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北师大失踪女网友“不锈钢老鼠”刘荻的详细情况

【博讯2002年12月04日消息】      杨支柱:本来不想伸张此事,既然已经传开,也就说上两句。我8天前去过老鼠家一趟,才知道平时只有老鼠跟她奶奶住在一起(老鼠的父亲跟继母另有一个住处),另外好象还有一个小时工帮助照顾老人家。老人家80多了,又骨折了几年不能下楼。老鼠的父亲并非楼上某网友所说是个只会打电子游戏的老顽童,他尽管没有什么学历,但是书读得并不少,头脑相当清楚。老鼠的奶奶当过22年右派,79年才回北京,平时跟有权势的人没有任何交往。这种案子,请律师恐怕也没什么用。再说现在连人关在哪里都不知道,请律师去干什么?只能等待。我的估计,既然在抓老鼠之前公安到学校里找老鼠谈过话,说明他们的目的并不在老鼠,而在于通过审问老鼠去抓什么非法组织的人。因此老鼠家里的人并没有收到早就该收到的“逮捕证”,公安局的说法是老鼠在“接受调查”。我的估计,再过一段时间,如果政府抓到了他们想抓的人,或者确信老鼠并不知道他们想抓的人的下落,老鼠还是有希望获释的。

     尽管老鼠的身体状况令人忧虑,但是我们什么也做不了。谁是老鼠的朋友住得离人民日报社宿舍比较近的,希望能不时抽空去看看老鼠的奶奶。我实在是忙不过来。

     风声:在上海象“不锈钢老鼠”MM此类事件是很少发生的,或者说根本不可能发生。诸如“学而思”这样的论坛在上海也是很少见的,即使有也会烟消云散。 (博讯boxun.com)

     这也许是上海和北京的最明显的差别了。上海人上网是讲究时效和实效的,很少发表所谓的政治言论,更不会去结社。在他们看来:不能说的干脆不说,不能干的干脆不干,能说的,嘿嘿:风花雪月、天上地下、社会趣闻、文学艺术……无所不聊;能干的:考托福准备出国留学;考研准备谋求高薪工作……无所不忙。某天,我无意间向他们聊起北京的几个论坛,他们竟吃惊地望着我:天啊!你上这样的网站,不要命啦,千万别发表言论,要当心啊!你看,这就是上海人上网。但愿我们的不锈钢老鼠MM无事,一生平安。

     “蜘蛛人”是善良的,我们的网友应该多去看望不锈钢老鼠的那八十岁的老奶奶。如果在上海,街道居委会的那些革命老妈妈是很热情的,冷不丁也会冒出一帮基督教徒来,为老奶奶祈祷……。

     徐歌:看到了老杨的话,我才相信在中国还确有此类的事儿发生!

     真的悲痛。这种悲痛不仅仅是为着一个喜欢在网络论坛发言的大学女生,更是为着我们所生存的这个社会环境。

     一个当了二十二年右派的老人的孙女儿也由于言论原因而又受羁押----中国良知的遭遇真的还会有隔代遗传的特性么?

     〔就是加入了某个未经注册的组织,也还是属于言论范畴的。以言定罪,哪怕仅仅是一个人遇到这种情况,也会将一个时代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这就是我对于任何迫害良知的行为的态度。〕

     刘和珍杨德君李公仆闻一多王实味胡风张志新遇罗克王申酉陈忠实刘宾雁刘晓波,这一系列的名字把二十世纪中国的历史状态、政权特点显示出来。

     二十一世纪,一个小人物的名字打在前头---一个这样小的小人物被一个无比强大的政权所构陷,“这是怎样的现实!”----上百年来人们无数次感叹过的话还要让我们怎样地感叹下去呢?

     张征:刘荻奶奶家的地址:北京朝阳门金台西路2号人民日报北区宿舍22楼4单元305室。 电话:010-65365095

     拜托在北京的网友去看看老鼠的奶奶,去之前先给个电话。也拜托其它无法探望的网友不要去电话打扰老人家,除非您有可靠的消息来源。

     回应人: 天天拱卒 发表日期: 2002-12-01 10:26:39

     这件事是真的,消息来源是她的家人。11月17日中午11时我接到不锈钢老鼠的奶奶打来的电话,得知她于11月7日(16大前一天)中午从学校被北京市公安局办案人员带走。11月8日,警察持北京市公安局签发的搜查证到她家,取走部分书籍及一些生活用品,给家人的解释是:她参加了一个非法组织并且是其中的骨干分子,需要拘留一段时间接受调查。对其家人关于拘留地点、期限的问题,警察拒绝回答。截止到12月29日(周五),不锈钢老鼠仍然在押。她奶奶答应我一有消息就通知我。周六一天,我没接到任何消息。顺便透露一点个人隐私,请老鼠原谅:老鼠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并且母亲早亡,她的奶奶80多岁,去年(或前年)不慎摔倒骨折,行动不便,足不出户,父亲是某文化机关的小职员,热衷于玩电脑游戏,属于老顽童之列,也就是说她的家人都没有太大的活动能力,老鼠目前处于绝对的孤立无援的状态

     回应玫瑰成灰网友:我不认为自己是不锈钢老鼠值得信赖的朋友,相反,我认为自己很不够朋友,如果我去年这个时候能拉她离开西祠胡同,象我一样,通过登山野营等活动来体会自由,那她也不会有今天。是的,我曾试过,但并没有尽力,因为她有先天性心脏病,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带她去爬山是和另几位伙伴把她背下山的,我想我们很难玩到一块去。除了西祠,我和她没有更多的共同点。

     至于她奶奶误认为我是她值得信赖的朋友,那只不过说明一点,她没有几个朋友,作为一个身体孱弱、性格孤僻、相貌平平的矮小女孩,她在同龄人中是异常孤独的,这也是她混迹于西祠流连忘返的原因。

     她家住的是她奶奶的房子,或者说祖孙三代住在一起,因此她奶奶是跟她父亲一起得到通知的。这一点没有什么奇怪的。

     在征得她家人同意之前,我没权利在此处公布她家的电话,真心愿提供帮助的法律界朋友可给我留私信或发手机短信(13691215924)询问她家电话。

     另外,她奶奶是查她的电话本得到我的电话号码。

     说来惭愧,她奶奶打电话找我的目的,并不是求助,而是想看看我是不是也被拘留了,因为她知道我是老鼠的西祠网友(而且也是身在北京),她不知道的是,我早就“改邪归正”了。

   相关报道:

螺杆:不锈钢老鼠和蜘蛛网(一)

   不锈钢老鼠:解读王小波:记忆·遗忘·谎言

   任不寐:一位网友的失踪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