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萨斯党(共产党)不下台,SARS(非典、萨斯、沙士、杀士)天天来--《北京民谣》

【博讯2003年5月10日消息】    腐败的“萨斯党(共产党)”是SARS(非典、萨斯、沙士、杀士)病的总根源!!

   一,民心可鉴古人云:“观民风则知止。” (博讯boxun.com)

   这是说,听到人民的呼声,执政者就知道该怎么做些什么了。这是在那没有“代议制”和“自由媒体”的时代,获得“民意”的主要方法。

   那么,现在中国人民有些什么想法呢?有一首北京地区流行的《民谣》很能说明这个问题:

   我们都知道搂!自己就是那“扶不起的阿斗”。但如稍不小心哟,听进“当主人翁”的胡诌,就会脚下走神摔个大跟头,做了黄鼠狼拜年的鸡雏儿。我们真没“参与政治”的能耐;我们只要求,别让政治给活埋!让共产党的政治给参与了,比让资本家“炒鲸鱼”惨多了:不是杀头,也得坐牢。我们只求----别让政治给参了,但如今,共军坐进金銮殿,也已是四十二年,咱们还是像一群木偶,让头儿的路线来回地牵,好一群革命的老黄牛!咳!甭提了。让党的方针天天扎?咳!甭提了。只见上头一轮比一轮奸!!

   中国人民的要求并不高,一个爱民如子的好皇帝和他的依法行事的廉洁政府,足矣!这是因为,对“贪官污吏”的痛恨、对“奸臣酷吏”的恐惧,压倒了一切。在不断受害的人们看来,意识形态、国家制度、理论方针、口号路线……的区别,都无关紧要,且毫无实际意义。如果这些“上层建筑”在纵容腐败,那么,就不过只是“官方走私贩私犯罪团伙”所利用的一些形式、招牌、幌子罢了。廉洁与否,才是中国人的社会法庭最重要的衡量尺度!这种社会尺度,也应该成为政治的尺度!这时,政治就成为“好”的。相反的政治,则应该消灭!

   就是这么朴素。就是这么简单。它表达了中国人最强烈的呼声。

   最好的政治原则是什么?是廉洁。只有廉洁,才能产生清醒的政治。只有廉洁,才能产生高效率的政治。只有廉洁,才能产生无所畏惧的政治。这样的政治并不是“世界上最肮脏的行业”。这样的政治,不可能像“中共体改所”豢养的那批秀才所断言的,“必须靠贪污、贿赂、假公济私、裙带关系的润滑油,才能有效地运转”。好的政治把这些“改革派册封的润滑油”,视为国家机器中的砂砾,必须予以清除。

   什么是好的政治?廉洁的政治就是好的政治!什么是坏的政治?彻私枉法的政治就是坏的!

   对“廉洁政府”的希望,是中国人共同的话题、共同的心意。甚至自古以来的诗歌、传说、戏剧、政治理念,都贯穿这同样的主题!中国人,从来都不是无政府主义的信徒;他们对共产主义也毫无兴趣(怎能设想一个把家庭利益置于首位的民族会真的接受“共产”的学说叫)。他们当初对“社会主义”的理解,不过是把它看作了一种廉洁的政治;如此而已岂有它哉!后来他们发现,社会主义(不是纸上写的,而是手上做的)原来是一种“最腐败的政治,共产党的铁打江山就开始动摇了。

   中国人民就是如此实际,而且精明到了发达国家的国民都到不了的咱知之明”的地步。不管别的民族在其它的准则支配下,如何判断,中国人的内心并不会放弃自己的准则:廉洁与否!

   产生于腐败的社会,是腐败的政治,它导致民族的衰退?依靠腐败的政治机制,对腐败的政治机构进行改革,是不可能成功的----除非你一开始就不想成功,否则,就决不要冀望于这种假改革!

