县的上访次数,多得数不过来了。

      当地政府确实一直在和他家商谈拆迁补偿的办法,但总是谈不拢。朱仁杰说:“政府曾提出给几块地皮让我们挑,可他给的地皮要么见不到阳光,要么原来是坟地,谁愿意要这样的地呢?我们提出的要求,政府又不同意。”

      作为家中的独子,20岁的朱仁杰显出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朱的表姐说,去年房子被推平后,正在读高中的朱仁杰就不上学了,要没有那档子事,朱仁杰现在还应该坐在课堂里。

      辍学后,朱仁杰在一家加工铝合金门窗的个体作坊里做工。朱仁杰说,他现在一个月可以挣五六百元,现在全家人就靠着这笔钱生活。

      按朱家亲属们的说法,朱正亮有一手木匠活,最早在家具厂工作,家具厂倒闭后,他就打小工挣钱,再加上吴春娥帮人打零工的收入,两人一个月能挣近千元。然而现在,朱家已成为城西村最穷困的家庭之一。

      对于媒体上的报道,朱家人表现了异乎寻常的关注。一家媒体报道了朱正亮夫妇曾被治安拘留的事,说朱家夫妇于去年7月2日邀集亲属到朱家原房屋所在的施工现场阻挠施工,砸坏公物,并殴打和咬伤执勤公安。青阳县公安部门以妨碍公务对朱正亮和吴春娥分别给予15天和25天的治安拘留。

      “实际情况是,公安局的人把我妈的左手腕都打断了,我小姨就说了一句‘政府就这么对待老百姓吗”?也被拘留了15天。还有我的三姨丈,因为去了现场,就被罚3天不许蹬人力三轮车。”朱仁杰说。

      与记者交谈过程中,朱仁杰接到了一个电话,“我母亲打来的”。

      征得同意,记者与朱仁杰的母亲吴春娥在电话中进行了简短交谈。吴春娥说,她一直被青阳县赶赴北京的两位女干部看管着,她多次要求与丈夫见面,均被拒绝。她上厕所也有人跟着。现在两位女干部出门买东西,她才有机会往家里打电话。

      吴春娥说,她跟丈夫到天安门,并不知道丈夫会自焚,也不知道丈夫从哪里弄到的汽油。当时她急忙阻拦丈夫,但朱正亮把她推开,点着了火。

      吴春娥说,朱正亮身上的火被扑灭并被带离时,只对她说了一句话,“照顾好儿子”。

      记者把电话递给朱仁杰,但他没说几句话,电话里传来了一声惊叫,然后电话断了。“看管她的人回来了。”朱仁杰说。

      “这老实人怎么做得出”

      朱的前科并不影响坊间对他的同情

      朱正亮到北京自焚,这个消息就像一枚重磅炸弹,在青阳县掀起了轩然大波,成为街谈巷议的话题。蹬人力三轮车的车夫都会很神秘地对你说,知道吗,青阳出大新闻了,青阳人跑到北京去自焚了。

      一些熟悉朱的群众则感到震惊:这个老实得有点窝囊的人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

      据介绍,朱正亮身高不足1.60米,体重不到50公斤,很瘦小。据有关媒体报道,朱正亮在1987年曾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

      知道底细的人常把朱被判刑当作笑料来谈。按民间的说法,平素老实巴交的朱在一次酒后突然把自家墙壁挖开一个小洞,钻到邻居家,欲对一女邻居施暴,未遂。因为朱挖的那个洞实在太小,只有他自己能钻过去,所以公安机关很快就将目标锁定了他,没费什么力气就破了案。

      一些群众对朱正亮表示同情。朱正亮在城西村时的老邻居、一位朱姓老太说:“朱正亮是老实人,不是被逼得没办法,谁会拿自己的命去讨说法?”

      “你政府就是强制拆迁,怎么也得让人家过完春节再说吧,过年的时候好好说说,没准儿就成了,你这么一搞,人家连年也过不好,能不去告你?”有的群众说。

      与朱家同时被要求拆迁的另外27户人家,都已安置妥当,其中10户搬进了新建住宅楼。一位40多岁的男子说,他家当时拆迁时政府补了4万余元,买新房按每平方米600多元算,他花了6万余元。“自己掏了2万多块。怎么说呢,住上新房了,原来的房子比较旧,而且环境很乱,现在感觉还可以。”

      “什么叫满意呢,我感觉他补偿费给得低,可他就给那么多,不接受也得接受。上哪儿说理去?”另一位拆迁户表达了对补偿费的不满。

      “我们对他仁至义尽”

      青阳政府始终觉得朱的要求太过分

      朱正亮自焚事件发生后,青阳县委、县政府向上级机关打了专题报告。报告的主要内容是:朱正亮擅自赴京是个人行为,他提出的个人安置愿望纯属无理要求,政府对其已做了大量的工作,不应为其承担责任。

      “我们对朱正亮所做的工作可以说是仁至义尽了,要说原因,主要是他的要求太过分。”青阳县建设局一位干部说。按这位干部的说法,自从朱正亮被列入旧城改造拆迁范围后,拆迁方先后6次上门做朱的工作,并在政策允许的情况下做了诸多让步,但朱一直不满意。

