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情妇兵团”崛起!中国新富豪瓦解共产党!

【博讯9月29日消息】    他们是时代的宠儿,也是中国经济改革大潮中的弄潮儿。他们有不可一世的理由,也有炫耀和挥霍的资本。但是,如果他们能够听到来自境外媒体的声音,或许他们会收敛一些财富给他们带来的锋芒,特别是当这一切已渐渐成为他们的标志和旁人的笑柄时,或许,我们应该和他们一同陷入深思。——编者注 黄巧灵梳着一丝不乱的背头,充满得意地看着他那富丽堂皇的居所。在这里,杭州市郊数千公顷的水稻田间,黄建起了他的最为辉煌的杰作:一座价值1千万美元的白宫复制品。他徜徉在墙上挂的美国历任总统的肖像之间,然后步入整栋房子中的心脏——总统办公室,这里的每个细节都被仿制的惟妙惟肖,从价值6万美元的巴洛克沙发到地毯上的美国总统印章,不过,所有的物品标签上都写着“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黄就是中国一批新兴富豪中的代表,他说:“你在这里看到的一切就和华盛顿的一模一样,只不过,现在它是我的了。” 黄也在房间里做了一些改动来迎合他的个人品味。在一个小橱柜内放着一册美国史,在绿屋的壁炉前立着成吉思汗的雕像,在黄用来作为办公室的蓝屋(他也把这间叫做总统办公室)的窗外,有一个三分之一大小的罗斯摩尔山,背面刻着全体雇员的名单。在“白宫”的正面,还有一座华盛顿纪念碑。黄说:“我敢说你没见过比这更棒的了,这正是我梦想中的房子。”

    “富豪阶层应该意识到他们的挥霍无度会对整体的稳定性带来威胁。”——上海市长办公室一位高级官员。 (博讯boxun.com)

    不过,黄的仿制白宫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在黄的宫殿完工不久,黄接到了电话,质问他为什么要修建这样一座代表着美国政府形象的建筑。黄辩解说:“我修建的只是代表美国文化的建筑物,和政治无关,而且我是用自己的钱修建的。”黄同时说:“我在杭州有大量的投资,这件事并没有对我的生意造成影响,我想,他们也不希望我撤资。”不久,来自各方面的声音终于平息了。最近,黄又收到了一个令他有些不快的消息:另一位企业家在上海市郊建起了一座大规模的仿华盛顿地区的建筑群。不过,黄坚持说这件事对他没有什么影响。他说:“每个人都知道白宫是华盛顿地区最宏伟的建筑物,另外,我还建了罗斯摩尔山和华盛顿纪念碑,谁能和我相比?” (博讯boxun.com)

    然而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富豪可以和他竞争了。随着私有企业和沿海城市经济的迅速发展,中国现在已经诞生了将近1万名身家千万的企业家,这个数字来源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的调查结果。中国的富裕阶层是世界上增长最快的,现在中国富豪排行榜的第50名拥有1.1亿美元的个人资产,而在1999年,第50名只有六百万美元。他们在商业领域内的成功或许并没有多么辉煌或者显赫。当然,他们的富庶程度还不能和比尔·盖茨或是沙特王子相比,不过,中国的暴发户们已经成为了一个不可忽视的阶层。

    对一些人来说,中国的新贵们有点像美国19世纪的强盗男爵。据中国人民大学所做的一项统计表明,大约有60%的人相信这些暴发户们的财富是通过非法手段攫取的。中国政府的一位官员于今年5月承认,“收入差距已经成为当前中国社会最值得重视的问题之一。”一位上海市委干部说:“中国的收入差距已经成为影响社会安定的一个因素,富人们应该意识到他们的责任。”

