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人权观察发布中国艾滋病报告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2003年9月03日)
    著名人权组织“人权观察”今日发布关于中国艾滋病问题的详细报告,披露大量中国艾滋病的内幕。

    人权观察在报告(http://www.hrw.org/reports/2003/china0803) 中说,中国艾滋病患者遭受的广泛歧视在加剧疫情的传播。 (博讯boxun.com)

     许多艾滋病患者无法得到医疗护理,因为医院拒绝给他们治疗。人权观察发现,一家医院的艾滋病门诊的大门甚至被锁起来了。

     国家的某些法律歧视艾滋病患者,而且一些地方法规禁止感染者使用游泳池或从事食品服务行业工作。吸毒者会被警察送到强制戒毒所。在云南强制戒毒所,吸毒者被强迫进行无偿劳动,生产卖给游客的廉价饰品和假的宝石。吸毒者不但得不到戒毒的帮助和治疗,反而被迫潜入地下,这使政府更难以遏制艾滋病毒的传播。

     这份94页的报告名为《锁住的大门:中国艾滋病患者的人权》,其材料来源于30多份对艾滋病患者、警官、吸毒者和非政府组织艾滋病预防项目工作人员的采访,采访地点是在北京、香港和云南省。

     人权观察亚洲部执行长亚当斯(Brad Adams)说:“这种歧视迫使许多人生活在遭到社会遗弃的边缘,中国政府则容忍而不是制止这种歧视。这将使艾滋病危机恶化。”

     据人权观察的报告记载:

     •在7个省份中,艾滋病毒通过政府经营的采血站传播;地方官员隐瞒疫情;国政府未能为大部分受害者提供治疗,也没有追究有关官员的责任;

     •艾滋病患者和试图帮助患者的人的言论自由、集会结社自由,及获取信息的权利遭到压制;

     •政府医院和政府工作人员对艾滋病毒感染者的歧视;

     •政府机构强令进行艾滋病毒检测,患者的保密权遭到侵犯;

     •患者无法得到治疗,以及资金不足、难题成堆的中国医护体系的其它问题。

     在云南省,人权观察的研究人员走访了东南亚最大的强制戒毒所,在那里看到吸毒者住在肮脏拥挤的房间内,没有足够食物或洁净的用水。强制戒毒所未经通知吸毒者就对他们进行艾滋病毒检测,而且不将结果通知给感染者,也不提供艾滋病治疗。

     人权观察掌握的中国政府文件显示,在7个省份中,卖血者的艾滋病毒感染率在4-40%之间,而这7个省份的总人口达4亿2千万。这说明中国艾滋病感染者人数要远超过北京官方所承认的100万人。

     北京近来作出了一些针对艾滋病的积极性政策声明,肯定了在国家行动计划中采取不歧视态度的重要性。苏州市等地的地方立法机构通过了旨在保护艾滋病患者的公民权的法规。另外,云南的一些有关艾滋病教育预防的小型试验项目应得到扩展;香港的用于保护病人公民权的法律、政府机构和项目也可以被大陆研究学习。但人权观察的报告强调,这些数量相对较少的项目无法处理迅速升级的大规模艾滋病危机。

     亚当斯说:“非典型肺炎(SARS)显示出,国家领导和健全的公共卫生系统对遏制疫情的重要性。北京现在应表现出同样的决心,来援助艾滋病患者。”

     人权观察的报告还显示,中国政府在继续纵容地方当局隐瞒世界上最大的艾滋病丑闻之一。7个内陆省份的中国公民在政府经营的采血站感染上了艾滋病毒,但几乎没有人得到治疗或赔偿,至今为止尚无一名官员受到起诉。

     亚当斯说:“中国必须正视采血丑闻。对于地方当局参与采血丑闻一事,北京应授权进行全面和公正的调查,并追究有关官员的责任。如果中国做不到这点, 北京就该要求联合国或其它的独立国际机构来查清事实。”

     亚当斯呼吁,对于因为史无前例的采血丑闻而直接或间接感染上艾滋病毒的所有患者,中国应立即开始提供赔偿和治疗。

     《锁住的大门:中国艾滋病患者的人权》可在 http://www.hrw.org/chinese/2003/2003090332.html参阅。

     《锁住的大门:中国艾滋病患者的人权》中摘录的陈述:

     防疫站的人会给单位打个电话,说“那人有艾滋病”,那个人然后就被解雇了。曹,国际非政府组织的工作人员

     政府应该帮助我们,应该给我们一个空间,在城里的空间和在乡下的空间。他们不该歧视我们。但这说起来很容易,做起来很难。在政府有很多人把我们看成垃圾,他们必须要除掉的东西,就是为了不让他们丢脸。(孔,吸毒者和艾滋病患者)

     我先给医院打电话,直接告诉他们我是阳性。他们不愿意治我... 以后, 我开始生病的时候,我想离开这个地方。我会去个远远的地方,好一点的地方,等死。(纪,艾滋病患者)

     艾滋病毒感染者需要感情上的支持。许多人知道自己感染了艾滋病以后,非常痛苦难过。他们有很多需要—心理需要、医疗的需要和法律的需要--但许多人只能长年累月地呆在家里。(张,艾滋病权益活动积极分子)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为防治艾滋病四处奔走,高耀洁医生面临诽谤官司
  • 中国大陆男性卖淫人群已成为艾滋病防控盲点
  • 广州9医生沾艾滋血须观察一年
  • 河南"艾滋村"农民被正式逮捕
  • 美专家建议中国企业家重视防治艾滋病
  • 纽约时报:河南公安像土匪夜袭艾滋村 (图)
  • 万延海:关于上蔡县出动警察暴力攻击“艾滋病村”民众的声明
  • 河南上蔡县艾滋病村村民被捕
  • 一个被忽视的艾滋病危险(柳叶刀)(图)
  • 河南巩义一女士输血染艾滋病 诉诸公堂获赔26万
  • 杭州百余艾滋病毒携带者游荡社会 急需收治场所
  • “爱知行”河南艾滋病调查报告(上):民生至此谁之过? (图)
  • “爱知行”河南艾滋病调查报告(中):基层官员借SARS隐瞒艾滋病的真相
  • “爱知行”河南艾滋病调查报告(下):短期建议
  • 重点地区立“军令状” 河南决心共同迎战艾滋病
  • 普林斯顿大学「中国系列讲座」探讨大陆艾滋病现况
  • 在中国洗牙容易感染上乙肝和艾滋病
  • 湖南艾滋病感染者去年翻番 性接触传播是主因
  • 北京艾滋病毒感染者三年内将被控制在两万人
  • 野夫:深具中国特色的五十万艾滋病感染者之制造过程
  • 文楼村究竟有多少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 抗议中国艾滋病性病大会漠视感染者声音并避谈艾滋病血源感染
  • 1995年河南省卫生厅关闭的是发现艾滋病流行的血液中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