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京城中国富豪摆阔方式
(博讯2003年9月17日)
    作者:半点儿正经

      据联合早报8月2日报导,90年代初,中国有钱人摆阔的方式之一,是请一个跟班专责拿著砖头似的大哥大,电话铃声一响,老板就会在众目睽睽下不慌不忙地接过电话,然后用高八度的声音应答:“喂!”10年过去了,这种摆阔方式早已落伍。 现在,尽管中国对富人逃税漏税查得正紧,但北京的富人们摆谱依旧,而且方式是日新月异。 (博讯boxun.com)

      餐厅造价达1亿人民币

      以餐饮店为例,坐落在北京西客站的潮皇食府,是一家“吃什么东西并不重要”的餐厅。这家餐厅一幅巨大且金光闪闪的“清明上河图”,据说是用10吨重的砂岩精雕细琢而成,外面再贴上一层24K的金箔,整个餐厅的造价高达(人民币,下同)1亿元(约2270万新元)。当然,在这里消费并不便宜,以该餐厅消费最高的一笔单子为例,平均每人花费5000元。

      豪宅每平方米6万人民币

      再从住房来看,前一段时间里,北京流行的富人住宅是“大耗子”(Townhouse),就是成群独栋别墅,但这两年可又不同了,现在流行的是“豪宅”。目前北京拥有全中国最贵的豪宅“贡院六号”,平均每平方米4万元,而这还只是“均价”。据说最贵的部分每平方米价格高达6万元。

      “贡院六号”座落于长安街上,临近紫禁城。北京市民最耳熟能详的,是它那块用“66张牛皮”贴上的墙面。售楼小姐说,意大利设计师选择用牛皮来装饰套房的墙面,因为每块牛皮只能用中间的一小块,所以这面墙一共镶上了66张牛皮。

      有人问售楼小姐,这栋房子的防震设计如何?她说:“中国老祖宗很聪明,这块地被选来盖皇宫不是没有道理,你什么时候听说紫禁城被地震震垮过?”原来,“贡院六号”的豪华,还包含“皇家地段”因素。

      “贡院六号”共建有150套房子,其中100套只租不卖,50套今年初开始出售,售楼小姐说,目前已经卖出了一半。对于究竟是谁会买这种“豪宅”,她只说:“没有外国人,也没有来自台湾的人。”

      刘晓庆别墅700万人民币

      中国影后刘晓庆最近被逮捕,新近的说法是她被关在北京第一看守所。而她的豪华别墅则座落在距离看守所10公里的昌平玫瑰园别墅群。据悉,别墅群占地近70万平方米,只有400余栋别墅,分有日本区、欧洲区、美国区、太空区等诸多的别墅群。

      刘晓庆的别墅属欧洲风格,总面积500多平方米,前后是上百平方米的绿草地。别墅本身20米高,据说这是第一期工程中最大的一栋房子。刘晓庆的这座别墅买价是700多万元,据说刘晓庆当时曾经许诺要带更多的演员来购买,她只用600万元左右就购得这所房子。

      再从富人选择的汽车来看,北京先前才举办过一场车展,其中最引起媒体注目的,是一部和劳斯莱斯属于姊妹车型的宾利轿车加长版。广告宣传说,这部车全世界只有两部,另一部归英国女王使用。

      当然,这部名车并不便宜,要价888万元。北京有人这么估算,中国农民人均现金收入目前不到2500元,买上这辆车,上税、保险、养车的费用不算,一个农民要花上3648年的收入,也就是说,一个农民从商朝开始,历经周朝、秦朝及唐宋元明清朝等,一直不吃不喝干活到现在的所有收入,才足够买上这辆车。

      即使如此,据销售人员表示,总共有10个人为这部“天价宾利”付出50%的订金,其中6个是北京人,但最终究竟谁买走了宾利,他不愿透露,只说是“北京一位成功的企业家”。

      出席奢华晚宴必须盛装

      除了食衣住行的奢华,富人现在也十分讲究文化与生活品质。北京饭店从上周六开始,以后每个周六推出的“晚宴文化”,就是这一要求的典型体现。参加者除著盛装外,还有“豪华”餐饮,还有30位舞蹈演员身著金色薄纱和盛唐时期的手绣龙凤宫廷服饰展现大唐盛世的繁荣华贵。最低消费是800元。

      北京饭店餐饮总监吴勇说,这次他们推动的“晚宴文化”,是全中国中国第一次有人要求与会者必须著盛装,他表示,希望能带动这种文化潮流,并“迎合一部分高消费群体的需求”。

      富人追逐情调显品味

      另外,中国富人们也追逐“小资”和“情调”,一方面表明自己有品味,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顾忌身份。在中国的网站上,曾有一篇名为《一个记者眼中的京城五大牛B去处》的文章,幽默风趣地说出了北京富人和白领在吃的方面追逐“小资”“情调”的好去处。

      第一个去处是位于北京东四九条的“新红资”,取“新红色资本家”之意。此地没有任何标志,门前只停一辆70年代的老红旗车,是一个精致的小四合院。

      第二个去处是“四合院”。此地位于紫禁城附近,一楼是一个西餐为主的古朴大厦,二楼是一个小酒吧,只有六七人的座位。

      第三个去处是“紫藤庐”(与台湾的一家茶馆同名)。此地在西华门附近,其中布置的全是店主从中国各地收集的古代家具,服务小姐打扮成村姑模样。

      第四个去处是“后海银锭桥酒吧”。此吧没有任何名字,而且也无标志,顾客一律须预约。木质旧式建筑斜傍古老的银锭石桥,一湖寒水让人直想到老舍自沉。举杯望去,宋庆龄故居,郭沫若故居,叶剑英故居,沿著湖边错落地分布,更远处是恭王府和辅仁大学旧址。

      第五个去处是“羊房胡同十一号”。此店也没有任何招牌,但在这里能吃到京城最有名的宫廷菜———“厉家菜”,当然也要预定座位。据说,此店最初每天对外只做一桌菜,只供十来个人吃,吃客一律收每位200元,现在另辟一个偏房,加了两小桌,但一晚上也最多够20个人吃。

      据说,克林顿访华时,美使馆本已定好总统来吃“厉家菜”,但因行程临时有变,克林顿错过了一顿佳肴。

      除情调外,基于富人对“私密性”的要求,中国各种多功能的“俱乐部”也应运而生。长安俱乐部、京城俱乐部就是其中的佼佼者。据了解,取得京城俱乐部终身会员费用高达8万元,每个月还需缴交100美元会费,而长安俱乐部缴纳1万2000美元可获得终身会员资格,年费则是1200美元。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