    很多富庶阶层不负责任的挥霍行为应该归咎于他们的低素质。有许多这样的暴发户在非常贫困的环境中成长和发家,在他们拥有了大笔财富之后,他们极力想弥补过去岁月里的损失。像前文中提到的黄,就是在浙江农村一个贫困家庭中长大的。那个时候,每年最使他高兴的事情就是在新年的时候能够收到一本发的年历,他会捧着它爱不释手地看着上面那些优美的国外风光,风景如画的英格兰庄园、牧歌般的瑞士小屋,童话世界中的北欧灌木丛,还有宏伟的罗斯摩尔山和白宫,这一切都成为了他日后建筑自己个人理想的强大动力。

    或许正是因为很多中国富豪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迅速地发家致富,他们的财富给他们带来的仅仅是盲从和眩晕。很多时候他们所做的已经不仅仅是无度的挥霍,更是愚蠢的攀比。今年6月,一辆宾利轿车在北京的拍卖会上以106万美元(折合人民币880万元)的高价成交,当然,这仅仅因为“8”对中国人来说是一个吉利数字,而不是因为物有所值。去年,香港的一位大亨在当地买下了世界上最贵的一套公寓。还有,在赌城拉斯维加斯,原先出手阔绰的日本产业大鳄早已不算什么,取而代之的是一掷千金的中国富商们。中国的暴发户们不会像亚马逊公司的总裁杰夫·贝索斯那样,永远穿着褪色的黄卡其布裤子。他们要把他们的财富全部拿出来炫耀,正像一位中国南方一家最大的广告公司的总裁说的那样:“在中国,你的富裕要让别人看得见,否则没人会相信你真的有钱。”

    这种攀比的风气还不仅仅存在于这一阶层之中,它已经影响到整个中国社会。如果一个宴会后每个盘子中的食物都有剩余,那才说明这个宴会是成功的,否则就是宴会的主办方待客不周。万科的董事长王石就采取了很明智的做法,他的房地产公司在深圳,是中国地产行业的巨头之一。35岁的王石一直坚持驾驶着自己的“奥迪”轿车,因为他知道万科的很多客户都开着奔驰,他不想让他们因车子不如自己的奢华而受窘。

    不过,到了周末,王石这样的一群人就开始享受财富给他们带来的特权。通常,他们会在周五晚上到一个会员制的俱乐部去吃粤菜,一般这样的一顿晚餐费用都在1000美元以上,但是他们认为只有这样才能显示他们作为深圳上流社会一员的标志。

    “现在我觉得世界开始拿我们中国人当回事儿了。”——王石

    中国的这些贵族们常常是缺乏鉴赏力的。上海一位饭店的厨师回忆,有位顾客在这里点了最昂贵的玛哥堡红酒,却往里面兑入一大勺雪碧。他说:“他只是在牛饮,根本没有品味那杯酒。”当消费的目的成为挥霍的时候,恐怕就和品位扯不上什么关系了。在上海一家高档购物广场,一个中年男子买下了店中售价最高的五件商品。当他试图穿上小山羊皮的外套和鳄鱼皮的鞋子的时候,导购员不得不告诉他,这是为女士设计的款式。

    对于其他很多富豪来说,消费的另一种方式是出国。10年前,很少有中国人以旅游者的身份去国外,多数是求学或者工作。如今,中国出境旅游者的数量是世界上增长最快的。到2020年,估计会有1亿中国人有机会出国旅游。在泰国来自中国大陆的旅游者已经成为第一大户,很快,在澳大利亚的中国游客数量也会达到第一位。很多国家都开始把目光转向了中国人,因为他们口袋里有鼓鼓的钞票。

    王石深为他在海外受到的特殊待遇感到骄傲。在慕尼黑机场,标志牌上增加了中文指示旅客出关。在东京的一座五星级酒店,早餐为他提供了稀饭和豆浆。他说:“五年前,在国外没有人会这样对待中国人,我觉得世界现在开始把中国人当回事儿了。”