   拯救中国的,不是假的改革,而是真的革命!衡量一个革命是否成功,不仅要看它是否兑现了自己提出的理想、许诺,更要看它是否创立了廉洁的、制度化的行政机构。新的机构什么时候腐化了,新的秩序就什么时候瓦解了----这个革命走向完全的失败,只剩下一个时间问题了。

   贱民登上了宝座、叫花子掌权,并不说明“革命已经成功”。因为这只是“换汤不换药”,甚至,是“饿蚊子比饱蚊子更凶残”。现在的“改革派,正是这样的饿蚊子!

   二,现代化?腐败?中国民族事业的长远目标,是要廉洁的现代化,而不要腐败的现代化!如果,被迫在“廉洁”和“现代化”之间作一个选择,那么,我们宁可选择廉洁而不选择现代化。

   我们知道,从来没有一个腐败的国家,可以实现现代化----政治腐败与社会现代化,是格格不入的。退一万步说,腐败的现代化即使实现了,也是与人民无缘的,是只供上层党官挥霍享用、强行敲诈的借口!

   中国人本来活得很自在,是那些可恨的西方真理,把我们拖入一转轮“改造”的地狱轮回……从此,我们没有了家园,失去了亲人,从祖先的光荣中堕落,被迫向“苏联老大哥”乞讨。老大哥死后,又向日本、美国、欧共体乞讨……洋人的内心,因此充满对我们的蔑视。

   现代化对我们与其说是一种欲望,不如说是一种被迫。我们原先怡然自得,现在却泥头鬼脸、惶惶不可终日。我们应该感谢西方的侵略?还是应该痛恨他们?谁真的喜欢这种生活?除了贩卖商品的买办、贩卖肉体的洋奴,没有一个中国人喜欢现代生活的本性:紧张、竞争、标准化、商品化、今是昨非、流离颠沛。甚至,就连买办和知识秀才们,也不是真的喜欢这种性质的生活,他们不过是以此为生,结果弄假成真。他们不同于热爱这种性质的西方祖师,他们只爱现代化的产品,不爱“现代化的生产”;所以中国盛产的是投机的“倒儿爷”,不是西式的“企业家”。他们不同于“在修道院里脱胎换骨长达一千年的西方知识分子”,而是像中国传统的秀才一样软骨、观风、不能自立,所以,我们尊他们为“知识秀才”----好一个西学为用、中学为体!

   对香水、卷发、西服、电影、摩天大楼、飞机电脑……的典型的第三世界式的热情,只是一种动物的本能;和“现代精神”并无有机的联系。试问,这样的“追求”怎能不成为一种“无根的漂泊”?

   中国人,正有变成犹太人的危险!中国正面临着古埃及种族灭亡、文化丧失的深渊!这样的“现代化”怎能不是一个典型的堕落?这样的“现代化”实际上正是走向深渊!我们不要这样的未来!我们不要这样的“走向”!

   在古典世界,“现代化”也曾是一股“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尽管它也将同样不可抗拒地衰落、毁灭)。它是由希腊人娘胎里带来的,马其顿人由之而兴,扩张到印度边境。生番而善学的罗马人后起直追,建立起“地中海世界帝国”。这些半生的蛮族,当然都是“托了现代化的福”。但是,“有五千年光辉灿烂历史”的埃及人,却要灾难临头了;有“独特文明而又不肯同化”的犹太人,却要流离失所了!对他们来说,现代化正是一条慢性自杀的道路!

   埃及,犹太,一个由于适应现代化而灭亡,一个由于拒绝适应而流亡-----两千年后的中国人啊,你选择哪一条道路?

   现在,已有许多中国人染上了“埃及病”。他们宁耍现代化而不耍自己的祖国I刘晓波说,中国应该再做三百年殖民地。方励之说,应该解散中国。他们两位,一位是共产党的后代,一位自己就是前共产党员。他们不幸,被共产党一脚踢出了党门。

   然而,中国何事?中国真该沉沦?不!我们认为:中国并不等于共产党,共产党也不能代表中国!刘晓波、方励之之流,还有无数不肯公开认错的前共产党员,是因为中毒太深?还是因为私心太重?不肯承认自己的父母甚至自己曾与共产党勾勾搭搭、同流合污,倒也罢了:即便要为共产党讳,倒也罢了:总不该对中国如此诋毁!

