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赵达功:民间议政与网友聚会
(博讯2003年9月05日)
    赵达功更多文章请看赵达功专栏

    民间议政,这个名字叫得好,就是区别于共产党的官僚议政。既然中国没有民主,媒体又都是官方媒体,民众如何呼喊出自己的声音?互联网的存在使得民间议政成为可能。尽管当局加强了对异见人士的迫害,加强了对互连网的监控,但代表民间意志的众多网友还是撕开了专制制度一条裂缝。 (博讯boxun.com)

      我最近才开始在国内网坛上贴文章,发现网上民间议政异常活跃。众多网友在虚拟世界冲浪,发表自己对国家、民族、制度、政治、经济以及其他领域的观点,并常常在网上展开辩论。可以说,民间议政是互联网最有活力的现象,且随著日益增多的网友加入这一行列,其对中国民众和中国社会的影响力决不可低估。

      近一段时间来,网友们不再局限于网上交流,开始了一个接一个的网友聚会,面对面地讨论中国政治,而且从随意的聚会发展到专题讨论聚会。如四川成都举行的“宪政研讨会”,由四川大学法学院教授周伟演讲“美国宪法与宪法教育”(后取消讲座);北京网友两次聚会分别邀请于建嵘博士讲三农问题,刘军宁博士演讲法治及依法治国;杭州网友聚会由许向阳先生演讲“通过政府与民间互动来促进自由秩序的扩展”;武汉网友聚会由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问题研究中心的贺雪峰教授,他主讲农村问题。还有西安、上海、温州等地的网友聚会,不一一赘述。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广州网友聚会主题是讨论最近被捕的河北农民企业家孙大午问题,主讲人为中国著名不同政见者杨支柱,但遭到警方阻挠,被迫流产,详情另表。

      网友聚会讨论国家政治问题并不那么容易,从牵头人发起聚会,提出政治议题,到联络学者演讲,还要确定时间、地点、参加人员,组织者无不绞尽脑汁,标上公共汽车路线图,尤其是在不触动当局方面,极力寻求打著政府或协会组织旗号,力争“合法化”,其讨论课题尽量限制在当局默许范围内。尽管如此,还是不尽人意,一波三折的事件总是发生,甚至人身安全可能受到威胁。

      综观网友聚会,感觉主要有几个特点:

      一、政治异见人士活跃其中。政治异见人士是当局最恐惧的,如果他们不是在牢中,也同样受到安全部门监控,他们的行动并不一定自由,总是有警察在跟踪他们,敏感的日子甚至还不能出门。如著名的政治异见学者刘晓波,在“六四”到来时,警察就已经布置在家门口。今年“六四”前,刘晓波就对我讲,他家的楼下有警察站岗。至于想到全国各地走走,各地的安全部门都有专人跟踪,不同地区的安全部门还要交接换人跟踪。

      他的确不方便参加任何活动。但网友聚会还是有许多著名政治异见人士参加,甚至还是组织者。如四川成都网友聚会,主要发起人就有被当局认为是“不稳定因素”的廖亦武和王怡等,武汉网友聚会有杜导斌等,杭州聚会有茅于轼等,广州网友聚会有学者杨支柱、律师宋先科等,北京网友聚会有刘军宁等,还有许多在安全部门挂号的政治异见活跃人士,他们是民间议政的主力军。

      共产党把反对专制制度的政治异见分子当作敌人,但并不代表民间也把他们当作敌人,恰恰相反,广大民众都把政治异见人士当作朋友,甚至当作希望所在。不管在城市还是乡村,几乎所有的人都欢迎政治异见人士,甚至许多体制内的党政官员也流露出对政治异见人士的尊敬。有些海外民运总以为国内民众会像躲避瘟疫一样躲避政治异见人士,那还是老眼光,其实中国民众不再惧怕当局冠以“牵连”罪名予以追究,的确当局也无法随意牵连接触异见人士的民众。思考这种现象,得出的结论就是,共产党实际上已经失去了民众基础,反而站在专制政权和专制制度对立面的异见人士,成了民众的知己。

