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略谈刘宾雁认为的清官徐匡迪
(博讯2003年8月13日)
    刘宾雁更多文章请看刘宾雁专栏

     劉賓雁在“借周正毅案能否揭開上海的蓋子”一文中写道:“ 比如上海市有一位市長,聲望極高,但是受到市委書記黃菊的壓制而被迫離職,這個人的名字叫徐匡迪。就算徐本人不出來,同情他的人難道不敢出來說幾句公道話嗎?希望還是有的,但是困難也是不少。” (博讯boxun.com)

     人们不知刘宾雁对徐某人了解多少。黄菊固然是个典型的机会主义者,善于辨别风向,是个具有上海特色的、油滑的党棍。黄菊在上海主持局面的近十年里,最大的污点,是1996年包庇徐汇区区领导班子集团舞弊受贿。当时的区长仅受撤职处理,随后出任区房地产局的三产公司总裁职务,被党内严厉处或判刑作为替罪羊的,是公检法的领导。因为当时中共中央首次发出各级党委一把手必须对直接下属干部的腐败行为承担领导责任的通知,黄菊在案其间,“理所当然”地越过上海市检察部门,找徐汇区长谈心,让其在日后的交代中写明“当初这项工作向黄菊同志汇报过的”,仅让他受到“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的党内记过处分,黄菊保住了自己。另外是黄妻、小舅子等人开办多家半官半私性质的公司,牟利多多,所在地青浦开发区有人写信给中纪委,当然不了了之。但黄并不等于就成了徐匡迪的冤家。

     徐为一介书生,不是靠革命干出来的,而是符合了党的所谓提拔知识分子干部的政策,依据的是上海地方性特点,加上中共中央欲对外树立大都市的国际形象,由三四年前还是带研究生的教授出任高官,在历届全国省、市长中实属首例。徐毫无高层背景,用党内的话说,不是线上的人。所以黄菊对徐不是压制,而是管制,是老子对儿子的关系。刘宾雁身居海外多年,没见过徐在黄面前的仪表吧,那是让刘看到大概不会骂黄菊,而是先骂那副奴才相了。徐就职不久,市长作风的焕然一新,又懂几国文字,受到各界好评。但这是与以前的官僚作风比较而言的,更多的是广大干部和市民常常假借赞徐来达到贬黄的目的。黄固然不是木偶一个,开头一两年里,对徐数次的严厉批评,在区县局一级干部里是人所共知的。徐凭知识分子的良心,多少有点的正义感和对市民生活的同情心,使他对市长的位置深感难为。但不久徐开使变了,变得活脱一个“捣浆糊”的官场角色。用上海人的话来说,黄在的时候,替黄“擦屁股”承担口头责任;黄不在的时候,替自己“卸肩胛”推卸实际责任,逢表态场合,无不口口声声“要请示黄菊同志”。但捧市长的总大有人在,徐便认准“捣浆糊”一条路,借各种场合发挥与体制问题不着边的“知识分子”的创造性。较为出名的是在上届全国人大会议上,以发达国家为例,慷慨激昂地表达有必要建立上海乃至全国的金融管理体系,做到每个人的收入都毫无疑问地受电子系统管理。

     徐在官场上生存之道是不谈“道”,只谈物,发挥他从事技术研究的特点,用物理的思维代替对人理的追究,他算是成功的,他做到届满,也到顶到头了,因为他本质上是被使用的,其在位表现的主动因素决不多于上海街头巷尾任何一个个体户。也绝对没有哪个皇帝看得上这个圈外的、有时还凭点良心、体悟点民心却马列主义水平不高、党性不强的、政治上还时不时显有两重个性的机器人。徐常在周日偕妻女一家三口,在白玉兰度假散心、打高尔夫球。每次均由青浦县委接待办主任陪同,有哪次付过一分钱?徐的司机又哪次不在度假村超市前,从接待办主任手里接过整条整条的免费中华牌香烟?当然,全国的广大党政干部能做到象徐匡迪那样,仅此而已,共产主义中国显然是真的,中国早就成为世界第一强国了。 (博讯记者:小青)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徐匡迪亮出惊世之举:公开100多张来自省部级干部的条子
  • 工程院院长徐匡迪否认公开院士增选走后门问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