   中国何辜,要成为共产党集团罪行的抵押品!健忘的人们!不要忘了这一部痛史:正是在“现代化”、“超英赶美”的口号下,共产党犯不了中国近代史上最严重的罪行,活活饿死了五千万中国人!

   我们不要腐败的----中国现代化!!

   

   

   解龙:【野蛮的中国】第十二章:论现代中国必须遭受报应之苦?

   

   

   

   一,“报应”的无穷链人,仿佛生而陷于“报应”的漩涡里:挣也挣不开,摆也摆不脱;越挣越紧,越摆越沉……只是由于天生的短视,把“报应”解释为“因果律”,但这毕竟从一个侧面证明了报应的确实。例如,人的每一个奋斗,都是报应的又一个程序;人的每一次挣扎,反过来织成了报应的每一个细节。而“对报应的反抗”即使是成就辉煌的,也不过是种不了“新报应”的种子,这似乎已经构成了一条无上的自然律。

   我们的祖先最伟大,他们历史悠久、文化富丽堂皇,他们的荣耀经久不衰……但是,他们越是“最好”的地方,我们就越是“最糟”。他们的“有”,成了我们的“无”之根源!现代中国入,由于遭到可怕的报应,我们已经“一切都没有了”----我们是“赤贫”,也就是“红色政权宰割下的穷光蛋”,我们成了被剥夺得血淋淋的“精神与物资的双重贫民”。

   我们的祖先越是硕硕,我们的现状越是破落----难道,这里面真的一点点“报应”的影子都没有吗?仅仅说“失败是成功之母”是不够的;至少应该再补上一旬,成功是失败之父,于是,新的报应砰然落在多少无事者头上,把他们打成歹徒和罪犯。他们对此“不义之举”的反抗,真的又生出更多重的罪恶,业报再使新人受苦,轮回的锁链万世不竭……

   人生的目的在哪里(而不是,“人生的目的是什么”)?在于寻求一个“最”字(例如我们的老祖宗曾经达到过的)罢了。

   寻求不到的人生,是失败的。寻求很难,保持更难。而“最”之失去,则意味生命之流的终于枯竭。一个周期,一个轮转,就只有一个“最”……对于一切“个体”、“单位”、“存在”甚至“绵延不绝的流”,只有“一次机会”;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所以,连“轮回”也是一个安慰人的谎言!它的“颠扑不破”,只是由于它的市场价值罢了。

   马克思主义用“螺旋式的上升”和“不断地穷尽”来代替佛教徒的“轮回”,也是出自人性的这种市场需要!人的脑袋,既然是那么渴血(对血液的不间断的需要),他又怎能达到贫血的“客观”呢?对人生来说,“宝贵”的实际上是鲜血,而不是科学!所以渴望不死的人们,便把自己投入想象的无穷链中,梦想永存……佛教与马克思主义的神怪之谈,就是如此被发明了出来。但这并不是真的!

   真相只是----我们正处在两个“最”之间的荒凉谷地:兴盛的时代已经飘逝,最大的灾难即将来临。

   ----“冬天已经来了,春天还会远吗?”----这听起来似乎不错,但是,我们刚刚进入深秋,冬天的风暴尚未劈头盖脸,春天的乌语花香更是遥不可及。不。甚至是“仿佛另一个世纪”!结果,现代中国的浮萍,只是怀抱盲目的希望,兴致勃勃地奔向死亡,奔向我们仅仅剩下的最后一个“最”,最悲苦的幽谷。这,部分是出自无知,部分是对恐惧的躲藏----既然躲不过去,何妨兴高采;死亡的宿命,需要美丽的艺术来伴唱。

   二,负债:现代中国的巨大病根我们的一切“恶”,都来自祖先的“德”。而现代中国的病根,就在于对祖先的负债累累,我们的还债尚未彻底;所况我们不得不由于“我们身上的他们”而处处被动:这是年复一年、代复一代的还债……漫无止境的还债!命运,你到底要把这种勒索持续到什么时候?是不是要一场空前浩劫,一次还清?以彻底了结这时空交错的群体大孽债!是的。

   “还债”是什么,是复兴的开步。还债是开创新机会,还债是抓住新机会,还债是扩大新机会。

   “我们”和“他们”----这是一个永恒的、具有讽刺意味的主题。“他们虽然死亡、朽灭了,但阴魂却不散。”我们“虽然活着、仿佛能动,但却常常沦为他们的替身!他们使我们的生活不能起飞,他们让我们的心智掉到预设的陷阱里!

