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俄国历史学者:毛岸英没有参加卫国战斗
(博讯2015年09月20日发表)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摘要:科尔涅耶娃:“见习生的身份意味着毛岸英没有参与战斗。”
    
    卫国战争期间的毛岸英
    
    2015年,是俄罗斯卫国战争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应俄罗斯联邦总统普京邀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近日将出席在莫斯科举行的纪念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庆典并访问俄罗斯。
    
    前不久,俄罗斯驻华大使馆举行向中国公民授予“1941年—1945年伟大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奖章的隆重仪式。俄罗斯驻华特命全权大使安德烈·杰尼索夫代表俄罗斯联邦总统普京,在仪式上向为卫国战争的胜利事业做出了贡献的中国公民颁发奖章。
    
    在俄罗斯卫国战争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这特殊的年份里,中俄民众自然无法忘记一位特殊的人物······
    
    1935年6月底,毛岸英、毛岸青及董健吾之子董寿琪随张学良东北军的部下、抗联总司令李杜乘法国邮船斯芬克司号从上海启程,在海上航行了约1个月,途经香港、西贡、孟买、苏伊士、地中海,于7月底8月初抵达法国马赛港,改乘火车到达巴黎。
    
    1936年底、1937年初,毛岸英、毛岸青被送进莫斯科市郊的莫尼诺尔第二国际儿童院。至今,在俄罗斯国家档案馆还保留着毛岸英当年填写的档案:“父亲,中国革命的领袖;母亲,烈士。”在他个人的简历中,是这样填写的:“母亲生前,与她一起在狱中生活;母亲死后,在上海扫地、端茶。”
    
    “小领袖”
    
    苏联国际儿童院的5年里,由于毛岸英聪明、好学勇敢、坚忍并爱好“军事、政治和时事”,逐渐成了儿童院里的“小领袖”。他先后担任了少先队大队长、儿童院团支部书记和伊万诺沃市列宁团区委员,经常应邀到各处去作报告。他写过一篇长达3000多字的文章《中国儿童在苏联》,文笔流畅优美,被当时正在莫斯科治疗臂伤的周恩来带回国,后刊登在1940年4月12日延安的《新中华报》上,报社还配发了“编者按”。
    
    1941年冬末,根据联共(布)中央的建议,毛岸英的老师劝他加入苏联国籍。毛岸英坚决地说:“我是中国人,我爱我的祖国。只要祖国一声令下,我就要回到祖国去。如果我加入了苏联国籍就不方便了。”
    
    毛泽东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时常惦念心爱的儿子。有人从苏联带回儿子的照片,毛泽东欣喜万分,仔细端详着长大了的儿子。毛泽东经常给儿子写信,鼓励儿子好好学习。1941年,毛泽东给儿子的信中写道:“岸英文理通顺,字写得不坏,有进取的志气,是很好的。惟有一事向你们建议,趁着年纪尚轻,多向自然科学学习······只有科学是真学问,将来用处无穷。”毛泽东还亲自挑选21种60本书给儿子捎去,希望儿子好好学习,报效祖国。
    
    “谢廖沙”
    
    1941年6月22日,德国法西斯对苏联发动闪电战,苏德战争爆发。德军迅速向苏联首都莫斯科推进。为了防备德军的坦克突袭,伊万诺沃市开始挖筑反坦克壕。国际儿童院学生也参加了这项艰苦浩大的工程。
    
    时值严冬,冰天雪地,气温在摄氏零下四五十度。反坦克壕的挖掘标准是深3米、宽3米,每天每人的定额是1立方米。这对儿童院的孩子们来说,是一项重体力活,体力和意志都经受着考验。铁镐抡下去,地上只砸下一小块,钢钎凿下去留下一道白印······孩子们虎口震裂了,贴上一块胶布,手心磨出了血泡,咬牙坚持。中国孩子长得瘦弱,但干起活来,能吃苦,舍得花力气,常常受到伊万诺沃市政府的表扬。毛岸英是整个儿童院的“孩子头”,能吃苦在先,以身作则,受到了大家的尊重。
    
