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掀开杨秀珠的底牌
(博讯2003年8月03日)
    身为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浙江省城市化办公室主任的杨秀珠豪气万千,在官场豪赌中一直抓着大牌。她,常常不按牌理出牌,手里拿着什么王牌?一向手气不错的好这次中途逃牌,突然变脸,是她出老千露馅还是自己露了底牌?

      石破天惊色变女超人 (博讯boxun.com)

      三份由多名老干部和温州市部分人大代表签名的检举材料,分别上呈前中纪委副书记刘丽英、前浙江省委书记张德江和现任的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时间分别是杨秀珠调离温州前后的1998年7月20日(11月21日署名再报)、1998年9月25日和2003年5月12日;内容毫不隐晦直入主题:“杨秀珠的‘问题’关乎民愤,她是温州最大的‘巨贪’”。

      2003年6月14日,一场由浙江省检察院直接介入的“搜网”行动在温州展开。

      这次被捕对象是“失踪”一段时间的原温州市规划局会计,在“三讲”中被免去“安居工程指挥部副指挥”的一位副县级女干部林素华,与较早前被捕的温州市旧城改建指挥部副 指挥高云光所涉案的相关人员都已进入检察官的法眼。至此,喧嚣一时的“杨秀珠潜逃境外事件”在人们的揣测中再爆新闻。

      之前一个月,一份来自浙江省委的内部电传送达省委常委以上省级领导和正省级离退休干部:“省建设厅副厅长杨秀珠擅自出境严重违反纪律,动机不明,待查。”消息来源证实,尽管关于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杨秀珠的“出逃事件”引起媒体的一阵关注,权威部门并无作出任何定性。

      2003年4月20日,星期天,杭州。

      一大早,杨秀珠声称老母亲病了,要回一趟温州,并交代下属“这几天没事不要打我手机,有事我自己会打过来的”。紧接着她便向上司请假一礼拜。

      当天下午,一辆浙C04488牌照的全新丰田轿车丢弃在上海浦东机场。

      星期一,建设厅领导打电话给杨关心其母亲的情况。手机开着,但一直没有人接听。

      星期二,厅长继续拨打杨秀珠手机,还是无人接听,过后不久“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星期三,厅长交代办公室继续联系杨秀珠,并致电温州规划局长代表省厅领导前往慰问杨母。

      星期四,厅长越发觉得蹊跷,再次致电温州规划局长询问,该局长说还没有来得及去看望杨母。

      星期五,省厅决定派两名干部直奔温州证实消息,意想之外又是预料之中的是杨的妹妹答称:“母亲好好的,我姐根本没有回温州呀”。

      其实,人算之外的是第二天(4月21日)杨秀珠惊现纽约街头时,恰被一位温州华侨的眼球给睹住了。当然这样的温州镜头人物,这样的消息必然是不胫而走直奔省城的,省建设厅立马报告省委。

      第二周,经有关部门调查核实,杨秀珠确实携同女儿、女婿、外孙在上海离境,前往新加坡,巧的是,上海海关同时还查到,他们四人曾在春节期间去过一趟新加坡。

      杨离开杭州20多天以后,浙江省纪委于5月13日作出尚未定性的立案调查决定。

      直至6月23日,经检察机关初步查明,杨秀珠涉嫌严重职务犯罪,依法对其立案侦察,并决定逮捕。

      据温州有关方面了解,杨秀珠“中途逃牌”的直接原因是其昔日“牌友”频频“东窗事发”。更多的还是因其兄弟杨光荣受贿案被温州鹿城区检察院死死盯住,案情朝着她不愿看到的方向发展。再加上社会舆论直指省市两级领导,还有一大批老干部紧追不舍上书揭露,同时,也使得一批与之相关的后台或关系暧昧的高官陷入了寝食难安,身不由己的惶恐之中。杨秀珠自己憋不住了,权衡之下,“走”为上计。

      据一位老干部透露,之前,他曾与温州市委一位领导私下交流中,谈到杨秀珠去年三四月间有过几次神秘的家乡之行,通过方方面面人物相继给检察机关施加压力,提出要求保释其弟杨光荣或尽快对杨光荣受贿案结案。鹿城区检察院敢于顶住压力的背后是现任温州市委班子和主要领导的支持。

      包括浙江省高层在内,温州市委和老干部一样,对于杨秀珠的腐败问题,谁都不敢妄下结论!导致杨秀珠问题没法说清楚的原因很简单,没有确凿的证据。如与杨秀珠称兄道弟的鹿城公安局长王天义,犯有贪污受贿罪,1000多万元财产来历不明被判死刑,但一直未执行,使当地百姓议论纷纷。“如果涉案高官有组织有预谋有意识导演断线风筝,让杨走为上策,很可能便是不了了之。”一位调查过杨秀珠问题的温州纪检干部担心地说。

