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爆料朱镕基:访美期间笑谈不想当总理
(博讯2015年10月05日发表)

    
爆料朱镕基:访美期间笑谈不想当总理

    
      1945年来到中国,一待就是35年。期间,既曾任职中共宣传系统,加入中国共产党,和历届中共领导人都保持着密切的关系;也曾因间谍罪被中共逮捕入狱;甚至还在中国“文化大革命”期间成为造反派头目。现年94岁的美国学者李敦白(Sidney Rittenberg)和中国可谓渊源颇深。
    
      晚年的李敦白(Sidney Rittenberg)与妻子在美国注册了 “李敦白有限公司”,专门为在中国做生意的美国公司提供咨询服务。不时也在中美两国之间走动,早年结下的友谊,让他继续与中国的高层领导人保持着亲密的互动。日前,李敦白(Sidney Rittenberg)接受了陆媒《博客天下》采访,介绍了自己同已退休的中国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和中国驻美大使李肇星的过往,并披露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曾在访美期间公开表示,自己想作回上海市长。以下是Sidney Rittenberg讲述的原文内容。
      诚恳的朱镕基:维护外企利益 想作回上海市长
    
      我第一次跟朱镕基详谈,是在他要去上海当市长前。我的太太请他吃饭。我们有个朋友,当年参与了投资上海波特曼酒店,跟上海市展览馆公司成立了合资企业。他们当时面临一个问题,酒店开了八年,原来的投资都没收回来,但合约就要到期了,他们要延长合同才能收回钱,但中方不肯。吃饭的时候,我跟朱镕基提起这件事,讲你们让美国的大公司一下吃这么大亏,以后谁还敢来投资。朱镕基说没问题,这些事可以商量,明天去上海就处理。后来多方进行了重新谈判,合约延期了四五年,大家都很满意,圆满解决了问题。
    
      后来我们到上海去,跟朱镕基吃了一顿饭,那时不仅是波特曼,还有好几家大酒店在上海建起来,都是五星级的。我就问,有这么多人住吗?朱镕基讲,你给我盖好了,我保证给你找人住。现在的情况不知道,大概两年前,旺季的时候在上海订高档酒店并不容易,这说明朱镕基看的很对。
    
      那次见面我还提议,上海应该组织一个外国商人(外国企业家)的咨询委员会,专门来调解上海和这些外国公司的关系。可能朱镕基当时也有过这样的想法,所以一到上海就成立了这个机构,当时由AIG的Greenberg担任主席。
    
      1990年,担任上海市长的朱镕基和中国市长代表团一起访美。我陪美国的宗教界头号人物葛培理会见他。葛培理先是见了李鹏,他提出中国应该给年轻人提供一套道德标准,比如基督教有十条戒律,不要杀人不要撒谎之类,你们或者可以选毛泽东说过的十句话,或者可以从中国的传统文化里归纳十条标准。但总体而言,双方的这次见面有些不痛不痒。
    
      见朱镕基的时候,葛培理送给了他一本南京印刷的中文版《圣经》。朱镕基很高兴,说自己家里就有一本英文《圣经》,经常看,他认为各国的优秀文化都应该知道。葛培理觉得挺高兴的。
    
      朱镕基在1990年的这次访美在时间上是很有意义的,当时中美之间的领导人互访已经中断了一段时间,高级领导人之间几乎没有来往。朱镕基这次来的时候,带了六个城市的市长,还有上海市前市长汪道涵。
    
      1999年,朱镕基担任国务院总理的第二年,再度前往美国进行国事访问。
    
      在白宫,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举行欢迎国宴。国宴开始前,他和朱镕基两人站在白宫门口,一个个迎接来宾,每个人都握手寒暄几句,大概有一个钟头。后来克林顿问朱镕基习不习惯美国人接待客人的方式,朱镕基挺赞同,这样每个人都能见一见,说几句话,但又很快开玩笑说,但我实话告诉你,我这么大年纪,站这么长时间跟这些人讲话累死了。
    
      那次访问快结束时,朱镕基有一次在芝加哥的讲话。刚上台,他就提起听说芝加哥市长想去华盛顿做官(其实是想竞选总统)。朱镕基说,你看看你的头发又多又密,看看你弟弟,全光了(市长的弟弟是时任美国商务部长),所以我劝你还是不要去华盛顿,你看我现在当总理,如果能回去当市长,就开心极了,但我现在回不去了。把在场的美国记者都逗乐了。朱镕基访美前,记者对他的评价挺苛刻,但来了之后,很快态度就变了。美国记者其实不习惯中国的领导人这么讲话,而且朱镕基不念稿子,就说他自己的话,很诚恳。
    
      质朴的李肇星:跟意见不同的人也能交朋友
    
      朱镕基来美国的时候,中国的驻美大使是李肇星。我记得那时李肇星刚来美赴任,有次到西雅图,就来了我家,不带翻译,也不带秘书,就这么一个人来了。他跟我的太太是同学,都是外语学院的。那天晚上有人邀请他吃饭,他说要带着我们夫妇,对方说不能增加客人,他就说,我的朋友不去我也不去。最后我们还是一起去了。
    
      李肇星那次在西雅图公开讲,跟华盛顿比起来,他更喜欢西雅图,一个是西雅图没什么做官的,而华盛顿到处都是官,美国的官,各国的官,官僚成堆,另外西雅图经常下雨,他是山东农村人,农村人就是喜欢下雨,觉得舒服。他说话也没有外交辞令,还说有人讲我不能当大使,因为长的丑,那么只能请大家原谅了。
    
      当时美国国会正在辩论要不要给中国最惠国待遇,反对派的主力就是我家乡的参议员,我们从小认识,但不熟,可是商量着看能不能把李肇星和这位参议员请到一起吃顿饭,聊一聊,结果没想到双方都同意了。
    
      我们就在华盛顿一家小小的法国餐厅吃饭,李肇星和夫人,还有我与太太王玉琳先到了,刚坐下,参议员和他的夫人就进来了。参议员刚开始就讲,我要说清楚的是,就算我赞成这个议案也不能投赞成票。他代表的是南卡罗来纳州的纺织业,和中国有竞争,如果违背他们的意愿,下一届就不可能当选。李肇星说他了解,随后谈了其他国际贸易上的事,就完全谈到了一起,没有一点问题,比如他们都同意应该向中国开放一些高工技艺产品,就这样交了朋友。李肇星就是有这种本事,跟意见不同的人也能交朋友。
    
    来源:博客天下 
    
       0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z_special/2015/10/20151005062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