   这真是一对难以拆散的冤家:不错,我们曾以他们为荣,并以他们作为学习的榜样……但结果如何呢?我们成了亡灵的替身,成了他们显示古老魔力的活道具!从此,我们的病根变成双重:一方面,我们的苦难来自西方的侵袭,它击破了“天朝”的自我圆满;另方面,我们的苦难来自祖先的荣耀----如果只有西方的侵袭而无祖先的荣耀,或者,只有祖先的荣耀而无西方的侵袭,我们都不会输得这样惨。因为祖先的荣耀和西方的侵袭,性质完全不同,只能相克而不能相成。正是在这种意义上,如果不把祖先的“修养”发展为“野蛮”,我们的现代化将毫无希望!或者,不对西方的侵袭作出反击,我们的民族复兴就是完全彻底的空谈!

   复兴了的中国人,不仅要与西方人划清界线,而且要与自己的祖先划清界线----不在这种意义上分清“我们”与“他们”,中国人就不可能从一百五十年以来的“两线作战”的被动中挣脱出来,又如何形成新我?对败劣者的持续淘汰,对繁文缛节的无情遗弃,会促进新的生长,不会造成根本伤害。这里的“淘汰,在形式上虽是”杀害,但内质上却是“助产”。所以,在历史的某些时刻,大规模的屠宰,也就成了“生命的必要的激励”。正如精神的革命,常常是以社会的绝望为前提的(如果一切顺利,谁又会自寻烦恼地谋求改变呢?)。此之谓,种族规模的“置之死地而后生”。

   让我们和他们分开!这已是不能水乳相融的两个世界,在这之间,静止的和平不会存在。我们,必须重新理解他们!我们,必须重新塑造他们!我们,必须把他们抛入深渊或是供奉神坛,但决不和他们共存----活人和死人,怎么能生活在同一个时空?只有分开,我们才能重获祖先的能力;只有分开,我们才能成为现代的民族!而新的结构、新的种属,只能是“纯化”的结果:只有“交流”没有纯化,只能生出杂种;只有“变异”没有纯化,只能产生混乱----纯化是创造,是创造性的选择。

   这将成为一种迫不及待的渴望、难以遏止的行动。

   中国!你是多么伟大、坚定不移!中国!你将多么纯洁、生机勃勃!还没有一个民族----敢于焚毁自己的符咒;还没有一个民族----敢于轮番轰炸古今中外的一切精神财富,只有你,已经,并还将继续这样做!伟哉,中国!

   报应的红色曙光已经冉冉升起……血腥的还债,像朝霞一样蒸腾布列……一个神秘的声音在反复说着:“民族的还债,是生命的还原,是复兴的开始。”

   三,中国最危险的敌人中国最危险的敌人在哪里:我们说,不在国境之外,而在国境之内!不在“吾身”之外,而在“吾身”之内?可以想见,中国的处境多么危殆:中国最危险的敌人,早已潜伏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内心深处:它腐蚀了我们的良心,并阻挠了我们的行动。由此,它在每一个细节上都破坏了中国的复兴、威胁着中国的命运----此诚中国存亡危机之秋也!

   难怪中国的遭遇如此坎坷、处境如此窘迫!因为你的敌人太多了,因为你所有的人民,也都是你所有的敌人!无数的病毒、寄生虫、吸血鬼……隐藏在你的要害部门,你怎能不病膏肓呢?这艘最破落、最自以为是的文化方舟,承载着最麻木、最不思进步的人类渣滓----这就是所谓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如果,不从根本上洗心革面、挖筋扒皮、脱胎换骨,又怎能让他年轻化、从善如流地开辟新的纪元?

   这就是现代中国为什么受尽了报应之苦的理由!