      官场援交绯闻女主角

      “我是自费闹革命的”,常表现出自己上头有人、国外亲戚很多,家里很有钱的杨秀珠,有一次在她同事面前炫耀自己政绩时,而被她的另一位副厅长指着鼻子说得下不了台:“杨秀珠,你有什么人我们还不清楚吗?总说自己有钱表明你很廉正吗?说多了会说出问题的。”

      文革时期,温州武斗闻名全国。一场历史的误会成就了馒头店开票员杨秀珠造反起家的“革命历程”,起初因为她的泼辣与积极、年轻与无知投身“联站”造反派组织,从一个民间媛子转换为官场援交绯闻女主角。之后,渐渐地成了“红朝女超人”,在宦海生存处处得宠,左右逢源,扶摇直上,当了妇联干部、规划局副局长、局长、市长助理、副市长、副厅长。

      前温州市妇联一位老干部秀露,1981年,已是妇联干部的杨秀珠在杭州湖滨公园和她的“相好”温州某医院的医生“现场直播”被当地公安捉奸羁押,之后由一位温州前领导出面保释,才算了了。

      随着文革的结束,杨又一次主动选择命运。

      杨开始接近省委高官是文革的后期。

      记者采访一位原温州市人大副主任,也是两次人大会议否决杨秀珠出任温州市规划局局长和市长助理的见证人,当她谈起杨秀珠,几乎可以用咬牙切齿来形容。

      由于那个特殊年代,作为当时的“政治明星”、海岛女子民兵连连长是全国的先进典型,因此也深得各级领导厚爱,也频频出现在一些重要场合,那时候,杨秀珠开始瞄上了她,并建立起“深厚的革命姐妹”的“阶级感情”。起初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被杨所利用。但她知道杨秀珠觊觎温州妇联主任集团已久,在交往中杨通过她的关系认识了原省委领导和他的夫人,并略施会俩拜了他为“干爹”。不久,杨秀珠当上了温州妇联主任。

      有一位老干部说,一个细节特别值得深思,按照原先杨在规划局任局长时,本没有审批土地的权限,这个权力应该是土地局管的,但是由于杨与后来的市委领导关系,审批土地的权力最终还是从从土地局“划归”给了规划局。

      伴随而来的是杨秀珠手中的权利逐步膨张。杨秀珠是个有心人,尽管其貌不扬,当她摧枯拉配着挺进妇女主任、温州市规划局副局长、局长之时,在她政治窜升的轨迹里,有一位领导在她的背后总是力顶坚挺,百般呵护。1994年上半年,杨秀珠终于被提升为温州市副市长,分管的是“肥水”最多的城建一块。

      “就当时杨的实际能力和工作表现以及她的人品而言,提拨这样一个有争议的人当副市长,放在一个月后的人代会上选举是肯定通不过的,之前,她从副局长升任局长、市长助理就遭到人大代表两次否决。为使杨秀珠顺利进入市领导行列,为避免再次出现被人大代表否决的‘前车之鉴’,前温州市委某领导亲自出马做工作,并决定提前一个月避开人代会选举,召集人大常委直接通过,突击提拔了杨秀珠为温州市副市长。”

      温州的老干部说,温州市规划局是杨秀珠的腐败大本营,是权钱交易的“后花园”,在她手里先后提拔过县处级的干部不下11人,其中一名会计(刚刚被捕的林素华)也被提拔到了县处领导岗位,还有7位不争气的官员因各种问题相继受到党纪国法的惩处。

      1997年7月18日《温州日报》“瓯江南北”的一篇报道,耐人寻味。从这一事件中让我们窥视到杨秀珠时代的官场黑洞已经成为日后集体厚黑的前奏。报道原文如下:

      “本报讯:前天早晨,市区五马街口出现一张小字报,引起过往群众围观和不少群众议论,说街头贴小字报进行人身攻击,是法律所不允许的。

      “据了解,这张署名的小字报系一偏执性精神病患者所为,该患者在前几年对其他领导人,也曾有过类似行为。”署名为本报记者。

      市委还专门为此在温州大戏院召开干部大会,杨秀珠更是借机上下其手,教育干部不要偏信谣传,并对小字报问题上升为“政治事件”引以为戒。

      时至今日,很多人还清晰记得当时轰动温州的小字报“政治事件”。据温州日报的一位知情记者透露,这张贴在新华书店门墙上的小字报内容就是针对时任温州市副市长杨秀珠的,小字报明确提出要求市委主要领导查处杨的问题,小字报署名是一位老红军战士。公安部门对此曾进行调查,以为有政治背景,结果是一位老工人所写,没有任何政治背景。

