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李鸿章长孙遭军统枪击 医院被打招呼不要抢救
(博讯2016年11月25日发表)

    
    来源:《档案春秋》2005年第7期 作者:宋路霞
    
    合肥段家与李家
    
    段祺瑞与李家的友谊起源于上两代人。
    
    咸丰年间打太平天国的时候,段祺瑞的祖父段韫山就跟刘铭传、张树声、周盛波、周盛传等地方豪强,一起拉队伍、办团练。到李鸿章办淮军的时候,他又与刘铭传等来到李鸿章麾下,参加了多次战斗。太平天国被镇压之后,他仍在军中,“以军功累得提督衔,记名总兵,获励勇巴图鲁(满语,勇猛志士的意思)称号,授荣禄大夫,振威将军,于光绪五年(1879年)卒于宿迁军次。”(《合肥段公年谱稿》)
    
    段祺瑞的一个叔叔也在淮军中,后来当上了山东威海军营的营务官。段祺瑞17岁前往威海投靠叔叔,从站岗放哨做起,渐露才干。在他20岁的时候,李鸿章创办的天津武备学堂(陆军学校)开张了,他去投考,一举考中并名列前茅,遂进入炮科学习。那时该校招生一共才100余名,都是从各营考拔出来的优秀者,学制一年,毕业后,仍回各营。段祺瑞毕业后没有再回威海,而是被分配到旅顺港监修海防炮台。
    
    在段祺瑞24岁时,李鸿章为培养高级军事人才,决定在军校毕业生中选派优秀者出洋留学,到德国学习军事。段祺瑞抓住了这一千载良机,考了个第一名,遂被派到德国柏林,进入德国一军校,仍旧攻读炮科,见习时在著名的克虏伯兵工厂实习炮工。从德国回来以后,开始受到重用,曾被派为北洋军械局委、威海随营武备学堂教习。几年后被袁世凯看中,在小站练兵的时候,被袁奏调到身边,协助训练新建陆军,任炮兵学堂总办兼炮兵统带。李鸿章去世后,他又随袁来到河北保定,任保定军官学堂总办······后来竟至大红大紫。可知老段的发迹,与老李选派他留洋德国有着直接的关系。
    
    段祺瑞一直念记着段家与李家的友谊。所以在民国初期,他的大女儿段式萱要出嫁的时候,就选择了李家的孙子李国源作女婿。
    
    李国源(1896—1974,字仰尼)是李鸿章的六弟李昭庆的孙子,他父亲李经叙与过继给李鸿章当长子的李经方是亲兄弟。段氏当时正处在政海的峰巅时期,代理国务总理,择婿的标准自然较高,既要有好的家族背景,还要有洋派的经历和眼光,但那时符合此标准的“高干子弟”并不少见。因民国初年出洋留学已成风气,有远见的世家大族都愿意把子孙送出国读书。孙家鼐家族的孙子辈中就有十二人出国留学。老段之所以选中李家的孙子,而且在还没有见过李国源的情况下就断然作出决定,总与两家之间的渊源不无关系,尽管那时李家已经开始衰落,段家开始兴起。
    
    当时李国源还在英国麦伦斯科学院读书,刚刚毕业。其父已经去世,家中一切由其母丁氏作主。丁氏惟恐儿子思想“开放”,不允这门婚事,就发电报谎称“母病垂危,火速赶回”。李国源回国后才恍然大悟。李国源是家中老大,其父去世时他才13岁,深知母亲多年持家不易,对于这门婚事也就自然“就范”。
    
    段祺瑞很喜欢这个女婿,因李国源学问好,又有英国绅士派头,回国后就安排他进外交部工作,任参事,还曾出任驻仰光代理总领事。20年代中期段祺瑞从政坛上下来之后,李国源率家小回到安徽芜湖,抗战时期到了香港,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夕又转到上海。他与段家小姐段式萱婚后得一儿一女,儿子即他们的长子李家曜,女儿名李家明。数年后段式萱因病去世,他的继室是陈箓的妹妹陈琪玉。
    
    段祺瑞一语释“侯爷”
    