   于是,一切“入民的痛苦”在它面前,不仅成了合理的,无法幸免的,甚至是微不足道的。于是,一切传统必须重新理解,一切陈套必须根本打破,一切令人疲弱的规矩必须走开!“每一个现代中国人,都是未来来中国的敌人!”这是一个多么极端但又是多么深入、令人警醒的命题!

   是的。不论一个现代中国人的内心意识,是多么的“爱国”----由于中国命运的变化莫测、由于中国应变行为(“革命行动”)的激烈性质,他都难免不自觉地、被迫一步步地走上“反动的道路”----要么是在绞刑梁上结束他英雄般的一生,要么是作为一个世俗的胜利者“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中国革命的压力是如此严酷,它决不给“手软的人”留有一丝生存的余地。中国的革命,最后必使所有的人沦为“革命的敌人”,同时,也使革命本身成为社会公害、人民公敌,“革一切人的命!”

   但是,革命本身却不是“绝对疯狂的”,因为,它是受到某种“历史逻辑”的支配。尽管,这种逻辑并不符合常人的追求幸福思考方式。说到底,要让一个民族强大起来,起抉定作用的并不是“追求幸福的思考方式”,而是“不那么可爱的历史逻辑”;否则,便无法解释,为什么人人(推广为每个民族)都追求幸福与强盛,但只有少数中的少数才能得到?

   为了中国的复兴,必须无情地扑灭中国的敌人(包括最危险的敌人)!不论他幻化成什么形体,不论消灭的行动将付出什么代价(物资的和心理的)!都要坚定不移地消灭他。在可能的动摇时刻,甚至要奉“为消灭而消灭”为最高的哲学!----

   紧张搜寻每一个战争的预兆,努力创造一个个战斗的借口,不放过任何一次战略的时机,只有鲜血才能证明生命力的强度……不。这不是直线性的“社会自杀”,而是圆周性的“文明再生”!短暂的“社会自杀”,是通往持久的“文明再生”的坦途。

   让我们欢呼这自我讨伐!让我们迎接这自我讨伐!让我们颂扬这自我讨伐!无形的战争久已弥漫中国,有形的战争也即将铺开!那时,将“不分前方与后方”;那时,将“不分武士与平民”;那时,“一切人对一切人的战斗”,将是中国民族还原(不仅从西方的现代化侵袭之下,而且从自己落伍的传统束缚之下----“还原”)运动的强有力的杠杆!

   中国人,就要归返祖先的“大朴”。中国,即将按照自己的愿望和本能去生活!还原运动,决不是简单地模仿古风,而是要重振萎靡的精神。因为中国最危险和最荫蔽的敌人,就是统治中国人的现行思想,它打着“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旗号,其实只是一种“奴化支那人的离奇杂烩”!

   由于中国与世界的现行关系实际上只是奴化的关系,如,中国共产党与“共产国际”,或中国自由派与“欧美帝国主义”,所以,中国一再受到许多自称为“朋友”的无耻之徒的剥削、陷害;由于奴化思想是如此的深入人心(月亮也是外国的圆),不管是在共产党那里还是在自由派那里,中国一概受到了“儿子们”的羞辱、出卖(不论共产党还是自由派,都在他们高兴的时候自称为“人民的儿子”)!哀哉,现代的中国!!

   但是,这一切荒唐闹剧已经到了“必须结束”的时候了!!中国,恢复自己的性格!这是比自由更宝贵的属性,这也是中国思想与西方思想的根本分歧!

   “以简练的感情过简朴的生活”----这不仅是伟大个人的座右铭,也将落实在民族圣殿的横匾上!这不是装饰,也不仅仅是象征,而是民族苦难的千百年结晶!----中国的性格!中国人,由此重新找到了自己久违的国魂,中国人,由此创造了自己的世界观和方向感!中国人,不再作为西方人的精神俘虏而忍气吞声,不再作为老祖宗的习惯替身而唯唯诺诺……

   具有性格的人,才是可以信赖的人,才有力量回答“报应的挑战”!!