      “所谓精神病患者贴小字报事件事实上是由前温州市委主要领导策划的政治冤案,这位当年被迫害的老人是因农居只有11平方米,向市里要求解决住房问题,落实政策,其根本不是精神病患者,而是原浙南游击纵队第三支队支队长的警卫员,是温州日用陶瓷厂的老职工。”一位老干部一语道破了天机。记者调查,据老干部讲,当时公安局是奉市委之命抓的人,并做了一份法医鉴定,确认为“偏执性精神病患者”,以市委名义通过公安局转给民政局强行关押在温州精神病院达半年之久。

      四面楚歌三讲留悬念

      1998年,因调查过违章建筑“市长楼”遭杨秀珠打击报复的原建设局一位领导干部透露,在调查中发现羊儿路“市长楼”的基建项目存在没有立项,没有施工许可证,没有招投标,资金来源不正当等严重违法违纪问题时,杨秀珠亲自出面打电话给建设局领导不要插手,同时又打电话对该位干部说,“市领导对你很关心,羊儿路的房子给你一套。”出身部队转业干部的他,偏不吃杨的那一套还是继续查,过后几天,组织部就找他谈话说,考虑到你的作用,市委研究调你去政协当秘书长。“黄鼠狼给鸡拜年”,使他头一次感受到了杨秀珠恩威并重的厉害。

      “案子一直在查,官一直在升,文凭越来越高,嘴巴出口成脏”,一位曾经查过杨秀珠“假学历真文凭”案的纪检干部告诉记者,“多年以来上面一直没有结论,也没有深入地清查,也查不下去,凭什么说她有问题呢?我们陷入困惑,她却远走高飞了。”“杨秀珠的确能干,具体干点事情还不错,让她独揽大权做决策可能比较糟糕。”从不说别人的前温州市长在一次老干部聚会时也开口说了。据说老干部这么褒贬杨,是因为杨在空调还是稀罕物的时代为他们安了这“冷暖自知”的玩意。杨秀珠为官形象大折扣及极力想在民众中改变自己的形象,温州一些“颇有影响”的“文化雇佣军”,也纷纷出来创作了报告文学、电视剧本等,为她“歌功颂德”,塑造这位女市长在旧城改造和金温铁路建设中如何冲破阻力,大胆改革,无私奉献的艺术形象。一个以杨秀珠为原为原型的“丰碑”电视剧出笼了,还请来了省话剧团的国家一级演员来温州跟着杨体验生活,“亲密接触”近两个月后,那演员感叹说,“这个角色太生动了,杨的演技比我高多了。

      2001年,浙江省“三讲”指导组在温州饭店集体看望老干部。过后几天,一位老干部被指导组的人单独请到了雪山饭店,在座的有省委组织部一位副部长,话题事关“杨秀珠问题”

      这位老干部说:“我跟省委一位领导也谈过,这次‘三讲’提出来的问题,集中在市委方面‘新官不理旧事’,你们领导嘴上说反腐败,理论上做一套,联系温州实际,总在回避;我讲了有用我就讲,如果还是搞不清楚的我也不讲了。”这位老同志回忆当时与省委“三讲”指导组说这番话的时候,有点生气。

      他说:“私人关系归私人关系,反腐败是大是大非的问题,很多老同志跟我说,杨秀珠当上温州市副市长、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是温州人的耻辱,杨秀珠的问题为什么不受查处?省市两级党委有必要把事情搞搞清楚,给老百姓一个说法,也是对她个人负责。”

      促使宦海结盟的利益集团最终走向权利寻租。我们总有理由把一切责任推给体制问题,但没有理由让广大民众憋气,关注民愤,善待百姓是为官者起码的道德底线。

      荀子说人性本恶,只要有相应的监督监管机制,即便是恶人当政,至少还有限制他作恶多端的权利。而在温州嵯乎千家万户的旧城改造,关乎城市未来的城市规划,关乎国计民生的土地审批,关于百年梦圆的金温铁路建设工程,一支笔全掌握在一个没有文化、没有专长、没有政绩、没有组织观念、没有百姓意识的一个问题女人手里,读者会问凭什么?温州市的人民代表,还有很多正直的老干部也在假定问当权者,这是为什么?