    了解了上述背景就不难理解,段祺瑞为什么后来愿意管李国杰的“闲事”了。
    
    李国杰(1881—1939,字伟侯)是李鸿章的长孙,李经述的长子。李鸿章去世后,儿子李经述百日之内也随之西去,所以由李国杰承袭了李鸿章一等肃毅侯的爵位,故有“侯爷”之称。这位“侯爷”清末曾任散轶大臣、出使比利时大臣、农工商部左丞等职。民国初年因有袁世凯的护佑,革命基本上没怎么“革”到他的头上,在段祺瑞执政的时候,还当了安福国会参议院的议员。而到了国民党北伐成功之后,蒋介石不肯买李鸿章家族的账,李国杰就面临了大麻烦。
    
    李国杰1924年当选了轮船招商局董事会会长。可是他的命不好,在他任董事长之前一年,招商局由于种种原因开始亏损,年亏损达一百六十余万。为了开展业务,已向各庄户挪借三百余万,加上上海光复时沪军都督陈其美向轮局借的款项,总数已达一千多万。李国杰和董事会遂以轮局的一部分栈房和市房作抵押,向汇丰银行抵押借款。先借一百五十万两,后来又借了五百万元,以度难关。谁知此事后来竟招来了大麻烦。
    
    其实轮船招商局这个晚清遗留下来的庞大企业,一直是国民党人的心事,因为油水太大了。该局的董事长和总经理的月薪,是当时中国企业的最高月薪,每月500大洋,与当时的中国银行和交通银行董事长、总经理的月薪相等(一般银行的董事长和总经理的月薪是300元)。国民党初坐天下,财经紧张,银根紧缺,从长远计议,总想把招商局弄到手。那时的招商局已经是商股了,是商人们的企业,而且已在商部注册了,国民党公开抢夺总不是回事,只好打出“整顿”的旗号。
    
    1927年国民党到上海后,逐步对晚清遗老的财产实行没收和监管政策。
    
    1927年5月,就派张静江清查整顿招商局,后来因为招商局隶属于交通部管,所以又由交通部长王伯群担任监督。李国杰这个董事长就成了王伯群的下属,成了由王伯群任命的监督办公处总办,1928年又成立了总管理处。1929年又宣布招商局从此直属国府,由国府派专员负责整顿。
    
    与此同时,其他前清遗老们也开始日子难过。1929年9月28日,由江苏省政府主席钮永建训令上海县,宣布没收盛宣怀财产。10月5日,又有上海特别市市政府的通告:奉国民政府令,前清故吏盛宣怀侵蚀公币,证据确凿,应将所有遗产一律查封没收。令盛氏后人及与盛氏财产有关之公司、行号、典当等等,据实具报盛氏遗产。政府采取了强硬的态度,盛家在招商局的“三杆枪”(盛恩颐、盛重颐和盛升颐都吸食鸦片)就没辙了,他们在招商局的位子保不住了。
    
    对待李家,国民政府的主要目标对准了李国杰。因为李家的作风不如盛家洋派,主要财产还是安徽老家的土地,房产主要集中在合肥和芜湖。安徽方面已经向李家索要了六十万元军饷。南京和上海的政府大员,自然看不上那些安徽的地皮,对李家在上海的其他人员他们不熟,李国杰目标大,那就抓李国杰好了。
    
    经王伯群从中周旋,李国杰表示同意由政府监督。谁知他一松口,南京政府就派了个赵铁桥出任总办,到招商局内部真的来“监督”他了,把他晾在一边了。赵任总办之后,有政府作后台,大权独揽,李国杰不得不处处防范、退让,日久便生怨尤,摩擦不断。国杰在向汇丰银行借款的过程中,有“声明并无中佣,但开支酬劳计二十余万两之巨,内中一部分为其本人所得”的问题。还有在1927年年终,为自支酬劳银五千两私用的事情,把他告上法院(《招商局总管理处控告招商局董事长兼任积余公司经理李国杰刑事诉状》),这下把李国杰惹恼了,下决心报复。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z_special/2016/11/20161125014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