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军事]
   

中军想射星,美国挡不住(图)
(博讯2007年4月24日 转载)
    
    纽约时报23日指出中国发射反卫星导弹之前,美国政府已对中国的准备工作知情,却因为对北京未有足够影响力,选择抱持沈默不予干预。著名右翼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 AEI)的高级研究员李洁明(James Lilley),李洁明也认为无论如何,中国都会试射飞弹。
    
    美国在中国发射飞弹后,做出了抗议声明,然而,《纽约时报》由Michael R. Gordon与David S. Cloud两位记者共同撰写的报导指出,美国官方并未说的是,他们早就对中国准备发射反卫星武器知情,并事先发布了一份报告,提到中国在松林发射台的准备行动。在高层的讨论里,布什政府官员就此议题进行辩论,议题包括如何回应,甚至已开始草拟抗议声明,但最后由不信任中国方面将会停止飞弹试射的一方获胜,美国选择保持沈默,直到飞弹发射之后。
    
    研究中美关系的美国企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李洁明,在1993年离开政府工作后,曾担任几年教职,他表示,此篇重点在辩论内容的报导令人感到疑惑,因为只专注在几个点上,且不少地方的引述并未明确具名或详加说明。
    
    “我看了这篇文章,这是一个让人困惑的报导,对整件事只提及几个点。”不过李洁明认为,此文章应有其真实性。“美国应该真的事先知情。若美国在中国发射飞弹前便表示任何意见,对美国来说是很奇怪的,因为如此将可能让中国得知美国是如何收集情报。”
    
    中国在今年1月发射导弹摧毁一颗老旧气象卫星后,布什政府批评了中国的举动是场太空军备竞赛。此举是20年间首次有国家成功发射反卫星导弹,也使中国成为继美国和前苏联之后,第三个有能力击落卫星的国家。美国国防部官员警告中国的行动对美国卫星产生威胁;太空专家也表示,卫星摧毁后的残骸将对太空造成影响;美国外交官更是抱怨北京的举动。
    
    李洁明认为,在卫星被摧毁后,美国与其他国家一样,对中国提出抗议,这样的反应,李洁明认为是美国官方恰当的回应。“若是在之前便对中国表示抗议,中国仍不会改变他们的行动,不会,他们仍会发射。”
    中军想射星,美国挡不住
    
    2月23日游客於北京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中叁观中国制的红旗二号飞弹。美国副总统切尼2月23日发表对中国扩大军费的忧心,指出中国摧毁卫星的行动不符合中国所说"和平崛起"。(路透社)
    
    李洁明的想法与《纽约时报》的部分观点相似。报导指出,在中国发射飞弹的三个月后,一场新的争论上演,争论内容为是否美国适当处理了此问题,或是美国错失了说服中国放弃开启新军备里程的机会。
    
    美国政府感觉到他们在处理这件事上受到限制,因为美方认为其对制止中国军事计画的影响力不足,此外,也因为美国并不希望让北京了解美方对中国的太空行动知道多少。
    
    一位高级行政官员表示美方的决定是,不去要求中国取消测试。“我们当初的确收到飞弹试射警告。我认为没有任何人知道中国是否会发射或取消测试。最好的判断是,他们(中国)对测试反飞弹武器的信念非常坚定。”
    
    不过有些政府外部的专家指出,美国官方有可能制止中国发射飞弹,但最后却不愿意扩大涉入此太空军备竞赛议题;布什的作法只是为了在发展反导弹防御系统上保持一个最大弹性。
    
    对此,李洁明表示,“因为不论如何,中国都会去做,所以并不能说美国错失了阻止中国进一步涉入太空军备竞赛的机会。在中国发射飞弹后,我们(美国)认为此举是一种分裂,其他人也认为这是个分裂举动,虽然这是20年来首次有国家成功发射反卫星导弹,但我想人们会了解这是中国军事行动的一部份。”
    中军想射星,美国挡不住


    
    1月12日下午,在中国气象局国家卫星气象中心,人们在观摩风云二号D气象卫星获取的第一套图像。美国今年初对中国发射反卫星导弹一事,提出抗议。新华社记者张燕辉摄
    
    《纽约时报》引述新美国基金会(New America Foundation)军控专家Jeffrey G. Lewis的意见,来表达美国方面的无力。“美国曾在日内瓦时想同中国讨论太空军备使用,那已足够去说服中国从太空军备竞赛里撤出。”
    
    美国曾追踪侦测到,中国在2005年7月7日及2006年2月6日,也曾进行了两次的反卫星系统试射,但是结果都失败。在第二次的发射中,飞弹与卫星擦身而过,使得美国官方不确定中国是否完成试射目标;两次的试射布什政府均未表势不满。
    