      温州作证政绩与垃圾

      昔日在浙江地产界风头十足,开口就是“捣你个日娘”的杨秀珠,贴在嘴边的温州“市骂”颐指气使同僚部属的杨秀珠,是个非常滑稽且生动的女人,“奶碰碰,奶碰碰,你拿个杯(温州方言粗话谐音)”的“杨氏酒令”几乎成为流传温州民间的经典段子。杨秀珠粗俗一绝,洋相百出深得各界认知。据她的同事说,杨的秘书最怕给她写发言稿,有些字怕她念错,就在下面注脚同音字,尽管细心的秘书考虑周到,结果在99年昆明世博会的新闻发布会上,五分钟的讲话稿还是念错了13个字。而她印在自己的名片上的学历赫然是“同济大学硕士研究生(注册规划师)”。

      与杨秀珠打了十年交道的省建设厅原副厅长对省里提前半年宣布杨秀珠接替他的位置,至今还“耿耿于怀”。他幽默地说:“这么优秀的女市长,温州的老百姓怎么不买帐啊?杨秀珠所炫耀的‘政绩’的工程项目我看是‘建筑垃圾’,因为我是建筑专家啊。”

      “我说不出自己心里那种将被世人点背指骂的感受。”这位在温州土生土长建筑专家非常沉重地告诉记者,温州城区原本河网密布,环境优美,极具江南水乡特色,其建筑规划相当科学合理。比如让当时温州市政府炫耀为“政府一毛不拔,事业兴旺发达”的得意之作—人民路的彻底“改造”,搜刮民脂不提,就环境破坏,改变原生态,造成交通拥堵,除了水泥森林外,没有一点视觉空间和绿化用地,按照规划实施的话,人民路不但河道缩小,河的旁边根本不能建房子。

      他还透露,当年由杨秀珠亲手找人“鬼画”的《温州市旧城控制性详细规划》方案,杨要拿到建设部参加评优。作为分管规划的他发现存在一些常识性问题,建议温州方面从方案的科学性、逻辑性、艺术性三方面考虑,按程序修改后先报省建设厅审批,再上报建设部。“她不改,我就不批。”这份有问题的方案在他手里整整压了三年,最后由省里出面逼他一定要支持杨的工作,别的不要管,只管签字就行。在杨的运作下,这份有问题的《温州市旧城控制性详细规划》方案居然被建设部评为优秀方案。如今温州百姓所看到的温州城市规划是被杨秀珠随意篡改过的“领导工种”。

      原先没有在规划方案里的旧城区动物园地块就是杨秀珠随意篡改的项目,之后,动物园地块、大士门、马鞍池、府前街、总商会俱乐部、大南门等8个旧城地块拆迁上等地块,均低于市场价格一半出让给有海外背景,并无资金实力和房地产开发资质的温州华侨开发,引发了温州老百姓和老干部检举揭发杨问题的主要猛料。另据知情人透露,“口头上她说土地是进行公开招标的,但是有很多都没有进行招标,有的干脆就直接暗箱操作。”这些规划以外的土地出让问题几乎都成了“杨家工程”,难怪温州老百姓指责政府官商勾结,贪污腐败。

      可笑的是,杨秀珠出任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的使用理由却得益于旧城发行的“政绩突出”。

      2001年年底,中国银行温州市分行行长叶征涉嫌受贿被温州市检察院逮捕,2002年,叶征被温州市中级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2年。

      有“财色行长”之称的叶征供出了法国籍温州商人陈其跃向他行贿48万元人民币的犯罪事实,陈其跃因此成为中国司法机关的通缉对象,

      本以为案件已了结的陈其跃从法国飞回大陆,刚踏进深圳罗湖关,便被被缉拿归案了。

      陈其跃的锒铛入狱成了温州老百姓谈论官商勾结的热点话题,也由此引爆了淤积民众心坎的痛视官员腐败的火药桶,更使杨副厅长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去年下半年,浙江省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检察院在侦查温州市大工联合房地产开发公司总经理夏爱华受贿案时,发现一名专替生产厂家推销代理电力设备的电器商人周道听涉及此案。在查找周道听的过程中,温州电力部门、房地产公司个别领导所表现出来的种种不自然引起了反贪局检查官的注意,之后又是顺藤摸瓜查出了杨秀珠的弟弟杨光荣受贿并涉嫌重大经济犯罪。

      在侦察过程中,周道听交代了犯罪事实:他先后曾向温州电力、建筑行业的十多名当权者行贿数百万元,受贿者包括温州铁路房地产开发公司副总经理、省建设厅副厅长杨秀珠的弟弟杨光荣。曾一次性收受周道听贿赂18万元的杨光荣,3月10日被鹿城区检察院逮捕。

      滋生腐朽,浑水摸鱼,杨秀珠是条大鱼。杨秀珠的出走在心照不宣的人群中早已是呼之欲出的事,而继往开来后备军的“陪绑”料想也是人们不久可以意料的新闻。(7月13日“杨秀珠正宗网站”首发)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杨秀珠出逃调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