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新华社: 致死17人 浙江苍南“法轮功”痴迷者投毒案纪实
请看博讯热点:宗教信仰

(博讯2003年7月15日)
      官方的新华社7月14日刊发长文,详细披露了浙江苍南特大系列投毒杀人案纪实。

    下文为新华社文章全文: (博讯boxun.com)

      5月25日至6月27日,浙江省苍南县龙港镇连续发生罕见的投毒杀人案,导致17人死亡:16名拾荒乞讨人员均猝死街头;1名佛教信徒因抢救无效,于7月9日死于医院。

      经过公安机关日夜侦查,犯罪嫌疑人陈福兆于7月1日落网。令世人震惊的是,这起系列命案的制造者陈福兆是一名“法轮功”痴迷者,指引他一而再、再而三投毒杀人的是“李洪志‘师父’点化”他的所谓“反修”:通过“杀生”来“提高自己的功力,达到修炼的最高境界”。

      “法轮功”歪理邪说对人类犯下的又一滔天大罪

      6月26日是浙江省苍南县龙港镇惊恐不安的一天。这一天的12时40分、12时48分、13时8分、13时13分、13时35分、16时11分、16时35分,苍南县龙港镇公安分局“110”指挥中心不断接到群众紧急报案:建新路等一些地段先后有7名拾荒乞讨人员突然倒地,全身剧烈抽搐,嘴里吐着白沫,有的还大量吐血。公安部门火速出警处置。7人立即被送到附近医院,但均不治而亡。经鉴定,7人都是“毒鼠强”中毒死亡。

      这是一起罕见的特大系列投毒杀人案。浙江省、温州市、苍南县三级公安机关迅即成立联合专案组,并将此前一个月间9名拾荒乞讨人员同样因“毒鼠强”中毒死亡的事件与“6·26”案件串并侦查。警方连夜抽调500名公安民警、1300多名村居干部,对龙港全镇20多万名常住和暂住人口开展地毯式大排查。

      在众多可疑线索中,一个年轻人的诡谲行为引起了警方的注意。流动小摊贩专某向警方举报:6月20日中午12时左右,一名女拾荒乞讨人员将一瓶饮料喝下后,倒在百有东街与百有五街交叉路口的垃圾箱旁,口吐白沫,全身抽搐。同时,举报人还看见边上有一个30岁左右、骑着一辆轻型摩托车的男青年。龙港第二高级中学一名教师举报:“6月26日下午1时30分左右,我看见有一位年轻人坐在一辆轻型摩托车上,右手拿着一瓶饮料,给站在他旁边的一个乞丐。这个男青年身高1.75米左右,大约30岁,身穿白衣服,头上戴着一顶白色的太阳帽,长形脸,身材比较瘦,初见面给人感觉这人气质不错,像是受过较高文化教育的。”

      经过三天三夜的排查,各条线索集聚到原苍南县芦浦卫生院皮肤科医生陈福兆身上。警方立即对陈福兆进行传唤。陈福兆与专案组人员一接触,就交代了其全部犯罪事实。

      在审讯中,陈福兆十分详细地描述了其以拾荒乞讨人员为主要目标的投毒杀人过程:5月25日,毒杀一人;6月5日,毒杀3人;6月20日,毒杀2人;6月24日,毒杀3人;6月26日,毒杀7人;6月27日,由于街上所有拾荒乞讨人员均于6月26日晚被政府紧急集中保护,他转而到龙港镇内的龙华寺庙内投毒,致死1人。

      7月2日,警方带陈福兆到龙港镇的大街小巷一一指认了其购买用于作案饮料、“毒鼠强”以及调配剧毒饮料和抛弃有关物品的具体地点。经陈福兆指认,专案组在龙港镇外滩草丛中提取了陈福兆使用后抛弃的6只写有“神奇鼠药”字样的“毒鼠强”包装物和27只曾存放“毒鼠强”的玻璃瓶。

      挂着“龙港镇供销社动植物医院东-植物诊所”招牌,非法经营各类农药和“毒鼠强”的店主肖玉光,在12个不同人的照片中,一眼就认出了陈福兆。肖玉光说:“一般人买一包二包,像他一次买几十包上百包的没有过。”据肖玉光交代,陈福兆于5月、6月间共4次向其购买170小包(瓶)毒鼠强、11瓶甲胺磷农药。“毒鼠强”每包约1.25克。受过专业医学教育的陈福兆完全知道,15毫克毒鼠强就可以毒死一个成年人。

      在调查中,一个更令人震惊的事实浮出水面:陈福兆是个顽固的“法轮功”分子;投毒杀人是李洪志“点化”的结果。这不仅是一起杀人的刑事案件,更是“法轮功”邪教对人类犯下的又一起滔天大罪。

      从“真、善、忍”到“不真、不善、不忍”

      7月9日下午,记者在温州市公安局看守所采访了陈福兆。从1996年起开始练习“法轮功”的陈福兆向记者陈述了其投毒杀人动机和具体实施过程。

      记者问:“你为什么要投毒杀人?”

