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西藏活佛十七世噶玛巴企盼返藏

【博讯7月06日消息】

美国之音张楠报导:流亡印度的西藏活佛十七世噶玛巴表示,如果有一天西藏真的实现了和平与安宁,他将和所有流亡藏人一起返回西藏。噶玛巴是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专访的时候讲这番话的。十七世噶玛巴是北京当局和达赖喇嘛都承认的西藏活佛,两年多前秘密从中国逃往印度, 投奔到西藏流亡政府。在下面的报道中,张楠将向您介绍噶玛巴目前的情况和他未来的打算。

*噶玛巴庆祝十七岁生日*

在印度达兰萨拉山脚下的一座寺庙里,僧俗各界人士上星期四隆重地为噶玛巴庆祝了十七岁生日。寺院房檐下悬挂的巨大横幅用英文写着:祝十七世噶玛巴生日快乐,健康长寿!人们排着队把一条条洁白的哈达献给噶玛巴,同时接受噶玛巴的赐福。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长桑东仁波切也到场表示祝贺。

噶玛巴属于藏传佛教的噶玛噶举派,也就是“白教”的一派,是地位仅次于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的西藏宗教第三号人物。十七世噶玛巴是北京当局和达赖喇嘛都承认的西藏活佛,他2000年1月的秘密出逃让北京感到十分尴尬。

*作一个真正的噶玛巴*

噶玛巴从拉萨逃到印度的时候,还是个孩子。如今,他已经长高长大,生得身材魁梧、相貌堂堂,且处事沉稳、谈吐不俗,深受信众的爱戴。更重要的是,他在钻研佛法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十七世噶玛巴在印度达兰萨拉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说:“我已经有了噶玛巴的名份,但是仅有这个名号是不够的。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噶玛巴,必须要精通佛法。”

佛法是噶玛巴在印度的主要学习内容。此外,他还学习绘画和以诗歌为主的西藏文化,其中也包括数学、舞蹈、历算等。每天,他早早就起来磕头、诵经、坐禅,然后听老师讲经。上午11点左右,接见外来人士,之后吃午饭。下午,几乎用全部时间听老师授课,有时候也会抽时间会见当地群众。如果达赖喇嘛讲法,他肯定会出席。其实,记者第一次见到他,就是几天前在达赖喇嘛主持的法会上。

*出走原因不是北京说法*

达赖喇嘛讲法的时候,噶玛巴危襟正坐,神情专注。他后来对我说,他对追随达赖喇嘛来到印度后的生活非常满足,因为出来的主要目的达到了。噶玛巴说:“来印度主要是为了接受自己教派的传承,学习灌顶等,延续这种传承;第二是想见达赖喇嘛,聆听他的教诲。”

噶玛巴逃到印度后,中国政府曾经发表声明说,他临行前留下一封信,说他此行是为了去国外取历世噶玛巴活佛的黑帽和法器。对此,噶玛巴再次予以否认。他说,他在信中写的是,他曾多次要求到国外去接受传承,但是都未能得到批准,所以只好用这种方式走掉。那北京当局为什么要另外拿出一套说法呢?噶玛巴说:“这可能是他们为了欺骗在里面的藏人以及在国际上降低负面影响而做出的解释吧。”

*不想作北京政治傀儡*

接下来,我问他有没有想过,如果不出逃的话,他今后可能不仅是个活佛,还能当上中国国家领导人,就象已故的十世班禅喇嘛那样。这时,噶玛巴谈到促使他当年出逃的另外一个因素:“逃过来的另外一个因素就是,在西藏可能被迫参与一些政治活动,而我并不想参与政治,不想得到十世班禅那样的地位,只希望能专心于自己的宗教事务。”

不过,有人预测,如果西藏问题无法在达赖喇嘛有生之年得到解决,噶玛巴未来可能将不得不卷入政治,成为西藏的头号政教领袖。当我向他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说,佛法里有这样一条,那就是,不管是菩萨也好、比丘也好、密宗也好,都不应该参与政治活动,担心他们会在利益的驱使下产生贪婪。但是,噶玛巴说,有些高僧希望通过政治途径造福人类,为了这样一个崇高理念去从政是非常高尚的,与宗教并不相违背,达赖喇嘛就是这样做的。而他本人还达不到这种层次和境界,他也没有这种意愿。

*希望有一天能重返西藏*

谈到未来,噶玛巴说:“上世噶玛巴在世界许多地方建立了宗教中心,我希望能去看看,了解一下它们的现状和发展情况,同时致力于为西藏人民谋取和平与幸福,并为弘扬能给世界带来利益与和平的佛法去工作,去尽力。”

跟其他流亡藏人一样,噶玛巴也希望将来有一天能重返西藏。他说:“如果有一天西藏真的实现了和平与安宁,我就回去。西藏人都回去,那时西藏人就能团聚在一起了。”

噶玛巴还援引达赖喇嘛的话说,这个时候已经不远了。他表示,西藏人民都盼望这一天早日到来。

*和平幸福自由主要依靠自己*

两年多来,噶玛巴一直行事低调,尽量避免谈论政治问题。不过,在我的采访即将结束时,他向美国之音的中文听众讲了一段发人深省的话:“生活在这个地球上的所有人类,没有不祈求和平、幸福与自由的。要想得到和平与自由,有时候是依赖外力,但是很多的时候是依靠自己,只要你自己真正的去寻求,去保护自己和平与自由的权利,你就会得到。”

*学习是他的当务之急*

虽然我按照要求把要问的问题事先就提交上去了,但是在采访过程中,我把大问题分解成许多小问题,使提问不仅更加具体,而且更加尖锐,更具有挑战性了。噶玛巴都能应对自如。他回答问题时语调平和,不紧不慢,脸上还时不时显露出略带稚气的微笑。最后,他用中文跟我闲聊了几句,问我老家在哪里,平时画不画画,画什么画。他说,他也用毛笔画画,主要是画一些威严的人物。他还说,他平常用电脑进行藏文写作,但是从不上网。

对于十七世噶玛巴,有评论认为,他以不到十五岁的年龄策划逃亡,其胆识并非一般活佛可比。达赖喇嘛对他的评价则是:年轻气盛、精力充沛、才华出众。不过,达赖喇嘛认为,目前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学习。达赖喇嘛说:“当然,他有很大的潜力。但是,从他刚到这儿的时候起,我就明确地告诉他,当务之急是学习。”

对此,十七世噶玛巴显然已经铭记在心。不过,许多流亡藏人都希望,噶玛巴能在成年之后承担更多的责任。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西藏流亡政府内阁部长谈中国新领导
  • 达赖喇嘛的哥哥嘉乐顿珠首次返回西藏访问
  • 两名西藏孤儿院老师因危害国家安全被逮捕
  • 西藏女喇嘛控北京迫害宗教
  • 澳外长促中国改善西藏人权
  • 西藏否认虐死囚犯
  • 达赖喇嘛重申不寻求西藏独立 呼吁现在执政者象中共元老学习
  • 西藏人权组织呼吁释放班禅转世灵童
  • 四川一西藏活佛疑参与恐怖活动被捕
  • 流亡团体办西藏小姐选美
  • 解开西藏死结的一把新钥匙 作家王力雄与达赖喇嘛秘密会见【来稿】
  • 中国政府释放西藏政治犯晋美桑波有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3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WU WebUnion
    WebUnion Chinese Advertisement Network - Click here to J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