   

   

   解龙:【野蛮的中国】第十三章:我们的命运

   

   

   

   这片土地使我们受到创伤,流血不止。热血悄悄洒在荒芜寂寞的中原。我们的生命日趋衰竭?我们的火焰日益黯淡?

   伟大的梦想离开我们似乎越来越远……但我们的信念却随着时间的沈练而越来越清晰了。不。我们永远不会怨恨这片土地的!永远不怨恨这片土地上的人民!尽管是他们帮助扼杀了中国的希望!这片深厚的士壤所茁长起来的一切,都激起我们不可遏止的爱。这就是我们的命运!我们注定要为这片土地而流血。

   愿我们的血,使沙漠化了的中国,重起生机!愿我们的血,催开一片片嚣腾不已的新花……----不是发自粗部的“爱国心”,不是发自习惯的义务感,而是源于我们的身体和快乐:我们的生命和这片土地,结下了不解之缘。

   中国!当你孤独的时候,只有我们来替你张目。中国!当我们消沉的时候,只有你来振作我们。中国!是你的苦难,使我们忘记了自己的不幸!我们真的从心里感谢你:要是没有你,我们的一生该是多么庸碌无为!中国!是你的病弱,使我们变得坚强!我们真的从心里爱戴你,要是没有你,我们将消失在现代化的盲流中。

   中国!愿我们对你的爱,是我们最高的自爱!中国!愿我们的自爱,是对你责无旁贷的受!

   心理学的奥秘表明:如果我们相信明天的中国所造就的大建筑,将取决于我们今天的大痛苦;那么,顶天立地的殉道与骄傲,将增强我们坚不可摧的力量。反过来,正因为我们看清了中国今日的苦难与破败,才不会怀疑:前所末有的痛苦必能诞生前所末有的婴孩。

   不要叹息吾生之不幸,须知,这是一个充分体验人生的机会。只有经历了苦难并征服了苦难的人,才能前去改变民族的厄运!!我们所担当的,不仅是开辟者的命运,还是奠基者的命运。这是加倍的沉重。

   以前的开辟者和奠基者,都用别人的尸骨来填满自己的欲壑;但新一代的开辟者、奠基者,将最不近人情,他们是以自己的尸体,来满足历史女神那无边无际的嗜血贪欲!

   眼看自己的白骨将在一个无底深渊中被入遗忘,他们没有丝毫的沮丧哀伤:人生再美满,最后还不是白骨一场?与其浪费自己的白骨,还不如用它奠基伟大的建筑!如果有天堂,这就是天堂!如果真有再生的希望,这就是再生的希望!----不是用别人的尸体,而是用自己的尸体----举行一场“要让嗜血的历史女神郡闻风丧胆”的盛大祭仪!

   万神之神!这次应该让你获得充分的满足!死亡和被遗忘,并不是我们的悲哀。我们的最大悲哀是:没有人比我们自己更清楚,我们为国牺牲的全部活动,到头来却是作为中国历史的变数乃至负数而发挥功能的!我们的建设,只能以破坏的形式表现出来。我们的仁爱之心,只能以残酷的语言说出来。我们的理性,因此被目为疯狂。我们渴望建立一个富丽堂皇的多元大厦,但却不得不在黑暗阴森的地下爬行钻探,干着单调无聊、千篇一律甚至受人歧视、遭人唾骂的事业。真的,我们的命运就是如此充满了惊人的反差和不可思议的矛盾。“如果我们失败了,愿上帝能原谅我们!”

   为了高出不可改变的水平线,必须首先潜入它;为了求得正值,不得不先达到负值;为了成全善果,却要乞灵于恶行---面对这样无情的“法则”,我们甚至连说“不”的选择权利也尽遭剥夺。这就是历史女神统治下的人类世界!这不是因为我们丧失了“自决”的活力,而是因为我们的活力并非“自在”的!我们的“回答”,是针对嗜血女神的提问和“挑衅”而发。

   请不要过于匆忙地指责上述自白是“病态心理的折射”,而是请费神先问一句:这种思想的病理基础又是什么?病态的心理,难道不是发自病态的社会、病态的历史?