      按青阳县提供的《关于朱正亮在京自焚事件专题报告》中所述,朱正亮的原房屋住址为县城临城南路东侧临西新村93号(属蓉城镇城西村第八村民组),1998年经申报,经规划部门批准,建成主体二层的平顶砖混结构住宅楼,建筑面积包括附属房屋在内共269.44平方米,其中临时建筑18.03平方米。

      《报告》中说,2001年1月开始,青阳县对城西村一带进行旧城改造,包括朱正亮在内的28户人家列入拆迁范围。27户人家相继签订拆迁协议,并相继搬迁完毕,唯有朱正亮一家拒不与拆迁方签订协议,提出不符规定的过高要求。而朱正亮的要求主要是:在其原宅基地上由其自拆自建;或拆底层返还底层,拆二层返还二层,1比1实行产权调换;或在国、省道旁建房或建门面房。

      “其实他的目的就是要门面房。”青阳县一位了解情况的干部说。“我们这里离九华山就20多公里,正在建生态旅游城市,现在旅游这么火,谁都知道门面房的好处,可你原来的房子又不是门面房,你不符合政策规定,怎么能给呢?”

      根据《报告》所述,拆迁方自2001年7月起,多次向朱正亮做工作,并提出了多项安置方案,但朱正亮仍认为达不到要求。由于朱正亮的拒不拆迁,影响了该地段的规划实施,对此,县建设局于2002年1月11日向朱正亮发出了《限期拆迁通知书》,要求朱正亮必须在2002年1月18日前将房屋搬迁拆除完毕,逾期则实行强制拆迁。但朱正亮并未按要求自行搬迁,为此,县建设局会同公安、司法等部门于2002年1月22日对其房屋实行强制拆迁。未拆迁之前,由房屋评估机构对朱正亮的房屋进行了评估,评估价为83949.67元(不含无偿安置宅基地),折合每平方米补偿价为312元,高出当时农户自建房造价近百元。

      “当时正是考虑到朱正亮的房子是刚建不久的新房,我们给他的补偿价也是政策规定里最高的,要知道,现在自建房屋,包工包料的话,每平方米200多元也够了。按我们给他的补偿,他再建一座相同标准的新房,绰绰有余。”青阳县征迁安置公司的罗正经理说。

      青阳县信访局局长吴加根是去年8月从县司法局调任的。“最多的时候,我们一天接待了他们夫妇6次。”吴加根说,仅今年以来,青阳县委、政府主要领导和分管领导在正式、非正式场所讨论、研究朱正亮上访案已达到了数十次。

      “今年中秋节晚上,我们还到他家去看他们,并告诉他们县里的主要领导准备在下周约见他们,他们有什么意见和要求还可以在会上向领导提。他们当场表示接受,还说感谢县里的关心。可才过了两天,他们就擅自去了北京。我到现在都不明白他们的态度为什么变得这么快。”

      据了解,朱正亮自焚事件发生后,青阳县委、县政府立即成立了“9·15”事件处理领导组,要求在做好安抚及善后稳定工作的同时,继续做好朱正亮及其家属的思想工作,劝其依法依规安置,早日安居乐业。

      9月17日,池州市召开全市党员领导干部会议。池州市委书记何闽旭要求,各级领导干部要真正树立起群众利益无小事的根本宗旨,带着深厚的感情来对待群众的来信来访,设身处地地来想群众反映的问题,帮助他们解决问题,真正做到以诚待人,以理服人,以情感人。

    朱家被强拆前的楼房。朱正亮特意拍下照片作为证据(本报翻拍)。摄影 本报特派记者 胡杰

    

朱正亮的儿子已经辍学。朱家现在靠他做帮工的收入生活。摄影 本报特派记者 胡杰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安徽青阳县农民朱正亮在天安门自焚真相
  • 农民天安门自焚抗拆迁
  • 一农民在北京天安门金水桥自焚
  • 南京拆迁户自焚身亡 南京拆迁紧急“叫停”(图)
  • 南京拆迁“自焚者”翁彪遗体明日火化
  • 南京拆迁户「8-22」自焚事件再引波澜
  • 南京拆迁自焚者翁彪含恨去世
  • 南京拆迁“自焚”事件9月1日最新报道
  • 新民周刊揭露:南京拆迁队伍中的“黑恶势力” 欺压百姓造成自焚(图)
  • 陕西一男子因拆迁欲自焚 警方使用高压水枪喷射救下(图)
  • 南京一拆迁户主自焚而亡
  • 南京拆迁户揽官自焚(图)
  • 星岛日报:南京拆迁户集体自焚八死
  • 极其震惊:南京长江路邓府巷拆迁酿惨剧8人自焚身亡!
  • 中国律师:到大陆经商须懂游戏规则 免落个玩火自焚的下场
  • 首次由科学鉴定证实: 自焚事件是中国官方构陷法轮功的一个阴谋
  • 商户和天津轻纺城负责人争执自焚死亡
  • 中央要求严肃查处四川南部民工“自焚讨薪”事件
  • 湖南一客车发生乘客自焚事件 1死12伤
  • “安徽农民天安门自焚”追踪:村民细说朱正亮
  • 高寒:把拯救抢在惨绝人寰的自焚悲剧发生之前——救救公民个人权利的捍卫者徐永海!
  • 江泽民三个代表究竟代表的是什么,一下岗工人因为没钱治病在家自焚身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