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中华爱国民主党清水君:我目前安全,享有[被跟踪型自由]
(博讯2003年8月25日)
    清水君更多文章请看清水君专栏
    感谢大家对清水的关注!为了让大家减轻担忧,特此简单汇报一下近期状况。 (博讯boxun.com)

    
    第一,我是8月初秘密回到国内,8月15日起在昆明发现被跟踪拍照。之后迅速转移至贵阳及重庆。期间多次被跟踪,也多次成功摆脱。但在重庆陷入国安厅数十辆车近百人的严密追踪后,虽曾几次成功转移,但自知各地国安必已严阵以待,不可能处处那么幸运,况且我始终不会遗弃随身的行李包,里面装有我个人视为珍贵的文学新闻作品。
    因此,我和重庆国安同仁们在解放碑前共同玩了一个极为紧张和刺激的黑夜大追踪游戏后,我决定不再逃避,勇敢面对现实。
    
    第二,之后我就和各地国安同仁和平相处。我要去网吧,他们陪我去,当然会守在我附近;我要去住宿,他们带我去招待所,当然他们一定会有几个人住在我对面房间;我从重庆去四川绵阳,从绵阳去绵竹,从绵竹去成都,我坐的汽车上一定最少有两至三名国安陪同。
    
    第三,各地国安做法略有差异,有的被我开玩笑一样点穿身份后干脆承认,表示[你不紧张我们就不紧张];有的硬撑到底直至最后在告别时被我悄悄在他耳边说出[国安]两字后还大惑不解:你是怎么看出来的?你是什么时候看出来的?
    
    第四,目前为止,通过在不同省市与国安最亲密接触的感觉,总结到他们对[清水君事件]的共同处理方法是:1,他们没有接到逮捕我的命令,只是接到[跟踪监视]的任务;2,我还可以选择自己的行程,可以随意走动,可以上网,可以打电话,可以会见任何我认为方便的朋友或者网友,我的一切居行,附近必定有大批国安和车辆恭候,随时跟我去任何地方;4,不过,他们从来不进入我的房间,也没有干扰和我见面的昔日朋友或今日网友,或许也没有搜查过我的私人物品;5,当然,虽然大家亲密得不得了,但我们实行AA制,我的一切费用他们不会替我买单,但有时会故意揩他们的油,让他们给我提行李或者帮买票。6,他们工作非常辛苦和敬业,我吃多久的饭或者睡多久的觉,他们都得眼睛不眨地等下去,我上多久的网,他们都得在旁边打游戏熬下去;6,对我和我的朋友们也很尊重,在外面给予我和朋友们正常活动的余地,在房间内则不予干涉。
    
    第五,以上事实明显地让我们感觉到了善意。这个善意,是根据目前的形势作出的暂时推断。
    
    第六,这种善意是代表整个新的领导阶层的决策转变还是只代表个别开明领导人的意愿?是只针对清水君本人的善意优待还是对整体爱国民主力量释放出的和解信息?是确实从根本上改变了过往的压迫手法还是暂时性的一种观望(罪名和处置方案正在研究中?)手段?或者,正如 清水君个人所揣测的:中共新领导人从非典事件中受益于开明手法,也从王炳章杨建利等案件中汲取了经验,可能换一种新思维施政?若此点属实,那么将于11月召开的16大三中全会,有可能响起政治改革的号角,成为与11大三中全会相媲美的中共[又一个春天]?(此点清水稍后会有更详细分析)
    
    第六,清水君之所以过去不公开身份,是因为不愿意定居海外,宁吃中国牢内之素食,不愿吃国外之垃圾西餐,若不是因为个别同仁的被跟踪而追踪到清水,清水以记者之身份游走于国内生活或工作,不是太大问题。今既无密可保,索性落落大方地让国安跟踪,偶尔还向他们真诚地表示:你们辛苦了!最近还打算公布一下旅游行程,提前让他们做好工作准备,也打算印盒清水君名片,大大方方让他们知道[俺是谁]。
    
    以上是截止目前为止的
    
    清水君
    2003年8月25日晨1时于四川绵竹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清水君其人其事
  • 网友云云建议最近不要同清水君联系
  • 中华爱国民主党发言人清水君的紧急声明!
  • 清水君:加入爱民党不再要求申请
  • 清水君:是劝说书,是警告书,也是动员书----评自由人民中国民族联合阵线主席致中共的公开信
  • 清水君---给家人爱人朋友们的话:我们爱你们
  • 清水君:中华爱国民主党党章(征集意见稿)
  • 清水君:致所有爱国同胞书
  • [启事]---清水君原有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被中共网特盗用,,请网友注意安全,暂停联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