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刘东:毛泽东把北京大学变成了野鸡大学
(博讯2014年10月15日发表)

    毛泽东最喜欢搞女文工团员和饭店女服务员、列车女乘务员(张玉峰就是),他的睾丸搞完之后多数把女的一扔了事,就像擦屁股纸;但也有的毛还要留起来,准备下次再上茅房。
    
     有几位“北大女生”,就是这么被做出来的。
    
    我们来看一段毛泽东同两位他晚年的亲信干部王海容、唐闻生的谈话记录吧。毛泽东对王、唐说:“走后门的人有成百万,包括你们在内,我也是一个,我送几个女孩子到北大上学,我没有办法,我说你们去上学,你们当了五年工人。现在送她们去上大学,我送去的,也是走后门,我也有资产阶级法权,我送去,小谢不能不收,这些人不是坏人。” 作为梁效班子的重要成员之一的范达人回忆说:“1973年,北大历史系来了三位女学员,她们的年龄大约在27、8岁,三人无单位推荐,不知从何处来,有人试图打听她们的底细,三人都守口如瓶,不透自己的身世。班主任甚为恼火,扬言一定要将他们的情况弄清楚,否则就不准她们在系里学习,校党委知道以后,派人找班主任谈话,做了一番劝说。”范达人本人就是北大历史系出身,所以,他对这件事应该有一定的发言权,更为主要的是这三位女学员其中的一位和范达人的亲属是杭州机床厂的同事,范的亲属还曾经告诉这位学员到了北大如果有困难可以找她的亲戚范达人联系,只是她们到了以后并没有和范达人联系。而是后来范达人接到亲戚的来信以后主动找她们联系的。她们告诉范达人说她们原来是浙江省文工团的乐器演奏员,“是中央领导人在杭州修养期间认识她们的,后来毛泽东要她们去工厂做工人,做了五年工人之后,她们提出了上大学的要求,毛泽东同意,通过谢静宜安排到北大历史系学习。”
    
    、、、、、、
    
    我党在建国后十分注意自身形象和自我约束,一反过去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丑恶现象,对于党内高级领导干部的亲属工作安排做过严格和明确的规定。而且,作为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代领导集体核心的毛泽东也曾经带头遵守奉行。不过就算是大公无私的毛泽东在文革却也有晕了头走后门的经历。
    
    我们来看一段毛泽东同两位他晚年的亲信干部王海容、唐闻生的谈话记录吧。毛泽东对王、唐说:“走后门的人有成百万,包括你们在内,我也是一个,我送几个女孩子到北大上学,我没有办法,我说你们去上学,你们当了五年工人。现在送她们去上大学,我送去的,也是走后门,我也有资产阶级法权,我送去,小谢不能不收,这些人不是坏人。” 作为梁效班子的重要成员之一的范达人回忆说:“1973年,北大历史系来了三位女学员,她们的年龄大约在27、8岁,三人无单位推荐,不知从何处来,有人试图打听她们的底细,三人都守口如瓶,不透自己的身世。班主任甚为恼火,扬言一定要将他们的情况弄清楚,否则就不准她们在系里学习,校党委知道以后,派人找班主任谈话,做了一番劝说。”范达人本人就是北大历史系出身,所以,他对这件事应该有一定的发言权,更为主要的是这三位女学员其中的一位和范达人的亲属是杭州机床厂的同事,范的亲属还曾经告诉这位学员到了北大如果有困难可以找她的亲戚范达人联系,只是她们到了以后并没有和范达人联系。而是后来范达人接到亲戚的来信以后主动找她们联系的。她们告诉范达人说她们原来是浙江省文工团的乐器演奏员,“是中央领导人在杭州修养期间认识她们的,后来毛泽东要她们去工厂做工人,做了五年工人之后,她们提出了上大学的要求,毛泽东同意,通过谢静宜安排到北大历史系学习。”
    
    范达人还介绍这几位女学员在放假或者节日期间有中央办公厅派人来接她们进城,毛泽东逝世后,她们还参加了毛泽东的遗体告别仪式。而在北大历史系1972级还有一个女学员也是来自毛泽东的推荐,她原来是庐山宾馆的服务员。同时,哲学系还有一位。这里插上一段题外话,毛泽东对庐山比较钟爱,庐山宾馆的服务人员从厨师到其他工作人员和毛泽东非常熟悉,毛泽东第三次庐山会议之前还在闲暇之际同这些人大开玩笑,并且给其中的几位女服务员改了名字,当然都是随兴而起的。这些服务人员以后都对这些事做过具体的回忆。因此看毛泽东推荐这些人去念书也在情理之中。
    
    毛泽东最喜欢乱搞女文工团员和饭店女服务员、列车女乘务员(张玉峰就是),他的睾丸搞完之后多数把女的一扔了事,就像擦屁股纸;但也有的毛还要留起来,准备下次再上茅房。
    
    毛泽东成功地把他早年进不去的北京大学,变成了妓女大学。
    
    (俗话把妓女叫做野鸡。)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z_special/2014/10/20141015070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