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穷村封“小康” 家家无电视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3年8月23日)
    明报22日讯/ 云南一个村庄因为官员虚报浮夸而荣获「小康村」的称号,但实际上却是不通路、不通水、不通电话、不通电视。贫困的村民不甘受辱,一次又一次上访陈情,要求摘下头上这顶「小康帽」,却遭官员训斥为「简直是开政治玩笑」。

    据新华网报道,这个叫「筲箕凹」的小康村,隶属云南省安宁市县街乡,坐落在一个狭窄的山谷里。新华社记者调查报道指出,该村只有一条仅容得下一辆汽车通行的土路,还是去年才修建的。很多村民反映,只要天阴下雨,这条路根本走不了。 (博讯boxun.com)


水源肮脏村民多病

    筲箕凹村村委会主任樊兴义说,现在村里根本没有乾净的水源,那里出水就在那里挑来喝,那种水全是从撒过化肥、农药的田里冒出来的,所以差不多都有毒。因为长期喝这样的水,村里得肠道病的人相当多。

    村民王福保家里整个房间空空荡荡,没见到小康村村民家里应该有的电视、雪柜。他说,大概有三分之二的村民和自己的情□差不多。新华社调查指出,该村每年人均收入约 1000元人民币,这个数字甚至还不如一些贫困村。

    那么,「小康帽」是怎么戴上的呢?原来, 1993年前当局引进了一批北京水蜜桃在筲箕凹村栽种, 95年正是旺季,当时水果好卖,所以筲箕凹村的人均收入在那两年中有 1500元左右,县街乡官员明知诸如通路、通食水、通电视、通电话等标准均未达到,但仍然向上级申报了「小康村」,安宁市没有经过认真核查就通过了。


要求接济反遭奚落

    戴着「小康村」的帽子,筲箕凹村的村民不觉光荣,反感羞愧,村民觉得走到哪里都会遭人白眼、被人讥讽。村委会主任樊兴义感慨地说,有一次村里的电线断了,没有钱修复,去找市内扶贫办公室请求帮助,谁知被狠狠地奚落了一通,「你们不是小康村吗?来找扶贫办干什么?」

    村民开始一次又一次地上访,要求取消头上这顶「小康帽」。不过,这顶帽子要摘下来却是千难万难。有官员甚至训斥村民:报纸上只有「甩掉贫困帽子」的说法,从没听说受了「小康村」称号还要求摘帽的,简直是开政治玩笑。


6指标衡量小康

    国家统计局和农业部于 1996年 3月共同制定下发「全国农村小康生活水准的基本标准」,定出收入分配、物质生活、精神生活、人口素质、生活环境、社会保障与社会安全等 6项指标,作为小康村的标准。

    根据公布的指标,农村小康的人均纯收入应该达到 1200元人民币、衣著消费支出应该达到 70元、电视机普及率应该达到每百户 70架、人口寿命达到 70岁、已通公路的行政村比重达到 85%、安全卫生水普及率达 90%等。


官场浮夸风阴魂不散 - 秦胜

    云南一个「四不通」(路、水、电话、电视均不通)的山村,居然被人为拔高成「小康村」。地方官员因「治理有方」而脸上有光,但村民却遭了殃,没有洁净水可喝而罹患肠道病,粮食只够吃半年,向上求援时还被奚落一番,实在苦不堪言。

    如果说某些地方官员未深入调查就通过「小康村」审查只是官僚主义作怪的话,但村民多番要求摘掉并不符合他们实情的「小康村」帽子,却被官员斥为「开政治玩笑」时,人们难免要质疑,这些官员究竟是执政为民还是为了自己的乌纱帽了。面对面黄肌瘦的「小康」村民,这些官员还有基本的做人良心吗?

    「四不通」的山村被称作「小康村」,这种做法,与大跃进时期的浮夸风实际上是一脉相承。值得指出的是,这种事例并非个别,从农村到城市普遍存在。一些农村地区,为了完成上级下达的生产总值指标,随意夸大数字,连农民家中的一堆草,也计算入不切实际的「产值」;一些城市大肆兴建「形象工程」、「政绩工程」。或胡乱提出不切实际的「赶英超美」口号,城市脏乱才刚有改善,就迫不及待地要争取什么「最适合人类居住城市」的虚荣。如此浮夸作假,无非是为了一己乌纱甚至面子,但结果却劳民伤财,误国误民。

    尽管中央有所警惕,但「数字出官」、层层下达经济指标的做法不变革,大跃进的浮夸遗风将很难清除,在一些地区甚至愈演愈烈。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台湾卫生负责人称中共在医学研究上浮夸并冒险做人体试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