    1942年5月,毛岸英用俄文直接给苏联最高统帅斯大林写了一封信,陈述自己上前线的要求。信中这样写道:“我是一名普通的中国青年,我在您领导下的苏联学习了5年,我爱苏联就像爱中国一样。我不能看着德国法西斯的铁蹄蹂躏您的国土,我要替千千万万被杀害的爱好和平的人们报仇。我坚决要求上战场,请您一定批准我的请求!”信后署上了自己的俄文名字“谢廖沙”,同时又注明“毛泽东的儿子毛岸英”。
    
    信投出去十几天,一点动静都没有。碰巧,这时苏军政治部副主任曼努意尔斯基将军到伊万诺沃市来视察。因他在共产国际兼有职务,所以来到国际儿童院看望各国的孩子们。谈话中,毛岸英又提出此事,可曼努意尔斯基故意转移话题,避开他要求参军的事。毛岸英灵机一动,便海阔天空,谈起了日军如何偷袭珍珠港、世界法西斯力量和反法西斯力量在军事方面的对比、人心的向背等等国际大事。曼努意尔斯基将军认真听着,开始对毛岸英刮目相看,赞扬道:“行,谢廖沙,很有出息!你对战争的形势、战争的进程有分析、有判断,这说明你很关心世界大事呀!”
    
    这时,毛岸英马上把话题又拉了回来说:“曼努意尔斯基同志,我很喜欢军事和政治,可我现在······用一个中国的成语叫做‘纸上谈兵’,我想求您帮个忙,我要参军上前线!”曼努意尔斯基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用军人的果断口气回绝道:“不可以,你是中国人,没有加入苏联国籍,上战场还轮不上你。”
    
    毛岸英开始施展他的雄辩口才,说:“曼努意尔斯基同志,我想问一个问题,您说共产国际这几个字怎样解释?”没等曼努意尔斯基回答,毛岸英又自己回答道:“共产表示世界走向一种大同,叫做共产主义,各个国家不同种族的人,人人平等,共同富裕。国际,就是国际主义。我爸爸在中国打击日本法西斯,斯大林在苏联打德国法西斯,目标都是一个。反法西斯是全世界人民共同的责任。不错,我是中国人,也没有加入苏联籍,但这并不妨碍我去履行国际主义的义务啊!”
    
    一番话把将军深深打动了,曼努意尔斯基不禁点点头。毛岸英受到鼓舞,提出了“变通”要求:“将军,我马上就要读完八年级,请您帮助我进军校吧,我要学习军事,掌握打击侵略者的本领!”
    
    曼努意尔斯基看毛岸英的决心这样大,又想到上军校毕竟不比上前线,便答应帮忙:“好!小伙子,你的精神感动了我,我同意你去军事学校学习,你等着吧!”
    
    “谢尔盖·永福”
    
    苏雅士官学校是一所专门培养连队士官生的初级军校。在这里,毛岸英参加了6个月的快速班学习。1943年1月,又进入培养中级军官的学校——莫斯科列宁军事政治学院学习。在这所学校中,学员主要是前线部队的尉级军官。毛岸英没有上过战场,算是个例外。在军校,毛岸英于1943年1月加入了苏联共产党。这时,他更名为“谢尔盖·永福”。
    
    那时,苏联红军已经打出了苏联国界。由于毛岸英一再坚决要求到前线去,苏联方面就派了一位大校军官,陪着(实际上是担任保护)毛岸英到前线苏军作战的各个战场转了转,但依然没有让他参加作战。
    
    俄罗斯国立现代历史档案馆提供的一份右上角标注“绝密”字样的档案这样显示毛岸英的履历:勇夫·谢尔盖(谢尔盖·永福,毛泽东同志之子),1936年到苏联,少年。1936年至1940年在波里雅诺、后迁至伊万诺沃市的国际幼儿园收养。1940年11月至1943年5月为:“恩格斯”列宁格勒军事、政治学校学员,并极顺利毕业。1943年5月至1944年8月为列宁红军军事、政治学院学员并顺利毕业于诸兵种合成系。1944年8月至11月,为白俄罗斯第二方面军见习生。1944年12月至今为日丹诺夫信息管理学院第二系大学生,学习成绩为“良好”和“优秀”。
    