    对于51岁的王来说,出国对他还有更重要的原因:他可以和其他有钱人好好的进行比较。他留意到中国游客喜欢一大群人跟着导游听他们喋喋不休的唠叨;而西方人喜欢独自或俩人结伴而行。他们不会老老实实的走遍整座城市或逛遍礼品店。他们会去蹦极,滑雪或滑翔。王说:“看到这些人就想到我们中国人不知道怎么生活。我们只知道在生意上承担风险,不知道玩乐时也要承受风险。”在受到鼓舞后,这位大腕回到中国决定要做一名“山人”。和所有中国富人一样,在那么多年的辛勤工作后,他想做的事情就是玩、玩、玩。他登上了中国很多的高峰,还去了乞力马扎罗山和美国雷尼尔山国家公园。几乎每个周末他都和几个好兄弟一起滑翔,掠过大大小小的山头。他还在富商中设立了滑雪俱乐部,使大家的生活不再限于会议室或卡拉OK。现在俱乐部已有200名成员,每年聚会一次,尽情玩乐。出席聚会的有方方面面的人物,以至于中国一些媒体把这个聚会看作是一年一度的大事。王说:“我的公司仅仅是一间公司,但是人们记住我是因为我是中国人登山的带领人。”

    不仅对自己的事业和生活激情似火,中国富人们还用同样的激情全心全意地娇惯他们的孩子。药物供应商周志芹对她的“小皇帝”倾注了太多的关心。这个13岁的男孩每周都要去上马术课,还有玩不完的、层出不穷的电脑游戏。周去年还花了2400美元为儿子画了一幅油画像。虽然儿子已经13岁了,却还是让女佣和他睡在同一房间里。因为周怕儿子晚上踹被子着凉。今年39岁的周说:“我们小时候什么都没有,我想给我儿子所有他喜欢的东西。这样他就知道我们是多么的在乎他。”他的儿子说:“我知道中国以前很穷。但是我想父母有时夸大了他们小时候的穷苦情况。”

    周的丈夫每个周末则把时间花在高尔夫球场,和生意上的同事闲聊,在俱乐部品尝雪茄。为了缓解孤独,周开始玩电脑游戏,开始找房买房,和她的一些朋友一样,她们买下上海有纪念意义的老房,然后按他们自己的喜好把它们翻修成巴洛克式、罗马式或现代瑞典式。当这些都不能排除寂寞时,她开始养宠物。这也是当代中国富人喜好之一。宠物店有各式各样的血统纯正的动物,包括稀有的缅甸猫,荧光耳朵的狮子狗和长不大的荷兰猪。她每月花在宠物店的钱就有上百元。

    周最后决定买下一所白色的波美拉尼亚市的老房子,花去了1800美元。即便这样,周还是不满足。她现在又怀上了第二个孩子。虽然中国奉行独生子女政策,但是这些富人可以很轻松地支付昂贵的超生罚金。

    “金钱不是万能的,我们以前以为有钱就有了一切,但看看我现在……”

    韶辉(音译)是位于中国富省福建的一个小村庄。几个世纪以来村民们都靠芒果和龙眼树过活。但这已是过去的事了。现在纺织厂遍及了这里大大小小的山头,富人们在这个小山村里建造了他们舒适的家。徐文蝶的小平房因她丈夫成功的棉布出口生意,被改建成了一座5层小楼。她自豪的称它为“洛杉矶宫殿”。建造这样一所房子要60万美元。这样的事例在平均年收入不足300美元的中国农村不是少数。

    邻居们仍住在灰尘满地的房子里。但在徐的宫殿里,是被擦得干干净净的蓝色铝合金大窗,你闻不到粪肥的臭味也没有小家居民室内的煤烟或下水道散发的气味。房间里装有大型吊灯,吧台和视觉效果非常好的52寸大彩电。在大厅,彩灯照耀的巨型喷泉,水池中央一尊金属雕塑似乎在舞蹈。即使在这样的环境里也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徐的孩子远在学校上学,她的丈夫经常因公事出国,房子里静得出奇。她消磨时间的方式就是在这样一所大房子里关起门来看言情小说。惟一可以安抚她的寂寞的便是每天到村里的寺庙里做祷告。她说“我为我的孩子们祈祷,希望他们过的充实。”大多数人为钱做祷告,而徐有钱,钱不能让她快乐,常常独自一人呆在家中的她说:“人们都认为有钱就可以买到所有的东西,其实不是,看看我就知道了。”

