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沈阳黑社会案轻判惹民愤
(博讯2003年8月19日)
    “黑社会老大犯下如此罪行。。。。。死缓?!”轰动全国的刘涌特大黑恶案,终于落下了帷幕,而这明显难以服却的轻判却在民间掀起了新一轮的不满声潮。

    “是法律还是儿戏?!”“刘涌一案宣判了中国司法的死刑。” 曾轰动一时的沈阳刘涌黑社会案,近日在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作出了判决。其中,头号涉案人刘涌在终审中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博讯boxun.com)

    上周五,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故意毁坏财物罪、非法经营罪、行贿罪、非法持有枪支罪、妨碍公务罪等多项罪名,判处刘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1,500万元;核准宋健飞死刑,立即执行;核准吴静明、董铁岩、李志国、张新民、马新阳死刑,缓期二年执行;鉴于孟祥龙所犯行贿罪有自首情节,对其数罪并罚改判有期徒刑9年;对朱赤等3名被告人的起刑日期进行了更正。

    回顾之前此案的一审,2002年4月17日,辽宁省铁岭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刘涌等22人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及故意伤害等案一审公开宣判。法庭以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非法经营罪、故意毁坏财物罪、行贿罪、妨碍公务罪、非法持有枪支罪等多项罪名,判处被告人刘涌、宋健飞死刑,其余20人分别被判处死缓、无期徒刑、有期徒刑。

    而对于这次刘涌在终审得以“轻判”,相关解释是:“被告人刘涌及其行为分别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而刘涌又系该组织的首要分子,应该按照其所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论罪应当判处死刑,但鉴于其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以及本案的具体情况,对其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这一说法无疑难以释众疑,也难以平民愤。在中国各大网上论坛,一片声讨声浪。

    “刘涌的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以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不是都很清楚了吗?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具体情况'啊??强烈要求辽宁高院向辽宁人大、辽宁人民、全国人民说明一下!!!!”

    “首恶必办,协从不问一一想是我党政策,我国司法体制得民心之所在,而刘涌一案,恰恰相反,这样的判决何以服众?试问沈阳法官大人:良心何在?司法腐败,直接结果导致社会公平,公正体系的崩溃,也宣判了中国司法的死刑,老百姓对党,政府的信心还有吗?”

    “刘涌以其百死不足以偿其辜之罪,‘从轻从慢’只判了个‘死缓’,而且改判的‘理由’居然还是这种混账的鬼话,真是中国法制的一大奇观。”

    “换了其他无权无势的普通老百姓,那结局可能就大相径庭了。即使将这种罪孽平分给另外10个人去违犯,恐怕这10个只犯了刘涌十分之一的罪的人,一早也全数被‘从重从快’地送去见阎王了。”

    ……

    对程维高一案处理,民间争议尤未息,这次对沈阳刘涌特大黑恶案的处置再惹民愤,尽管两案性质不尽相同,却无疑昭示着中国司法的公信力面临着严峻考验。

    亚洲时报在线18日垚远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举重队被投放兴奋剂 司法界难处理离奇案
  • 中国大陆学者痛批中共政法委妨碍司法独立
  • 中国007:中国司法不存在任何一点人道
  • 司法局长打死医生
  • 华盛顿邮报:从孩子的死看中国司法弊端
  • 广西南宁原司法局长“批发”官衔和工程
  • 王力雄因质疑活佛藏人死刑案司法程序不公遭报复
  • 中共媒体批评省长干预司法
  • 司法解释出台 与幼女发生性关系未必都属强奸罪
  • 高院司法解释:与幼女发生性关系不都是强奸罪
  • 海外司法组织决深入调查中国朱小华案
  • 一体育老师数次强暴女生 县司法局竟想私了
  • 陕西渭源女教师被砍78斧案开庭:原司法局长受审
  • 甘肃渭源“78斧砍死女教师案”:司法局长被起诉
  • 美国司法部长赞中国助反恐
  • 福建省监狱管理局局长许以穆:司法系统大贪官第一人
  • 福建泉州市委组织部长和司法机关是怎样包庇强奸犯的?
  • 特大非法行医、致死人命、涉黑并司法腐败案(2)
  • 特大非法行医、致死人命、涉黑并司法腐败案(1)
  • 冤枉无辜, 包庇犯罪, 国际都市上海竟然发生国际冤案:一个被称为“蛀虫”的回国留学生呼吁司法公正
  • 司法局长随意奸污因未婚同居被劳教青年,在薄熙来任内步步高升
  • 正义的武警战士揭露司法系统:黑暗、肮脏、卑鄙
  • 工人日报报导辩护律师蒙受司法不公折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