    资料显示,1944年8月到11月,白俄罗斯第二方面军已结束了参与苏德战争中苏军最大战略性进攻战役之一——白俄罗斯战役,并进抵波兰和东普鲁士边境,而当时毛岸英正是白俄罗斯第二方面军的见习生。
    
    俄罗斯历史学副博士斯韦特兰娜·科尔涅耶娃说:“见习生的身份意味着毛岸英没有参与战斗,而是在战地观摩。”同时,她指出,毛岸英表现出色,曾多次要求参战。笔者在毛岸英的入党转正推荐人苏哈切夫斯基·米·彼、沃罗诺夫的推荐书翻译件上看到有关文字:“谢尔盖·永福同志待人谦恭有礼,对与德国法西斯入侵者进行战斗的苏联极为关注。······”
    
    与毛岸英关系不错的伊万诺沃国际儿童院同学陈祖涛说,毛岸英曾表示,因为自己在二战期间要上前线的请求没有得到满足,因此不想错过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的机会。
    
    后来在1950年,已经回国4年多的毛岸英陪李克农来莫斯科,就苏联对中国参加抗美援朝的武器援助问题进行谈判。他还专门邀请陈祖涛和另一位同学、美国共产党主席邓尼斯的儿子季莫菲耶夫,一起到他住的当时苏联最高级的旅馆莫斯科旅馆见面,李克农安排他们一起吃了一顿饭。在席间聊及卫国战争时期的往事,毛岸英感叹说:“卫国战争时期,我几度要求参战,斯大林不同意,最后只是到前线走了走,没有和敌人面对面地作战,实在是一大憾事。如今我国决定以志愿军名义入朝与美国纠集的联合国军作战,这次我无论如何不能再错过到前线参战的机会。”
    
    毛岸英
    
    1945年5月,苏联卫国战争取得胜利。斯大林在莫斯科接见了毛岸英,并赠送给他一把手枪作为纪念。可以说,苏联的时光让毛岸英对法西斯深恶痛绝,他尽管没有直接参加苏联卫国战争,但是这场战争让他更加清晰地理解了战争,在苏联的这段经历也让他树立了人生的信仰和信念。
    
    据当年曾经与毛岸英、毛岸青在苏联国际儿童院有过亲密接触的瓦洛加(中共早期党员王一飞的儿子)回忆说:“应该说毛岸英当时在我们这帮中国孩子里是一位可靠的、很有威信的大哥哥。当时我们很多人并不知道他是毛泽东的儿子,更不知道他们兄弟二人的传奇生活经历。但是我们都感觉到,谢廖沙将来一定是一位能够做大事的人。他总是显得很成熟,做事有主见,从不荒废时间,不去外面撒野,老是在看书,想问题。”
    
    瓦洛加还清楚地记得,大约是在1946年初(一曰1945年底)的某一天,毛岸英来到他所在的位于莫斯科300多公里以外的伊万诺沃国际儿童院。“我当时正在生病,躺在宿舍里休息,脑袋昏沉沉的。突然门开了,只见谢廖沙兴冲冲地走了进来。他帮我掖了掖被角,坐到我的床边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要回中国去了。我太高兴了!你要好好学习,好好长身体。将来一定回去为我们的国家作贡献。’”瓦洛加说,每次一想到毛岸英,脑子里出现的就是他临行前来向自己告别时的神情。
    
    1945年12月初的一天,一架苏联飞机飞抵延安。受苏联的指派,外科医生阿洛夫和内科大夫米尔尼柯随机抵达为毛泽东治病,同机到达的还有毛泽东的长子毛岸英。为了安全起见,毛岸英乘坐苏联飞机回国之事,当时并不被外人所知。
    
    毛泽东听说儿子也回到了延安,带病来到机场迎接。毛岸英身穿苏联陆军上尉军服走下飞机,毛泽东走上前去,和快步走过来的儿子紧紧地握住了双手。毛泽东看着儿子,带着慈父的感情说道:“你长这么高了!”(岳果)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z_special/2015/09/20150920200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