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与被印度关押四十一年的中国战俘一起流泪
(博讯2003年7月23日)
    据凤凰卫视7月18日消息:由于中印关系改善,印度释放两名已经关押四十一年的中国战俘。他们的名字叫庸佳隆跟苏朗,在一九六二年中印边界冲突中被印度逮捕,关在监狱直到现在。由于长期监禁,两人罹患精神病,最近几年住在印度精神病院。

    听到这一消息后,感到先得感谢中国政府的外交胜利,使得印度总理贾帕依访问大陆,就边境问题跟西藏难民问题达成协议,密切了中印关系。也因此使得两名中国战俘41年后戏剧性的回到祖国怀抱。中国的报纸不就此事大做文章,很令人奇怪。因为,照我看,说不定我们智慧的政府和印度的所有外交活动都是为了救出这两名战俘而作出的铺垫。锲而不舍41年,终于如愿以偿了。如果真的是这样,为什么不大张旗鼓的宣传呢?多好的不可多得的爱国主义教育材料。如果是这样,我当然为我们的政府而骄傲,而自豪。不管它有多少毛病,多不讲理,就凭这一条,我们也爱它,敬它,不准任何人诬陷咒骂它。为什么不呢?一个为了救出自己被囚禁在他国的国民而不惜周旋41年的政府不值得我们尊敬吗?我们天天念,夜夜盼的祖国母亲形象不就是这样子吗?他爱自己的子民,不惜一切代价,比之电影“拯救美国大兵瑞恩”有何逊色? (博讯boxun.com)

    其次,感谢印度政府。虽然他们监禁了我们的兄弟长达41年,并把他们逼成了精神病,但终究还记得他们,终究让他们活着回到了祖国。为此,印度必然准备好了去承担道义上的谴责和中国人的愤慨。凭印度的为人,这也不容易了。如果为了自家干净,印度政府大可不必送回这两个战俘,甚至偷偷杀掉,销声匿迹,一问三不知,爱谁谁,你又能怎样呢?他们有理由相信,无论是当年的6亿5千万中国人还是今天的13亿中国人,可能压根儿不记得有过那两个人。真的不记得,连六四这样自己家门口的事情,究竟死了多少人,究竟还有多少人关在自家的监狱里,都说不清。更别提关在他们印度的人了。不是中国人不识数,而是压根没人提起过。说起来很羞,中国人和他的政府一样长期以来不是一个太有记性的民族。我们一般是善于也必须忘却,不是为了鲁迅所说的“刘和真君”,而是为了不被如山一般的屈辱所压垮——多年来,我们必须活得不像人才能像人似的活着,必须“无我”才能“有我”的张着嘴巴吃饭。连“我”都没搞利索的人,大哥,你还能指望他怎样?惭愧。

    此外,我感到我们必须真心的感谢中印两个政府,他们终于通过这件事情唤醒了我们的正在泯灭的良知。从而知道,我们一直不敢提及的耻辱和罪恶有多重,欠我们弟兄的情分有多深。不是道一声珍重就完了的事,我们必须学会有记忆,不仅仅为了这两名战俘,还为了千千万万牺牲在朝鲜、越南和其他国家的同胞。或许在他们中间,还有一样的故事,一样的期盼。也为了以后,每一样罪恶,不管是谁犯下的,不管以什么样的借口犯下的,必须得到清算。不管等待多久,41年,或者81年,不能让我们的同胞再这样蒙受不白的委屈,让我们对着自己的良心说:良知和正义永远不晚。

    现在,当两名战俘回到亲人身边的时候,我可以想见那份凄凉的悲喜。让我和他们的家人一起流泪。如果有什么话说,暂且咽下。因为我们从现在开始已经再一次明白了我们的责任。拼死也要争我们的人权,不是猪权;拼死也要挣我们不应该比任何外国人逊色的中国人的人权。苟活者的眼泪无法洗刷我们的罪孽,我们真的要像鲁迅所说的那样直面勇敢者的鲜血了。

    2003年7月21日 _(博讯记者:咖喱)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