      陈福兆回答:“我以前都是‘正修’‘法轮功’的,即按照‘师父’李洪志在《转法轮》里讲的‘真、善、忍”来修炼。但像我这样‘正修’到了一定的境界,碰到的‘关’比较大,冲不过去。今年2月17日早上,我在芦浦卫生院上班,我在念经,突然感到‘师父’李洪志点化我,要我进行‘反修’,就是要‘不真(假)、不善(恶)、不忍’,做尽坏事。”

      陈福兆还进一步解释说:“我感悟到,这个坏,不是常人的坏,这是我们修炼的方式,很伟大,很神圣。要‘反修’,就是要杀生,要骂人、打架、放火,这些都是好的,不是一般的好,是超常的好,是伟大的修炼者的行为。”

      记者问:“你是怎么进行‘反修’的?”

      陈福兆答:“反修”必须杀生,我是从杀蚊子、苍蝇开始,进而杀狗,再杀人。

      陈福兆详述了他“杀生”经过:“先是杀了一只黑狗,将它沉在江里后,就发现自己的功力一下子提高了很多。接着用老鼠药毒死了我岳母家的一只白狗,发现自己层次又上了一层。这时我又想,有没有比杀狗更好的?我就想到杀人,通过灭人来提高自己的功力,达到修炼的最高境界而超脱自己。”

      记者问:你为什么要选择乞丐为“杀生”对象?

      陈福兆说:“因为现在生活条件好了,一般人是不会吃别人递给他的饮料的,所以选择了乞丐。”就这样,容易得手的拾荒乞讨人员等就成了陈福兆“杀生”的对象。

      在警方审讯中,陈福兆供述了其第一次投毒杀人的经过:“5月中下旬的一天,我上午9点多钟从家里出来,骑轻型摩托车到龙港龙洲路的一家农药店(经辨认系龙洲路385号东━植物诊所)买了五六包老鼠药,然后骑车到龙港第三菜市场旁的蛋糕店(经辨认系龙翔路1356号蛋糕店)里买了一瓶饮料,再骑车到龙港下埠公园,在公园内一亭子里将五六包老鼠药全部倒进饮料瓶内摇匀,准备妥当后,我于当日中午11点多钟,骑车到了龙港镇宫后路与镇前路的路口,看见一名70岁左右的老乞丐沿着宫后路由南往北走过来,当时,我想到他是和自己外公一样的老人,但我一狠心,这个思想就打消了。‘师父’讲的,修炼是最大的事情,一切都为它开绿灯,自己做的是对的。就把那瓶掺有老鼠药的饮料放在路口中东南角房前(经辨认系宫后路140号前)的台阶上,那名乞丐过来后,四处看了看,然后拿起饮料放入随身的袋内,我当时心里踏实了很多,很舒服,觉得层次一下子提高了,我认为是‘师父’李洪志点化我。后来那乞丐顺着镇前路往西走。我当时还在心里默念:‘师父’保佑我,让他把饮料喝了。因为我目的是想让他死,来提高自己的功力。”

      对其6月26日一天毒杀7人的疯狂行为,陈福兆向警方交代:“我修功时,李洪志‘师父’几乎每天都这样告诉我要‘杀生’,要我按他的意思去做”,“(每次投毒时)药一次比一次多,一定要达到杀死的目的,而且时间一次比一次紧,(杀的人)越多越好,这对提高层次是很明显的”。

      据苍南县公安局介绍,警方在排查过程中还发现,陈福兆曾于6月11日向上学途中的4名小学生发送瓶装的甲胺磷农药,并称这是“口服液”。7月8日下午,记者采访了四年级学生陈某和一年级学生吴某。8岁的吴某说:“我打开后,闻到太臭,就扔掉了。”11岁的陈某回答:“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不敢喝,就放到书包里,回家交给了妈妈。”其母说:“我闻到这东西很臭,便给了我种菜的伯伯,他说这是甲胺磷。”

      记者据此问陈福兆:你为什么要把农药递给小学生?

      陈福兆回答:“就是为了‘杀生’,上层次,不管是谁,见了谁就给谁。”

      “6·26”案件案发后,当地政府紧急行动,当晚将龙港全镇多名拾荒乞讨人员全部予以紧急集中保护。6月27日上午,陈福兆在街上转了一圈后没有找到拾荒乞讨人员,就转而到城区内的龙华寺庙一楼厨房内,在一个开水瓶中投毒,结果导致一名女信徒喝开水后中毒经抢救无效死亡。当时,寺庙内有上百名信男信女在念经,幸亏警方处置迅速,将所有开水瓶取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记者问:“你为何把老鼠药放到寺院的开水瓶里给香客喝?”

      陈福兆答:“目的也是和让学生吃甲胺磷一样。”

      记者问:“你打算杀死多少人?”

      陈福兆答:“我杀生的范围很广,乞丐、小学生、香客无论谁都可以。总之,没有底。而且,越多越好,越快越好。”

      记者问:“那么,总有个数量吧?”

      陈福兆答:“数量就是全人类。”

      记者问:“那你准备花多少时间做完这件事?”

