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内蒙古黄河决口 防汛办没当回事
(博讯2003年9月17日)
    新华网呼和浩特9月17日电(“新华视点”记者殷耀 柴海亮)9月5日20时30分左右,黄河内蒙古自治区乌拉特前旗大河湾段决口。经过当地军民4昼夜的连续奋战,决口处于9月9日4时30分合龙。此次黄河决口有13个自然村受灾,受灾人口6000多人,数千间房屋倒塌。

      在抗洪一线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此次决口除黄河来水量增大、水位超过设计标准等客观原因外,还有不可推卸的人为责任。 (博讯boxun.com)

       羊倌一再提醒,防汛部门就是没有当回事

      9月8日下午,在乌拉特前旗先锋乡红卫村沙圪旦自然村的第二道防洪坝附近,等待搬运物资的村民们七嘴八舌地对记者说,决口当天,羊倌张成万已告诉旗防汛部门有关人员,决口处堤防质量有问题,要当心那个地方决口,但防汛部门没有当回事。

      记者在不同场合走访和暗访了数十位村民,他们几乎众口一词,认为当地防汛部门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红卫村付家圪堵自然村的村民王贵义说:“乡里干部们防洪是尽了力的,要怨就怨防汛办那帮人失职。”

      记者几经周折找到了张成万老汉,71岁的张成万经常在黄河大堤边放羊。他说:“9月5日早上8时左右我到了大坝上,坝上聚有20来个村民。有辆防汛指挥车过来停到我们身边,当时我就告诉车上下来的负责人,这个地方最危险,因为这个地方是一次担土垒成的大坝,土虚不结实。这个人听完什么话也没说,瞅了我一眼就上车走了。”张成万说:“这个坝上有一个防汛部门专门看坝的,我们村的人管他叫大张,决口处离他住的地方大约200多米,决口前一天我说‘大张,你好好看好这段坝,要不小心你脑袋搬家的’,大张说‘没事,不咋,第二天口子开了后我问他‘大张,这回咋不咋’,他不说话了。”

      此次决口的黄河大坝外还有一道围堰,围堰围着村民的河滩地,这道围堰被村民们称为“生产坝”。付家圪堵自然村村民郝光荣说:“我们在乡干部带领下在生产坝防了20多天洪,生产坝是9月4日决口的,然后大坝才开始吃水。也就是说,决口处大坝吃水不到两天就开了,可以想见工程质量有多差劲。”按道理,生产坝决口后应立即加强大坝巡护,但很多村民反映,决口那天防汛办既没有增加巡堤人员,也没有组织村民护堤抢险。

      护堤员两年前向领导反映过问题也没人重视

      从连日来综合采访的情况看,人们并不否认此次黄河乌拉特前旗大河湾段决口,确有南岸鄂尔多斯市毛不拉“孔兑”(季节河)来沙淤塞黄河主河道、黄河防洪大堤外农田围堰太多、黄河防洪大堤投入不足等原因。但不能容忍的是,对于不止一人提醒过决口处是危险工段这样一个重要的“警讯”,竟无人理睬。

      一直在现场指挥防洪救灾工作的内蒙古自治区副主席雷·额尔德尼告诉记者,这几日当务之急是堵决口、排水和安置灾民,同时要查清决口的原因,严肃追究有关责任人的责任。

      16日,巴彦淖尔盟纪律检查委员会的同志前往乌拉特前旗调查此次决口的原因。再次见到付家圪堵自然村的张成万老人时,老人显得精神压力很大,在记者和纪检人员的安慰下,老人才说:“我说的完全属实,决口那天早上车停下后我提醒了坐防汛车来的旗水务局副局长王万良。”记者翻阅了乌拉特前旗纪检人员的调查笔录,村民吴三来也证实张老汉曾提醒过从防汛车下来的领导说:“这是一次性担起的大坝,很危险,你们应该重点防护,老汉说了很多,这位领导也没有搭话,不一会儿就坐车走了。”

      记者调阅乌拉特前旗纪检委与王万良的谈话笔录时看到,王万良说他离村民远没有听到,如果要听到的话,一定会注意的。当纪检人员询问如果防洪人员到位能否避免此次事故时,他说:“这个问题不好讲,因为这次涨水较猛、较快。”但黄河乌拉特前旗大河湾段决口处当天的水位记录显示,从9月5日1时到20时水位只涨了0.11米。

      村民们提到的护堤员“大张”叫张二挨。16日下午巴彦淖尔盟纪检委的同志对他进行调查谈话。从1986年就开始当护堤员的大张是防汛部门雇佣的工作人员,他也知道他看护的这段坝是新坝,土质差,植被少,任务重。他说,前两年他向领导提过这段堤危险,但从没有引起过重视,后来就懒得说了。

      防汛办的巡查车并未停下来检查

      记者与纪检部门询问了许多村民,他们都说村民郭连生和他儿子郭盘良是最先发现大坝决口的人。据郭盘良讲,那天不到20时10分,他和他父亲上大坝听见水声响,一看从坝底穿开一个水桶粗的窟窿,当时从东往西有辆车,下来两个人。郭盘良说坝开了,我回去通知村里人来打坝,这两人去坝前看了后,就打手机。

      但黄河乌拉特前旗大河湾管理段段长刘国强坚持说,决口是他们段里的护堤员田二亮和雷云坤最先在20时25分左右看到的,田二亮说那时窟窿只有10公分左右,是他和雷云坤骑摩托路过时发现的,当时坝上没有发现村民,是他们打电话给段里的。

      记者问刘国强,护堤人员决口之前是否认真巡查大坝,他说是一小时一报水位。但记者与纪检人员单独询问张二挨时,张二挨说决口那天他上了三四次坝,一个小时根本走不了一个来回。张二挨还说,9月5日上午旗防汛办的车来回跑,王万良和旗里另一位领导王富贵路过他管的那段坝,只是隔着窗户和他打招呼,并未停下车来检查。

      据刘国强讲,决口前防汛物资作了充分的准备。但段里的会计兼出纳祁朵说,她来了3年,没有接收过防汛办的防汛物资,今年9月份也没有接收过防汛物资,库里可能有旧的防汛物资。

      目前,巴彦淖尔盟纪律检查委员会仍在对有关人为责任作进一步的调查。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