    不过,在去年12月及今年初,美国情报机关发现中国正准备进行第三度反卫星导弹试射的迹象。
    
    报道引述熟悉机密情报的政府官员说,美国多次侦察到运载SC-19导弹的机动发射器在松林发射台活动。
    
    美国负责分析与侦察的国家地理空间情报局在1月初也曾警告,中方可能在该月试射SC-19反卫星武器,此武器包括一携带拦截者系统的固定燃料、中型的飞弹,飞弹将从一可移动式的发射台射出。中国这一反卫星导弹的试射目标是老化的气象卫星“风云-IC”。
    
    根据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研究助理Geoff Forden表示,美国空军(The United States Air Force)小心翼翼地追踪卫星测试,六度确定它的所在地。
    
    而在消息传至白宫后,布什曾讨论该如何回应中国的活动。各方的意见不一,美参联会主席佩斯(Peter Pace)助手Walter L. Sharp表示,辩论中,有的人希望在中国试射前便采取行动,有的人则要求静观其变。
    中军想射星,美国挡不住


    
    2007年2月3日零时28分,中国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三号甲”运载火箭,成功将第四颗北斗导航试验卫星送入太空。美国今年初对中国发射反卫星导弹一事,提出抗议。中新社传真孙自法摄
    
    Walter L. Sharp不愿对纽约时报进一步解释辩论细节,不过报导指出其他官员说,要求中国放弃测试,是由一些国防部官员提出的,但这个意见後来被几个理由拒绝了。
    
    国防部官员在辩论中总结,中国无论如何不可能取消试射行动,若因此处罚中国,也没有多大好处,此外,美国方面也不想让中国了解他们得知反卫星飞弹计画。
    
    《纽约时报》的报导中,也提及美国方面的这项顾虑。报导指出,在中国发射飞弹后的几天内,知晓中国试射卫星一事的美国官员表示,美方之所以保持沈默,是希望中国能够主动提出解释。
    
    中国军方对於中美双方在有限的卫星情报分享上,已取得更进一步的资讯。中国对美方如何在波斯湾、伊拉克、阿富汗战争中,以及追踪北韩的核子武器计画时使用卫星,有更深入的研究。几位资深官员表示,这样的研究,还包括扩大分析美国在台湾的危机问题上,会如何使用卫星。
    
    主管军备控制和国际安全事物的副国务卿约瑟夫(Robert Joseph)认为,“这是一个警讯。我们的弱点正被某些国家窥探着。”
    
    美国官方猜测,中国的试射行动可能为了迫使美方研发新方发来与中国的卫星杀手科技相抗衡。其中,美方可能会发开发出更“坚强”的卫星来避免中国的摧毁,或是发展出一套後备系统,一旦卫星遭摧毁後,能够立刻发射另一颗来取代原先的卫星。
    
    《纽约时报》23日的报导表示,自从美国在1985年自F-15战斗机上向太空发射了一枚飞弹后,便没有发展新反卫星系统的计画。美方为了保持军队对太空计画的最大弹性,决定监控中国的飞弹准备工作并草拟一份飞弹发射后的抗议声明。
    
    报导另指出,北京原计画在本周举行一场国际会议,出席者为政府部门的太空专家,但中国却将会议延后,明显害怕因为卫星摧毁后在太空留下碎片而遭到批评。
    
    不过相对於太空污染,美国防部更担心的是中国已有能力摧毁低轨道的卫星,最早可能在明年便对美国造成直接的威胁。
    
    几位国防部官员表示,他们相信中国试射的目的在于让中国在处理台海问题上,能阻碍美国的干预。
    
    在针对中国飞弹试射的议题上,争论点之一为中国的举动是否能被阻止。
    
    华盛顿自由派智库美国进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的Joseph Cirincione表示:“当然绝对能够避免。中国多年来提倡禁止太空武器协议,我们却为了追求太空反卫星武器而拒绝此提议。”
    
    不过前高级国防部官员Peter W. Rodman不同意这项观点。“这有点像是军备控制迷思,认为总有条件可以谈。多年来,中国军方已拟定如何削减对高科技产品如卫星的计画,他们已有潜力发展这项能力,我看不出他们为什麽想放弃。”
    
    布什政府希望外交上的抗议以及国际间的反应,能够阻止中国进行下一次的试射活动,不过美参联会主席佩斯(Peter Pace)上个月访问中国期间,似乎在此议题上遇到困难,他说:“有些事他们(中国)非常乐意谈论,但不是(反卫星试射)这件事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应付中国反卫星导弹威胁 美无声部署太空反制战略(图)
  • 美国对付中国反卫星导弹胸有成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