      陈福兆答:“一年之内。”

      记者听罢,不禁毛骨悚然。

      采访过程中,陈福兆还当众背了一段《转法轮》中的内容,并演示了“法轮功”练功动作。

      “法轮功”把他变成了杀人魔鬼

      记者在苍南县采访了陈福兆的家人、同学、朋友,他们不约而同地说:是“法轮功”邪教控制了陈福兆的全部思想,使这个本来性格开朗、有着美好前途的医生沦落成杀人狂魔!

      陈福兆曾经有一个生活安定、幸福的家庭。在陈福兆两个姐姐眼里,这个唯一的弟弟曾是他们的骄傲。1994年,陈福兆从杭州市江干区卫生干部进修学校毕业。可是,1996年底,陈福兆在温州第三人民医院进修时,在一地摊上买来李洪志撰写的《转法轮》一书,逐渐痴迷上“法轮功”,此后姐姐再也找不回昔日那个可爱的弟弟。

      “‘法轮功’破坏了我这个本来幸福的家庭。”陈福兆的母亲跪倒在地痛哭。陈母诉说,陈福兆练上“法轮功”后,性格完全变了。“以前他脾气很好,很勤快,很听话,跟我关系很亲近,时常坐在我身边陪我聊天。自从练习‘法轮功’以后,心情变得很烦躁,问他什么都不回答,什么家务都不做,平时一个人躲在房间里面练功。我有好几次看到他坐在床当中,双腿盘坐,口中念念有词。他看书时双手戴白手套,神情很怪异。”

      为了把儿子拉回到正常人生活,陈福兆的父亲陈细豹三年前放弃了本来收入不菲的一个服装批发市场里的摊位。陈细豹痛心地说:“以前看报道,说‘法轮功’分子自杀,我们也非常担心福兆这样下去也会走上自残的道路。没想到,他竟然……”

      陈福兆的妻子哭着说:“陈福兆走到这一步,都是李洪志的书害的。只要说到《转法轮》这本书,他就兴奋地说个不停,还说自己练了功后,感觉自己像孙悟空一样,能飞了。”平时,妻子一发现陈福兆盘腿打坐,“就不让他坐,我就拽他的脚”,“为了防止陈福兆与其他练‘法轮功’的人接触,我以前天天跟着他,直到我几个月前请产假生小孩这段时间,才没跟着他。没想到,我们的女儿出生了都没有拉回他的心。”

      在中学和卫生干部进修学校同学陈文杰的眼里,陈福兆曾是一个好学生,爱唱歌、会跳舞。但是陈福兆迷恋上“法轮功”以后,“脑子像被洗过一样”,变成了行为举止与常人迥异的人,再也不跟同学一起玩了。小学、初中一直和陈福兆同班同学的陈延民说:“对他练‘法轮功’,我们劝过,骂过,甚至气急了打他耳光。刚开始,他讲‘法轮功’好,还争辩说我们是凡人,不跟我们是同路人。后来,随你怎么讲,他都痴迷不悟。”

      对“法轮功”痴迷太深的陈福兆不仅要毁灭他人,甚至要毁灭他的亲生父母,以求上更高的层次。把自己造成“神”来害人,通过害更多的人,再来造更大的“神”(提高层次),这是“法轮功”歪理邪说的邪恶本质。

      这是陈福兆的悲剧,更是邪教“法轮功”的恶果。陈福兆杀人命案再一次警醒我们,“法轮功”顽固分子是危害社会稳定、危及人民生命安全的毒瘤,我们要提高警惕,除恶务尽。

    (张奇志、张和平)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河北法轮功学员熊凤霞生前惨遭凌虐 遍体外伤(图)
  • “追查国际”调查指浙江特大毒杀案 新华网嫁祸法轮功(图)
  • 浙江警方破获“法轮功”分子特大系列投毒杀人案
  • 河北省180名法轮功成员遭当局逮捕
  • 河北非典时期破获81起“法轮功”犯罪案件
  • 国安部一文件称蒋彦永医生有“法轮功”背景
  • 首次由科学鉴定证实: 自焚事件是中国官方构陷法轮功的一个阴谋
  • 中国驻加官员殴打法轮功学员被查出
  • 两香港永久居民因法轮功在国内被非法判刑
  • 3月份中国传出70法轮功学员被虐杀
  • 中国释放法轮功女学员滕春燕(图)
  • 人权组织关注澳洲遣返法轮功学员
  • 仅仅因为修法轮功 黑龙江一家人被虐杀、判刑、劳教、流离失所
  • 中科院开发「法轮功内容审查系统」遭大陆网民炮轰
  • 航天科学家、法轮功学员杨月丽提前四个月获释(图)
  • 法轮功学员春节前回中国被公安绑架(图)
  • 中国以干扰广播罪拘留法轮功美国公民
  • 被中国拘押澳大利亚法轮功人士获释
  • 一美国公民因法轮功身份在中国被拘捕
  • 【来稿】我可怜的姐妹:为天下千千万万法轮功姐妹一哭!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