    钱不是万能的。这一观点随着中国暴发户急剧上升的离婚率迅速传播开来。在深圳曾流传着一个玩笑,传统的中国问候语:“你吃了吗?”被改为“你离婚了吗?”虽然从西方的标准来看中国的离婚率不算高,但是在过去的十年里离婚率翻了1倍,达到20%。中国妇女同盟会的调查人员说离婚率在中国富人中的比例更大,也许是平均离婚率的两倍。好多有钱人还包养了情妇,把这作为他们人生无尽物质追求中的不可缺的一项。

    在广州和上海的郊区出现了“情妇村”,它的周围挤满了美容院、卡拉OK厅、健身房为这些“情妇兵团”解闷。唐玲的丈夫是沈阳的一个木材商,据唐了解她的丈夫至少有3个情妇。他们已于今年6月离了婚。她说“他已厌倦我了,也厌倦了那些情妇。中国的有钱人不懂得珍惜,他们不停的想找到什么,但是又嫌弃每件找到的东西。”唐现在一个人住在北京的豪华公寓里。

    让我们回到杭州,这位至少拥有22家公司的黄巧灵还是坚信金钱可以买到你想要的所有东西。他说“有钱才能实现你的梦。没钱你在中国算个啥。”今年夏天,他开始策划如何在杭州建造威尼斯城、瑞士村庄或其他欧洲主题的“仙境”,让游客享受他们的度假之梦。下一步,他要在中国建造一座微型拉斯维加斯赌城,也要有赌博娱乐场和歌舞表演秀。黄说:“拉斯维加斯是梦中之地。”在不久以前,黄还是个穷光蛋。1987年他仅用自己的几百美元开始在海南经营新型小型海滩度假村,他的业务迅速蔓延到其它行业,最终成为开设公司的巨人。当他提到中国的经济繁荣时,说:“越早进来的人越成功。事先没人想到和我做一样的事,因此完全随我怎么做。”当然终有一天他的好运也会消逝。但如今黄生活在他的梦里,坐在白宫的宴客厅里吃着煎鳗鱼、焖海藻和炖蚝。黄在他的“中国梦”中,充分享受着穷奢极欲的每一分钟……

    中国富豪们一掷千金的种种方式

    美《时代》杂志描绘的中国富豪的生活方式如下:

    男人

    服饰:国产或者意大利品牌的西服(袖子上还留着商标),各种奢华的配件,包括手机皮套、皮革手袋等等。

    休闲方式:在每年会费1万美元的俱乐部中打高尔夫球,滑雪,去拉斯维加斯豪赌。

    饮食:每餐要在600美元以上,菜单中包括鲨鱼翅、鲍鱼等各种高档海鲜。

    鸡尾酒时间:饮芝华士皇家苏格兰威士忌。

    必读书目:杰克·韦尔奇的《发自肺腑》,比尔·盖茨的《自传》。

    女人

    服饰:路易·威登或者夏奈尔的时装,芬迪的手袋,金项链,鲜红指甲油,最新款的诺基亚手机。

    休闲方式:购物,温泉疗养,在泰国或者澳大利亚度假。

    饮食:海藻、海苔类有利于美白肌肤的食品。

    下午茶时间:饮绿茶,咖啡混合饮料卡布其诺,黄瓜汁。

    必读书目:《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金星》,室内装潢设计,有关离婚、赡养方面的法律书籍。

    共同爱好

    交通:奔驰轿车或者黑色劳斯莱斯轿车,同时配有吉利号码的车牌。

    嗜好:登喜路香烟或者古巴雪茄,还有去国外看望自己在那里读书的子女时顺便疯狂购物。

    夜生活:为了避免麻烦,卡拉ok包厢是最理想的去处。

    宠物:所有的长毛宠物——狮子狗、波美拉尼亚种小狗和北京狗是他们的最爱。最喜爱的颜色:红色和金色(中国春节红包的传统颜色)。(李公海 )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