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非典标本全国共用 卫生部向钟南山发话?
请看博讯热点:非典型性肺炎

(博讯2003年7月15日)
    博讯新闻网编者按:上海《外滩画报》的业务人员有出自广州《南方周末》的。此报最近关于钟南山垄断萨斯标本的报道,也是老《南方周末》专爆外地丑闻的路子。广州《新快报》及其母报《羊城晚报》,则为本地名人辩护。如果能有更多的地方新闻媒体爆外地丑闻,用事实为本地辩护,也比报喜不报忧好多了。

    香港亚洲时报在线焱桦15日讯/ "非典研究中非典标本极其珍贵,应该在全国范围内实现资源分享。"广东省防治非典医疗专家组组长钟南山,在11日的非典国际科技研讨会闭幕新闻发布上如是说,这番话亦被视为钟院士对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上海《外滩画报》和广州《新快报》笔伐事件对民众的一个交代。 (博讯boxun.com)

    话要从上海《外滩画报》2003年6月26日总第34期的封面故事 --《钟南山研制疫苗的背后》(其他媒体转载题为《调查钟南山》,后简称《调》文)说起。该文引述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所副所长毕胜利所言:"隔行如隔山,因此他(钟南山)研制的疫苗在业内并不被看好",以及中国军事科学院曹务春教授曾通过正式渠道采集标本无功而返,后几经周折也没搞到"必须要的病人血清、肺组织、分泌物等,而仅仅是一点点口水",质疑钟南山在SARS研制中垄断资源。一经刊出,该文可谓一石激起千重浪,舆论一片哗然。但不旋踵,《外滩画报》遭到《新快报》接连7月4、5、8日三篇报道笔伐。

    《新快报》先是在7月4日头版头条的位置,以一篇《万字长文提出质疑 钟南山驳斥〈调查钟南山〉》对《调》迅速反击,对《调》文提出的"为什么SARS资源不能共用"等5项质疑一一"作答"。

    翌日(5日),《新快报》又有所跟进,《钟南山驳斥〈调查钟南山〉》追踪报道更是以 "早在2月18日,以中国疾控中心就宣布在SARS患者病毒样本中分离出衣原体",作为广东省提供了病毒样本的证明--正如一网友所说"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所不是已经确认病毒是衣原体?如果连资源都没有,那时是怎么确认的和给出医治方案的?"

    该文中,钟院士得到中国工程院院士闻玉梅声援:"始终站在钟南山这边";一些广东抗非典一线临床专家们也纷纷表示支援钟南山院士研制疫苗,并认为医学研究不应"划清界线"。

    同日,身为同集团旗舰的《羊城晚报》也为《新快报》摇旗吶喊起来,一篇《钟南山研制疫苗在业内"不被看好"?》中,"广东抗非典一线的临床专家们纷纷表示,支援钟南山研制疫苗,并认为医学研究不应'划清界线'"。

    接着,7月8日《新快报》又乘胜追击,一篇《钟南山驳斥〈调查钟南山〉》续闻:毕胜利祝庆玉表示其原话与《调》文所载出入很大》加大还击力度。该文中毕胜利表示:"说钟南山垄断资源是不应该的。我相信钟南山也不可能垄断资源。"但他肯定了SARS"标本分割还是存在问题"。

    该文还特地向《调》文中被引述指责广东控制资源的军科院微生物研究所主任祝庆玉求证,而祝庆玉则表示要向钟院士澄清:"我根本没有说过那样的话!",且"只接受过中央电视台的采访,但从来没有接受过报社的采访。就是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我也没有说过这档子事。"

    就在上海广州媒体的 "钟院士SARS资源垄断与否"罗生门剧愈演愈烈之际,中国卫生部7月8日下发了关于共用非典标本的通知, 强调"SARS人体样品属于国家特殊生物资源,各级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和采集、使用单位负有保护SARS人体样品资源的责任和义务。SARS人体样品用于国家开展与SARS有关的科学研究工作,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然后就有了文首钟院士的一番讲话。

    无巧不成书,《新快报》接连驳斥《外滩画报》的系列在中国卫生部下发通知这一天戛然而止。

    事已至此,无论钟院士是否曾经垄断过SARS资源,无论SARS科研成果为国外抢先是谁之过都不是问题的关键,而是正如网民呼吁的那样:"国内的专家们应放下面子,减少内耗,避免急功近利,争取早日研制出SARS疫苗造福大众。"

    挑起争论,继而自己遭到《新快报》接连狙击的《外滩画报》似乎沉默了,上周出版的最新一期并未对《新快报》的报道回应。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