      网友聚会,只要有异见人士参加,网友们就欢呼雀跃,他们能为与异见人士一起讨论国家大事而感到荣幸,哪怕有警察密探跟进,他们都无所畏惧。

      二、民间议政和网友聚会充分体现民主自由精神。所有的网友聚会都是本著民主的精神,欢迎不同观点的网友参加,不管是自由主义者,还是左派、新左派,不管是反对共产党专制制度还是为现实体制辩护的人,不管你是教授、博士还是普通工人、学生,不管你是商人、资本家还是失业工人和贫苦农民,小小的网友聚会却能充分体现不同的政治见解,大家畅所欲言,无拘无束,这时人们才真正感受到自由的场合。不过,尽管欢迎不同观点的网友参加,但发言讨论中却没有人学习演讲“三个代表”,没有人拥护专制制度,实际上共产党在中国已经没有市场。倒是有网友拿“三个代表”开涮,一参加北京聚会网友写道:

      “某言:今天下官民皆学‘三个代表’。‘三个代表’最重者最乃广大人民根本利益。寻常百姓,于劳作之余,来此喝茶、闲谈、吃饭,一者为壮非典后首都繁华声势;二者为保持GDP增长尽绵薄之力;三者人民共和国之民,议共和国之事,名正言顺,上合乎庙算,下不违民愿。昔日晋有王羲之兰亭之会,唐有李太白春夜之宴,明有东林儒生论政之例。况我党乃伟大、光荣、正确之党,今日人权乃有史来状况最好之时期。布衣清谈家事国事天下事,实乃身体力行学习‘三个代表’,有此顾虑诚杞人忧天乎?”(摘自“关天茶社”,作者:“十年砍柴”)

      三、当局逼BGB0001I友聚会进行监控和破坏。

      7月中旬,关天茶社贴出邀请通知:

      杨支柱8月2日广州专题讲座启事

      题目:我对孙大午一案的看法
  主讲人:杨支柱(学而思总版主、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图书馆管理员)
  时间:8月2日下午3:00-6:00点(星期6)
  地点:广东东园宾馆(即广东省委组织部招待所)
  地址:广州东山区东湖北30号(在合群西路、东山湖公园北门旁边)

      但这次聚会遭到当局的阻挠,被迫流产。香港《明报》报道说明河北大午农牧集团董事长孙大午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捕事件备受关注。继北京天则研究所组织座谈会探讨事件,广州昨天也举行相关研讨会。不过,该研讨会却一波三折,虽然已由宾馆移至公园举行,但在广东省公安厅的阻止下仍然流会。主办者大感无奈,有与会者更激动地说:“天下之大,竟无容身之地!” 与会的 50人多数是青年知识分子,来自广州、深圳、东莞等地,当中有中学教师、自由撰稿人、中山大学和广州师范大学学生,还有一名年仅14岁的中学生。有些人身穿写上“自由民主人权”、“昏睡百年国人渐已醒”等字句的T恤。

      研讨会是以具有官方色彩的“南方现代市场经济研究院公民教育中心”的名义举办,地点本来定在东园宾馆,但会前宾馆通知不便提供地点。主办者律师宋先科先生只好临时决定移师到附近的东山湖公园举行。但主讲人杨支柱先生刚做了开场白,不料公园管理人员匆匆赶来,说接到上面通知,人太多了,不允许进行。这当然是个借口。

      据说所有的网友聚会都有国安和公安跟踪监视,甚至混进聚会中。

      当局无法有效阻止每一次的网友聚会,也就意味著无法阻止以网友聚会形式的民间议政。有迹象显示,中共当局正在加紧对互联网上政治、思想、文化甚至艺术等论坛的监控。近两个月来,我亲眼目睹封杀了许多论坛,它们是:“民主与自由”、“春蕾行动”、“自由中国”、“学而思”、“不寐思想论坛”、“联邦沙龙”、“北国之春”、“艺术先锋”等。其中有的论坛已被封杀数十次,有的恢复后被迫将原来的上贴全部删除,有的可能永远无法恢复。这表明当局惧怕民间议政,感觉到了蔓延的民间活动正在威胁专制政权。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