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东德恋人投奔西德:去北京翻越柏林墙!
(博讯2014年11月18日发表)

    
    
    BBC珍妮•希尔
    
    发自柏林
    
    东德恋人投奔西德:去北京翻越柏林墙!


    
    百米路程,成了史诗般的万里长征。1987年,一对东德恋人密谋途径俄国、蒙古,在北京翻越柏林墙、投奔西德!
    
    秋天,柏林的日落色彩斑斓、绚丽无比。在我居住的那个地区,林立的公寓楼后,金红色的余晖仿佛在燃烧,清晰地映衬出屋顶、山墙、烟囱的轮廓。
    
    最近,普伦茨劳贝格(Prenzlauerberg,柏林一个区)的屋顶激发了我的想象力。部分原因是,人们曾经告诉我,原来屋顶紧密互联,足不沾地--根本不用下便道--就可穿过整个城区!
    
    另外一个原因是,我刚刚听说一个动人的故事,一个在高高的柏林墙畔、纵横的铁丝网后发生的爱情故事。
    
    听我来给你讲一讲玛丽安和杨斯的经历吧。
    
    共产主义东柏林。玛丽安和杨斯都是20出头的学生,深深相爱,刚刚搬到一起开始同居。杨斯读生物,玛丽安读艺术。
    
    玛丽安特别喜爱坐在公寓屋顶赏景画素描。我可以想象那番景色,两个满怀热情的年轻人,坐在烟囱林中,看日落、憧憬未来。
    
    但是,那是1987年。他们的机会非常有限。杨斯希望旅游,希望能亲眼看到其他国家的野生动物。他的好奇心已经引起了东德秘密警察斯塔西的注意。
    
    “绕地球走一圈儿”
    
    东德恋人投奔西德:去北京翻越柏林墙!


    
    逃跑途中的杨斯
    
    所以,在普伦茨劳贝格的屋顶上,杨斯和玛丽安决定逃跑。但是,怎么逃呢?西德,那个自由世界,本来步行10分钟就可以抵达。但是,有致命的柏林墙挡路。
    
    杨斯告诉我说,“每个人都曾看着墙那面,但是,我不想冒险翻墙吃枪子。我心想,从东柏林到西柏林,哪一条路是人们根本想象不到的呢?然后我想、、、、、、我绕地球走一圈儿!”
    
    杨斯和玛丽安策划出一个非同寻常的逃跑计划。为了抵达西方,他们决定先往东走,经由俄国、蒙古,然后到中国首都北京,在西德大使馆申请护照。
    
    杨斯在跳蚤市场买了一台破旧的西里尔语打字机,伪造了前往俄国所需的所有文件。然后,两人踏上了一万公里、史诗般的旅程。
    
    杨斯给我看了一些当年的照片。微笑的玛丽安和一群衣着鲜艳的牧民孩子在一起;留着大胡子、满脸笑容的杨斯站在骆驼旁;玛丽安和杨斯在一座巨大的石雕菩萨前合影。
    
    两人背着沉重的背包,一路乘火车、搭顺风车,曾经划独木舟过河、在大山里野营。玛丽安告诉我说,那段旅程“惊心动魄”、“犹如梦幻”,是“真正的探险”。
    
    不过,旅程也充满了危险。
    
    在蒙古一座寺庙中停留期间,突然,警察来逮捕玛丽安和杨斯。原来,那些看起来热情好客、劝他们多留一些日子的和尚给当局通风报信了。
    
    警察忙着检查文件。短暂时段无人看守玛丽安和杨斯。两人迅速逃跑,在森林中藏了一个晚上。
    
    东德恋人投奔西德:去北京翻越柏林墙!


    
    修建柏林墙,德国被一分为二,家人难以团聚。
    
    “走了,就回不去了”
    
    最后,他们乘火车进入中国。现在距离北京的西德大使馆、距离在西德开始新生活就有一步之遥了。但是,玛丽安好像还没有做好准备。她非常想家,不想永远抛弃家人、朋友和普伦兹劳贝格的生活。玛丽安决定返回东德。
    
    玛丽安说,“我心想,如果我去了西方,我的亲朋好友可能会有麻烦。我不想失去我扎根的那片故土、、、、、、真的走了,就永远也回不去了。”
    
    但是,杨斯认为,无法忍受控制严格的共产主义当局。逃亡、以及沿途经历的自由,让他品尝到“发现的快乐以及年轻的才智,发现了政府中那些老手谁也没有想到的一个漏洞。每往前走一步,我都看到,生活是开放的。我也不知道明天会干什么,但是我知道,我能下决心。”
    
    在中国,玛丽安和杨斯决定分手。爱情故事就此结束。杨斯去了大使馆,然后前往西德。玛丽安独自一人返回柏林。
    
    两年后,柏林墙被推倒。
    
    二十五年后,玛丽安和杨斯仍然生活在柏林。玛丽安现在是艺术家,杨思是生物学家。二人很少见面。我单独采访他们。
    
    不过,说起那个夏天、聊起那段万里长征、忆起那段禁旅,你仍然可以看到,玛丽安和杨斯的目光中,充满了普伦茨劳贝格日落一般的绚烂光彩。
    
    来源:BBC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z_special/2014/11/20141118001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