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江青痛批红二代:自居血统高贵盛气凌人!
(博讯2014年01月19日发表)

    来源:《名星》  
      
     对于外界质疑西纠,陈小鲁并不避讳,但他坚持认为,当时自己发起成立西纠的目的是维持秩序,后来发布13个通令,都是“偏保守”,西纠成员都是各个学校挑选 的比较成熟、理性、能讲政策的人,负责对本校和社会上一些红卫兵行为进行纠察,也得到了社会的认可。他不否认,西纠也存在打人的情况,“但那是少数”。
    
    陈小鲁举例说,当时全国红卫兵开始“大串联”进京,红卫兵在火车站没人管,秩序乱成一团。铁道部和北京站请西纠去管,陈小鲁组织了大约五、六百人去北京站维持秩序,吃住都在北京站,分批执勤,当时红卫兵见到北京站工作人员可能不服,见到西纠的人就服了。
    
    西纠出名之后,很多部委受到造反群众的冲击,都会向西纠求援,西纠跑去“救火”,难免跟造反派组织发生冲突,造反派就到中央文革告状。
    
    但 这一点,恰恰触犯了毛泽东、惹翻了毛泽东的御用工具——中央文革。在当时复杂的政治斗争中,因为陈小鲁的父亲是陈毅、孔丹的母亲是周恩来的办公室副主任这 等等线索,毛泽东、江青不会不将西纠的行动与周恩来、与中共高层受到冲击的当权派联系起来,认为这些学生的背后,是党内高层与毛泽东分庭抗礼的势力。
    
    其实,陈毅与儿子的行动,还真没有什么瓜葛。
    
    陈小鲁回忆过父亲与自己的关系:“他给我讲大道理,为人民服务。他对我很宽松,不要求你的学习成绩,及格就行,不要求你入党入团,都没有,他就是讲你要为人民服务,你要克服干部子弟的优越感,你要平等待人。”
    
    “文 革”爆发,陈毅对儿子说,你要积极参加运动,但要把握住自己,谨慎从事,并提出“外交部的事,你不要管,也不要问,别人问就说不知道。你学校的事,我也管 不了,你也不要跟我说”。父子之间划清了界线,也等于是建立了一道防火墙,陈小鲁后来说过:自己所有的行为“从来没向他报告过,他也从来没有问过我这些事 情。”后来外交部也“著火”了,陈小鲁却有意识地避嫌,不去过问。
    
    1971年12月26日,陈毅在病床上对陈小鲁说:“不要挂念我,我还会站起来的,我还要下地走路。”这是他生前最后一幅照片。
    
    12 月16日,在周恩来、陈伯达、康生、江青等参加的北京市中学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万人誓师大会上,江青叫嚣对西纠要毫不留情地镇压,她说:“一小撮执行资 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小傢伙,我都不愿说他们的名字,因为他们的名字从我嘴里说出来,就提高了他们的身价!我藐视他们!他们以贵族自居,以为血统高贵,盛气凌 人,什么东西!”
    
    周恩来也说,极少数犯法的纠察队员,玷污了纠察队的名字,“所以我提议,你们各学校的红卫兵最好取消‘纠察队’这个名字,我希望你们自动地主动地把它取消,不要我们下命令,好不好?”
    
    中 央文革对这些学生迅即下手。毛泽东虽然因要利用周恩来维持局面,还给他的斡旋转圜留了余地,但是对西纠肯定是不由分说取缔了。不过,其间却有很大的差别: 江青认定西纠是“反动组织”,周恩来却说西纠是“保守组织”,在中共的语言系统里,前者,是“敌我矛盾”;后者,是“人民内部矛盾”。最后按照周恩来的定性处理,给这些红二代算是留了一条生路。1984年,中共中央为西纠平反。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z_special/2014/01/20140119061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