   我们看到的事实就是这样:历史染上了沉病;祖宗歉下的债,要出子孙来偿还。只是我们还有余力,不愿就此浪费掉。

   我们正在替未来中国的巨大建筑打基础---不是用我们的劳动,而是用我们的死亡;不是用我们的汗水,而是用我们的血泪!

   我们并不是真的破坏者!对优雅文化的憧憬,永远在使我们悄然动心。一座建筑越是高大、坚固,就必须挖掘得越深、击打得越厉害。----这决不是什么“抽象的理论”,而是最实在的经验:不排除就不能建立,不死亡就不能新生;没有“钻之弥深”的痛苦,就没有“仰之弥高”的喜悦!

   这片土地使我们受到创伤,流血不止。热血悄悄酒在荒芜寂寞的中原。

   

   

   解龙:【野蛮的中国】第十四章:警告

   

   

   

   

   我们历尽艰辛,在茫茫苦海中失去目标,漂行,这时我们知道了“绝望”的含意。我们沦为苦力而功不及半,“苦力”成为二十世纪中国人的代词。我们真挚的感情遭人耻笑,我们的存在本身受人质疑。

   这都是因为----我们是一个苦难病弱民族的成员!这都是因为----我们在巨大的染缸中放弃了自己的天性

   于是我们知道了:只有拯救这个民族,我们才能实现自救!只有洗涤了民族的罪恶,我们才能洁身自好!民族的罪孽,必须通过民族性的自新运动,来涤除----自新运动将采取物理的方式达到生理的压力,它的前提则是心理性的:悔过。悔过是自新的伊始,自新是悔过的完成!我们的一生,全都是仅仅为此准备的----洗涤和自新,是我们的荣耀和苦役。

   民族的腐败靠什么洗刷?靠“天解决”的快刀,人解决的道路,早在一百年前甚至一千年前就堵死了。罗马帝国崩溃后,欧洲通过一千年的苦修,才抵达文艺复兴的世俗化幸福。但秦--两汉帝国崩溃后,东亚仅仅用不四百年就驶入了唐的繁荣。这里,还“整整缺少六百年的苦修”!中国人,没有充分经历过“中世纪的野蛮”,所以,我们还不配享受“文艺复兴和现代化”。

   凡是对现在的中国深入了解的人,都不难同意“民族性的腐败”这一用语。现代中国,已经没有一块干净的地方,甚至没有一位干净的活人!即使你是清白的,但你的社会关系必充满许多的污秽;即使你无心作恶,但你活着就构成了一种犯罪!

   在未来的中国,实现社会生态的变革(这将包含多么恐怖的含意),只有以毒攻毒的可能性,因为一切美好高贵的东西都已死亡!它的征兆早已显露,但只有高妙强力的手腕才能执行。在未来的中国,惟一的选择将只是“以罪犯对付罪犯”!那时,让我们不要假装清高,让我们脱下白色的手套!……

   这是“悲观厌世者梦呓”吗?如果是的,那么,悲观者又为什么要发出这样的梦呓而不是那样的梦呓呢?难道,这仅仅是一种“巧合”、“偶然”甚至“疯狂”吗?

   首先感受并预言未来灾难的人,总是毫无例外地被看作疯子,然后再被群体残酷地迫害。直到灾难过后,具有历史癖的学者才想起了他们,并感叹“为什么没有早一点注意他的警告”?

   其实,早一点注意是不可能的,因为这里蕴涵天机。“先知”的偶像是用来事后证明“智慧的高度”的,不是用来事前缓和甚至抵消“天意的惩罚”。

   在中国历史的夜半时分,让我们面对天意跪下,潜心于无言的祈祷:愿你的风暴,来得再猛烈一些!

   我们的劣根性,归根结底一句话:“麻木不仁”,这麻木不仁,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乌龟般的惰性、地府般的沉默、苍蝇般的拥挤、麻雀般的嘈杂……这就是现代中国的写照!这样的人也叫人吗?人若失去了灵性,和货物又有什么区别?

   中国大地上的群众“不仁”,这是对我们长期依赖“仁者”的一种报应。这就是中国的“社会生态环境”:我们也就不必为今日群众的冷漠、残忍、无原则的狡诈、苍蝇般的逐臭,而忧虑。因为,这并不会威胁中国命运的转折,恰恰相反,我们从来没有获得今天这样的明澈:群众的麻木程度,正是志士的仁爱程度的前提性条件!相反相成的社会生态,就是如此取得平衡的。

   伟大的仁者!你现在荒野之中不为凡俗所识。伟大的仁者!你现在独享孤寂默然,悄悄数着自己的岁月!伟大的仁者!你总会来临的----尽天性,扬潜能。作为不可抗拒的闪电,劈开中国前进的道路。中国的消化不良症,将因你的电击而消失;中国的群众将因为受到消化,而欢欣鼓舞。

   伟大的仁者!空前的劫难,因为你的存在而变得神圣。千百万渣滓,将因你的名,而成为坚强的战士!一个不再崇拜戏子和商人、而是崇拜武士和仁者的时代,就要被恩准而降临在中国了!

   让我们为它准备----准备更大的压力!压力是最好的护育。压力是最好的教化。世间一切有灵性的东西,无不成于压力,无不毁于放恣。中国的今日越是无望,明天的动作就越是惊人。

   

   

   解龙:【野蛮的中国】第十五章:弯路上的祝福

   

   

   

   

   是的,中国已经走了太多的弯路。惊人的浪费、可怕的牺牲……劈头盖脸,砸在中国身上!敲骨吸髓的内忧外患、嗜血成性的革命与战争,成了现代中国的影子,还要中国放声歌颂这黑暗时代……这是何等的欺凌、何等的残忍!于是,中国知道了什么叫做“国际主义”、“人道主义”、“世界公理”、“全球秩序”。

   然而,还有更多的血腥、更多的“弯路”----延伸在中国的脚下,等着我们的祖国一步步走过来!它仿佛说,迄今为止的一切牺牲和一切浪费,和将要降临的一切牺牲和一切浪费相比,简直算不了什么。

   中国似乎命中注定了要走弯路的。中国似乎注定了要以弯路为荣的。中国一心一意只想走自己的路,忘了察看别人的眼色,结果一不留神,就掉到别人精心设计的陷阱中。这种旷世孤独,仿佛已经成了中国与生俱来的宿命!

   于是,一个念头在我们的脑海开始徘徊:中国的弯路越长,中国人就能看见越多的奇观;中国的灾难越是经久不退,那结束灾难的巨臂就越是强力。----而且,经过漫长的冬眠与漫长的修炼,他将指向一个全新的方向!所以,我们祝福弯路,也愿弯路祝福我们:愿中国再走更多的弯路!愿大地吞下更多的硝烟!愿人民遭受更多的打击!愿我们亲眼目睹更伟大的拯教者的传奇!

   我们的祝福是基于这样的理解:中国的出路,在于它的创造精神,而不是它的仿效能力。这是中国的命运截然不同于俄罗斯、日本等国的一个要点。俄罗斯以前模仿拜占庭,现在才能模仿西欧;日本以前模仿中国,现在才能模仿美国。对于它们来说,现代化的问题很简单:换一个模仿的对象就行了。但中国以前模仿过谁?现在又能模仿谁!

   中国,不能成功,就是成仁。中国,到达不了雪巅,就得坠入洋底。亿兆与无一,是你必不可免的博弈。对于你,世界的孤客,不创造,便无立锥之地。中国,也许是缺乏学习的能力;中国,也许是过于顽固,所以她很难遵循外国的模式,更难一贯到底。要抵达民族命运的坦途,只有起用自己独一不二的法门。一切舶来的样板,对于中国,要么是毒药,要么只是玩物。

   作为中国命运的见证者,我们应该不遗余力地拓展中国自己的出路,而不是像共产主义的朽骨们那样,搬用大洋彼岸的红毛番人的逻辑,处心积虑杜绝中国自己的出路。

   请相信,死灰尚且可以复燃,何况一个民族生命的巨大广场!我们祝福弯路!弯路必将赐福于中国!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